•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撞破奸情

    第三百三十四章 撞破奸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到熊黛玲眼睛看过来,周裕的心肝都差点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好在出租车停下来时,车头偏过去,车灯打在旁边居民楼的侧墙上,叫周裕她们这边重新陷入黑暗,藏到暗处。

        熊黛玲虽有迟疑,但她姐姐熊黛妮似乎着急什么事情,拉着熊黛玲就往前面的那栋居民楼走——倒是出租车司机看到这边车里的情形,掉头离开之前,还开打了个双跳灯,倒也没有过来惊扰这对野鸳鸯的意思。

        “要是熊文斌的女儿走过来,我连死的心都有,早知道跟你这浑蛋在一起,准没有什么好事,”周裕捂着砰砰乱跳的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吓死我了,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彼诔迪崂锿渥派碜?,将内裤、棉毛裤、羊绒健美裤一骨脑的提起来,但摸到屁股上油汪汪的一滩水,她也吓一跳,沈淮没有舒服,这水自然都是她流出来,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流这么多,又不好意思欠着身子到前座去拿纸巾,只能故作糊涂的把裤子都提上,感觉内裤都要给浸透了。

        “怕什么啊,这妮子要是不知死活敢走过来,我们就杀人灭口,”沈淮不知道周裕的反应,伸手按到她的胸口上,说道,“我摸摸看,跳得厉不厉害?”

        周裕听沈淮说是要摸她的心跳,手却握住她的玉兔,还捏了两下,又好气又好笑的打开他的手:“你个没心没肺的浑球,事情走露了,你提起裤子可以不认账,我只能去跳梅溪河了。你还有脸说玩笑话,快把你丑东西收起来,”看着沈淮下面那橛东西,竟然还直愣愣的竖在那里,没有给吓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也是个胆大的货!”

        “谁胆大了?它也吓得小心肝乱跳,你摸摸看?!鄙蚧此档?,又作恶的挺着身子戳到周裕面前来。

        “要死啊,快把裤子穿起来!”周裕见沈淮还敢瞎闹,在那根硬东西上拍了一下,伸手帮他将裤子提起来,但看这根硬东西直杵杵似桩似棍,又粗又长,根茎就将有半尺,还有一只硕大的蘑菇头威风凛凛的昂起来,帮沈淮将平角内裤提起来,还有半粒蘑菇头露出外面,心里暗叫乖乖,难怪刚才会那么“难受”,差点给这东西“弄死”。

        周裕帮沈淮将内裤提起来,就不再帮他了,说道:“你这个丑东西,指不定已经给人家看过去了……”

        “没关系,走光不可怕,只要不给看到脸就可以了?!鄙蚧戳称ず竦男Φ?。

        出租车灯光打过来时,他跪在后座上,邪恶的要将那根东西戳到周裕脸上去,心想熊黛玲要是看到什么东西,应该也只会看到他光溜溜的屁股,而不会看到他的脸,他也不用担心什么。

        不过,沈淮也知道给这么一吓,“胆小如鼠”的周??隙ú换嵩偃盟煲?,只得七手八脚的把衣服整理好,又钻回到前排,把座椅放回来。

        看着彼此没有破绽了,周裕才心神稍定,打着方向盘,开车从阴暗处出去,又忍不住问沈淮:“熊文斌的两个女儿,深更半夜急冲冲的跑到这里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她们肚子里的蛔虫?只要不是来捉我们的奸就好?!鄙蚧凑饣岫旅娴男⌒值懿牌较⑾吕?,只是没遂意,心里总有一股火没有泄掉,又不能建议周裕随他再换战场,他才不管熊家姊妹俩深更半夜跑过做什么。

        “熊文斌两个女儿这么漂亮,我就不信你不想把虫子放她们肚子里去?对了,熊文斌他大女儿家是不是住这里?”收拾好没有破绽,不再怕偷情给别人撞破,周裕又变得八卦起来,将车子停在熊家姐妹走上去那栋居民楼后,也不急着走了,反而关心起熊家姐妹为什么会突然坐出租车过来。

        “周明应该还住在新佳苑吧?这里又不是新佳苑?!鄙蚧此档?,他刚才急着找处阴暗的地方跟周裕偷情,不确定这里是哪个小区,但能肯定这里不是新佳苑。

        说到捉奸,沈淮心神也一动,疑惑的透过车窗,抬头看过去。

        黑洞洞的楼道口没有灯,但这半片居民楼亮灯的人家不多,就在沈淮跟周裕猜测熊黛玲、熊黛妮会去闯哪家门时,就听见“啪”的一声巨响,一只黑黢黢的东西砸破四楼的窗户,直掉下来。

        静寂的黑夜给陡然打破,接着就听见熊黛妮疯了似的突然爆发出来的哭骂声:“周明,你个畜牲,我怎么对不起你了,我在家里天天挺着这么大的肚子,挺的是别人家的杂种啊,你有脸趴在这老婊子身上?你妈良心给狗吃了,我怎么对不起你了,你背着我跟这老婊子乱日!”

        沈淮跟周裕面面相窥,没想到这样的夜晚会这么精彩,也没想到他能一语成谶,熊黛玲真是陪着她姐姐过来捉奸了?

        接着就听见摔门声,接着就听着楼梯道里咚咚咚的脚步声,好在周裕反应很快,及时将车倒回一些,看着熊黛玲扶着她姐姐下楼来。

        周明紧跟着追下来,穿着一件大衣,但看光溜溜露在外面的小腿跟赤着脚丫子,也知道他大衣里什么都没有穿;周明脸上还给抓出几道血印子。

        “黛妮,你听我解释……”周明奸情给撞破,他口不择言的解释道。

        “好,我听你解释,你说刚才我看到都是我跟黛玲眼睛花了,看到的都是幻觉,”熊黛妮愤怨的停住脚,腆着大肚子怒瞪周明,眼泪刷刷的就落了下来,“你要不要现在把我跟黛玲的眼睛戳瞎了?”

        看着熊黛妮脸上泪流满面,伤心欲绝,周??戳诵囊灿胁蝗?,埋怨沈淮道:“你们男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br />
        沈淮委屈的坐在一旁没敢吭声,怕周?!搬θ换谖颉?,叫他以后再也占不到半点便宜……

        见周明无语,熊黛妮绝情而愤怒的扭头就走;熊黛玲也是打心底厌恶的看了周明一眼,追她姐姐去。

        周明终是心虚,没有再追上去,空落落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倒有给惊醒的人这时候探头出来看热闹:“兄弟,给老婆捉奸了?”

        周明站在那里,周裕也不敢开车过去,怕叫周明看她跟沈淮躲在一边看热闹。

        接着就看见何月莲穿戴整齐的拉着周明上楼去了,不过她脸上有块红肿,大概刚才给熊黛妮拿什么东西砸到了。

        “是她?”周裕颇为惊讶的看了沈淮一眼,又问沈淮,“你跟她没有一腿吧?”

        “你当我什么人啊,你以为我看到个女人就发情???”沈淮轻轻打了周裕一下,说道,“我是真喜欢你,才跟你在一起的……”

        “鬼才信你,你们男人口花花不都是这个调;反正你喜欢的人多着呢?!敝茉W炖镎饷此?,心里还觉得甜蜜,发动车准备离开这个事非之地,只当她们从来没有看到这一幕。

        沈淮对周明跟何月莲搞在一起,既惊讶,又觉得正常,何月莲不就是想绑住周明大发其财吗?

        开车将到小区门口时,就看到熊黛玲跟她姐姐走在前。周裕怕给认出来,不敢开车超过去,就远远的跟着——就见熊黛妮许是脚拐了一下,刚出小区大门突然就抱着大肚子坐到地上,熊黛玲焦急的俯下身子跟她姐姐说话。

        沈淮心里一惊,心想熊黛妮身孕将有九个月了吧,突然遇到这种事情,受刺激流产、早产都很正常,他跟周裕说道:“你先开车回去……”拉开车门就打算下去。

        “你开我的车吧,我打车回去?!敝茉K档?。她虽然也关心熊黛妮,但她跟沈淮深夜未归的事情不能走露风声,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车给沈淮,让沈淮开车送熊黛妮去医院,多她一个人也帮不上什么忙。

        周裕推门下车就反着方向往小区里走,想从小区的南门出去,避免给熊家姐妹认出来。

        熊黛玲这时候焦急的朝着门卫那边大喊:“我姐怀孕了,可能要早产,帮帮忙,打电话叫救护车……”这时候她也看到小区门里停着一辆车,溜也似的跑过来,她不明白那个穿米色大衣的女人为什么要躲着脸往小区里走,但看到副驾驶位还坐着一个人,走过来,拍着车窗叫道:“先生,先生,求求你,能不能开车送我跟我去医院?”看到车窗落下来,露出沈淮的脸,她先一惊,接着又是一喜,说道,“沈淮,你在这里太好了,我姐姐可能是受刺激要早产了……”

        熊黛玲惶急之下,也没有多想什么,拉着沈淮下车来,三步并两步的走到她姐姐跟前。

        沈淮看到熊黛妮脸已经痛得变形,闭着眼睛还不忘吩咐她妹妹:“不要喊周明这个畜牲,我就是死也不要再见到他……”沈淮过来搀他,她还狠掐了他一下,“不要你这畜牲来帮我!”

        沈淮见熊黛妮裆下已经给浸湿,他不懂产科的事,也知道这是早产或者是小产的前兆,他不敢相信医院救护车的效率,不敢耽搁,忙招呼门卫,帮忙将熊黛妮小心翼翼的抬到车上,直接奔挨得最近的东华医大医院而去。

        熊黛玲上车后,手撑着油腻腻的一滩水迹,滑了一下,人都差点栽车里去。不过,情形容不得熊黛玲琢磨这滩水到底是什么东西,不容她多想什么,她先坐进去,再小心翼翼的将她姐姐抱在怀里,催促沈淮快开车往医院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