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回东华

    第三百三十二章 回东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巷道里停着一辆白色的桑塔那,程月与胡玫让沈淮在巷子口停车放她们下来,挥手跟沈淮告别。

        时间不晚,但零下八九度的严寒,叫街巷看不到什么人影,路灯树影朦胧,两侧人家的犬吠儿啼不绝于耳——沈淮开车已经拐过街角,而胡玫的视野犹未收回,程月缩着脖子,挽过胡玫的胳膊,说道:“走吧,不要再看了,再看魂都丢了?!?br />
        “谁看了?”胡玫娇嗔道,“人家好意送我们回来,总不能一到家门口就滋溜钻进家里去吧,那多不礼貌啊……”

        “你这死妮子,还敢跟我顶嘴,”程月笑着要去掐胡玫的脸蛋,穿过犬吠儿啼的小巷子,笑笑闹闹的溜回到家门口,又跟胡玫说道,“跟我睡吧,这几天供暖厂又犯神经病了,大过年的暖气都供不足,你一个人不觉得冷?”

        “我觉得冷有什么用,你还可以拉顾子强给你捂被窝呢,我能拉谁去?”胡玫说道,“不过今天顾子强喝多了,你的暖被窝该我来占了……”跟程月进了院子,程月的爸妈哥嫂以及小侄子都在兼作餐厅的小屋里看电视,胡玫笑着打招呼,跟家里打过电话,才跟程月一起洗漱上床说话。

        程月家房子也紧,四合院里挤了好几户人家,他家隔出一间小院子出来。她哥嫂带小侄子一间屋,她爸妈的卧室还隔出半间做厨房;临时在院子搭出一间小棚子,给程月做闺房,刚好能摆下一张床、一张橱、一张梳妆台,不过也给程月收拾得温馨。

        也许是棚子搭得简陋,虽然暖气片接进来,但室内的温度并不高,胡玫跟程月挤进被窝,好一会儿才暖和起来。

        “那这么一来,你跟顾子强的婚期不得要拖后了?”胡玫想着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脑袋亢奋得睡不着觉,蜷在被窝里问程月她跟顾子强婚期的打算。

        “这个死强子,辞职这么大的事都没有跟我说一声,今天大家都在,不要收拾,改天再给他脸色看,”想到这事,程月还是有些气恼,又说道,“婚期都定了,总得要结了,要不先租房子住,要不他过来跟我挤这小棚子,说不定熬两年真就能熬出头了?!?br />
        顾子强家弟兄三人,到今天还只能挤在一间屋里睡,谁要结婚谁就要搬出去住,家里挤不出婚房来——现在辞职创业,从单位分房也泡了汤,很多事情都只能从权计议,程月倒不太为这事烦恼,她问胡玫:“你刚开跟家里打电话,听你的语气,好像有些不高兴,怎么了?”

        “还不是为那事?我妈又劝我跟姓赵的和好;姓赵的中午还跑到我们餐厅去了,知道我跟你今天没有去上班,打电话到我家说来着,我妈为这事跟我叨唠了半天,”胡玫说道,“你说感情上的事,能强扭得来吗?”

        “……”程月笑了笑,说道,“强扭的瓜真是不甜,不过有件事我要跟你说?!?br />
        “什么事?”

        “沈淮说是相亲对象对他不满意,但不管怎么说,人家好歹也是豪门子弟,是我们活在不同世界里的人……”程月说道。

        “我知道……”胡玫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将程月的身子搂紧过来,叫身子更暖和一些。

        **************

        沈淮并不知道那四合院里的谈话,他回到西寺街小姑家,就接到小姑从江宁打来的电话,探听到消息说成怡对他还“颇为满意”,愿意“处处看”。

        这应该是一个看上去还算积极的信号,不过沈淮上午给成怡打电话为昨夜的事情道谢时,他听得出成怡的语气有着刻意的冷淡,好像生怕他因此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沈淮也知道所谓的积极信号,只不过是成大小姐的拖延计罢了,不过他正巴不得如此,乐得不跟其他人挑明。

        顾子强他们办厂后续的事情,自有他们跟宋鸿军详谈,沈淮也只负责搭桥牵线。他接下来在京的两天,与孙亚琳拜访了业信银行在京的负责人,又赶在年初六,矿治总院的工作人员放过年假正式上班,跑上门沟通新项目炼钢线技改的事情,年初六乘晚班飞机,直接返回东华。

        ***********

        东华这两天在下雪,年初六收了晴,融雪天气更是寒冷。

        看着气温要比燕京高个六七度,但下飞机,给飞旋而来的寒风裹住,湿寒钻肉入骨;叫人恨不能将头缩到脖子里去。

        好在宋彤已经在江宁渡过三个冬天,对江淮一带的湿寒冬季有所适应。

        照例是邵征开车到机场来接他们,沈淮考虑到渚溪酒店的住宿条件还是差了些,就安排宋彤住进鹏悦国际。

        渚溪大桥已经接近完全,沥青路面也铺了两层粗料,由于东华属于多雨地区,整个路面需要放开通行两到三个月的时间保持充分渗透,再进行最后竣工收尾,不过通行已经不成问题。

        从机场走东浦公路约五公里左右,就能拐上北延的梅鹤公路,再走两公里,就是梅溪镇的镇区。

        梅溪镇东北角还没有整治,皆是低矮的平房,不过梅鹤公路北段路面还没有完全铺筑好,但两侧二十来米的景观带,已经先期完成林木的移植。秋后移植的常绿林木成活率颇高,在林木的掩映之下,从东浦公路拐过来,倒不觉得梅溪镇东北片破旧寒酸——而那些沿路乡村的土坯茅舍,镇上在整治危困农房,就先一步进行了拆除处置。

        进入镇区之后,右侧就是紫萝家纺的厂区,左侧是新建的中小企业园区;再往南就拐入东西向的渚溪大道,南侧是梅钢老厂区,北侧与裤汊子之间新建的办公楼区;再往西,南侧是新梅新村、北侧是渚园,过了渚溪大桥,就是鹏悦国际大酒店。

        鹏悦国际大酒店重新进行装饰,也签协聘请新的酒店运营团队,一切都以三星级的酒店标准改造软硬服务设备,就等着渚溪大道开通后正式营运。

        从机场下来,待车子停到鹏悦国际大酒店前给灯带照得美轮美奂的门廊前,宋彤跳下车,感慨道:“都说东华怎么怎么不行,我没有觉得啊。这边是东华的市郊吧?这沿路看过来,我感觉不是比大城市差唉……”

        邵征从后备车厢里,帮忙把行礼拿出来,听到宋彤夸梅溪镇建设得好,笑着说道:“当初沈书记坚持新建的主干道两边一律禁止建街铺,镇上好些人都不理解;建些街铺卖,至少能收回些成本。不过听宋小姐这么一夸,倒真是沈书记有远见……”

        “人啊,有一白遮百丑之说,乡村要遮掩贫困落后的面貌,就得多种树,”沈淮笑道,“梅溪镇能成片植林的地方不多,除了新建道路要预留更宽的林木带之外,就是要见缝插针的多种树,再把城镇卫生搞搞好,多破落的镇子,也能收拾跟大姑娘、小媳妇一样招人爱……”

        “你的心思就在大姑娘、小媳妇身上;打个比喻,都暴露本性,”孙亚琳将背包丢给沈淮,揉着腰直喊累,“小飞机坐得真不舒服,以后再也不跟你一起去燕京了……”

        这时候周知白、周裕从大厅里走出来相迎,“哇,”的一声,宋彤夸张的要尖叫起来,抓紧沈淮的胳膊,小声问道,“东华真有帅哥??!他是谁啊,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女朋友???”

        沈淮笑着敲了一下宋彤的脑袋,说道:“你有点宋家千金小姐的骨气好不好,跟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似的,我跟你走一起都觉得丢人啊?!?br />
        他不得不存认,周家姐弟还真是女美男帅,有着周家好的遗传基因,而且周知白这人又额外的风骚,外面这么冷的天气,他就穿衬衫外穿一件藏青色四排扣西服,整个显得挺拔不凡,端真是吸引大姑娘、小媳妇犯花痴病的架子货。

        沈淮帮着宋彤、孙亚琳拿行李,加上这些天在燕京烟酒过度,跟着小跟班似的,一时间还真不好跟周知白比。

        沈淮敲着宋彤的脑袋,等周知白跟周裕走过来,帮他们介绍。

        沈淮他们从燕京坐飞机时,天已经擦黑,在飞机上吃过晚饭,这时候都快九点钟了。

        沈淮也没有想宋彤到东华的第一天就惊动谁,不过既然安排宋彤入住鹏悦国际大酒店,事先跟周知白打电话联系了一下,倒没有想到周知白会亲自在这里等着他们过来,也没想到周裕也会在这里。

        沈淮旁若无事的跟周裕握了握手,笑着说:“周部长怎么也在鹏悦?”握着周裕的手,就觉得入手温热嫩滑绵软,恨不得抓在手里就不放下来。

        “晴晴他爷爷在鹏悦请一桌客人,他们吃过饭刚离开;我听说沈区长你们今天回来,就在这里多等了一会儿?!敝茉R膊惶幕赜?,感觉沈淮捏她的手稍稍用了劲,就抽了回来,怕这小子当场就把她调戏上。

        小飞机颠得人不舒服,到酒店后宋彤就觉得累;不便把宋彤一人丢在酒店里,孙亚琳也不想回冷冰冰、好几天没人打理过的家,就陪宋彤坐下来。

        这边安顿下来,沈淮让邵征先回去,他可以坐周裕的车一起回文山苑。

        第三百三十三章还是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