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酒后残局

    第三百二十七章 酒后残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书名只是暂时更改,过几天会改回来)

        沈淮恢复意识过来,就觉得左手腕冰凉,插着针跟医用胶管,正挂着点滴,还没有从醉酒完全缓过来,眼睛看人都有些重影,听见孙亚琳跟人说话的声音,抬起头来问:“在医院里啊,现在几点钟了?”

        “脑子没喝坏??!”孙亚琳在旁边冷嘲热讽道,“要不要再来三杯求人家原谅???”

        沈淮莫名其妙,第三杯白酒下肚之后的事情他完全没有印象,脑子一片空白,听着宋彤在旁边没良心的笑出声来,就知道自己喝醉酒说了些胡话。(www.69zw.com)

        “你醒了?”胡玫脸带羞涩,关心的看过来。

        沈淮将撑坐起来,往床头靠了靠,这才看到他们是在一间双人病房里面,顾子强在旁边病床上睡得正熟,也挂着点滴;除胡玫、宋彤、孙亚琳留在病房里陪着他们外,程月、胡雏军、张浩都坐在椅子头枕在床边而睡。

        沈淮看了看手表,都凌晨三点钟了。

        他们到东华大酒店喝酒比较早,点钟就开席,喝得又急,差不多八点钟不到就喝挂了,一醉到现在,也算是饱睡了一觉,把这些天来的欠觉稍稍补回来一些;除了有些醉后的虚弱跟不适外,倒没有什么大碍。

        看着程月睡眼惺松的抬起头来,沈淮笑道:“得,我们喝挂了倒是干脆,把你们折腾得惨了吧?”

        “没有什么,你刚醉倒,你女朋友就打电话过来,然后她坐车过来,酒店也派车一起把你们送到医院来,”程月说道,“到医院这边,也都已经联系好了,我们就陪着走了一趟,没有什么折腾的……”

        沈淮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果真有成怡的电话打进来过。他颇为疑惑的看了孙亚琳一眼,有些不明白成怡为什么打电话给他,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是凌晨四点钟,他也不便这时候打电话给成怡。

        这时候胡雏军、张浩也醒过来。

        走过来,胡雏军说道:“酒店的陈兵经理坚持没肯让我们买单;他也是陪到差不多十一点钟,看你们睡熟了才回去……”

        “陈兵跟我是老伙计,我就是怕他免单,在酒店才没有找他,没想到还是给他认出来了,”沈淮轻描淡写的揭过他跟陈兵的关系,又问,“你们没关系吧?”

        “也有些醉,趴床边睡了一觉,倒是醒了酒?!焙档?。

        “今天,”张浩嚅着嘴,有些干涩的说道,“这事我做得不地道,对不住你?!?br />
        沈淮抬头看了张浩一眼,见他尴尬的脸上倒是不掩诚挚,笑道:“你记得欠我三杯酒就行了,下回就等着我把你灌趴下来!”

        听沈淮这么大度,毫不介怀,张浩越发惭愧。即使在社会上混得老练的他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好;胡雏军哈哈,搂过他的肩膀,说道:“好,等下淬回京,我们再聚,喝个痛快——现在也就跟老同学在一起,才能放开喝酒?!?br />
        “你还敢喝啊,”宋彤夸张盯着沈淮,问道,“你知道我妈听到你喝下差不多三瓶白酒,脸色变成什么样子吗?要不是胡玫在,我妈能当场发飚?!?br />
        小姑宋慧在宋家里性格不张显,像是个家庭府,对沈淮关心琐碎,但作为东电集团的常务副总,实际上性格很是刚强,作风很是泼辣——沈淮不难想象小姑当场发火的样子,但是他没有想到小姑会认得胡玫,疑惑的问:“你妈认得胡玫?”

        “切,”宋彤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你当年做的那些事,是谁替你收拾残局的?胡玫当年住院的病床,就在隔壁,要不要我领你过去认认路?”

        听着宋彤带刺的话,沈淮却一点都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轻松——以前小姑一家怕刺激到他,都小心翼翼的避开过往旧事不提,这显然不是正常的亲人关系。

        就像宋鸿军,待他亲热是亲热,也应该能看到梅钢的成绩跟新项目的前景,但始终不敢对新项目有大的投入,说到底是心里始终有着顾忌——这顾忌不仅仅是沈淮跟谭启平之间的矛盾,而是对沈淮性格的转变、对沈淮的“浪子回头”,对沈淮的“改头换面”、“洗心革面”,没有实实在在的认知。

        沈淮能明白小姑知道他喝下两斤多白酒会很生气,但也明白小姑为什么会看到胡玫之后就消了气——说到底也是小姑认为他之前有些事是做错了,有些错误必然是要他自己来承担。唯有承担了,才能算是真正的知错改之。

        “我妈让你醒过来就给她打电话复旨;我都怀疑我是不是她亲生的了,都没见她这么紧张过我……”宋彤满怀醋意的说道。

        沈淮敲了宋彤脑袋一下,靠着床头给小姑拨电话。

        电话就响了两声,就给接通,听着小姑的声音,沈淮轻呼道:“小姑……”

        “醒酒了?”

        “嗯,还有些头晕,算是醒酒了?!?br />
        “下回还喝这么多?”小姑在电话那头责怪的问道,“你们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珍惜身体,把身子喝垮了怎么办?以后喝酒,要控制量,懂不懂?”

        听着小姑关心的话,沈淮心里有暖流流趟,说道:“知道了,以后再喝酒,跟小姑你请示……”

        “油嘴,”小姑轻声笑骂了一声,说道,“不多说了,我也要睡觉了,睡一觉起来,还要赶飞机……”

        “等等,”宋彤飞快的将手机抢过去,要跟她妈说话,“妈,我要跟沈淮、亚琳要去东华玩,先不跟你回江宁,好不好?”

        沈淮听着他小姑在电话里回了宋彤一句“随你”,就挂了电话。

        宋彤休假时间长,又跟前男友分手,本来今天午就要跟她爸妈回江宁去渡,这时候倒想去东华逛荡几天,沈淮也由着她。

        胡玫当年落水后大病一场,之前的“沈淮”冷漠不关心,就直接出了国,他还不知道一直都是小姑帮他善后,也不知道胡玫当年就在这家医院住院。

        沈淮看向身边的胡玫,说道:“当年真是对不起你……”

        “都好久的事,都说不要提了,”胡玫微带羞涩的说道,“你喝醉了酒,说很多醉话,你女朋友可能会有些误会,你记得跟她解释一下……”

        “嗯……”沈淮摸头笑了笑,也不好意思问醉洒到底说了那么胡话,但他也不觉得有什么是需要跟成怡解释的。

        过了一会儿,顾子强也醒了过来。

        顾子强酒量小,喝了四杯白酒就醉得人事不知,对之后发生的所有事都没有印象,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看到躺在医院,说道:“我喝倒之后,你们有没有对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大家哈哈一笑,胡雏军开玩道:“你以为你是你家程月……”

        程月笑着拿东西扔胡雏军——沈淮也是哈哈一笑,心想程月是八十七年当年的?;?,惦念她的人自不在少数。

        这时候才凌晨三点钟,这么多人继续留在医院里也不合适。

        胡雏军、张浩的车都还留在东华大酒店外面,还有其他两个喝多但不至于严重要送医院的同学,就直接在东华大酒店开房睡下了——沈淮他们就直接出了院,坐车赶回东华大酒店。

        沈淮赶到东华大酒店,陈兵也是在客户部那里等他。

        沈淮很过意不去:“我醉了一场,倒把老陈你折腾了够呛……”这才正式给陈兵、顾子强、张浩、胡雏军他们做介绍。

        程月、胡玫、孙亚琳、宋彤她们几个女的,在医院里没有怎么踏实,到酒店就直接进了房间睡觉——沈淮、顾子强在医院醒过酒来,最初虚弱劲过去,人倒精神起来了,就在房间里随意聊着天。

        到早晨七点钟,宋鸿军打电话过来问他酒醒了没有;沈淮说他们在东华大酒店,宋鸿军就说要赶过来一起吃早饭。

        宋彤、孙亚琳她们远没有睡够,沈淮就让宋鸿军直接到他房间里来——宋鸿军推门走进房间来,顾子强惊讶的要站起来,压着声音问沈淮:“鸿基的宋总,跟你什么关系???”

        宋鸿军耳朵尖,脱下大衣,坐过来笑问道:“你认得我?”

        “我是机械四院博众公司的顾子强,”顾子强昨天醉得最早,完全不知道之后的事情,看到宋鸿军笑嘻嘻的走过来,下意识的欠着身子要站起来,“十二月,我跟我们的耿总,跟宋总你见过面?”

        “哦,你是老耿的伙计啊,我说看着脸熟呢,”宋鸿军哈哈一笑,手压在顾子强的肩膀上,要他坐下来说话,“我都不知道你跟沈淮是同学呢,昨天在医院,听他们都在夸你喝酒实诚;我是沈淮的表哥,”又跟沈淮解释了一下博众的关系,“博众是老三他们部下面专门搞发电设备的一家企业……”又说道,“博众的耿建华,跟我也是老伙计。我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请我们吃早餐?!?br />
        小辈里,宋鸿军排老大,宋鸿奇排老三,沈淮排老。

        宋鸿军跟陈兵见过面,也是随意的握握手,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给博众的耿建华——沈淮看顾子强脸的尴尬之色,觉得奇怪:

        宋鸿军不认得顾子强,说到底是顾子强在博众没有什么地位,只是领导跟前无名无姓的跟班——这也是符合当前国企的现状,现在顾子强刚刚毕业两年多,没有什么背景,能力再强,专业水平再高,也只能先熬资历。

        宋鸿军这时候约博众的耿总出来,完全是出于善意,帮顾子强挑明他跟宋家子弟是学同学。有这层关系,顾子强也就能跟京城公子圈沾些渊源,多少能受些照顾——这也是公子圈通常聚拢人脉的做法。

        正常情况下,顾子强就算再有志气,也不应该拒绝这种善意的安排。

        沈淮让宋鸿军不急着打电话,笑着问顾子强:“怎么,你不会跟你们公司的耿总有什么过节吧?”

        “……”顾子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心虚看了女朋友程月一眼,硬着头皮说道,“我昨天午不是为婚房的事情跑到公司领导家送礼吗?礼没有送出去,我犯冲说了些难听的话,还当场辞了职,想等过了春节,再跟程月说这事……”

        “你真辞职了?”程月、胡雏军都诧异的问顾子强。

        听程月、胡雏军的口气,应该是早知道顾子强要辞职的打算,昨天送礼被拒应该是楔机,而不是一时冲动;沈淮再细看程月、胡雏军的神色,程月应该是不怎么赞成顾子强从国企辞职,而胡雏军倒是颇为高兴……

        昨天是大家乍然相遇,也掺杂着一些旧怨因素,有些话都没能放开来说,知道顾子强他们还有故事要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