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十众信

    第三百一十三章 十众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孙亚琳她们就在河裤子河桥那边,沈淮直接走过去,看到七人站在路边说话,穿着玫红色风衣的朱仪赫然跟着孙亚琳并肩站在一起。

        面对朱仪,沈淮毕竟是做贼心虎,陡然觉得从北风刮过来的寒风钻进脖子里刺骨的冷,他翻起衣领子,恨不得将头都缩进领脖子里去,蹙着脚走过去。

        “朱总啊,这一年来叫你们乱折腾,整个唐闸的劳力价格都给搞乱了。你们现在一个工开二十五、三十,害得我手下的工人也整天嚷嚷着要涨工钱。我们从年头忙到年尾,辛辛苦苦一年,到手的钱都剩不了几个在自己的袋子里,都帮工人打工了?!?br />
        有个面皮子黑黢黢的年人,背风而站,跟朱立抱怨梅溪镇的诸多工程给工人们的开价高,引起连锁反应,害得他们的利润空间给压缩。

        沈淮走过来,跟朱立点点头,知道他们聊的是唐闸区建筑行业里的劳动力价格问题。

        三年之前,东华地区的普通泥瓦匠工价一天仅有十元左右,三、四年通货膨胀厉害,劳动力价格有大幅上涨,但也多在十五、二十元之间。

        梅溪镇的情况特殊,诸多工程,需要大量的熟炼建筑工人参与建设,渚江建设、市港建、市路桥建设公司,只能高价从外面招揽施工队及熟练工人。

        由于梅溪镇建设的工程量巨大,路桥等基础设施以及新建住宅,几乎占到整个东华市区的一半,新增加大量的用工需求,自然也使得东华市整个建筑行业的劳动力价格随之上扬,倒也惹来不少抱怨。

        那个年人看样子以及他跟朱立说话的口气跟姿态,也像是个建筑商,他颇为时髦的在西服还披着一件毛料大衣,敞开着,脖子又不伦不类的围着一条米黄色的围巾。

        年人看到沈淮走过来后,朱胖子长得跟天仙似的女儿以及众信那身材高挑、冷艳若霜的女老板孙亚琳都对他点头而笑,心里莫名的不爽,脚横踩在路牙,就没有收回去,将沈淮挡在外围,眉头一挑,有些不客气的问道:“小伙子,有什么好往前凑的?”

        朱立忙介绍道:“老李,这位就是沈书记……”

        年人脚一软,差点栽在路牙子上,他翻脸跟翻书一般,瞬间从冷漠不屑翻脸成讨好谄媚,抽出手热情的伸来:“原来是沈书记啊,你好,你好,我是久仰沈书记的大名,真是没认出您来,得罪得罪……”忙不迭的让沈淮站到人圈子里来。

        沈淮笑了笑,说道:“在厂子里接到电话,就懒得换衣服,我这样子是挺不受待见的……”他也不是头一回给人家冷眼相待了,也没有自尊心受不受挫的感觉,凑到孙亚琳的身边,问道,“不是说要看办公室吗,怎么都站这路边吹冷风?”

        看着朱仪歪着头看过来,沈淮心虚的朝她笑了笑:“学校放假了?”

        “都放假有两天了?!敝煲鞘植逶谑侄道?,长发垂肩,白皙的脸蛋仿佛洁白无瑕的高贵瓷器,静幽深邃的眸子仿佛深泉,跟孙亚琳站在一起,就身材稍矮一些,五官还要精致明艳上半分。

        “沈书记,这位是景华建筑公司的李裕福总经理,”朱立这时候接着介绍那个无意间对沈淮小小冒犯了一下的年人,说道,“以前我做工程,有两三年都是跟着李总混,李总恰巧今天到梅溪镇来拜访我,我就陪他参观一下梅溪镇的新镇建设……”

        “哦,”沈淮点点头,说道,“那行,你就陪李总吧。我跟亚琳去办公室看一下,有事我们再联系……”

        现在事务多,沈淮要是参加所有的商务应酬,三头臂都不够使唤——沈淮也无意跟太多太复杂的人接触,挤占他宝贵的时间,跟李裕福握了握手就告辞离开。

        孙亚琳也是凑巧遇到,不便驳朱立的面子,心里早就对这个看她眼睛色眯眯的李裕??床凰逞?,这会儿正好跟着沈淮一起往路边新建的大楼走过去。

        学堂街南段的改造,随裤河汊子河桥、渚园一起建设。

        路西侧在路牙与渚园之间,七八亩的空间建公共绿地;路东侧,夹于学堂街与渚溪大道之间,差不多也有七亩大小的空间,与梅钢的北大门相对,新建了一座不到千平米的办公楼,以满足梅溪镇不断增加的办公用房需求。

        此时的梅溪镇,还没有建设高楼大厦的需要,也没有必要。除了一些工业炉塔无法限高外,梅溪镇镇区规划方案里,对新建建筑有都限高的要求,以保证梅溪镇的建筑风格能够统一。

        这座新建的办公楼也只有四层高,最大的好处就是沿街临河,呈回孜布局,当围出一个庭来。

        大楼东侧是停车场,西侧及南侧沿街的部分,给建设银行以及行拿去做营业厅,孙亚琳占了北面临河的部分,从学堂街有条小岔道下来,四层楼也就一千四五百平方。

        都快过春节了,门厅都还没有装修好,黄沙、水泥什么的建筑材料,就堆在门厅里。沈淮与孙亚琳往里走,一时间也看不出装修好之后的风格会是怎么样子。

        不过这片楼北临裤衩子河,西北侧就是梅溪老街,等学堂街改造完成,周围的风景倒不会太差。

        之前的众信投资,只是孙亚琳父亲名下的一家私人公司,最初成立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更方便的进行避税。

        这样的私人公司,孙亚琳她父亲名下还有好几个,财务、税务等等公司事务,都是委托其他专业公司代理,本身并没有什么员工,压根儿就是一个空壳子的皮包公司。

        当初孙亚琳也是为了向梅钢注资方便,才将外汇资金通过这家公司的账户汇到国内来,顺便把这家公司的控制权,从她父亲手里拿过来。

        如今要在众信投资这家海外私人公司的基础上,搭建梅钢在海外的筹资平台,也就需要招募一些员工,把这家海外私人公司真正的做起来,自然也要在梅溪镇成立正式并且专业的办事机构。

        这时候朱立与女儿朱仪也走过来,看到沈淮跟孙亚琳站在空阔的四楼办公大厅里研究装修图纸,很抱歉的走过来说道:“李裕福这个人倒是不坏,但手里有几个钱,多少有些忘乎所以,害孙小姐陪了这么久?!?br />
        “……”孙亚琳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就问朱立这办公室什么时候能帮她整出来。

        “还得要两个月,赶着春节,这半个月给再多的工钱,工人都不会有心思干活?!敝炝⑺档?。

        “那个李裕福走了?”沈淮问道。

        “他是意识刚才对沈书记你不礼貌,没好意思再留下来,先走了?!敝炝⒖嘈Φ?。

        沈淮笑道:“没什么,做生意不谈好恶,只要彼此都守规矩,能做好事情就成。这个李裕福要是想做梅溪的工程,照着正规程序走就行?!?br />
        朱立点点头,表示知道。

        四楼也才开始做装潢,但整层楼只做了五个隔断,朱仪凑过头来看设计图,图纸上标出的总裁室空间格外的开阔,差不多占了半层楼,惊讶的说道:“好大的办公室??!”

        “还行吧,”孙亚琳说道,她倒没有觉得两百平米的办公室有多夸张,跟朱仪说道,“你以后毕业了就到我这边来工作,专业也对口……”

        “咳……”沈淮忍不住咳嗽了一下,打断孙亚琳,说道,“老朱好不容易培养一个女儿,准备拉到公司帮忙,你抢过去合适吗?”

        “建筑公司里面都是糙老爷们,工作地点不是这个工地,就是那个工地的,”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把朱仪拉揽过去的心思才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说道,“到我公司来,时不时到香港巴黎出个差什么的,购物也方便?!?br />
        “是嘛,是嘛,我真的可以进孙小姐的公司工作?我在学校里还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呢,暑假到我爸公司实习,整天都给他骂,说这个不会,那个不会——我本来就不会嘛,他又没有耐心教我?!敝煲切朔苡秩滩蛔”г沟乃档?。

        “我这边工作简单,就是整理整理报表,以后还要干啥,以后再学就是,”孙亚琳又问朱立,“朱总不会怪我从你那里挖人吧?”

        “孙小姐喜欢谁都挖去好了,我可不敢有什么意见?!敝炝⒖嘈Φ?。

        朱立并不清楚孙亚琳个人名下的资产到底有多少,但众信投资陆陆续续投入紫萝家纺、投入渚江建设、投入梅钢的资金多达四百万美元。

        四百万美元拿到金融资金汇集的香港、伦敦、巴黎等地,根本算不上什么,甚至在财大气粗的孙家也只是说牛一毛。

        不过,在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东华,真正私人比她还有钱的,能有四五百万美元家底的,怕是不会超过十个人。

        朱立平时是很尊敬孙亚琳的,刚才李裕福自恃见过大世面,有些看不起梅溪镇上小打小闹的土财主,拿捏姿态,还有意在孙亚琳面前炫耀,满嘴跑火车——朱立也是念着李裕福以前对自己有恩,也不好说什么。

        沈淮心想着朱仪还要一年半才毕业,毕业后到底会在哪家公司工作还说不定呢,也就由着她先兴奋一阵子。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