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东风西风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东风西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赶到钢厂给打算就要外派到伯明翰参加设备拆除的员工上过两节培训课,打电话给陈丹,陈丹已经回了家,他只能让邵征开车送他回山苑。

        车再经过老街巷子口时,熊斌他们正好在梅园酒家吃好酒走出来,站在巷子口等司机们把车开过来。

        不管沈淮愿不愿意,他都挂着合资项目筹备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头衔,梅钢也将在合资项目里占15%股权,这时候在巷子口遇到,熊斌、山崎信夫二人眼睛都看到他坐在车里,他不能装作眼瞎的让邵征直接将车开过去。

        沈淮让邵征将车停在一旁,下车来跟山崎信夫等人握手,脸带歉意的说道:“我昨天刚从外地回来,还无暇参与第二轮的洽谈;今天晚上又赶着要给员工上培训课,对山崎先生也多有怠慢,还望见谅?!?br />
        沈淮不会跟山崎信夫说梅钢将从西尤明斯工业集团引进二手生产线的事情,而周明他们也担心梅钢上新项目的事,会叫富士制铁方面有额外的担忧以致影响到合资谈判,也绝口不提这件事。

        故而梅钢此时为新项目绷紧了一根弦,市里相关部门也大体知道梅钢将引进二手炼钢线的事,山崎信夫等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即使有机会进入梅钢参观考察,但始终都给蒙在鼓里。

        第二轮谈判启动也有一周时间,沈淮一直都没有出席谈判,山崎信夫巴不得不跟沈淮接触,但参与谈判的日方代表虽然以他为首,但其他人并不会完全给他牵着鼻子走。

        参与谈判的日方代表,都是行内人,还有好几个人是新近补充进来专门负责技术部分谈判的,他们在实际参观过梅钢跟市钢厂的炼钢线以及实际的生产运营状况后,都倾向希望合资公司的管理及技术人员能更多的由梅钢派遣。

        为了对己方负责,山崎信夫也需要跟沈淮保持接触,以便从梅钢争取更多对合资公司有利、对富士制铁有利的条件。

        听着沈淮看上去亲切,实际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客气话,山崎信夫嘴角微微抽搐着,说道:“我以往困惑沈君为很领导这么大的企业,今日听闻沈君事迹,疑惑稍解一二;我对跟梅钢的合作很是期待?!?br />
        沈淮笑了笑,心想也许是小田雄一给他拿烫水泼了一下,富士制铁的小鬼子都知道彬彬有礼了,山崎信夫期待归期待,但他是打定主意不插手合资项目。

        眼下他要全力以付的把炼钢钱从伯明翰运回来,也实在没有精力去管合资公司的事情,只是敷衍的笑了笑,转而与熊斌、潘石华、苏恺闻寒暄,说些晚上不能陪席的道歉话。

        沈淮又看了看腕表,跟周明说道:“今天太晚了,这样吧,你今晚回去把第二轮洽谈截止到现在的进展写份报告,明天送到我办公室来,我了解一下情况?!?br />
        “好的,我明天整理好拿给你?!敝苊餍睦镌俨磺樵?,也只能接受沈淮的工作指派,他这时候毕竟还只能算是梅钢派出的谈判代表。

        有两个日方代表可能是喝醉了,跌跌撞撞的走出来,穿着黑呢外套的何月莲陪送出来,看到沈淮就站在巷子口跟熊斌等人说话,心头有些犯忤,但也没有胆量就在沈淮的眼皮子底下折身而返,硬着头皮走过来,打招呼:“倒有一阵子没见到沈书记你了,我响应镇上的号召,在老铰开了一家餐馆,沈书记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指导工作?”

        沈淮只知道何月莲的梅园酒店还是他离开梅溪期间开业的,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具体情况他不是很清楚,也不是很关心。

        何月莲在街灯下白皙的脸蛋,妆容精致的脸颊上方,也有两三条极淡的鱼尾纹,不过眉眼间的熟媚,有着妖冶的风情,是个迷人的女人。

        沈淮没有理会何月莲的奉承问候,而是笑着跟熊斌、潘石华介绍:“何经理可是我们梅溪镇上的经营能手,之前承包经营镇上的接待站,现在不仅承包经营镇上的供销社,还又这边开起酒楼来了。以后还要熊秘书长、潘书记多扶持梅溪镇的商家……”

        杜建知道沈淮之前的梅溪镇党委书记杜建是个贪色好利的人,若非跟杜建沾亲带故,实难想象眼前这个风韵颇足的漂亮女人能从杜建手里轻易的承包到镇接待站——听沈淮这么说,熊斌警惕的看了何月莲一眼,倒也没有异样的表示,只是微微颔首说道:“山崎先生对梅园酒家的酒菜及服务赞不绝口,梅溪镇能有更多这样的商家,口碑会越来越好……”

        沈淮也要回山苑,便跟熊斌、山崎信夫他们各自坐车一起回市里。

        沈淮这才注意给周明的司机,就是自恃大学生身份不肯给他使唤跑腿的郭成峰——在谭启平的眼皮子底下,沈淮也没有想刻意的为难周明,周明要是想从梅钢挖人,只要本人愿意从梅钢辞职,沈淮让人事部一律放行,不予留难。

        即使梅钢的发展很迅速,新项目的上马,也将为有潜力的员工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但包括郭成峰在内的名刚进厂大学生以及七名基层管理技术人员,为合资公司的高薪以及周明所许诺的职务所诱,选择从梅钢辞职,暂时进入合资项目筹备工作组。

        所谓人各有志,梅钢当初就以人才自由流动为借口,从市钢厂狠命的挖墙脚,自然也不会百般阻挠这些人从梅钢流出。

        从梅钢挖走十三人,加上市钢厂把不多的精干力量派出,倒是帮周明把场面撑了起来。

        邵征注意到沈淮在看周明坐车从侧面过去,笑着说:“你不在梅溪镇这些天,周镇长好像跟何月莲走得挺热乎……”

        “是吗?”沈淮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何月莲还站在石牌楼下恭送他们离开,嘴角也露出笑意,跟邵征说道,“这男跟女的关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杜建跟潘石贵没有压得住何月莲,就不知道周明有没有这个能耐了?!?br />
        邵征哈哈一笑,他对梅溪镇的故事知道得深,当然也知道沈淮话里的意思。

        **************

        沈淮在时,王刚没敢露头,看到几辆黑色轿车相继而去,他才走出来。他对她妈风情引起潘石华、周明之辈心存觊觎之念,很是不满,但这时候他看到他妈还看着沈淮车离开的方向,问道:“沈老虎走了?”

        “沈老虎?我看他过不了久就会变得沈软虫?!焙卧铝崆嵋缓?,她虽然不敢当面挼沈淮的锋芒,但心里对一年前被迫放弃招待所的承包权始终是无法释怀。

        不管他妈怎么说,王刚始终对沈淮心存畏惧,甚至不敢在有沈淮在的场合露面。

        何月莲看不惯她儿子畏畏缩缩的样子,给寒风吹得体寒身抖,就返身走回酒店,督促员工收拾好才关门结束一天的营业。

        何月莲叫她儿子守店,她则开车返回市里。

        她在市里另有住处,但这时直接回家睡觉还早,盘算今天一桌酒席所带来的利润,足以维持酒店一周的运营,不得不暗感高端商务宴请的利润之高,对陈丹这一年经营渚溪酒店捞到手的钱暗怀忌恨。

        何月莲车开得很快,很快就看到周明送山崎信夫的车在前面,她才降下车速来,缓缓的跟在后面。

        看到周明跟他岳父的车在路口分开,何月莲才拿出手机来拔电话给周明,说道:“周总晚上有没有空?想着周总热心介绍生意给我,我心里感激得很,就想着再找周总我表达一下谢意,不知道周总给不给我机会!”

        听着何月莲说话的声音柔宛,周明心魂微荡,他起初以为岳父会有什么话对他说,没想到熊斌对他从头到尾都保持諴默,叫他心里也憋得慌,也不想这么早就回家去,让郭成峰将他放在路口,就站在寒风里等何月莲过来接他。

        何月莲的车随后而至,周明拉拢了风衣,上车之前还心虚的看了看周围,怕有人看到他上了何月莲的车。

        虽然只是说再找地方喝喝酒,但心里想着孤男寡女相处,即使是简单喝酒,也有说不出的暧昧,周明心里也是心旌摇荡。

        周明本来就有五成醉意,上车看何月莲丰腴的美脸,尤觉得美艳,笑着说:“山崎先生对梅园的酒菜也赞不绝口,又夸梅园的服务员水灵漂亮,指着要到梅园吃酒,何经理怎么就单单感谢我一人来了?”

        “周总是怪我心不诚喽?”何月莲媚眼望来,娇嗔道,“还是怪我只是请周总再吃一顿酒,诚意不够?”

        “……”周明咧嘴笑了笑,他虽然跟苏恺闻也涉猎风月场所,但在何月莲的面前却又显得笨拙,不知道要如何应付眼前这个随意都有风情流露的漂亮成熟女人。

        “说实话啊,”何月莲轻轻一叹,说道,“我一直都在梅溪镇这个小地方瞎折腾,没有怎么见过世面,但我这个人做事喜欢冒险,喜欢搏一把:赢则功利皆得,输就从头再来。我现在的身家把都押在梅园上,不过呢,心里也是一直都有些担忧,不知道前景会怎么。我看到周总谈商务的见识跟眼光,都能叫日本客人频频点头称赞,就想跟周总交个朋友,想着以后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可以找周总请教——周总不会嫌我这么想太功利了吧?”

        “……”周明哈哈一笑,他虽然看何月莲味道十足,但也怕她是个难缠的女人,不敢轻易沾染,但听她这话,心里是妥贴到极点,说道,“何经理你说话真是客气了,比起你在商海拼搏来的经验跟眼光,我还要跟你请教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