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机场

    第二百八十八章 机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回国还是要从香港转机。下飞机时是黄昏将晚时分,但飞徐城的航班要到第二天早晨。

        这次没有孙亚琳随行,宋鸿军又赶巧不在香港,沈淮在香港就没有什么可以相聚的熟人。沈淮现在就愁资金紧,恨不得一枚硬币掰两半来花,自然就没有到出机场找住宿的地方,一个人就在启德机场里过夜,想着省一千是一千。

        香港启德机场是当时东南亚最主要的中转空港,像沈淮这般舍不得钱而在机场过夜的人比比皆是,沈淮没有占到好位子,就找了个角落,抱着行李包半趴在地上而睡。

        趴地上睡得也香,沈淮想换个姿势,身子刚动一下,感觉碰到的人腿,睁开眼就见谢芷俯下身来,正杏目寒立的盯着他看。

        谢芷满脸饥讽的笑道:“呦,宋家的公子什么时候沦落到睡机场了?你现在从孙家拿不到一分钱,不是还有一个表姐富婆可以傍着吃软饭吗?”

        看着谢芷一张美艳绝伦的脸,却满是傲慢跟讥屑,沈淮懒得理她,从地上爬起来,把行李包背起来,就打算去卫生间洗漱。

        沈淮这才看到谢芷不是一个人出现在机场,宋鸿奇跟几个男女远远的站在一旁,朝着这边指指点点,看到沈淮站起来,才招手让他过去;谭石伟的小女儿小五也跟他们站在一起,朝他招手而笑,自然而然的露出意外相遇的欣喜。

        谢芷人是很漂亮,明亮有神的美眸,鹅蛋形的标致脸蛋,白嫩似雪的肌肤,长发披肩乌黑柔软仿佛绸锻,五官也是极尽精致,很好的遗传了谢家的俊美基因。

        她穿着浅黄色的驼绒大衣,胸部还高高撑起来。单从相貌跟身材来说,谢芷几乎让人找不到什么缺点——要是她脸上没有寒气跟眼睛里没有厉色,真是一个迷人的美人儿。

        只是现在沈淮叫她眼神扫一眼,都会觉得心脏会降几度,整个人都觉得有些僵?

        唯有小五那清新得仿佛新剥壳煮鸡蛋的脸蛋以及那浅浅的笑容,叫沈淮心里生出一股他乡遇故人的暖流,叫他把在机场遇到谢芷的晦气一扫而空。

        沈淮实在不愿意跟谢芷、宋鸿奇走到一起去,但在机场遇到,又不能硬着头皮躲开,只能做手势示意先去卫生间洗漱,在卫生间里收拾了一个仪容,才走过来跟众人打招呼。

        经过介绍,才知道跟宋鸿奇、谢芷一起出现在机场的四个人都是部委的官员,前天到香港来参加一个活动,今天返程回燕京,就比他回徐城的航班晚个半钟;谢芷倒是要跟沈淮坐同一班飞机去徐城,正跟谢芷谈婚论嫁的宋鸿奇,与其他同僚提早陪谢芷来机场。

        其中一人是纪成熙,是纪家老大的儿子,跟小五是表兄妹。纪成熙三十岁刚出头,此时在国务院办公厅工作,虽然只是中等身材,但浓眉大眼,人相当精神。小五趁着周末跟他表哥纪成熙到香港来玩,赶巧跟在机场过夜的沈淮遇上。

        “谢芷说看着像,我说你怎么可能在机场里过夜;没想到真是你,”宋鸿奇说道,“你怎么会在机场过夜,前些天听四叔说你去了伯明翰?”

        “昨天刚从伯明翰飞过来,要从香港转机回徐城,临时懒得找地方睡觉,就在机场凑合一宿?!鄙蚧葱ψ诺?,满机场都是凑合着过夜等着转机的人,他也没有觉得他在机场睡一觉有什么不对劲的。

        纪成熙这一干人等,跟宋鸿奇一样,此时都在国务院及部委担任处级职务,本身所掌握的权力就已经不少,而他们往上爬的空间,也要比普通官员开阔得多,是国内政局的明星之星。

        彼此内心有什么真实想法都不重要,沈淮自然也是在场面上都得跟他们笑容满面的和气相处。

        纪成熙也是手掌有力的跟沈淮握了握手,说道:“听鸿奇说你在淮海工作很有成绩啊,我们都在部委,对地方情况不熟悉,你什么时候给我们介绍一下地方上的工作经验???”

        沈淮不相信宋鸿奇跟纪成熙他们会说他什么好话,见纪成熙三十岁出头,见他特意提到这个,心想他或许会有机会早一步到地方发展吧,也不知道他这话有几分真诚,只是笑道:“我在地方上也是瞎混。鸿奇跟我是一家人,他是不好意思说我的坏话。纪哥你要真知道我在地方上瞎干的事,就知道鸿奇说话不靠谱了……”

        沈淮见宋鸿奇笑容里藏有尴尬,就确知他刚才那一小会儿,没有跟纪成熙他们说自己的好话,暗道:想要阴我,你还欠着火候。

        纪成熙哈哈一笑,觉得沈淮性子爽快得很,反而觉得宋鸿奇为人有些阴损。

        宋鸿奇、纪成熙他们起早是吃过早饭到机场的,沈淮肚子里空落落的,但机场便宜的便利店还没有开始营业,他想到捱到飞机上吃航空餐。倒是小五体贴的从背包里拿出面包片跟水递给他充饥,又神秘兮兮的跟他:“我可是在成怡姐跟前帮你说了好多好话……”

        沈淮压根儿就不知道成怡是谁,一时间也没有弄明白小五为什么要把他在一个陌生女人面前说好话,转头看小五眉眼里的笑意,才意识到这个成怡可能是家里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只是一时间还没来得及有机会搓合。

        “京城公子圈子瞅着成怡流口水的人没有一排也有一班,你小姑可是豁出去了帮你鼓吹,要帮你介绍一房好媳妇能叫你收心。你小子要是给人家挑剩下来,可以丢了宋家的脸啊?!毙卉谱谝慌粤车袄溲?,寒气逼人,这时候冷不丁的插进来一句话,就举着根小刺要扎过来。

        沈淮笑着说:“这成不成,要看缘份啊。就像你跟我鸿奇哥,你们当初是谁挑谁???不过这个不重要了,关键是,他没有挑剩你,你没有挑剩她,这就成了,这也是缘份??!”

        沈淮现在又不怕谢芷能坏他的事,又不怕谢芷还能抄起东西砸他的脑袋,仅仅比斗嘴,他也不见得比谁差。

        “就他,”谢芷好胜心叫沈淮勾了起来,瞥了宋鸿奇一眼,“他有资格挑我?”

        在老爷子的寿宴上,宋鸿奇领教过沈淮操控局面的本事,心知谢芷一直都在为小棠的事耿耿于怀,但她气鼓鼓的针对沈淮发小姐脾气不会占什么便宜,忙举手投降,把谢芷拉过去。

        沈淮心里琢磨着成怡是京里哪个成姓大佬的闺女。

        他虽然是宋家人,但跟京城公子圈没有什么接触,就是在燕京的那几年,也是给他父亲送到燕郊的住宿学校里读书,他很少有机会认得公子圈里的人,就算现在他对小五叫什么名字还不知道,感觉心里亏着人家。

        沈淮跟谢芷去徐城,要先半个小时登机,走进登机梯道,谢芷又冷不住来挑沈淮的刺:“我前些天在巴黎看到孙亚琳了,看她那个低声下气求爷爷告奶奶的样子,赶情你们是真想把英国那堆废钢烂铁运回国内来??!对了,我忘了告诉你,长青集团对梅钢以及你们这个项目,内部倒不是没有评价,你知道评价是什么吗?”

        沈淮听了谢芷的话心烦,懒得理她,停下脚步让她先走,见她不解的看过来,大声说道:“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我们是没有可能的……”

        这话引得一同登机的人频频侧目来看,谢芷气得小脸煞白,但见沈淮脸上无赖的表情,只能跺脚先走。

        谢芷坐公务舱、沈淮坐经济舱,在飞机上不挨着,倒也相安无事。

        到徐城,沈淮得意在座位上多坐了一会儿时间,避免跟谢芷再见面——沈淮下飞机,刚到接机厅,就有两警察朝他走过来,说道:“先生,请你配合把行李包交给我们检查……”

        看着谢芷在外面得意的笑容,沈淮不知道她睚眦必报使了什么妖蛾子来整他,只能配合机场警察检查,才知道刚才有人匿名举报他携带毒口进关,整整折腾了两个小时才能出来。

        沈淮也知道谢芷这娘们不是吃亏的主,想着以后躲她远远的就是。

        沈淮本来约好到徐城后,跟姚荣华一起吃中饭再回东华的。

        给谢芷这么整了一下,害姚荣华在联络处那里,空腹等了沈淮两个小时——好在姚荣华只当是航班延误,没有介意什么。

        业信银行对单一企业的放款额度是有比例限制的,由于其在淮海省的业务规?;剐?,故而对梅钢的放贷有一个上限值。

        沈淮在英国期间,运营新项目的子公司已经注册成立,以土地、资金等形式汇拢的资本为一个亿。

        姚荣华跟业信银行总部协商过,同意把之前授予梅钢集团的授信额度都移给子公司用,并再追加一部分,将给子公司的授信额度增加到一个亿,而且同意这笔钱,沈淮随用随支。

        这已经是姚荣华他个人为梅钢尽了最大的努力——业信银行对梅钢的总贷款将达到一亿六千万,这差不多占到业信在淮海省放贷业务的10%,占到业信在东华市放贷业务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