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六十七章 重视

    第二百六十七章 重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正在赶来东华的路上,市里极为重视,不管沈淮愿不愿意,还是要有应付的姿态跟基本的礼数。

        孙亚琳不愿意参加晚上的接待活动,先回业信银行在天衡大厦的分行总部;沈淮让邵征先送他到区里跟周?;愫?,也不晓得会在市里耽搁多少时间,就让邵征先把车开回梅溪镇去,不需要陪着他。

        周裕作为唐闸区招商工作的分管领导,梅钢跟富士制铁的合资谈判,她一直都有参与,这次自然也没有办法临阵逃脱。

        到周裕的办公室,沈淮也没有急着赶去南园参加接待活动的布置,他拖了一把椅子,坐到周裕面前,问道:

        “你说我要是直截了当的拒绝跟富士制铁的合作,市里人会怎么看我?”

        “不识抬举啊,”周裕胳膊支在桌前,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沈淮头痛的样子,“作为日本六大钢企之一的富士制铁主动提高谈判规格,强烈的释放出积极让步以推动合作的信息,梅钢不感激涕零,不哭着喊着同意合作,反而拿起姿态来了,你以为别人会怎么看你?”

        “真是头痛啊?!鄙蚧疵纪反笾?,深感事情棘手。

        周裕在办公室里穿着浅咖啡色的绒线衣、高腰深色长裤,收紧的衣裤将她妙曼的身材很好的衬托出来。她在沈淮面前,随意而坐,上半身就贴着桌子边缘,浑圆的胸部给桌子边轻轻的挤着,鼓涨涨的给托起来,诱人去摸。

        只是沈淮为富士制铁的事情头痛,一时也无心关注周裕的性感身材。

        富士制铁这次有意跟中国的钢企合资建设新的炼钢项目,不仅东华市,就连淮海省也只是他们的考察对象之一。

        就算在淮海省,相比较而言,他们对省钢集团有着更浓厚的兴趣,对市钢铁跟梅钢的态度一直都很冷淡。

        沈淮倒是乐意如此,他本无意跟富士制铁合作,但奈何市里剃头挑子一头热,一心想将这个合资项目留在东华,沈淮只能拿富士制铁的消极态度来搪塞市里。

        眼下富士制铁突然提高谈判规格,作为富士制铁的核心高层人物之一,社长室室长山崎信夫,他坐飞机到中国来,在徐城降落,也没有跟省钢集团接触,而直接来东华,这无疑是强烈释放出富士制铁高层愿意将合资项目建在东华的信号。

        这么一来,沈淮之前拿去搪塞市里的借口就不复存在了。

        “说不定人家是奔市钢厂来的呢,”周裕知道这么说安慰不了沈淮,看了看腕表,站起来说道,“富士制铁的代表应该快到东华了,晚上的接待活动,谭书记也会参加,我们也要快点过去。对了,你这怎么拿主意我不管,但可不要把我拖进去一起挨骂??!”

        “得,你们一个个明哲保身,到头来只是让我去冲锋陷阵,我得什么好处???”沈淮叫苦道,“梅钢我私人又不占一股,新项目里,你们周家又是占份额的,就算前面有黑锅要背,你也该跟我一起背啊……”

        “天子之怒、伏尸千里,你说我细胳膊细腿的,敢跟你一起去挼市委书记的怒火?”周裕娇嗔道,倒是有些撒娇的意味。

        “你说你细胳膊细腿的,我没觉得啊?!?br />
        周裕虽然只是中等个儿,但穿着高腰长裤,双腿不是少女的那种纤细修长,而是有着少妇成熟的紧致而修长,沈淮见周裕走过来,忍不住伸手要摸一把。

        “作死啊,这里是办公室呢?!敝茉5闪松蚧匆谎?,反应灵敏的在他的手摸上来之前先拍开,心虚的看着办公室窗外有无人经过,又跟沈淮说道,“说真了,你要是觉得阻力太大,新项目暂缓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见周裕不让他占便宜,沈淮倒是有些不甘心就此放弃,只是手机不识时务的响了起来。

        见是孙亚琳的电话,沈淮接通后问道:“你不想去南园参加接待活动,前脚溜回天衡大厦,怎么后脚又给我打电话了?”

        “我回天衡大厦,也是帮你打探消息啊。虽然说我们都知道梅钢的条件实际上要比省钢优越,但富士制铁突然变得积极起来,你不觉得小日本还是很可疑吗?”孙亚琳在电话里问道。

        “你打听到什么消息?”沈淮问道。

        “其实跟西欧一样,日本钢铁产业近期也面临着新的调整。我刚打电话到香港,听到一个说法,就是日本有几家钢铁企业近期有合并再组建一家超大型钢企的计划。虽然还没有进一步的资料,不过我倒认为富士制铁参与其中的可能性很高。今天这事,可能跟这个有关……”孙亚琳说道。

        “是有这个可能?!鄙蚧慈贤镅橇盏呐卸?。

        日本企业从七八十年代就很注意海外产业布局,而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就成为日企海外布局的重要一环,日本的钢铁企业也是从很早就对中国进行产业渗透式。

        不过这个过程当中,日本不同的钢铁企业速度有快有慢:

        快者如日本联合制铁、住友冶金,八十年代初就参与燕京钢铁、中原钢铁的新厂建设、搞合资项目;慢者如富士制铁,近年来才开始考察到中国建合资项目。

        九二年之后,中国成为全球钢铁的主要消费市场之一,对中国钢铁产业渗透程度,会直接影响到日本钢企在日本国内的地位。

        富士制铁要是参与日本国内的这次钢企合并,要想占据主导地位,其对中国钢铁产业的渗透严重滞后,是其相当不利的一环——从这方面去推测,也就无怪乎富士制铁高层在合并谈判开启之前,急于推动在中国的合资项目进展。

        想到这种可能,沈淮更是头痛,心知能叫富士制铁心动的,不是其他,恰恰梅钢沿渚江口岸线布局渐成气候。

        得知梁小林已经国道收费路口跟富士制铁谈判代表的车队汇合,熊文斌走过来推开谭启平办公室的门,见谭启平正在接电话,正要退出去,谭启平做手势要他进去没关系。

        谭启平放下电话,跟熊文斌说道:“赵秋华省长刚刚知道富士制铁派了新的谈判代表直接到东华来,打电话过来说,不管最终是省钢,还是东华市钢,抑或是梅钢,只要最终能把富士制铁这个合资项目留在淮海省,都是我省招商引资的重大成果。赵秋华省长要求东华市委市政府把这件事高度重视起来,”又跟在办公室里的苏恺闻说道,“你直接打电话给高市长,把赵秋华省长的意思跟他说一下,他要是有时间,就一起去一下南园……”

        熊文斌知道富士制铁的这个合资项目,不仅在东华市,就是在淮海省,也是引人瞩目的大型外资项目,省长赵秋华打电话过来关心一下,也很正常,不过这一来,沈淮的压力应该更大了。

        他也不能说什么,只是在谭启平的办公室里等着。

        苏恺闻就在谭启平办公室里,直接打电话给市长高天河,在电话里告诉他这件事。

        放下电话,苏恺闻跟谭启平汇报:“高市长可能赶不上招待晚宴,但晚上能从新津赶过来……”

        “我知道了,高市长能代表市政府露个面就可以了,主要事情有梁副市长负责,”谭启平点点头,他只是要高天河出席一下,但整个项目还是希望由他来直接推动,又问熊文斌,

        “富士制铁突然提高谈判规格,又将合资项目的谈判重点直接放到东华来,你觉得富士制铁方面,是出于什么考虑?你觉得他们这次就是直奔梅钢来了吗?”

        “应该是梅钢吧,”熊文斌说道,“日本国内矿产资源有限,其大型钢铁企业几乎都沿海港及主要江口进行布局,海运价格低廉,方便原材料能以低成本的输入;同时海运容量庞大,只要有市场需求,钢铁企业规模就可能无限制的铺开,而不用担心会出现运输瓶颈——梅钢当前的发展布局,沿渚江岸线铺开,距离出江口又近,码头可以容纳海轮直接驻泊,梅钢在这点上,跟日本钢企是楔合的?!?br />
        苏恺闻听了,心里也暗暗感慨,倒没想到沈淮在梅溪镇做的那些事,看上去没什么了不起的,没想到竟然能叫日本企业也认同,甚至主动放下之前傲慢的姿态来积极谈判。

        谭启平相信熊文斌的判断,说道:“不管怎么说,市钢厂方面也要派人参与。要是梅钢一家跟富士制铁搞合资项目吃力,那就让市钢厂也一起参与进来……”

        熊文斌不知道市钢厂还有什么值得梅钢跟富士制铁动心的资源,但也明白谭启平坚持要市钢厂参与合资项目的用意,他就更不好说什么了。

        “梁副市长已经通知顾同参加了,”熊文斌说道,“梁副市长刚跟富士制铁的谈判代表车队汇合,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去南园?”

        “你打电话给沈淮,问一下他到哪里了?”谭启平拿起椅子背上的外套穿上,吩咐熊文斌打电话给沈淮,“你跟他说,这次谈判要重视起来,不要跟我再打什么马虎眼了……”

        “好的,”熊文斌点点头,一边陪谭启平、苏恺闻往外走,一边拿“大哥大”拔通沈淮的电话,问他有没有到南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