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合作十(8:12)

    第二百五十七章 合作十(8:1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个状元出现,感谢寄拔兄弟的热情捧?。?br />
        等黄羲开车接肖明霞过来,谭启平就招呼大家进餐厅。泡*书*吧)

        没有人理会周明今天的不痛快,热热闹闹的围着圆桌吃过饭,谭启平说道:“客厅现在要让给府同志,那我们还是进书房聊天……”

        沈淮不知道谭启平还有什么事情要谈,进了书房,就直奔靠阳台角落的转脚椅坐下来,看到他去年送给谭启平的那樽弥勒佛圆雕,还摆在那张木色沉郁的书案头,似乎提醒着他,他曾经跟谭启平也有一段“甜蜜”时光。

        “你怎么坐那么远,怕我要吃了你不成?”谭启平笑问沈淮。

        沈淮从兜里掏出香烟跟火机,说道:“我怕忍不住想要抽烟,凑过去叫谭书记你抽我的二手烟,就太没礼貌了……”

        谭启平挥手一笑,一副随沈淮去的样子,要熊斌、赵东他们坐到跟前来。

        书房里没有太多的椅子,周明陪着苏恺闻端了两把椅子过来,看到沈淮真就把连阳台的玻璃门打开一条缝,坐到那里抽起烟来。

        谭启平不抽烟,故而就连熊斌都不会在他跟前抽烟,苏恺闻、周明他们就更不用说了。只是市常委几个实在是烟瘾大的,有时候熬不过开会时间太长,还要趁谭启平心情好的时候拿出烟来抽——倒是沈淮悠然自在的享受着饭后一支烟的快乐,手里还把玩着那只看上去质朴,但也相当有质感的银制火机。

        周明将椅子放在赵东的身边坐下来,也不得不承认,沈淮就算把他踩得浑身创伤,他都没有资格在谭启平跟前诉苦。

        “市钢厂跟富士制铁谈的合资项目,进行得并不顺利,”谭启平见沈淮二脚高跷的抽着烟,无意做一个垂耳恭听的小辈,也没有办法说他,就开门进山,直接进入主题,“也是市钢厂的人给你们梅钢抽得太狠了,富士制铁对合资后,市钢厂能否为合资工厂提供足够的基层管理技术人员及熟练工人,存有疑惑,现在有点打退堂鼓……”

        “这个不能怨我们,国家规定大学毕业生都可以自由择业了,也鼓励人才自由流动,”沈淮说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市钢厂留不住人,应该先自己反省,顾同总不会拿这个告我们的状,把合资项目谈不拢的责任归咎到我们头来上来吧?”

        “顾同还没有这么不要脸,”见沈淮也急着先把自己撇干净,谭启平笑道,“不过跟富士制铁的合作,市里还是要争取。泡*书*吧)要是市钢厂没有能力承接,那就梅钢上?!?br />
        沈淮这才知道谭启平这是要撮合梅钢跟富士制铁的合作,似乎还没有给他拒绝的余地。

        沈淮虽然对日本谈不上有什么好感,但生意归生意——富士制铁作为日本顶尖的钢铁企业之一,无论是在资本还是技术上,对梅钢来说都是庞然大物。

        要有跟富士制铁联合注资成立新公司的可能,沈淮也不会拒绝,这对梅钢在当前状况下资金缺乏、技术单一的情况,将能起到很好的弥补作用。

        不过,沈淮的头脑也是清醒的,天下从来都没有你想要什么,别人就给你什么的好事。梅钢整体上还是太弱小了,他前期还是想集精力发展短流程的电炉钢,还不想一下子把摊子铺开。

        不过,面对谭启平的要求,沈淮摸着下颔,考虑了一会儿,说道:

        “市钢厂一直都封锁他们跟淮钢跟富士制铁谈合资项目的具体内容,但就富士制铁以及当前日本钢铁产业发展的大背景来说,富士制铁可能更需要能帮助日本钢铁产业整体往海外延伸的合作者,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梅钢都不大可能会是他们最好的合作伙伴——国内比梅钢强的钢铁企业又有那么多,梅钢可以去配合市里去争取跟富士制铁合资,但市里不能对梅钢抱太大的希望……”

        谭启平看了熊斌一眼,说道:“沈淮跟你的说法倒是一致,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合资项目,我们还是要尽一切可能争取,”又跟沈淮说道,“具体事情你约个时间找梁市长谈,唐闸区招商部门最好也一起参与进来……”

        “好吧,我明天先找梁市长了解情况……”嬉皮笑脸的在谭启平跟前抽烟,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即使会叫谭启平心里不快,他不会表现出来,但见谭启平对待跟富士制铁的合作颇为期许,沈淮即使感到头痛,也只能先应承下来,先跟富士制铁的代表接触一下再说其他。

        看着时间到点钟了,沈淮就与赵东带着肖明霞先告辞离开。

        熊斌与妻子,还是周明、熊黛妮稍后也告辞离开,谭启平亲自送熊斌到门口,在廊檐下,跟熊斌说道:“我本来考虑过让你回市钢厂,但你在市钢厂培养的人,像赵东他们,似乎又都沈淮挖到梅钢去了,我就没有耐心让你回市钢厂重新做起;沈淮这小子啊,挖市钢厂墙角的本事还真厉害,也愣是让他把梅钢做起来了……”

        熊斌知道谭启平到现在还是认为沈淮最厉害的地方,是把赵东这一拨人从市钢厂挖过去帮他经营梅钢而已,只是他除了一笑了之,还能回应什么?

        谭启平说的有一句话也对,赵东、徐闻、潘成等一批人给沈淮挖走,形成梅钢此时的骨干力量,市钢厂此时的管理及技术力量,已经空心化了。他就是再回市钢厂,也会因为基层管理及技术人手的匮乏,而难以叫市钢厂很快就起死回生。他需要重新去发掘、培养新的管理及技术力量,这也许需要两三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叫市钢厂走上快速发展的正轨。

        很显然,熊斌知道即使他自己愿意回市钢厂,谭启平也没有这个耐心,他也不能说什么。即使谭启平不再提拔他,他从政研室副主任的冷板凳上给调来做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他也不能埋怨,毕竟对很多官员,那样的一次提拔,人生遇到一次就应该知足了。

        没有让黄羲开车送,市政府机关宿舍离北阁小区也没有多远,就在路灯下散步走回去。周明这时候倒是恢复正常,问岳父:“谭书记不是一直都对梅钢的成绩很满意吗,怎么今天又特别肯定了一下?”

        熊斌看了周明一眼,他知道在金峰纸业的事情上,周明应该是给沈淮打击了一下,但他无意替周明打抱不平。

        也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他现在就是希望周明不要跟沈淮正面起什么冲突,即使周明在梅溪镇有可能会给坐冷板凳,熊斌也早就考虑过,这对周明的心性是个磨炼。

        见周明也没有再提金峰纸业的事情,熊斌心知他心里就算有些不痛快,但还是知道分寸的,说道:“谭书记以前对梅钢满意,那是看梅钢生产整顿得好,厂区环境改造得好,职工精神面貌好,对梅钢到底能出多大的成绩,还不是很有底。梅钢七八月份的缴税数据刚刚出炉,连续两个月的总纳税额都在四百万以上。要是这种情况厨到年底,加上梅溪镇在梅钢摊占的可能利润,梅钢今年的利税总额,就很有可能跟市钢厂打平。这个成绩叫谭书记很意外,所以才又特别肯定了一下……”

        周明毕竟还是在基层实干过几年,听岳父这么说,也就大体知道是什么意思。以往梅钢生产整顿得好、厂区环境改造得好,职工精神面貌好,说到底还是表面上的东西。很多务虚、玩虚头的人,做得未必就比沈淮差。唯有纳税额这个数据很难造假,毕竟要把真金白银交上去,叫人再不能无视梅钢的成绩。

        周明对梅钢具体财务数据,一直都谈不上很了解。到梅溪镇之后,也没有谁把梅钢的财务资料拿给他看,这时候听岳父说,周明也是大吃一惊。

        照这个趋势下去,梅钢今年纳税总额,就可能突破两千万,明年更可能飚升到五千万——而东华今年的总财税收入都有可能达不到亿,也就是说,梅钢一家企业今年对东华的财税贡献比例就达到3%,明年可能翻倍达到6%。

        市钢厂即使不盈利,但在东华的地位也没有降下来,说到底市钢厂即使不盈利,每年还给地方政府及国家上缴四五千万的税收。

        就凭着市钢厂近年来对东华财税做出的贡献比例始终在810%左右,谭启平就算对顾同很不满意,还一时不敢将他硬揪下来。

        谭启平要是硬揪顾同下来,把市钢厂的生产搞得崩溃,叫东华财税收入突然缺掉一大块,谭启平拿什么跟省里交待?

        省里现在对下面地市也是给财税上的硬指标;硬指标达不到,党政正职想保住位置就要很费一番工夫了。谭启平之前能到东华来,还不是主要因为省里对东华的经济工作极不满意?

        周明这才想明白,谭启平为什么在看到市钢厂跟富士制铁合作希望不大后,急着把梅钢顶上去——就东华来说,想要把富士制铁合作项目留下来,梅钢是最后的希望。

        当然,梅钢的成绩叫无法忽视,但梅钢成绩的获得,这里面就有一个谁功劳更大的问题。

        周明感慨道:“我说谭书记怎么特地把赵东也请过来吃晚饭——的确,要不是赵东等一批当年爸你手下培养出来的老班子,梅钢怎么可能出成绩?”

        见周明也是这种看法,熊斌只是无奈一笑:

        即使赵东等人在梅钢崛起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但是把赵东等人挖过去,跟梅钢原有的管理层融合在一起,又使他们恰到好处的发挥出自己的才能跟专长,又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事情?

        “韩信善将兵,刘邦善将将”,有些道理古人都说得很透,但要是就此认为韩信比刘邦的功劳更大,那就是本末颠倒了。

        熊斌也无意跟周明多说什么,有些认识不是亲自置于其是感悟不到的,只是周明要是认为沈淮完全是靠着家世才有资格在东华横行霸占的话,那他的认识就还需要磨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