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熊文斌有苦说不出

    第二百三十九章 熊文斌有苦说不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熊文斌跟女婿在茶楼里交心谈了很久,到最后见他想通了决心要去梅溪镇,从公文包里拿出他老式的“大哥大”,说道:“你能想通就好,我给沈淮打个电话说一下……”

        周明点点头,看着岳父打电话。

        沈淮接通电话,熊文斌听到那头有音乐声,知道他今天要陪宋鸿军,长话短说的把周明想去梅溪镇工作的意愿说了一下。

        周明见岳父很快就挂了电话,也听不到沈淮在电话到底同意了没有。

        他知道沈淮在梅溪镇是绝对的强势,他就算想去梅溪镇当普通副镇长,也要沈淮点头同意接收才成;沈淮一定不同意,唐闸区都没有办法把他硬塞过去。

        熊文斌放下“大哥大”,跟周明点了点头,示意沈淮答应下来,想了一会儿,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我相信你也能看出很多问题,但我怕你看问题只看透一半,反而有害无益;有些事情还是让你知道为好——沈淮是前副总理宋华的孙子,他父亲宋炳生是农业部现任人事局长,也许过段时间会调到淮海省来当副省长——这件事在东华也只有几个人知道,到你这边注意不要随便往外传。你到梅溪镇后,要好好配合沈淮做工作做好,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br />
        周明愣愣的坐在那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只觉得喉咙里干涩得厉害,一句话也吐不出来。

        “不会吧,”熊黛妮虽然在沈淮跟周明及她爸有矛盾时,她不得不偏向周明跟她爸,但心里对沈淮还是有所好感的,听她爸提及沈淮的家世,给唬得一跳,诧异的说道,“沈淮平时也没有什么架子,可不像是这么有来头的人呢……”

        熊文斌笑了笑,他知道黛妮对官场上的事不关心也不敏锐,看人只看第一印象:跟沈淮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能看到他平易待人、温文尔雅的一面,但东华市官场上知道一些内幕的,有谁会视他温顺无害?

        看着周明失魂落魄的样子,熊文斌就知道他刚才跟自己交底的话并不完全是实话,不然知道沈淮的真正身份后不会有这么大的触动。

        不过,熊文斌也不想再多说什么,普通人的为官之道,更多是在于心性的煎熬,他希望周明能熬过当前的坎,将来说不定会有更大的成就。他是不想周明再去梅溪镇趟浑水了,但谭启平的意思也是想周明去梅溪镇,他又不能违拧谭启平的意思,甚至都不能把谭启平的意思直接跟沈淮说,以免沈淮对此对什么别的想法。

        “你们付钱吧,我先走了;你们也早些回去,黛妮要注意多休息,以后不要瞎玩这么晚了?!毙芪谋笏蛋?,就起身出了茶楼。

        走在热气稍退的深夜大街,站在街灯下,熊文斌还是忍不住将香烟拆开点上。

        看着烟雾眼前腾起,忍不住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情不自禁的想起意外逝世的海文来,不知道才华横溢的他,身处这样的激流之中,会做怎样的选择?

        熊文斌想想又哑然失笑,海文就算活着,也是跳出东华这个阴暗的让人心不断下沉的圈子,跑到更海阔天空的世界去闯荡了。只可惜啊,海文没能有机会参与这精彩跟激流汹涌的时代。

        *************

        沈淮放下电话,见赵东、杨海鹏都看过来,说道:“老熊打电话给我,周明要来梅溪镇当副镇长?!?br />
        杨海鹏、赵东微微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孙亚琳这段时间在地方厮混,早就习惯地方上的氛围,嘬着嘴说:“周明好不容易能爬上正科的位子,也不要了?”

        “熊文斌怎么还想着让他女婿到梅溪镇来趟浑水?”宋鸿军疑惑的问道。

        他虽然跟沈淮他们接触的时间很短,但也看到周明在燕京以及从燕京回来这两天给谢海诚、孙启义挑逗着来恶心沈淮,以他的阅历当然能猜到周明跟沈淮看似一路人,但实际上并不对头;他也看得出沈淮跟谭启平也不是那么亲近。

        沈淮主张两镇合并,不管沈淮的行为是不是针对周明,而且新的镇子里也没有给周明留下位子,周明不惜屈居副镇长,也要到梅溪镇来,多少有点硬凑过来的意思。

        袁宏军是没有什么背景,所以才想着以退为进、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个是明智、聪明的选择;与袁宏军不同,周明有熊文斌这么一个地方当权派的岳父,他本人也在市委书记谭启平面前也能说得上话,上升的空间要比袁宏军开阔得多。

        周明先把级别升上去,留在市里或区里,只要有好位子空出来,要补上去要比袁宏军容易得多,实在没有必要放弃这次难得的升迁到梅溪镇当个副镇长。

        宋鸿军实在有些想不明白,熊文斌是怎么替女婿周明设计官场发展道路的。

        “老熊怕也是身不由己,”沈淮轻轻一笑,将杯中浸了冰块的琥珀色酒喝下,回头问杨丽丽,“你这酒是不是假酒,怎么又苦又涩?”

        杨丽丽横了沈淮一眼,轻声说道:“你借我两胆子,我敢给你喝假酒?”

        “这酒虽然普通些,但还不错,”宋鸿军说了句公道话,说道,“你回国后,洋酒喝得少了……”

        沈淮想想也是,记忆里的滋味跟实际的体验毕竟不同,就算别人不了解熊文斌,认为周明之前到鹤塘镇、现在硬到梅溪镇来可能是熊文斌的主意,但沈淮知道熊文斌就算想缓和彼此的关系,也不可能处理得这么生硬。

        说到底,一是有很可能是周明他自己想到梅溪镇来,熊文斌毕竟没有办法完全要周明照着他的意图走,第二就是有可能是其他人在推动这件事。

        不过熊文斌亲自打这个电话过来,沈淮也没有办法拒绝,周明来就来吧,反正梅溪镇不会缺周明一个,也不会多周明一个。

        喝过酒,沈淮问一晚上乖巧得跟只猫似的寇萱:“你现在住哪里?”

        “杨姐给员工准备有宿舍,我跟大家一起住宿舍里?!笨茌嫠档?。

        沈淮点点头,寇萱落下功课太多,就算回学校也未必能跟得上,她一定要在万紫千红工作,他也不能逆违她的意愿,也只能由着她去。毕竟是正式的员工,不是陪酒的小姐。

        沈淮站起来,跟周知白说道:“鸿军麻烦周总的车送一下,你们要是还有什么活动,我也不参加了?!庇指詈E羲档?,“你经常在外面喝酒,也配个司机,喝这么多酒就不要开车了,对自己对别人都要负责。你把车留下来,跟赵东坐我的车走……”

        赵东没有房子,跟肖明霞领证之后一直住在岳父家里,梅钢的管理层也没有到配车的程度;沈淮让邵征沿路把杨海鹏、赵东送回去,然后才回梅溪镇去。

        坐在车里,沈淮不管孙亚琳嫌不嫌弃,就把车窗打开一道缝点烟抽起来。

        “你是不是担心周明是谭启平塞进来的钉子???”孙亚琳知道沈淮视邵征为心腹,讨论这些问题要避开宋鸿军,反而没有必要避开邵征,闷了半天,这会儿直接问出口,“不过没可能啊,谭启平现在有必要这么做吗?”

        沈淮回过头来看着孙亚琳,说道:“我们习惯以利益划分派系,通常这也是准确的,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志同不同跟道合不合,也是阵营选择的一个关键因素。拿你的说法,就是看不顺眼,不然你说我跟谭启平之间,能有什么不可调和的利害冲突?”

        “得了,你就知道给自己脸上贴金,你有什么资格看谭启平不顺眼???”孙亚琳不屑的说道。

        沈淮笑了笑,跟孙亚琳说道:“老熊这次也是有苦说不出啊……”

        “哦,怎么讲?”孙亚琳问道。

        “你没觉得梁小林的投靠,彻底堵死了熊文斌当副市长的可能吗?”沈淮说道。

        孙亚琳知道梁小林进入谭启平的圈子为什么会堵死熊文斌当副市长的可能。

        谭启平在市政府有一个还是两个信得过的人牵制高天河不重要,关键的问题几乎大家都公认梁小林搞经济不行,熊文斌在市钢厂的成绩又是那么出色。

        梁小林要不投靠谭启平,谭启平自然会努力把熊文斌塞进市政府当副市长负责经济工作,把市政府从高天河以下的市长们都衬托得黯然无光,而不会管他们的想法。

        如今梁小林投靠谭启平了,梁小林他肯定不会希望熊文斌进市政府。

        梁小林没有跟熊文斌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跟竞争的能力跟自信;谭启平就不大可能把熊文斌塞进去市政府,把梁小林衬托得跟傻逼一样。

        “不当副市长不当就是了,你就知道熊文斌一定想当副市长,不想一步到位当市委秘书长进常委?”孙亚琳反问道。

        沈淮说道:“谭启平真要是有大胸怀、有大魄力的人,就应该把高天河拉下来,把熊文斌送上去。很可惜,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人事平衡上,就难免叫人失望啊。我倒不担心谭启平让周明到梅溪镇就一定有什么不好的心思,但是谭启平这种人事制衡的习惯思维不改,东华就不可能得到大跨步的发展……”

        “国内的官员多为政客,哪有那么多有政治家的气度?”孙亚琳对谭启平也有点不以为意,但同时又感很奇怪,“不过,你对熊文斌倒是很推崇啊,他真的能顶替高天河胜任市长吗?”正常人的想法,只会认为周明凑到梅溪镇来,是熊文斌的意思,除非沈淮对熊文斌极为熟悉,才会排除这个可能,将疑点聚集到谭启平的头上去。

        沈淮笑了笑,有些事情他能跟谁诉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