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班底

    第二百三十六章 班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晚上是以区招商局的名义宴请宋鸿军,会后沈淮就与周裕、袁宏军直接坐车赶到鹏悦国际,邵征已经开车送宋鸿军过来,由周知白陪着在球场上打高尔夫球。

        “没想到东华还有这么一处好地方,早知道昨天就直接住到这里来了……”宋鸿军挥着球杆跟沈淮打招呼。

        虽然只是高尔夫球练习场,但在目前经济还远谈不上发达的国内,也没有几座城市有。

        周知白在鹏悦国际里所要体现的运动会所概念,在东华没有什么市场,只能亏本维持基本的运营,可以说是鹏悦集团近年来的一个大败绩,但对常年在繁荣都市生活的宋鸿军来说,反而是他在经济发展落后的东华市难得看到的几个亮点之一,自然是赞不绝口。

        “那行啊,你今天晚上就可以住这里,周总也是很好客的人?!鄙蚧葱Φ?,

        周知白在这座球场上也是饱受打击,他也被迫接受沈淮开出的条件,以信用担保的形式,助渚江建设从业信银行获得四千万的渚溪路桥建设资金,以改善鹏悦国际外围的环境,也是承认他之前所犯的投资决策错误。

        不过,人总是需要肯定跟安慰的,宋鸿军的赞许就叫周知白格外的受用。

        沈淮不喜欢高尔夫球,他宁可在热浪扑人的黄昏,躺在帆布椅上看着红霞满天的晚空,跟周裕、袁宏军谈他关于工业园的一些想法;邵征则在一旁,联系人过来参加晚宴。

        “沈书记……”

        沈淮听到有人唤他,回头看了一眼,见一个中年人跟着区招商局长唐川走过来,他愣了一会儿,才想起原来是赵东的岳父肖建,站起来握手道:“肖工怎么给唐局长拉过来了?”

        “老肖现在是我们区招商局的办公室主任,我跟他过来请周区长、沈书记指示晚宴的安排,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唐局,你跟肖主任决定吧,客人应该没有特别忌口的,只要鹏悦的厨师把平时的实力发挥出来就可以了?!鄙蚧此档?,看肖建脸上的笑容几乎要溢出来,觉得很奇怪。

        等唐川跟肖建离开,沈淮问过周裕才知道唐川今天才正式跟她推荐肖建来担任办公室主任。周裕也知道肖建的女儿肖明霞跟赵东虽然没有办酒,但已经是领过证的正式夫妻了,这么一桩无关紧要的人事任命,自然也乐意当成顺水人情送出去。

        区招商局办公室主任,在周裕、沈淮看来不算什么,但好歹是个正股级。

        肖建在区建设部门工作了有二十年,还只是事业编制的普通干部。这次给唐川从区建设局调出来,进入新组建的区招商局,不仅占了名额有限的行政编制,还一下子进入领导岗位,这初得重用的兴奋劲怕是一两天还没有办法过去。

        沈淮看着唐川宽胖的背景,他现在还不知道唐川这个人的能力如何,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个人精。沈淮心里无奈的摇头,也无怪乎领导会喜欢这类人,这类人就算有千般不好,但有一点好处,他能在不动声色之间,照顾别人从毛孔里都透出写意来。

        也许这种写意只能由实际地位比他高的人才能感受到,但沈淮此时倒没有办法拒绝他的示好,一个圈子里,这类人不能太多,但也少不了要有一两人充当润滑剂。

        赵东、汪康升、徐溪亭、钱文惠以及杨海鹏、朱立、褚宜良、何清社、李锋、郭全、黄新良、张力升等人陆续坐车过来,沈淮便打断宋鸿军继续打球的兴致,介绍赵东等人给他认识。

        到晚宴开始时,吴海峰、周炎斌以及杨玉权也赶了过来做陪。

        宋鸿军虽然不用把他宋家子弟的身份摆出来,就凭着他的身家以及公司的实力,到地方上都会受到热情的招待。不过,他也是在商海爬滚多年,早就养成玲珑性子,不拿捏身份,跟大家一顿酒吃得热闹非凡。

        不过吃过酒之后,宋鸿军也不愿意一本正经的坐在贵宾厅里跟大家聊地方发展经济的事情,抬手看着腕表,直接就问沈淮:“我过来之前,特地找朋友打听过,听说东华有个叫英皇国际的地方不错,是个喝酒的好场子。我难道来东华一趟,也该让我做回东,我们接下来是不是换个地方接着喝酒?”

        大家都笑而不语,吴海峰站起来笑道:“英皇国际是你们年轻人玩的地方,我就不过去凑热闹了……”

        袁宏军等人也知道宋鸿军这次要拉着沈淮去东华的夜场长见识,这种私密活动不是人越多越好,五六个人出动最好,他们都还没有资格硬凑上去,就相继告辞离开。

        鹏悦及周裕由周知白代表做陪,孙亚琳反正是赶也赶不走,沈淮要杨海鹏、赵东留下来陪同,让其他人都散去。

        杨海鹏、赵东跟周知白坐一辆车,沈淮跟宋鸿军、孙亚琳坐邵征开的车。

        钻进车,宋鸿军才忍不住好奇的问:“我刚才说英皇国际,大家怎么都笑得很诡异?”

        “你那个朋友多少年没来东华走动了,”孙亚琳回过头问宋鸿军,“你不知道英皇的老板得罪沈淮这浑球,给他当成钉子拔掉有一段日子了……”

        见宋鸿军疑惑的看过来,沈淮笑道:“我在东华比你想象的要艰难一些啊。谭启平在很多事情上都保持沉默,既不反对也不支持,我不能把宋家的牌子公开扛出来,不拔几个硬钉子,手脚就伸展不开啊?!?br />
        宋鸿军嘬了嘬嘴,对沈淮干掉几个地头蛇也不以为意,只是问道:“你与谭启平的关系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密切啊……”

        沈淮笑了笑,吴海峰今天作为前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露面做客,宋鸿军要是一点都觉察不到异常,那他真就是瞎子了。

        不过,沈淮笑着说道:“要让别人重视你,说到底,也需要有你自己有让别人不得不重视的底气;密不密切,也都根源于此,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跟恨?!?br />
        沈淮不想就这个问题说太多,谭启平有他现实的权衡跟选择,他有他现实的权衡跟选择。

        谭启平此时急于巩固他在东华的权势,拉梁小林、潘石华等人进自己的圈子,而没有魄力去大力提拔有能力而且真正能做事的官员,沈淮这时候没有资格指责谭启平的不是,但他不会认同谭启平的这些行为。

        宋鸿军点点头。

        燕京的几天接触,沈淮虽然给他很深的印象,不过那些印象还都流于表面。到东华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接触问题的层次就要深得多,感触也更深。

        首先是梅钢的成绩就矗立在眼前给他极大的震惊;再一个就是今天的夜宴,吴海峰、周炎斌、杨玉权等人出面陪同,叫宋鸿军能看到,沈淮此时貌似身处乡镇,但在东华地方事务上的影响力要比他想象的深得多。

        这两天还有一个事叫宋鸿军的印象异常的深刻。

        昨天的招待晚宴,是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召集,出席陪宴的人,可以说都是东华市的头面人物。

        今天的晚宴,是以区招商局的人名义举报,除了吴海峰、周炎斌、杨玉权等人外,沈淮也是主要召集梅溪镇、梅钢的官员及管理人员及相关人等陪同宋鸿军。

        按照常识,今天出席晚宴的人物,应该要比昨天层次低得多,实际给宋鸿军的认识则是相反。

        在宋鸿军的印象里,乡镇干部跟乡镇企业家,也尽是土得掉渣、有两个钱恨不得要摆到别人脸上、在真正强势人物面前又双膝都软不能站的货色。

        然而今天周知白、张力升等人就不用说了,褚宜良、朱立、杨海鹏、赵东、黄新良等人,并没有特别耀眼的履历跟名望,但他们今天所表现出来的谈吐跟交谈之间偶尔流露出来的一些对社会事物的见解以及在各自领域的专业素养,并不比宋鸿军以往在繁华都市所接触的那些社会精英差多少。

        他们身上所表现的自信跟从容,让人很难将他们跟乡镇基层联系起来。

        也只有这么深入的接触下来,宋鸿军才能更深刻的了解到,沈淮在梅钢的成功,绝不是幸运或者是偶然的奇迹。

        能这么快的在身边聚集一批社会精英形成圈子,首先要有识人的慧眼,其次要有用人的魄力,再次要有折服人为己用的魅力,这不是单纯一个宋家子弟的身份所能带来的。

        那些个认为豪门子弟一定会优秀、即使不优秀也会循规蹈矩的看法,实际上幼稚的。无论在那个群体里,拨尖的人永远都是极少数。豪门子弟不过是占据多得多的资源跟先发优势而已。

        宋鸿军在他的交际圈子里,接触了太多的豪门子弟,即使那些有事业心的,经商或从政,能依仗家世聚拢自己班底的,也大多良莠不齐。

        宋鸿军下海经商近十年,仅以财富规模来说,国内能跟他比的,也就三五百人而已。他这次到东华是一个人独游,但他旗下有十几家公司,员工也有两千多人。这些年来跟着他在商海拼博、给他信任的嫡系亲信以及合作者也就那么十来个人,算是他自己的班底。

        不过,宋鸿军也没有自信,把自己的班底拉出来,就一定能强过梅溪镇及梅钢这一批人。

        宋鸿军心里也很奇怪,算算沈淮到东华任职的时间,前后也加起来就一年半而已,他是怎么把这些人找出来,聚集到自己的旗下,并恰到好处的给他们各自施展拳脚的空间?

        同时宋鸿军也很好奇,沈淮跟谭启平之间有怎样的裂痕,以致沈淮在东华不得不摆出另立山头的势态,但见沈淮无意深谈下去,宋鸿军也知道眼下不是合适的时机,便转开话题,问道:“英皇的场子给你扫平了,那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东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比英皇更好的场子?”

        “东华虽然经济发展整体上很滞后,但毕竟也是有八九十万人口的城市,这么庞大的基数在,也使得英皇自成立起,每年的盈利都在两三千万以上。英皇倒了,你以为这么一块蛋糕就没有其他人出来补上来抢食了?”沈淮笑道,“当然,你要是想找比香港、广城都开放的高级场子,东华现在还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