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恩跟怨

    第二百三十一章 恩跟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刚上车准备离开南园,梁小林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见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市委外宣办主任肖波的电话。

        “白雪在张正军的办公室里又哭又闹,梁市长,你是不是过去一趟?”

        梁小林目光透过车窗,看着站在停车场边缘跟杨玉权说话的沈淮,眼睛敛了敛,对手机那头的肖波说道:“老肖,你跟张正军说,市电视台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白雪要是再闹,就说是我说的。今天的事情谭书记也很不开心,老肖,你跟张正军还是主动要跟谭书记检讨一下才成?!?br />
        “嗯,我知道,梁市长,你还要帮我在谭书记面前多说说好话啊,不然我这次真给坑惨了啊?!?br />
        市委宣传部长列入常委序列,是省管干部,但副部长的地位就差了许多。

        今天的事件,往小里说,也是白雪跟沈淮之间的个人冲突,即使在英皇案里整倒王子亮的沈淮再厉害,也只会恨白雪不给他面子,但是往大里说,要是谭启平认定今天的事件性质严重,那从他这个分管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往下,一直到市电视台内部,怕都要给清洗一遍。

        今天的事情由不得肖波不怕。

        梁小林想想谭启平事后没有再提起这事,但他也看不透谭启平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安慰肖波道:“你不要太担心这个,谭书记对宣传部的工作还是很满意,不可能单单否定你?!?br />
        挂了电话,梁小林又摇下车窗,跟沈淮、杨玉权微笑聊了几句,算是招呼,才要司机开车离开南园。

        还没有到家,手机又响了起来,梁小林刚接通,白雪咆哮的声音就从电话传出来:“梁小林,你妈竟然让张正军开除我!你当老娘的逼是白给你舔的……”接着就是急刹车的声音,梁小林知道白雪刚从电视台出来,正气急败坏的开车。他这一刻巴不得这女人出车祸死掉好了,大概也是那女人给差点出车祸吓到,接下来声音收敛了起来,“梁小林,你要不给老娘我一个交待,这事跟你没完?!?br />
        “你先到潘家园等我?!绷盒×置纪分迤鹄?,头痛欲涨,却又不得不去安抚那头陷入癫狂中的女人,让司机开车去他在潘家园的住处。

        要不是念着这女人滋味实在不差,要不是念着这女人还有当教师的妹妹没能搞上手,就凭着她对谢海诚那粘乎劲,早把她甩八条大街了。

        梁小林不想丑态给更多的人看见,到地方就让司机跟秘书先回去,他独自上楼,看着房间里有灯光透出来,拿出钥匙打开门,就见眼前黑影扑来。他没有来得及闪开,叫抱枕打在脸上,打得他那只价格不菲的金边眼镜摔到地上,忍不住恼怒的喝斥:“你闹够没有?”

        “什么叫我闹够了,一个小小镇党委书记,在你面前,骂你的女人是妓女,你一声不吭,你他妈还是男人吗?”白雪撒起泼来,肆无忌惮,逮到梁小林也是破口大骂。

        她打小到大,因为脸蛋漂亮,不知道给多少男人哄着捧着,还没有受到今天这么大的侮辱跟委屈,怎么能吞下这口气?

        “你当他是小小镇党委书记,”梁小林听到这里也是一笑,弯腰把眼镜捡起来,侥幸镜片没有碎,盯着白雪发起疯来不依不挠的脸,说道,“我要是说人家的老子是副省长,你还觉得委屈吗?”

        “什么?”梁小林的话仿佛一剂强效的镇定剂,顿时叫要发飚大闹一场的白雪震在那里,她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盯着梁小林,问道,“真的?那个畜生的老子真是副省长?”

        “你继续闹???你怎么不闹了?”梁小林将抱枕捡起来丢回到沙发上去,冷笑道,“我看你这两天的眼睛恨不得就长到姓谢的身上去,头脑都晕掉了。沈淮要只是一个小小镇党委书记,以姓谢的能耐,随便一个指头都能把他掐灭了,需要怂恿你来攻击他!你以为沈淮凭什么资格凑到谭启平的跟前去??!”

        “我……”白雪愣怔在那天,看梁小林里的恼怒不是作假,她站起来,依偎过去,抚着他的胸口,“我哪里有晕头啊,还不是你要跟姓谢的搞好关系嘛?还不是你说姓谢的对你有帮助嘛?我都是照着你的话做啊,谁知道姓谢的他也不是东西。我想来想去,还是你对我最好,我刚才不该对你发火,你原谅我来嘛……”

        听着白雪娇滴滴的嗲声,梁小林就觉得自己的骨头酥了半分,但想给她一个教训,板着脸没有吭声,但奈何这妖精的小手已经伸手钻进他的裤裆里,那绵软的小手在他的根蛋上轻轻挠了两下,挠得他的心肝直颤,他也就没有将她的手拉开,而身子往后靠了靠,方便她将自己的腰带开,一边享受她专业级的手活,一边说道:“英皇案王子亮倒台,这案子是你报道的,北城区倒了多少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那些传言都假的吗?老肖跟市电视台,要给沈淮一个说法,把你开除,你也不要跟他们去闹,不然这事会牵累更多的人,对你更没有好处……”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去电视台我还可以在家里多伺候你;只要你还记得我的好就行了?!卑籽┪氯崛缑嗟乃档?。

        看着白雪在权势面前变脸这么快,梁小林也没有说什么,要不是这女人没脑子、屈从于权势,他小老头一个,哪里能享受这么美妙的肉体?

        “你先安分一阵子,我也不会让你受太大委屈的,”梁小林看着那张美如桃花的脸伏到自己的胯间,心想这辈子真是值了,按住她的头,叫她不焦急吞下去,说道,“在东华,宁可得罪谭启平,也不要得罪沈淮,你懂不懂?”

        “你真是的,老问我话,我还怎么伺候你???”白雪抬起妩媚的横了梁小林一眼,手还力度恰好的轻握着那根半硬半硬的东西,用手指在上头轻轻的划了两下,娇嗔道,“你闭上去眼睛,不许再说话了?!?br />
        见梁小林听话的闭上去,白雪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她还是喜欢这种将男人操控在手掌之间的感觉……

        ************

        今天是有些晚了,再一个宋鸿军也不想在谢海诚、孙启义都在场的情况,就拉住沈淮去鬼混。

        孙启义、谢海诚要急着回去,宋鸿军对公司的事就没有抓得那么紧,要轻松得多,到处鬼混的时间也多,也不急在今天,就早早放回沈淮离开。

        坐孙亚琳的豪车里,沈淮看着窗外暗沉的夜色,看着市区两侧低矮而陈旧的楼房。

        从市里到梅溪镇要经过黄家桥。在梅溪镇、鹤塘镇划入唐闸区之前,黄家桥就是远郊了,在昏暗的街灯下,最近连续开了好几家美容美发小店,在臊热而沉闷的夏夜里,那些个衣着暴露的女郎们站在玻璃门后骚首弄姿、勾引路人,灯光暖红而暧昧。

        “这些小店有往梅溪镇漫延的趋势,你怎么看待这事?”孙亚琳见沈淮的眼睛看着外面,问道。

        沈淮坐正身子,笑着说道:“她们都是自力更生,挺好?!?br />
        “……”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说道,“你这次回去,收获不小???”

        “一般一般,”沈淮笑道,“既然不能叫别人喜欢你,但就要想办法叫别人不得不重视你——这句名言谁说来着的?”

        “谁说来着,还不是你在胡扯?”孙亚琳毫不留情的戳穿他。

        “对了,你为什么看宋鸿军不顺眼,你还没有说呢?”沈淮忍不住又提起这茬来。

        “看人不顺眼,需要理由吗?”孙亚琳反问道。

        “可是他为什么忤你???这个道理说不通啊?!鄙蚧葱ǘ簧岬奈实?。

        “……”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提起往事,还是咬牙切齿说道,“我刚到香港,我叔还搓和我跟他来着。老娘想啊,反正要找个人蹭饭吃,蹭谁不是蹭?要是熟了,给他占点便宜,老娘再恶心男人,也就忍了。第二次见面吃饭,就急着想要摸老娘的屁股,老娘当时心里正为其他事窝着火,抄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打了他的脑壳见血。我跟他的恩怨,就这么简单……”

        沈淮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知道宋鸿军在香港也是花花公子一个,但没有想到他在孙亚琳手里吃过这苦头。

        孙亚琳见沈淮乐不可吱,横了他一眼,说道:“就他那长相,还是占老娘的便宜?要是换上你这张脸,老娘说不定没那么恶心……”

        “你再夸我,我也不敢摸你的屁股?!鄙蚧葱Φ?,瞟着孙亚琳坐在驾驶位上丰满的臀跟修长的双腿,心想是男人都想摸一摸吧,实在不清楚她什么男人勾不上人,偏偏喜欢女人去。

        “要不你试试,我真不打你?!彼镅橇招弊叛劬Χ⒆派蚧纯?,“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动手???”

        “……我投降,我承认我没种?!鄙蚧唇兴镅橇盏难凵穸⒌梅⒚?,举手告饶,让她赶紧开车送他回去,他有些想陈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