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是能忍

    第二百一十四章 是能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一更算是补之前的请假)

        淮海省老书记陶国泉因为年龄、身体的原因,确定今年就会退下来,这个消息在东华传了也半年时间。不过,这种事,站在基层抬头看,那是风轻云淡,看不到上面的暗流激荡。

        现在不是换届年,不存在派系之间的大洗牌,偶尔能空出一个封疆大吏的位子,就显得额外的稀缺,自然是各派系争先竞夺的对象。

        也许是争夺得太激烈,这才使得新省委书记的人选迟迟都不能决定下来,搞得地方也是人心浮动,不能安定。

        现在能确定是农业部长田家庚到淮海担任新书记,沈淮心想从安定人心来说,对淮海省要算一个好消息,不过宋家最具政治前途的老二宋乔生在这次竞夺中失利,则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由于两届连任已是成规,下一届中央领导班子也不会出现什么大的调整。关键的是,现在大家都在为再下一届、实际也就是八年后的领导班子进行布局。

        拿二伯宋乔生跟田家庚来说,覆历相当、资历相当,年纪也相当,他们不会奢望三年后就进入中央领导班子,但这时候谁能先到地方担任省委书记,就意味着能多三年的地方覆历,也就能为八年之后的政治洗牌抢夺更有利的地位。

        要是从这个层次去考虑,淮海省空出来的这个省委书记职务,就太重要了。

        沈淮见父亲、小姑等人对田家庚的到来是心有惊讶,那就不难想象这次围绕淮海省委书记的竞夺要远比想象中来得激烈。

        这时候,沈淮也多少能明白崔向东说他父亲“捞”到一个位子时为什么那么不满。也不一定是崔家老爷子对宋家心存旧怨,实际是有些老人还是希望政治能纯粹一些,不希望搞成平衡式的政治交易。

        不管派系之间如何争权夺势,不管背地里怎么交恶,维护安定团结局面,不将矛盾公开化,是目前党内,特别高层不容违背的一个重要规则。

        田家庚赶过来贺寿,宋家即使心里再不爽,也要笑脸相迎。更何况,田家庚之前是农业部部长,宋炳生是农业部下面的司局干部,而田家庚到淮海省担任省委书记,宋炳生到淮海省担任副省长,他要是给田家庚脸色,只是会为自己找加倍的不痛快。宋文慧就在跟前,也不能避开,只能跟着老四宋炳生一起迎过去。

        沈淮与宋鸿军、宋鸿奇等小辈没有资格往前凑,谢海诚、孙启义虽然是同辈人,但资格也浅些,又没有跟田家庚打过交道,自然也只能站在一旁。

        奥迪车在台阶前停下来,坐在后排的田家庚跟坐在副驾驶位秘书模样的青年同时下车来。

        田家庚比沈淮从电视里看到的他要略胖一些,身材很魁梧,浓眉大眼,方脸黑面,眼神犀利,也是不言苟笑的性格。沈淮看到他下车后跟父亲、小姑握手,脸上才有些不那么明显的笑容。

        沈淮只有从公开的资料里去了解党内高层官员,知道田家庚是八十年中叶从基层快速提拨起来的技术型官员,九二年才五十二岁就担任正部级职务,跟二伯宋乔生等人都要算少壮派,也是有资格参与八年之后政治洗牌的官员之一。

        看着田家庚在他父亲、小姑及小姑父的陪同下往这边走来,沈淮本想跟宋鸿军他们一起迎过去。

        这时候他父亲边走边笑着朝这边招呼他们:“海诚、孙总、鸿军、鸿奇、鸿义,你们过来都跟田部长打声招呼”,目光肯定的看了宋鸿奇、宋鸿军等人一眼,却从沈淮的脸上滑过去。

        沈淮心里给刺了一下,但也知趣的落在后面,不往前凑。

        宋文慧见四哥故意忽视沈淮的小动作看在眼底,很不是滋味。

        虽然宋家跟田家庚已经交恶,把沈淮介绍给田家庚认识,对沈淮未必就有好处,但老四的态度,分明是怕沈淮给他丢人。

        “宋部长是虎父,自然无犬子,鸿义在商海拼搏,鸿奇在机械部是青年骨干,我都知道……”介绍到宋鸿奇、宋鸿义时,田家庚也难得的夸赞他们两句,以示他跟宋乔生没有因为竞夺淮海省委书记的位子而交恶。

        宋鸿奇、宋鸿义也跟着说些乖巧话。

        即使父辈因为争权而交恶,作为小辈,一是不能插足父辈的事情,二则年轻气盛的他们再眼高于顶,在党内高级官员还是没有放肆的资格。

        不管是不是分属不同的派系,得罪或公开的冷落一个即使到地方上掌握实权、将来甚至有可能进最高层的官员,都是很不明智的行为。谢海诚、孙启义、宋鸿军也都围过来跟田家庚寒暄,以示彼此之间团结友爱、亲密无间。

        田家庚注意站在外围没凑过来的沈淮,看他神情萧索的样子,似乎在想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问宋炳生:“这位是?”

        “哦”宋炳生即使不愿意介绍沈淮,田家庚问起,只能勉为其难的为之介绍,“他是我家小子沈淮,刚从国外回来没两年,田部长你还不认识……”

        “哦?!碧锛腋浪伪坝泄欢位橐?,跟前妻也有过儿子,没有想到就是眼前这个青年。

        在田家庚看来,宋家也就老爷子宋爷跟老二宋乔生值得重视,宋炳生这些年就在他手底里当官,什么德性他都看得一清二楚。他也看得出宋炳生对这个儿子比较淡漠,要不是自己这一问,兴许宋炳生都不会提这个儿子。

        宋炳生都如此,田家庚自然就更懒得跟这个小青年寒暄,视线从沈淮身上移开,举步就上台阶,想着跟宋华当面贺过面,算是完全一桩政治任务。

        沈淮往边上退了一步,给田家庚跟他父亲及小姑他们先过去,但想在小姑父后面跟上去,却给从后面抢上来宋鸿义挤了一下。

        没等他有什么表示,谢海诚就从后而追到他父亲宋炳生耳根问:“鸿奇陪田部长的秘书;田部长的司机是不是也要找人陪一下?”

        得谢海诚的提醒,宋炳生停下步伐,眼神下意识的就落到沈淮的脸上。

        宋文慧再也忍不住,猛的拉了一下四哥宋炳生的衣袖,怒目相向,叫他不要太过分。

        宋鸿军、宋鸿奇、宋鸿义、孙启义以及唐建民落后半步,把这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唐建民心里在悲鸣:怕沈淮这时候发脾气而走,又想沈淮走了也好,不用再受屈辱。

        宋鸿军心里觉得奇怪,四舅怎么这么不待见沈淮?看沈淮的目光就多了一些同情跟可怜。宋鸿奇、宋鸿义、孙启义等人则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田家庚的秘书看到这一幕,也很疑惑的看了沈淮两眼,又看向宋炳生,暗道:宋局长不会真要打发自己的儿子去陪司机老王吧?

        田家庚走在最前面,没有看到身后的小动作,只是听到有人提议派人去陪同他的司机,转身跟宋炳生说道:“老王不用人陪,他自个会去找魏大个,你还怕他找不到地方吃饭?”

        宋炳生也怕沈淮陪人陪不好反而惹出事端来,也就不提陪同司机这事,陪田家庚继续往前走。

        沈淮轻叹一口气,无意再给谢海诚他们羞辱自己的机会,就站在台阶上没有跟上去。虽然他心里很想说,宋家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但别人或异样或同样的目光看过来,叫他心里并不好受。

        田家庚的秘书见沈淮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又忍不住问身边负责陪同他的宋鸿奇:“宋局长的儿子在哪里工作???”

        “他啊,牛、逼大着呢。说是管理一家叫梅钢的乡镇企业,还想着跑到香港融资三个亿!”

        宋鸿奇还知道收敛,不想多说什么,但他弟弟宋鸿义见四叔都不待见沈淮,说话就更没有顾忌。他直接就把沈淮的底向田家庚的秘书扒出来,还颇为期待的看着田家庚秘书的脸,希望他跟着一起鄙视这个只能吹牛比的家伙。

        宋文慧怒火冲天,再也控制不住,瞪了老二家的鸿义一眼,厉声喝斥:“就你话多!”

        宋鸿义不怕宋文慧,耸耸肩,阴阳怪调的说道:“我又没有瞎说,宋家小辈里好不容易出这么一个人物,还不拿出来在田部长跟前长长脸?”谢海诚就差点笑出声来,孙启义脸上的笑也是若有若无,眼神只望沈淮脸上瞟……

        听着后面的争吵,田家庚也停下来,转头满脸疑惑的看着沈淮。

        宋炳生只当是田家庚在看他宋家的热闹,心里对沈淮则更不满意,蹙着眉头:“你去陪田部长的司机吧;你也这么大了,总要学着做点事了……”

        沈淮含愤欲走,田家庚喊住他:“等等,”指着他的脸,以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态看着他,问道,“你是东华市梅溪镇党委书记、梅钢集团董事长沈淮?”又指着宋炳生大笑起来,“老宋老宋啊,你有如此虎子,却藏着掖着,都当着面了,你也不介绍一下,是想到淮海后将我军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