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百零八章 书店的午后

    第二百零八章 书店的午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锡马奇莫热情捧场,那几个零又叫俺反复数了一遍,感谢?。?br />
        次日,沈淮上午到历史博物馆消磨了半天,下午照旧到西寺巷口书店淘书。店主谭石伟对沈淮的到来依旧是风清云淡,递过一把椅子,便回到临门的小桌边怡然自得的饮茶阅读。

        沈淮在书店看了半天书,也许是周末前一天的午后,进出书店的人要比昨天多一些。进出的人,大多跟谭石伟认得,有些人说一两句话,挑选一两本书就走,也有坐下来嬉皮笑脸的小青年??刺肥按堑奶?,也知道他们都是住在左右的权要子弟,家世皆不凡,但都没有那么凌厉张扬的傲慢劲,还有人打听“小五”怎么不在这里帮着看店?

        沈淮心想这个小五或许是谭石伟的女儿,那就是纪连云的外孙女。

        建国后,中央及国务院、国、防部都选在中海办公,几代国家领导人也都住在中海之内;与中海仅隔一道深红色高墙的西寺巷,也是建国早期国内权要聚集居住的核心区域。

        虽然经历几多波折,随着经济的发展,外面的条件越来越好,很多人陆续搬出去居住,但西寺巷沉淀下来的政治遗韵依旧浓厚,毕竟老一辈的人物还是念旧心重,习惯于传统的生活方式,不大愿意改变。

        那些权要子弟,在外面再胡作非为,再嚣张猖狂,到了西寺巷,有利爪也得藏在蹼子里,有獠牙也得抿在嘴巴里,不然一个不起眼的老太太很可能就会冲上去给一拐杖,打得你连眼睛都不敢回瞪一下。

        不能看到小狮子在老狮子跟前温顺,就认定小狮子没有凶残的兽性;沈淮也知道,这些权要子弟只是在谭石伟跟前,没有资格将他们的傲慢跟跋扈劲给张扬出来罢了。

        当然,午后也偶有衣着普通的老头老太过来跟谭石伟拉家常,说谁谁谁的儿子又买了一辆豪车,说看到谁谁谁的孙子又换了个长得跟妖精似的女明星一起出没,给谁谁谁家丢人现脸,说谁谁谁的女儿开了地产公司又赚了多少多少万,说谁谁谁的儿子又要跑到哪个地方捞了一个肥差,说谁谁部长了儿子却在开出租车……

        相比较那些个人五人六的党外分析人士,这些老头老太太嘴里的消息大都经得住考验。这些消息要是传出来,无一不能掀起波浪,但在这家书店里听上去跟街头巷尾的家常没有什么两样,叫沈淮哑然失笑:也许这就是返璞归真吧,掌握再多的权势,再多的财富,一个人真正能享受的,不过是足下一块立身之地罢了。

        也有人对坐在角落里看书的沈淮表示兴趣,听说是宋家老四的儿子,也都是脸带疑惑的对沈淮笑笑,也会跟他搭一两句:“回来给老爷子祝寿???”

        沈淮不知道过两天会不会有“宋家老四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大的一个儿子”的小道消息传遍西寺巷左右,也不知道这些个在共和国以往风起云涌大时代崭露头角的老头老太太,跟宋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故而也只是彬彬有礼的还以微笑。

        谈话大多是浅尝则止,也有好奇心胜的人刨根究底的打听沈淮的底细,但听到沈淮在东华工作,大多“哦”的一声,不解跟惋惜的神情都在脸上表现出来。

        待夕阳红彤彤的余辉从狭窄的门脸洒进来,沈淮捧着一摞书到门口准备回小姑家。谭石伟先把这摞书都横过来摆桌上,看过一遍书脊,也难得的主动问沈淮:“你在东华工作???”

        “嗯,在东华下面的一个乡镇里,”沈淮说道,“谭老师也去过东华?”

        “哦,我六七年在东华靖海乡调研城乡工作,住了两个月,”谭石伟很平静的说及往事,“之后直接从靖海乡给下放到平江农场,在平江一住就是八年才回京,算是去过东华……”

        谭石伟这样的人物,全国各地应该走过不少地方,听他只在东华市住了两个月,算不上有多少渊源,沈淮颇为可惜,不然东华的发展多少能借他一点势。

        “哦,我在梅溪镇工作,跟靖海乡就隔着一个镇?!鄙蚧此档?。

        “我知道,是鹤塘镇嘛?!碧肥笆歉龈视谄降娜?,对沈淮身为宋家老四的儿子只在东华下面的乡镇工作,也没有表示特别的惊讶,说着话,手里也没有停下来,顺溜的把书价码算好,又拿出塑料绳跟剪刀,把一摞书捆扎好。

        沈淮也知道谭石伟见过太多表面温良和善的权要子弟,压根儿就没有他表现的机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两句话,付过钱就拿书告辞离开。

        同为燕大的教授,纪庚新是国务院的顾问,都快七十岁了,在国内学术界依旧很活跃,依旧在燕大教学、带博士研究生。

        谭石伟同是燕大的教授,研究的又是城乡问题,沈淮不过对他没有什么印象,但看他也就六十岁出头一些,应该正是学术生命的鼎盛期,却选择退休,心想他或许是纪连云女婿的缘故,反而在学术研究上受到限制,没有发展的机会。

        这也很正常,毕竟纪连云从九二年彻底退下去,又提拨两个人进入这一代的领导班子,要是谭石伟在能影响国策走向的学术界也异常的活跃,显然不是其他派系愿意看到的。

        政治从来都是有取有舍、有进取、有妥协,沈淮心想谭启伟选择在西寺巷口开家书店安渡退休后的生活,也许就是一种妥协。

        沈淮心里想着事,迈门槛从台阶下去,也没有注意看两边,就听着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沈淮吓了一跳,就看见昨夜在书店灯下的那个女孩子,正骑着一辆自行车飞快的朝他直冲过来,看她慌了神的样子,显然是忘了要刹车。

        沈淮身后就是书店门槛前的石台阶,他不敢跳让开,怕女孩子直撞石台阶上,瞅着自行车冲过来,一把将车把手抓住。不过女孩子骑车很快,他这一抓也只是缓冲了一下,没来得及收的膝盖还给车前轮狠狠的撞了一下,差点摔台阶角上,好在勉强将自行车稳住,没叫那女孩子摔下来。

        那女孩子扶住车把手,叉脚跨站在车横裆两边,脸涨得通红,又担忧的问沈淮:“你没事吧?”

        “疯丫头,”谭石伟走出来,看到小女儿骑车差点把沈淮撞倒在地,又气又笑的责怪道,“刚学会骑车,就到处疯跑,”又问沈淮,“没什么事吧?”低头看沈淮的裤子给撕破一片,露出的膝盖给蹭破一块皮,又回头责怪女儿,“你看你!”

        “没事,”沈淮直觉左膝盖痛得厉害,勉强维持脸上的微笑,说道,“也是我没有注意看到车过来?!?br />
        沈淮见女孩子也有十七八岁了,容貌秀丽,心想怎么会才学会骑自行车?

        在之前沈淮的记忆,即便那些个贵公子、小姐从小都过着比普通人要优越得多的生活,但七八十年代,全国的经济条件普通较差,即使是权要子女,也极少有谁说从小就能以轿车代步。

        “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见沈淮蹙着眉头有些吃痛的样子,女孩子担忧的问了一声,又问谭石伟,“要不要叫小王开车过来?”

        “不用这么麻烦,我到我小姑父家抹点药就好了?!鄙蚧此档?。

        擦伤倒是小事,只是膝盖给直直的撞了一下,往后给别了一下,沈淮怀疑骨头又有些错位,走了两步,左腿窝痛得厉害。

        谭石伟也没有认为叫自行车撞一下会有多严重,心知唐建民是医生,家里说不定备有药,也就不支持送沈淮去医院,但见他走路一痂一拐,手里又提着极压手的十几本书,说道:“你等一下,”就麻利的把书店门掩上,从女儿手里接过自行车,要沈淮坐上来,“我送你过去?!?br />
        膝盖实在痛得厉害,沈淮也就不坚持,坐到小巧得很的车后座,叫谭石伟推着车送他回去,女孩子只能可怜巴巴、一副闯祸样子走在后面,帮沈淮提着那摞子书。

        那摞书沈淮提着没感觉,女孩子走了百十米,整个肩膀都要给拉塌下来。

        “书还是给我吧,”沈淮要女孩子把书拿过来,这样他就只能一手摸着车座,车又很小,他坐着很不稳当,女孩子红着脸扶着他的胳膊怕他摔下来。

        到西寺东巷宋文慧住,赶巧唐建民在家,看着谭石伟推着车送沈淮回来,讶异的问沈淮:“怎么了?怎么叫谭教授跟小五送回来了?”

        “唐医生,我把他给撞了……”叫“小五”的女孩子红着脸说道。

        “是小五骑车没有注意,可能是伤到骨头了?!碧肥白⒁獾缴蚧匆宦飞隙己艹酝?,额上的汗珠子不应该都是热的,担忧的说道。

        唐建民与谭石伟先把沈淮搀到屋里坐沙发上,半蹲下来摸着他的膝盖骨,说道:“还好谭老师送你回来,错位得不是很厉害,不然要去医院处理了……”

        唐建民这些年倒没有说做了宋家女婿就养尊处优,很长时间都在医疗一线工作,底子还在,摸准沈淮错位的膝盖骨,说道:“你忍着一点……”手里就用力给沈淮复位。

        沈淮就听见“咔嚓”一声,膝盖一阵巨痛之后,痛感就像退潮的潮水似的,很快的、又能让人清晰感觉到的退去,试着踩了两下地,笑道:“小姑父,你真不是江湖郎中呢,真没事了……”

        唐建民哈哈一笑,说道:“你以为我真卖狗皮膏药的?”要沈淮先歇一会儿缓下劲,家里没有保姆,他只能亲自给谭启伟跟他女儿沏茶。

        谭石伟也听到唐建民给沈淮复位时那“咔嚓”一声响,才意识的刚才沈淮给小五那一撞实际上真不轻,看着沈淮给擦破的裤子,笑道:“这条裤子也不赔你了,你下回再过来买书,算你免费,就当赔你这条裤子?!?br />
        “谭老师,你要这么说,我真会跑到你店里,挨样挑一本就走?!鄙蚧葱Φ?。

        谭石伟跟唐建民都哈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