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妥协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妥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感谢锡马奇莫及诸兄弟们的热情捧场,加更一章?。?br />
        坐在车里,听着沈淮跟熊文斌硬绑绑的把话丢来丢去,杨丽丽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但沈淮语气里那种视王子亮之流如蝼蚁的傲慢气势,也叫她心里深深的震撼。

        看着沈淮跟熊文斌先后下车,杨丽丽也只是犹豫了一会儿,也跟着下车。

        “你不怕王子亮知道是你报的警?”沈淮停下来问杨丽丽。

        “王子亮迟早会猜到是我报的警,怕有什么用?”杨丽丽说道,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沈淮,似乎想从沈淮眼睛里得到肯定的安慰。既然沈淮视王子亮之流如蝼蚁,她心想,只要在沈淮身边,王子亮即使想报复她,多半也会投鼠忌器吧?

        车里光线暗,熊文斌刚才没怎么留意杨丽丽,这时候下车来才认出来这个女人是上回他们在英皇二楼吃饭时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

        漂亮的女人总是让人印象深刻,熊文斌心想沈淮也许跟她有什么瓜葛吧。

        熊文斌无心去细想沈淮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无心去问沈淮身边到底有多少漂亮女人围着转,只是他这时也能确认,沈淮是可以将事件控制一定范围内解决掉的。

        熊文斌多少能明白谭启平要疏远沈淮了,沈淮有能力不假,但他这种不肯妥协的傲慢跟蛮横,有时候能有助打破僵局,但有些时候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复杂。

        潘石华没有急着挤到里面去,看着沈淮与熊文斌过来,点点头,算是招呼。

        周明看着一言不发、不想跟潘石华多说一句话的沈淮,心里多少有些幸灾乐祸,想看沈淮怎么收拾这场面:东华几十年来,还没有出现两拨警察公开对峙的局面。

        唐闸区分局将事情汇报给潘石华知道,潘石华又立即向谭启平汇报这事,紧接着谭启平打电话过来叫他岳父熊文斌联络阚学涛处置这事,周明就坐在旁边,特别是谭启平打给他岳父的电话,能听到谭启平的声音很大,想来也是对沈淮幕后操控这种事情十分不满。

        不过看到沈淮走过来,周明还是主动跟他打招呼,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英皇的问题这么严重,不过我第一眼看王子亮,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只是有些情况下不得不敷衍应付一下,”又瞥了沈淮身后的杨丽丽一眼,笑道,“杨经理也早就觉察了吧?”

        杨丽丽心想熊文斌他们断定沈淮躲在幕后操纵今天的事,那她在他们的眼底,自然是沈淮埋伏在英皇通风报信的眼线,谁会相信她只是出于不忍才选择报警?

        杨丽丽苦涩一笑,说道:“我可没有周处长那么好的眼光?!?br />
        沈淮也没有跟潘石华、周明说话的心情,面对周明的寒暄,他只当耳边吹过一阵风。周明尴尬的笑了笑,站在围观人群的外围,看阚学涛先把局面控制住。

        阚学涛在东华公安系统里毕竟有着别人不敢违拧的权势,直接要刘卫国先把人带到英皇国际大堂里去,再让城北区分局的警员,将围观的群众赶走,避免恶劣影响继续扩大。

        刘卫国他们控制王子亮、戴毅等人退回大堂,阚学涛又指挥人将落地大窗的紫色布帘放下来,不给外面的人看到大堂里的情形。

        等外面人散开,沈淮才与熊文斌、潘石华他们往大堂里走。

        “熊秘书长、潘区长,你们过来了?!便垩伪呈终驹诖筇玫乃У醯浦?,很平静的跟熊文斌、潘石华沈淮打招呼。

        沈淮手里还夹着烟,他站在大堂门口,抽了两口烟,才将烟屁股扔在地上,伸出脚尖捻熄,就见大理石铺的地面留下一小滩黑色的污迹,这才打量起大堂的情形来。

        城北区分局的警员多都在大堂外驱赶围观人群、维持秩序,没能进来。刘卫国等梅溪镇派出所的警员返回大堂后,还把王子亮、戴毅等人控制住。有些工作人员以及王子亮的马仔都在角落里探头探脑,这时候还不敢再上来凑热闹;而之前在英皇国际消费的客人跟小姐们,早就一散而空。

        寇萱跟应该是寇萱姑姑的中年妇女站在边上??茌媾飞⒎⒌恼谧×?;她姑姑早就给眼前的场面吓得噤若寒蝉,站在那里连一坑都不敢吭。

        阚学涛没有穿警服,显然是从家里或者别的什么他地方给一通电话直接拉了过来。他的脸色阴沉,沈淮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站在阚学涛身边的两名中年人,都穿着二级警督制服,一人是唐闸区分局的局长袁熊,沈淮认识;另一个虽然也穿着二级警督的制服,但沈淮不认得,刚才远远的看到就是他在指挥城北区分局的人跟刘卫国他们要人,心想应该是城北区分局的高层。

        不过城北区分局,也没有几个人有资格穿二级警督的制服。

        “这么大的场面,市局在扫黄打非???”沈淮嗅着手指间残留的烟味,戏谑的调侃了一句,才走到给铐住双手的王子亮跟前,一脸痛快跟疑惑的问道,“王总啊,这是怎么回事,市局扫黄打非,怎么把你给铐了起来?我听说英皇一向都能遵纪守法经营,王总不会是给误伤吧?”

        “真是一场误会啊,我还郁闷呢,”王子亮虽然给铐着手,但站在那里有恃无恐,虽然他怀疑沈淮在背后捣鬼,但见沈淮走进来就直接问他话,也想借机跟戴毅窜一下口供,心想只要咬定是经济纠纷,也不怕沈淮能奈他何?回答道,“说起来也真冤啊,其实是件小事。英皇下面的工作人员跟客人借了钱给爷爷治病,这本来就违背英皇的规定。英皇规定员工不得跟客人有经济上的往来,但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做企业的,也不能强迫员工什么,心想着欠债还钱就行了。只是这个工作人员借了钱就消失不见,客人只有找英皇负责。我能怎么办?自然就是派人把这个工作人员找回来,让她跟客人当面解决经济纠纷。这多平常的一件事啊,没想到有哪个烂婊子,竟然在背后报警说我们非法扣留……”说这话时,眼睛瞅了随沈淮出现的杨丽丽一眼。

        杨丽丽即使有沈淮壮胆,但也给王子亮眼睛里的那股子狠劲吓得有些打抖擞,心里发寒,虽然不清楚王子亮怎么也知道是她报的警,但也知道要赶紧离开英皇国际,不要叫王子亮抓到报复她的机会。

        沈淮眉头微蹙,看了阚学涛身边、跟唐闸区分局局长袁熊级别相当的那个警督一眼,问阚学涛:“阚局长,这位是?”

        “我是陈飞,城北区分局的,还没有机会跟沈书记你见面呢?!背路善骄驳纳斐鍪指蚧次樟宋帐?。

        “哦,原来是陈局长亲自带队来抓人啊,”沈淮眼睛敛起来,盯着陈飞的脸,心里愈发的冷,他早知道东华警匪勾结严重,没想到堂堂城北区分局的局长会亲自出马给王子亮当打手,更想不到他已经把报警信息透露给王子亮知道,他平静的回头看向刘卫国,“陈局长都亲自带队出来解决纠纷,怎么还有你们的事?”

        “市局接到报警说是英皇有人到梅溪镇天星湖村滋事,就转到梅溪镇派出所处理。我们了解到英皇已经将人强行抓走,用了暴力手段,而且涉及未成年少女,在家属的要求下,我们就调了两部警车赶到市里。赶到现场时,我们看到英皇国际的总经理与其他三名男人正在殴打受害人,便依法将他们控制住。在我们准备把嫌疑人带回派出所作进一步的问询时,我们不知道陈局长从哪里得到消息,他们赶过来说我们逾界执法,就要求我们把嫌疑人交给他们……”

        “刘所长,说殴打有些过了吧,”王子亮争辩道,“店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就难免有些焦急,就多少有些拉扯……”

        沈淮看了王子亮一眼,没有说他什么,而是问阚学涛:“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糊涂了,在这种情况下,陈局长能把人直接把人抢走?”

        “梅溪镇派出所,出警时遇到有现行违法行为,是可以直接带回去问话的,”阚学涛也不知道熊文斌跟沈淮怎么谈的,不过他们的主要目的也是要把焦点从戴乐生儿子戴毅的身上糊涂掉,这时候多少也要照顾一下沈淮的面子,说道,“下面分局跟派出所,对法律条文研究不透,竟然闹出这样的乌龙来,很丢脸,需要严肃处理。

        “当然了,市局要是直接命令梅溪镇派出所将此案的管辖权移交给城北区分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沈淮转回头问熊文斌,“我这说,没有错吧?”

        熊文斌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照眼前的情况来看,案子移交给城北区分局有些不合适,还是由市局或者唐闸区分局接手调查吧……”

        阚学涛点点头,说道:“我看这事就由唐闸区分局接手调查好了……”他见事情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便要转身要唐闸区分局局长袁熊接手这事。

        潘石华也松了一口气,心想沈淮终究是不敢把天捅破;周明饶有兴致的看着沈淮,心想:你也有低头的时候啊。

        “阚局长,我还想问一件事?!鄙蚧床患辈宦挠炙档?。

        “什么事?”阚学涛转回头来。

        “一个黑社会组织的头目,因为不想到派出所接受问询,一个电话就能叫公安分局的局长带着几十名警察过来堵截救人,”沈淮一字一顿的问道,“我想问阚局长你,这事在中国是不是正常的?地方上的公安机关,到底是为人民群众服务,还是为黑社会组织服务?”

        熊文斌脑子嗡的一响,就知道沈淮没那么容易就屈服,但也没有想到他会直接顶到他们没有退路:阚学涛要跟他来硬的,他会不会把一顶包庇黑社会组织的帽子扣阚学涛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