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少女的心(一)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少女的心(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你看寇萱送我的连衣裙好不好看?”

        沈淮刚走进后院,小黎就跳着走过来,迫不及待的摆弄寇萱送她的连衣裙。

        裙子白底大红点,质料上乘,裙摆到膝盖而止,不短也不长,露出纤白小腿。小黎身材纤细修长,穿这一身连衣裙,再穿有一双浅蓝色的板鞋,恰能展示她少女的青春活泼。

        “少卖弄了?!鄙蚧葱ψ排牧伺男±璧哪源?,看了安静站一旁的寇萱一眼。

        寇萱初夏季节里也穿一身连衣裙,款式跟小黎身上的一样,但白底绿纹,跟小黎站一起,仿佛双胞胎美少女,但要细看的话,小黎是那样的天真活泼,但寇萱身上有着一种十少女难见的沉静跟冷冽。

        见寇萱看到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慌张,沈淮心里暗道:这女孩子心机真深,跟小黎说道:“寇萱打工也不容易,你也好意思收她的礼物?”又问寇萱,“你的心意小黎领下来了,不过你们不能乱花钱买什么礼物,这衣服你多少钱买的?我把钱给你?!?br />
        “没有多少钱,看到有人摆摊,我看着好看,就买了两件,一件我自己穿,一件送给小黎……”寇萱说道。

        “女孩子的友谊,你又不懂,”小黎显然不想听沈淮唠叨,说道,“我也送寇萱礼物的……”她觉得她跟寇萱的友谊给沈淮这么一说就搞生分了,没觉得跟寇萱之间互送礼物没有什么,反而觉得沈淮当官拒礼拒得太敏感了。

        沈淮看着小黎拉寇萱走开了,哑然失笑,原来他两头都不是人,小姑娘的事他还真不能瞎管。

        “怎么,这衣服有什么不对劲的?”陈丹也觉得沈淮太敏感了,几十元钱一件连衣裙,下回找机会买件礼物还回去,没有必要搞得这么生硬,真要折钱退给人家,还要不要让小黎跟寇萱处朋友了?

        “江湖代有人才出啊,老娘真是老了,”孙亚琳打了个哈欠,无情的揭穿道,“一件两三千元的连衣裙,小姑娘睁着眼睛愣说成地摊货。要不是沈淮确认一下,老娘也都差点信了……”

        “啊,真的?”陈丹难以相信寇萱送小黎的一件连衣裙能值两三千元,“不会,她哪里会有钱买这两身衣服?”

        沈淮心里轻轻一叹,寇萱出手这么阔绰,他怀疑她英皇已经下水了,要是这样的话,他就绝不能再让小黎跟寇萱继续接触下去。

        见陈丹不相信,孙亚琳说道:“我这次去省城,也给你带了几件衣服,你过来看看就知道我的话是真是假了……”拉着陈丹去她房间看衣服去。

        沈淮见小黎跟寇萱进了储物间就没有再出来,一时间也不能去硬生生的拆开她们,便跟着孙亚琳、陈丹进屋看衣服。

        孙亚琳刚让人把她的行李都搬过来,就打算这里正式住下来。

        孙亚琳打开半人高的旅行箱,里面码得整整齐齐的都是没有拆封的衣服。

        陈丹吓了一跳,笑问道:“你回一趟省城,就买这么多衣服,不会打算回来开时装店?”

        “……”孙亚琳拍了拍额头,说道,“我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哪有心情慢腾腾的商场里试衣服?看着合意就买下来,所以逛一次街总免不得要扫一堆货,真应该克制一下?!?br />
        “普通人逛街是卖东西,有些人的骚包境界自然跟我们普通人不同,她们那叫‘扫街’?!鄙蚧粗浪镅橇兆鍪裁词乱幌蛏莩?,到国内后应该要收敛一些了,主要也是国内的高端商品还很匮乏,东华的大型商场只有货大楼一家,经营风格还很老土,没有多少孙亚琳能看得上眼的衣物。

        孙亚琳横了沈淮一眼,意思是质问“你以前能比我好”?

        孙亚琳挑了两件衣服,递给陈丹,说道:“这两件衣服你穿合适,送给你……”

        陈丹接过衣服,看了看吊牌,跟沈淮说道:“跟小黎身上那件,真是一个牌子……”再看吊牌标价,吓得要吐舌头,即使款式不同,但同一牌子的衣服,价位总是相当的,疑惑的问沈淮,“寇萱从哪里有这么多钱买这么贵的衣服?”

        “或许是捡到钱了?”沈淮说道,他还是想给小姑娘留些颜面,没有把事情说透,有时候不让小黎知道实情会好一些。

        陈丹要把手里的衣服放回去,孙亚琳说道:“真送给你了,总不能白住你们的房子?!?br />
        “那我就谢谢你了?!背碌じ镅橇找裁挥刑推?,只是寇萱送小黎这么贵的衣服,就太怪异了,问沈淮,“你觉得怎么说才好?”

        沈淮说道:“这事就不要跟小黎说了,这小丫头正是青春逆反期呢,跟她话说重了反而不好。我等会儿送寇萱回去,把钱还给她就是……”

        陈丹点点头,想到上回学校生的事,虽然不能怪寇萱,但毕竟跟寇萱这女孩子还是有些关系。

        孙亚琳要收拾房间,沈淮跟陈丹去后面的储物间找小黎跟寇萱,刚走到后院,就听见断断续续的笛声传过来。

        听着笛声,沈淮的心仿佛给狠狠的撞了一下,站那里。

        陈丹看到沈淮的异常,说道:“刚才收拾房间时,小黎看到她哥留下来的长笛,正试着吹呢。我还不知道她哥以前会吹长笛呢……”

        “哦……”沈淮暗暗吐了一口长气,之前他还是孙海时,没有告诉别人他不再吹长笛的秘密,他现就不可能再去提那段往事了。

        沈淮将往事按下,推门走进去,见小黎坐堆杂物的竹榻上,双腿交叉伸竹榻前,又长又白,正拿着一支青黄色的长笛横唇边试着吹响,不过生疏得很,吹得断断续续,也吹不准几个音。

        “我吹得太差;我哥教我时,也没有好好的学,不过再也听不到我哥吹长笛?!毙±杓蚧锤碌ぷ呓?,惆怅的说道。

        看着屋里都是旧物,沈淮知道小黎今天跟陈丹过来收拾东西,难免会触景伤心,看着她手里的长笛,伸手拿过来,说道:“我以前倒学过长笛,不过也好久没有吹了……”

        沈淮把竹笛按到唇边,试着吹一段“姑苏行”,宽厚而圆润的音乐如水流泄而出,吹了一段便停下来,说道,“生疏了,记不住谱子了,这里有没有谱子,我照着再吹给你们听……”

        小黎却出乎意料的,一把将竹笛从沈淮手里抢过去转头直接跑了出去。

        沈淮看到小黎跑出去时眼角有泪光,吓了一跳;陈丹、寇萱也不知道生了什么,追了出去。

        沈淮看着满屋子以后可能再也不属于他的旧物跟书籍,心里也是感慨。

        “刚才那笛子是你吹的吗?”

        沈淮转回头,见孙亚琳依着门框盯着他看。

        “……”沈淮摊摊手。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吹长笛呢?”

        “你认识我好像没有超过十年?你喜欢女人的事,要不是偶尔听到,我还真不知道,”沈淮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孙亚琳再狐疑,又能怀疑到哪里去?忍不住拿她的性取向小刺激她一下,笑道,“不要一种事事都想看透的样子,这社会我们看不透的事情太多了……”

        “谁要看透你?”孙亚琳不屑的说道,“只是没想到你藏起来的两把刷子还真不少。我这么说,你也别得意。我只是好奇,你有这两把刷子,怎么当年没亮出来勾搭女孩子?”

        “做人总要有点内涵,”沈淮跟孙亚琳斗嘴道,看见陈丹拿着长笛走回来,问她,“小黎没什么事?”

        “都怪你把笛子吹那么好,小黎猛的想到她哥了,哭了稀里花拉的,”陈丹将竹笛塞沈淮手里,说道,“小黎让我把长笛送给你;以前怎么没听你吹过?”

        “也好久不吹了,谱子都忘了,小黎她哥有没有曲谱留下来?”沈淮转回身看着一堆旧物,经陈丹跟小黎整理过,他也不知道有好些年没有触摸的曲谱到底哪里。

        “有几本曲谱,不过都叫小黎收起来了,她说要学吹来着。不过这会儿把笛子送给你了,等她情绪缓过来,我再帮你找她要?!背碌に档?。

        竹笛尾有用刀刻着两个字,他没有去看,只是用手指那两字上摩挲着,不想让孙亚琳跟陈丹看到他内心的波澜,脸上只是笑着说道:“算了,我改天去书店看看,”又问孙亚琳,“你今天就住这里?”

        “哦,”孙亚琳应了一声,说道,“你过来一打岔,什么东西都还没有整理呢,怎么睡?我过会开车带陈丹跟小黎回镇上;那个小姑娘,你先应付。不过,我还是怀疑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沈淮无奈的一笑,说道:“你用你的脑子使劲的想……”掏出车钥匙,就去找寇萱。

        寇萱跟小黎坐前院浅水池的葡萄藤架子下,看到沈淮走过来,哭红眼的小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吹得很好听,我刚才不是不让你吹……”

        沈淮怜惜的伸手小黎的脑袋揉了揉,克制住要把她搂进怀里的冲动,跟寇萱说道:“小黎还要这里收拾东西呢,不过时间也不早了,你再不回去,你爷爷就要担心了;我先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