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过是敲山震虎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过是敲山震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刚愎自用、任人唯私,”

        坐在何月莲的办公桌后,椅子的软垫上还留有她的香脂气,不过沈淮不关心这些,他靠着椅背,将材料举过头顶,将他的罪名一条条的读出来,

        “拉帮结派,打压异己,在梅溪镇搞一言堂,集体决策的党政会议形同虚设,很多干部群众敢怒不敢言。不顾救灾大义,领导乡镇干部救灾不利,反而在梅溪镇遭遇百年一遇大雪灾之时,仍动用数十万公款来给行政人员私发福利,拉拢党员干部??刂泼废痔菜嚼?,将上百万的集体资产以年终奖的名义拿出来私分,又假改制之名,将凝聚梅溪人三十年心血的钢厂股权私分给亲信,明目张胆私分集体财产,又无理拒绝其他梅溪群众入股。乱搞男女关系,不择手段强迫原承包人何月莲放弃镇接待站的经营权,转手低价承包给有与其男女关系者经营谋利。无视承包协议,假借救灾的名义,强行剥脱民营企业家潘石贵对镇织染厂的承包权,事后则将织染厂转让给关系户、私人老板褚宜良。与褚宜良关系密切,任用褚宜良的儿子褚强为心腹,在毛毯厂改制中,又无视集体利益,刻意压低集体资产的价值,在成立合资企业紫萝家纺时,放弃镇政府对合资企业的控股,放弃集体经济的主体地位,任凭企业的经营权操控于关系户手里……”

        沈淮再好的脾气,也给这份颠倒黑白的材料气得怒火攻心,将材料摔在桌上,眼睛盯着何月莲,说道:“他们网罗的罪名倒没有说错啊,我当初的确是逼着你放弃接待站的承包权……”

        “纯粹是胡说八道、颠倒是非。沈书记你过来后,梅溪镇发生多大的变化,干部群众都看在眼底,没有人是瞎,他们这么污蔑沈书记你,我是看不过去,”何月莲义愤的说道,“沈书记,就算你今天不来找我,我明天也会到政府去找你汇报这件事,揭穿一小撮人的别有用心……”

        话多必失,何月莲的话虽然叫人听了心里舒服,但沈淮对何月莲这个女人多少有些警惕,听她把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就更不相信她了,努力平息心里的怒火,说道:“好吧,这事我知道了,他们要举报,随他们去?!苯牧暇砥鹄?,就站起来反手抄到身后,准备离开何月莲的办公室。

        临出门时,沈淮回头又看了何月莲一眼。

        何月莲眼神闪烁了一下,又笑道:“沈书记你不指导一下我们商场的工作?”

        何月莲闪烁的眼睛,叫沈淮心头一凛,就知道这女人没有那么简单,问道:“潘石贵在暗中收购路南的店面房,这事你知道吗?”

        “听到过一些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修路的事都没有影呢,潘石贵做这事只会吃力不讨好。全镇多少人巴望着能修路,他收购店面房,还能要挟镇上不成?”何月莲说道,“我要是遇到他,第一个会骂他。路要是修好了,我这边才能正而八经的像个商场,怎么能叫他搅黄了?”

        “看来何经理心里比谁都清楚啊,”沈淮暗感背后一张网张得到极大,让他难以挣脱,看着何月莲不动声色又看似无辜的脸,他只是强笑道,“修路事关梅溪镇的发展大计,有一部分人可能会修路拆迁受到一些影响。但总体来说,除了镇上会给予补偿外,他们将来都能从中得到莫大的好处。谁想在修路这事上搅浑水,梅溪镇群众都会不干……”

        沈淮没有再说什么,就直接下楼开车离开供销社商场,返回老宅。

        老宅改造到五月底才完成,这两天又把家俱添全。

        之前的事都是孙亚琳在负责,陈丹、小黎她们也完全插不上手,一直到今天才过来收拾一下,打算过两天就搬回来住。

        沈淮把车停在内侧的停车草坪砖。

        这时候陈丹与孙亚琳刚好拿着垃圾桶出来,看到沈淮下车来,脸色很难看,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淮把材料给陈丹、孙亚琳看,把今天发生的事,跟她们简略的说了一下。

        陈丹看过材料,气得脸色发白,愤恨的说道:“这些人怎么能这样颠倒是非、胡说八道?亏得有何经理,不然都不知道这些家伙在背后捣什么鬼!”

        “这个何月莲不是什么好鸟?”孙亚琳“呲”笑道,“敲山震虎的招数罢了,他们有本事就直接把材料举报到区里去,看潘石华敢不敢派调查组下来……”

        陈丹愣了一下,她一时间没有把何月莲想得那么不堪,疑惑孙亚琳为何这么说。

        沈淮将材料拿过来,说道:“他们找何月莲联名搞黑材料整我,即使何月莲有所犹豫,他们也不可能将这份材料先留在她那里……这份材料应该是他们想通过何月莲给我看的?!?br />
        他能想象何月莲两头下注的心思,所以刚才在镇上想明白时也没有当面戳破她。

        孙亚琳在大家族里成长,年纪轻轻,经历勾心斗角的事也多,警惕心跟对他人的戒心也高,换作别人或许真就以为何月莲是好心才把情况都反映沈淮知道。

        听沈淮这么解释,陈丹才知道她把何月莲想得太好了,何月莲这种女人滑得跟泥鳅一样,怎么可能孤注押在他们这边?

        孙亚琳一屁股坐到沈淮的车头上,手撑在后面,把修长性感的身体毫无遮挡的显示出来,长发往后披散,脸蛋给庭院灯照得明艳白皙,眼睛瞅着沈淮,说道:“你以前有谭启平罩着,没有人敢得罪你。如今你跟谭系那伙人分裂的事,搞得小猫小狗都知道了,谁有胆来摸你的屁股。没有谭启平的支持,区里潘石华又盯着等你犯错误,你没有办法跟这伙人来横的,这下子真是有乐子好看了……”

        沈淮拿起材料作势要打孙亚琳的头,说道:“看我的乐子,你就高兴了?”

        孙亚琳偏过头让开,说道:“下梅公路又不得不修,你打算怎么办?要不就多拿一千万赔偿他们,我想他们的胃口再大,一千万也应该能填满了,反正又不用你自己掏钱……”

        把何月莲交出来的黑材料跟潘石贵暗中收购店面房这事联系起来看,自然不难知道他们的目的,还是想在下梅公路往南拓宽拆迁时能拿到高价补偿。

        梅溪钢铁厂改制时,潘石华通过堂弟狮子大开口要拿四百万的干股,沈淮最终绕过潘石华,通过周家获得杨玉权的支持,使得改制方案顺利获得区里支持,通过市计委批准。

        潘石贵已经在下梅公路南侧买下不少店面房,这一次沈淮也就没有可能把他们绕过去。沈淮担任党委书记之后,就关闭下梅公路两侧的房屋建造批准,但没有办法阻止私房交易。

        沈淮说道:“这个坑,他们既然要跳进来,就由着他跳好了……”他把不多几页的材料撕成碎片,丢到垃圾篓里,就往院子里走去。

        “怎么,你要改方案?”孙亚琳给沈淮的话勾起好奇心来,追上来说道,“修改方案,不拆南边,拆北边,好像也不合适。虽然方案还没有正式公布,但镇上差不多都传开了,你这么折腾,只会惹得两边的房主都怨声载道。拆北面,将涉及到供销社、信用社等好几家,拆迁面积也更密集,最后的补偿款只高不低。再一个,公路总归要修、要拓宽,那伙人暗中在路南面吃下不少私房,就算不能从拆迁里占便宜,等路修好了,这些店面房的价值总归要升不少。镇上要改善公路两边的外观环境,还要拿钱补贴给他们做外墙、场地。怎么算,他们都不会吃亏啊……”

        “那又能怎么办?”沈淮停下来转身问道,“照你的话说,反正是政府掏钱,又不用我掏自家的腰包,我何苦一定要跟他们斗?”

        孙亚琳追得急,没想到沈淮突然停下来,差点撞他身上去,盯着沈淮的眼睛,说道:“我才不信你真能忍下这口气?!?br />
        不管她怎么追问,沈淮反正不再多说什么,孙亚琳恨不得去揪他的耳朵,逼他吐露实。

        沈淮先躲开来,指着造得跟私园似的院子,问孙亚琳:“你说说看,你把这边搞成这样子,难道有什么好心思?还不是想我不能住进来,你好鸠占鹊巢?你们一个个都来欺负,我能受得了你,这次忍不忍他们又如何?”

        “谁要占你的便宜?”孙亚琳心思给戳穿,不过气势不减,叉腰说道,“我要在国内至少工作三年才能回去,总不能亏了自己。为了这宅子,姑奶奶我把老本都贴了进来你一个了都没有拿出来。你要住进去,姑奶奶也不拦着你;你自己想冒充什么清官廉吏假正经,还能怪到姑奶奶我头上来?”

        孙亚琳气势汹汹的先走了进去,也没有意识到话题给沈淮岔开。

        沈淮无奈而笑,陈丹这时候走进来,她听到沈淮跟孙亚琳的话,说道:“我都没有想过这里会建得这么漂亮。不知道亚琳姐在国内买房有没有限制,要不我改天让小黎把房子转到亚琳姐的名下?我跟小黎也不想住进来,太奢华了,我们又没有付出什么……”

        见陈丹不愿意无功受实禄,沈淮说道:“这不是真让她鸠鹊巢的心思得逞了?这便宜给她占大了?!?br />
        “能给她占多大的便宜?这段时间亚琳姐可是帮我们不少忙……”陈丹笑道。

        沈淮见陈丹也无意跟小黎搬回来,心想:这样也好,他不住进来,还怕孙亚琳打陈丹的主意呢;孙亚琳可是一个喜欢女人的女人,不防备着点她,他指不定以后连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天气眼见要热起来,镇宿舍那边连装空调都会电压不稳,没有空调,每次要做什么事,都大汗淋漓的,可不好受,我们还要另找房子住……”沈淮说道。

        “什么做什么事?”陈丹瞪眼看了沈淮一眼,脸有羞意,不让沈淮胡说八道。

        不过宿舍的条件是太差了,以前是没有条件换房子,现在有条件了,陈丹也想换个好一点的居住环境。

        另外,沈淮权势渐重,有些人偏喜欢夜里找上门来汇报工作,害得陈丹也只敢深夜到沈淮屋里去,凌晨又要早早的离开,偷偷摸摸的不方便。要是继续住在镇上,很多方面都很不方便。

        前屋没有人,沈淮还想问小黎去了哪里,就听见有两个少女银铃般的笑语声从后面传过来,沈淮问陈丹:“还有谁在?”

        “小黎的同学寇萱,都好久没见她了,”陈丹说道,“今天刚好一起过来玩?!?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