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鸠占鹊巢

    第一百六十六章 鸠占鹊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更新时间:2012-09-12

        之前是老宅有三间正屋,后面还建了一排四间披棚当牲口圈、厕所、柴禾棚以及厨房,外建青砖院墙。

        青砖院墙倒没有拆掉重建,不过在临河塘的南墙外建了一座遮雨停车棚,彩钢瓦自然嫌差,而是用钢化玻璃跟不锈钢梁柱搭设而成,显得简洁而有现代感。

        推门进去,已不再是空荡荡的农家院子,而是卵石、水磨石、防腐木铺径、树荫浓密的私园。左手有一座用松木搭设出来的葡萄藤架子。架子下是防腐木铺成的小径,往里通过去,则是一座在西层前头搭出来的玻璃阳光房。内侧的墙角建有浅水池,水面之下摆有两盆沈淮叫不上名来的水生植物。

        堂屋的门庭已经完全改变,给改成古色古香的木格子玻璃门。

        里没有开灯,庭院灯柔和的光通过木格子玻璃照进来,落在堂屋水磨石的地面上,给分成一块块的光影。

        农村建房,总是图大、图高,但实际的生活并不需要如此。

        三间正屋,除堂屋改成起居室外,东屋、西屋都改造成带洗浴间的套间。因为之前的房子过高,主梁净高有三米四五,人住里面,就显得太空荡,故而在檩梁之下,又加了一层檩梁为装饰,也保持传统的中式建筑传统,但风格更细腻、更有格调。

        后面的披棚,一间作为设备间封闭起来,一间作为杂物储存间,一间兼作厨房跟餐厅,一间改造客卧,在客卧与正屋之间,又搭出一间作书房或娱乐室。

        沈淮前后转了一圈,心想着,要把活做细做完了,怕是还要个把月才够,忍不住担心的问了一声:“四十万够不够你折腾?”

        “还行,有些东西要向海外厂商下订单,怕要三四个月才能寄到国内来,我这人没有什么耐心,只能拿国内的东西凑和,因此节约了不少;再有十来万也就够了吧?”孙亚琳不确定的问了朱立一声。

        “要再没有大的改动,差不多够了?!敝炝⒏胶偷?。

        他见识广,东华还谈不上富裕,但身家上千万的富豪也不是绝然没有,花一百多万建私宅的人家,他经手就有好几家。说起来,这些人家,富则富矣,但总是一副暴发户的嘴脸,论及格调,拍马都比不上这栋宅子所体现。

        都说“积宦三代才成世家”,朱立到现在也不是清楚孙亚琳、沈淮到底是什么家世,但从他们对改造这栋宅子提出的苛刻要求,朱立也能知道,沈淮、孙亚琳背后家庭或者说家族的层次。

        孙亚琳对老宅改造如此苛刻、挑剔,换作别人,也许早就失去耐心,朱立倒是好脾气,十分有耐心,有设计师、施工经理在这边干不下去,他就换其他人来,孙亚琳亲自找他,他也把其他事情先丢下。

        沈淮摊摊手,表示无语。

        如今农村建一栋小楼,七八万也够用了,孙亚琳在老宅里投入将近十倍的资金进行改造,在普通人的眼里,自然是奢侈到极点,但比起孙家在海外纸醉金迷的生活,这又算不上什么。

        不过这么一来,沈淮觉得他是彻底不能住进来了,不然传出来,不晓得会给多少人指着脊梁骨骂。

        沈淮怀疑孙亚琳的意图就是这个:她想一个人霸占老宅。

        沈淮也没有打算揭穿孙亚琳的野心,这些天请她做了不少事,也得让她占些便宜,不过想想这么漂亮的宅子,他不能住进来,真是觉得可惜。

        孙亚琳看了看腕表,天刚刚才黑下来,不明白沈淮怎么会这个时候赶过来凑热闹,问道:“你怎么这个点过来?”

        “刚从区里回来,没有地方能去,就过来看看?!鄙蚧此档?。

        孙亚琳知道沈淮不大喜欢跑区里去,一些会议也是让何清社去参加,他通常是在一些重要事情上,不得已才会出面跟区里打交道,问道:“为是股权改制还是行政区域调整的事?”

        “潘石华找我过去谈改制的事情?!背酥炝⑼?,也没有旁人,沈淮直接说道。

        “怎么样?谈妥没有?”孙亚琳这段时间也最关心这件事。

        虽然她背后的孙家及长青集团业大势大,但她作为孙家第四代子弟,在家族里的话语权实际上很有限,梅溪钢铁厂她将凑一百万美元以外商注资的形式投进去,也是她个人事业上的大突破,由不得她不关心。

        “还没有谈妥,不过市里已经明确把决定权下放到区里,”沈淮不介意让朱立知道一些消息,但也不会把跟潘石华以及周裕之间的谈判细节让他知道,也只是大而化之的跟孙亚琳说道,“这样,我们多少能有些主动权……”

        朱立知道一些股权改制的事情,也知道一些事情不是他能知道太多的,借口找施工经理谈几个改造的细节,便走开了。

        “要是宋家跟孙家也领教到你这种手段,不知道那些狂妄的家伙们,还会不会继续视你为不肖子弟?”孙亚琳盯着沈淮的脸感慨道,“你这种手段,也会用到宋家跟孙家头上吧?”

        “……”沈淮蹲下来,看着浅水池里的水生植物,看上去像是缩小版的荷叶,没有回答孙亚琳的问题,问道,“这个叫什么?”

        “叫泽泻,要到六月才开花,细白的小碎花,漂亮得很,”孙亚琳摆出一副“原来也有你不知道的事”的神情,不过她不想放过沈淮,继续问道:“你这么做,对你来说,值得吗?”

        孙亚琳知道沈淮不惜跟熊文斌翻脸,就是为了能让股权改制的决定权能下放到区里。

        梅溪钢铁厂的股权改制,从程序上来说,需要得到市计委的批准。

        谭启平对沈淮的疏离,除了沈淮对他隐瞒一些事叫他不痛快之外,还主要的是担心沈淮会给他带去不可预知的政治风险。沈淮担心谭启平出于这层考虑,会主动要他放弃股权改制。

        沈淮不惜跟熊文斌闹翻脸,实际上是为避免在这事上直接跟谭启平起争执。谭启平即使再照顾他是宋家子弟,但要是有些话说出口,必然也是要维持自己作为市委书记的权威。若是这样,沈淮与谭启平将没有转圜的余地,而沈淮此时还没有在东华直接对抗谭启平权威的可能。

        沈淮跟熊文斌摊牌,在周裕、周知白姐弟及熊文斌面前摊开三年建设五十万吨产能的计划,根本的目的,就是不给谭启平开口说话的机会。

        如今谭启平在梅溪钢铁厂股权改制一事保持沉默,高天河又保持妥协的姿态,将改制的决定权下放到区里,可以说沈淮的目的已经达成。

        决定权到区里,无非就是交易、收买或威胁,沈淮多少就能掌握到主动权。

        当然,这件事也带来一些严重的后果,沈淮主动选择从谭启平的圈子里孤立出来,苏恺闻公然闹翻脸不说,与熊文斌之间,也没有再修复裂痕的可能。而且,沈淮有意误导谭启平以为梅溪钢铁厂改制背后有孙家及长青集团的支持,纸包不住火,即使将来谭启平知道实情不会公开翻脸,也将不会再支持他什么。

        沈淮在选择一条路时,激进的把另一条路给堵死,就算叫同样傲慢的孙亚琳来看,这怎么也不能算是最好的选择。

        “……什么叫值得,什么叫不值得?”沈淮笑了笑,模棱两可的反问了一句,“我只是小小的镇党委书记,我即使想妥协,我跟谁妥协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小人物要不想给践踏、给吞噬,唯有张牙舞爪?!?br />
        “原来小人得志还可以这么解释???”孙亚琳总是忍不住跟沈淮斗嘴,定睛看了沈淮有两三秒钟,她又不得不承认,她打心底支持沈淮的这种傲慢,又问道,“那区里到底谈得怎么样?”

        “潘石华要四百万的干股?!?br />
        对潘石华的獅子大开口,孙亚琳只是吹了一声口哨。

        “不要表现得跟个女流氓似的,跟你站在一起跌架子?!鄙蚧床恍嫉目戳怂镅橇找谎?。

        “你当场骂回去没有?”孙亚琳出乎其料的没有反唇相讥。

        “我能跟你一样幼稚?”沈淮说道,“周家还算有个合作的态度,但不知道周家对杨玉权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所以潘石华那边我只能先拖着不回应……”

        “潘石华能孤立你,但也不会你跟当众翻脸,即使不支持,也不会公开反对改制——你怕他个鸟?”孙亚琳忍不住想怂恿沈淮对潘石华更强硬一些。

        “区常委有七个人,也就意味着在这件事上,就算潘石华弃权不表态,我们还是要拉到四票,才能使改制方案通过,怎么能不防备潘石华暗中做手脚?”跟孙亚琳这个女流氓没法交流下去,沈淮去找朱立,他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不想跑到渚溪酒店去吃软饭,又不想看孙亚琳的脸色,只能抓朱立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