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装腔作势

    第一百五十八章 装腔作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手机用户请登陆wap.shouda8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沈淮刚出包厢,就看见杨丽丽从过道里侧走出来,停在那里,盯着她那张妩媚却冷冰冰的脸,说道:“杨经理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啊,以为另攀了高枝,就又想着做脸色给我看?”

        “沈秘书,你说什么呢,”杨丽丽摆出一副莫名其妙的委屈样,说道,“你吩咐我的事,我可还记着心底呢,我哪有做脸色给你看???”

        “……”沈淮冷冷一笑,有些女人的心思是男人还要狠决,杨丽丽是个不甘心受控制的人,也知道想驯服她不是容易的事情。

        “苏秘书跟我们王总在紫薇厅呢,我带沈秘书你过去?!毖罾隼鏊档?,她以为沈淮这时候出来,是要过去给谭启平秘书苏恺闻打招呼。

        沈淮心想还以为这女人怎么又有底气了?

        王子亮在东华是个黑白通吃的人物,传闻他心狠手辣,又善于钻营上层关系,成立英皇国际成为东华权贵的交际所之后,使得他在东华权贵之间更加的游刃有余。无论黑白两道是谁,都卖他几分面子。

        要是苏恺闻、周明把他给谭启平疏离的消息泄漏出来,而作为英皇国际的老板,王子亮又打心眼底瞧不起他,杨丽丽自然不会再畏惧他……

        “苏恺闻跟王子亮,还没有资格叫我过去跟他们打招呼!”沈淮冷冷一笑,苏恺闻跟周明如此装腔作势,叫沈淮心里吃了颗苍蝇似的不舒服,也不怕杨丽丽搬弄唇舌把这话传到苏恺闻的耳朵里去。

        说到底苏恺闻只是谭启平的秘书,东华市有人畏他,也是畏他是谭启平的秘书,沈淮都不怕谭启平会踩他一脚,又何惧苏恺闻跟他翻脸?

        沈淮没有理会杨丽丽,直接下楼梯去接周裕。

        杨丽丽有些犯愣的站在那里,一时间又糊涂了。

        上次见沈淮那般数落宋三河跟顾同,连高小虎的面子都不给,杨丽丽还真怕沈淮来找英皇国际的麻烦,然后王子亮把一切责任都怪到她头上来。

        那天夜里,沈淮看到周明与苏恺闻进入英皇国际,虽然是装作无意跟杨丽丽问了一句,杨丽丽还是留上心。之后周明、苏恺闻又三五次进入英皇国际,英皇的老板王子亮也亲自出面招待、拉拢关系,杨丽丽则曲意交好,三五杯酒就从周明嘴里,ォ知道沈淮原来是新市委书记谭启平的人。

        杨丽丽交际权贵,也深谙权贵规则,知道即使同属市委书记圈子里的人,也分亲疏远近;即使同属市委书记圈子里的人,也未必就没有明争暗斗。

        要说亲疏远近,杨丽丽相信沈淮跟谭启平再近,也比不上谭启平的专职秘书苏恺闻的。

        今天得知沈淮再次光临英皇,杨丽丽先跑过去打招呼,随后又到王子亮接待苏恺闻的包厢,告诉他们沈淮到二楼用餐的消息。

        倘若苏恺闻在圈子里的地位低于沈淮,自然会跑过去跟沈淮打招呼;反之则是苏恺闻让周明或者别人,去沈淮那里走一趟,让沈淮过来打招呼,ォ合规矩。

        周明连几步路都懒得走,直接打电话联系,这叫杨丽丽越发肯定,沈淮在市委书记圈子里,甚至连熊文斌的女婿都不如。

        杨丽丽走出包厢,确实是等着沈淮到苏恺闻包厢来打招呼的,这样她就能不动声色的打消沈淮控制她的念头,却万万没有想到,沈淮会说出苏恺闻都没有资格在他跟前摆姿态的话来!

        杨丽丽不知道沈淮是不是装腔作势,她有些进退失据,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再回苏恺闻跟王子亮的包厢,只能先硬着头皮跟在沈淮的后面下楼梯。

        沈淮知道苏恺闻对他有意见,也知道周明趋炎附势,但他们把圈子里的矛盾暴露给英皇的公关经理知道,还在英皇的老板王子亮,摆足姿态,想一个电话就把他召过去,叫他心里凿实窝了一把火。

        走到大堂,脸都还绷紧着,听着杨丽丽“咚咚咚”的跟在他后面,也懒得回头看一眼。

        周裕与周知白已经进了英皇国际,不知道沈淮他们在哪个包厢吃饭,只能在大堂等着,看到沈淮跟一个穿职业套裙的漂亮女人走下来,周裕勉强笑了笑,说道:“现在急着找沈书记你,不会太唐突吧?”

        “没关系,我反正也是跟几个朋友一起吃饭?!鄙蚧此档?。

        周知白看清楚沈淮的脸,脸都发白了,失声叫道:“是你?!?br />
        “是我,”沈淮平静的看着周知白,没想到周?;姑挥邪阉涞奈蠡岣苤捉馐颓宄?,侥幸没有叫孙亚琳跟着下来,不然还真不知道她嘴里会吐出怎样刻薄的话来,平淡的说道,“我与周公子也不是第一次见面,想来不会再做介绍了吧?”

        “这位是?”周??聪蜓罾隼?,不知道她跟沈淮的关系。

        “英皇的工作人员,”沈淮没有替杨丽丽介绍的意思,也就意味着在他的眼里,杨丽丽压根儿就是无足轻重的一个人,跟杨丽丽说道,“我还要打个电话,你领周区长跟周公子去包厢,我一会儿就过去……”

        周知白出入英皇的次数不多,但他风度翩翩、出手阔绰,又是东华有名的四公子之一,杨丽丽眼睛再拙,也认得他来。

        杨丽丽万万没有想到,东华四公子之一的周知白会是沈淮今天的客人,至于那个漂亮的少妇,气质娴雅,也知道不是等闲人物,听沈淮对她的称谓,好像还是什么“区长”。

        杨丽丽不知道沈淮什么电话这么重要,以致他亲自下楼来迎接两名客人,却不陪同两名客人上楼去?

        杨丽丽只能先陪同周裕、周知白上楼,在上楼梯里,周裕显然也是把杨丽丽当是无关紧要的一个人物,跟周知白说道:“我跟你说过,我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你爱信不信;你板着这张脸,可不要指望沈淮能看你的脸色……”

        杨丽丽心里琢磨不透这个漂亮的“女区长”跟沈淮什么关系,打开包厢门,请周知白跟漂亮的“女区长”进去。

        沈淮能对谁都摆脸色,杨海鹏、赵东他们却不能,看到周裕、周知白进来,站起来招呼他们入席:“难得有幸请得周区长跟周总大驾光临……”

        周裕也没有脸说她跟弟弟是硬插过来的,她当然是希望跟沈淮单独谈,但既来之则安之,先入座再说。

        看到沈淮隔外套那张椅子空着,左边是上回在南园遇到的那个漂亮女人,周裕也差不多能确认她跟沈淮的关系。只是右边那个对她们进包厢很淡漠的漂亮女人跟沈淮是什么关系,周裕就吃不淮了,心想沈淮再嚣张,总不可能同时带两个情人出场吧……

        杨丽丽一时间没有离开,就留在包厢招呼他们点餐,听着他们聊天,ォ知道另两个男的,一个是海鹏贸易的老总,一是梅溪钢铁厂的副厂长。

        沈淮过了一会儿ォ回包厢来,进包厢就跟赵东说道:“我刚给老熊打过电话,跟他说起你跟明霞领证的事,让他也赶过来一起吃顿饭!”

        赵东笑了笑,知道沈淮是为周明刚ォ那通电话窝了火,打心底不再叫周明痛快,倒不知道熊文斌赶过来之后,周明跟苏恺闻还能不能再摆姿态?

        周裕对市委市政府的人事关系极熟,听沈淮嘴里提“老熊”,就知道是熊文斌,心里怔了一下,她不知道刚ォ发生的事情,也就不知道沈淮突然通知熊文斌过来吃饭是什么意思。

        周裕能肯定沈淮给谭启平边缘化了,但熊文斌绝对是谭启平在东华依重的心腹大将。

        她与知白热脸贴冷屁股过来的赶来找沈淮,沈淮转脸就请熊文斌出来,难道是想当着熊文斌的撇清跟她周家的关系?

        周裕心也有些冷,没想到沈淮会如此现实,但想到沈淮真要下决心配合市钢厂狙击鹏悦,鹏悦的处境将非常困难。

        周知白有些按捺不住,撑着扶手就想站起来告辞;周裕扯了扯弟弟的衣袖,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落荒而逃。

        沈淮坐到座位上,ォ看到杨丽丽站在包厢角落里,眉头一皱,指着她说道:“你出去?!?br />
        杨丽丽像给脸抽了一巴掌似的,脸顿时涨红起来,还不得不保持基本的礼貌,欠着身子退出包厢去。

        杨丽丽出了包厢,心里窝着气几乎喘不出来。沈淮这个浑蛋,以前想占她的身子,半年多没见,上回见到又想控制她,不管怎么说,杨丽丽都觉得自己应该跟这种浑蛋离得越远越好,但刚ォ给沈淮不留情面的指着脸给赶出来,她又是难堪到极点。

        客人让服务员离开包厢不是很正常的吗,为什么会感到这般的难堪?杨丽丽扪心自问。

        杨丽丽跑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缓过情绪,ォ重新走回到英皇老板王子亮招待苏恺闻的包厢。

        王子亮抬头见市场部的公关经理杨丽丽走进来的,问道:“怎么,沈秘书还没有过来?”他能看出苏恺闻跟那个沈淮有些矛盾,但既然沈淮跟苏恺闻都是市委书记谭启平的人,他都不想怠慢,欠着身子问苏恺闻,“要不我过去打声招呼?”

        “不用了,我们继续喝酒?!彼这欧路鹗俏薅谥缘哪镁破扛踝恿粮暗木票?。

        “沈淮也真是的,我去看看,到底什么事叫他先连挪两步都觉得麻烦?”周明气愤的说道。

        杨丽丽一时间看不清楚形势,不敢再添油加醋,说道:“沈秘书刚刚有两个客人过来,一个是鹏悦的周总,一个叫什么周区长的?”

        “啊,”王子亮听了也是一愣,“周知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