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二)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二叔吴海峰就算从市委书记的位子上退下来,但好歹也是市人大主任,只能说是开始走下坡,但并没有彻底的失势,故而谁上门来拜年都是正常,周知白见二叔为某个人登门来拜年而大惊小怪,他也好奇的凑过去看:“谁???”

        但见名单上梅溪镇党委书记沈淮的名字赫然目,周知白也讶然的倒吸一口气,“他怎么会过来?或许是顺便,毕竟也是伯伯调他去梅溪镇的?!?br />
        上门拜年名单里,一般不会出现乡镇级别的干部,沈淮的名字列上面,还是相当刺眼的。

        “你们过来,有没有跟沈淮遇上?”吴海峰问道。

        “没有,”周知白摇了摇头,问周裕,“姐,你呢?梅溪镇党委书记,应该也要算你的前同事?”

        周裕听弟弟有指桑骂槐的意思,不愿意让他知道沈淮就是他眼里认为的那个“小白脸”,当即干脆利落的否认道:“我也没有遇到,”又问她二叔,“谭启平用苏唯军的儿子苏恺闻当秘书,沈淮应该诚惶诚恐的加倍去讨谭启平的欢心才对,他就不怕谭启平多想什么?”

        吴海峰微蹙眉头,说道:“许是他认为谭启平已经不把我视作威胁了,就想多结个人缘……”

        “梅溪钢铁厂今年的产值铁定能破三个亿,做到四亿也非不可能,”周知白说道,“沈淮有这么能耐,就是一条混江龙。谭启平不待见他,他何需一定要看谭启平的脸色?他不是还有个央部委任职的老子吗,不东华,他随便换个地方,一样能混得风生水起?!?br />
        吴海峰猜想背后没有周知白想的这么简单,但听到梅溪钢铁厂今年的产值可能达到四个亿,还是吓了一跳,说道:“我记得一、二年都一亿左右,怎么可能一下子翻三四倍?”

        吴海峰乍听梅溪钢铁厂今年的年产值很可能达到四个亿,吓了一大跳。

        不过吴海峰又不会怀疑侄子周知白的判断。他对梅溪钢铁厂有所了解,说到底还是为了鹏悦贸易之前能垄断对梅溪钢铁厂的炉料供应。要是侄子周知白对梅溪钢铁厂的年产量都判断不准,那就不足以管理鹏悦贸易了,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梅溪钢铁厂今年真的有可能把产值做到四个亿吗?”

        “连续三个月,梅溪钢铁向我们采购的炉料都稳定四万元以上,同时平江的丰立贸易也从年前开始向他们供应炉料,”周知白说道,“从其他数据综合来看,梅溪钢铁铁一月份的销售很可能两千三万到两千五万之间,所以梅溪厂今年产值破三个亿,没有太大的悬念……”

        周知白又侧过头跟他姐说道:“你们唐闸区不是打算今年把梅溪镇并过去。这事宜早不宜迟。梅溪镇目前有意压数据,要是真叫霞浦县知道梅溪钢铁厂今年能做产值做到四个亿,说不定就不肯把梅溪镇划出去……”

        周裕抿着嘴,带着戏谑的看着她弟弟,倒没有想到他如此看重沈淮,却连沈淮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倒不晓得他知道沈淮就是他眼里的“小白脸”之后,会不会跟她大雷霆。

        “杨书记年前开始重视这事起来,不过区里对梅溪钢铁具体的产能潜力也不是很清楚。你说的是真是假?要是真的,我过两天就找杨书记汇报这事?!敝茉K档?,唐闸区委书记杨玉权,是吴海峰的老部下,吴海峰意识到他开始走下坡路时,就直接把周裕放到唐闸区去。

        “我骗你跟二叔能得到什么好处?”周知白说道,“把梅溪、鹤塘两个乡镇并过来,唐闸区今年的经济指标就基本上都有着落了……”

        八年之后,国家政策整体左转,使得八之后连续三年经济增速大幅滑落;到二年邓公南巡之后,经济展重成各级政府的重之重。

        能抱住金大腿升迁的官员,毕竟是少数,就是同一个派系内部也存竞争问题;大多数地方官员要升迁,还是要有过硬的政绩来支撑,而经济展则是政绩考核核心的指标。

        三年唐闸区工业总产值不过二十亿,梅溪钢铁厂真要是今年能把产值做到四个亿,差不多能抵三分之一个市钢厂,东华绝对能算得上够分量的规模企业,也能把唐闸区各项经济数据漂亮的撑起来。

        说实话,周裕也没有想到沈淮能这么短的时间里,叫梅溪钢铁厂如此奇迹般的振兴起来,她之前还以为梅溪钢铁厂今年能把产值做到两个亿,就够漂亮的了……

        区里也恰是认为梅溪钢铁厂今年能把产值做到两个亿,才下决心推动划并一事,没想到梅溪钢铁厂的实际潜力,竟比区里期待的还要高出一倍。

        “对了,二叔,沈淮能力这么强,为什么会与谭启平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远?”周裕疑惑的问她二叔。

        “说到搞经济,熊斌的能力不会比谁差,”吴海峰说道,“现对谭启平来说,把东华的大局掌握到手里,比什么都重要,之后再让熊斌去做副市长抓经济,政绩也就能有一个相对好看的数据。所以就目前来看,苏恺闻对谭启平的作用要重要些。不过,背后是不是有着复杂的因素,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

        苏恺闻是省委副秘书苏唯军的儿子,而苏唯军又是跟随省委书记近二十年的嫡系心腹,谭启平选用苏恺闻作秘书,倒是很容易理解。

        “对了,上回过来,看到谭启平的女儿进小区,倒是个美女?;岵换崾巧蚧?、苏恺闻因为谭启平的女儿争风吃酣,以致谭启平沈淮与苏恺闻之间不得不做出选择?”周知白异想天开的问道。

        周裕想到上回南园看到的那个女人,论容颜、气质,心想那个女人不会比谁差,而沈淮怎么看也不像会谭启平女儿身上钻牛角尖、跟别人争风吃醋的人,心想沈淮与谭启平之间的问题,应该有其他原因。

        吴海峰虽然有谋深算,但有些事情不是窝书房里空间就能想明白的,问周裕、周知白:“你们午是要留这里吃饭吗?”

        “我过来接二叔跟婶去安澜园吃饭的,这一打岔都忘提了?!敝苤渍酒鹄?,又跟他姐周裕说道,“姐,求你一件事……”

        “说啊?!?br />
        “你跟梅溪镇党委书记以前是同事,而他今天又主动到二叔家来登门拜年,你能不能代我出面邀请他出来吃一顿饭?”周知白说道,又转头跟吴海峰说道,“二叔,你觉得怎么样?”

        吴海峰点点头,对周裕说道:“有机会,你不妨跟这个沈淮多接触一下?!?br />
        虽然他丢掉市委书记的位子跟沈淮有直接的关系,但人必须往前看。

        梅溪钢铁厂今年的产值真要能做到四个亿,炉料采购量就会有八千万。高天河为了获得省里的支持,指使顾同向省里的关系户采购炉料,鹏悦贸易市钢厂的业务萎缩得厉害,而暂时又无力反击,梅溪钢铁厂对鹏悦贸易的重要性就变得格外的明显。

        周裕知道纸包不住火,弟弟总有一天会跟沈淮正式的碰上面,但想到弟弟竟然要她替他跟沈淮牵线搭桥,就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只能说道:“我试试看……”

        沈淮开车从北阁小区出来,杨海鹏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杨海鹏与赵东人医院,没想到沈淮大清早就出了院。

        沈淮想着孙亚琳多半冷冷清清的窝宾馆里,打电话给她,一起约南园吃午饭,杨海鹏跟赵东以及杨海鹏的妻儿跟肖明霞很快赶过来汇合。

        “快再确定一家炉料供应商,争取三月之前,把对鹏悦的月采购额降到三万以下……”沈淮与赵东、杨海鹏、孙亚琳坐桌子的一边,吃饭时还能谈些事情。

        “……”赵东有些疑惑不解,他已知道前市委书记吴海峰跟周家的关系,沈淮此时给谭启平疏离,即使不跟吴海峰及周家拉近关系,也不应该拉远关系,说道,“鹏悦所供应的炉料,质量以及价格上,比丰立还有优势;他们有意唐闸区批地建码头,价格上还有进一步下浮的余地……”

        “没有吴海峰当市委书记,鹏悦一家私营想要批地建码头,难很大,市政府没有谁会替周家担这么政策风险,”沈淮说道,“市钢厂那边对鹏悦的炉料采购量也下降,应该是顾同或者高天河的关系户进去了。我们两边挤压一下鹏悦,这样才能将鹏悦的潜力榨出来……”

        沈淮倒不会为周知白今天的无礼而生气,但即使要跟周家拉近关系,但也要先叫他们吃些苦头,才能让他们重视这边。

        “你真阴……”孙亚琳咬着耳朵说道。

        沈淮淡淡一笑,只当孙亚琳赞他,说道:“我有另一层考虑,就算要建炉料专用运输码头,我一不希望鹏悦主导来建,二不希望建梅溪河叉口以西的江岸上?!?br />
        “那你想建那里?”孙亚琳问道。

        “鹤塘镇?!鄙蚧此档?,“从我们厂建一条便道笔直往南,就两公里多点,就是鹤塘镇的江滩,码头建那里,才是符合我们利益。要是鹏悦当初选址鹤塘镇,说不定我会助他一臂之力,现只能对不起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