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更新时间:2012-08-28

        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市常委以上的官员都集中住在翠湖北岸,谭启平家里有什么风吹草动,有什么人出没,都不是什么秘不外宣的机密。

        省委副秘书长苏唯军儿子苏恺闻陪同谭启平女儿到东华的那一天,谭启平在家设了私宴,邀请了熊文斌一家以及熊文斌的女儿、女婿吃饭,没有其他人,也没有沈淮……

        这件事叫政治敏感的人看在眼里,就足够引起丰富的联想:

        一个镇党委书记的工作再重要,都不可能比参加市委书记家的私宴更重要,很显然,沈淮那回就没有受到谭启平的邀请。

        沈淮在轧车事件里,借当时还未到东华上任的谭启平的势,就强迫高天河低头;谭启平视察梅溪钢铁厂之后,就跟霞浦县委书记陶继兴谈话,希望梅溪镇能开创更好的局面,近乎直接扶正沈淮——这些都确实无疑的叫人肯定:沈淮虽身在乡镇,实则是谭启平依重的嫡系心腹。

        而对给陈铭德病逝事件牵涉进去的吴海峰、高天河、葛永秋等人来说,更是清楚沈淮在这件事里发挥的作用,以及这件事对谭启平最终能到东华来担任市委书记,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能推测出,谭启平一到东华就重用熊文斌,也很可能出于沈淮的推荐。

        市里很多人之前都在猜测,谭启平最终会把沈淮从乡镇调到市委担任自己的助手。

        谭启平到东华最初两三个月,也确实如大家猜测的那样,主要工作都是是熊文斌从旁协助,市委办整个秘书一处都是为市委书记负责的,但一处的三名秘书仅仅做一些其他不大重要的辅助工作。市委办那么多秘书人员里,没有人得到谭启平的特别依重,地位甚至不如谭启平从省城带过来的司机黄羲。

        苏恺闻的出现,叫很多人大跌眼镜。

        苏恺闻是省委副秘书苏唯军的儿子,他到东华来工作,显然不可能到市委办做一名普通的秘书。

        一旦苏恺闻担任谭启平的专职秘书——这几天苏恺闻陪同谭启平出席各种公务活动的事实也证实这个猜测——至少两三年内,沈淮不可能从乡镇调到谭启平身边出任要职。

        有些秘辛,外人很难知道,不过周?;故瞧奈宄?。

        乡镇党委书记一般说来是行政正科,市委书记专职秘书也是行政正科起步,两者之间也许看上去没有太多地位上的区别。不过在通常人的眼里,乡镇书记是远远不能跟市委书记秘书相提并论的。

        周裕她看沈淮在梅溪镇干得风风火火,以为她不会特别想着要去做谭启书的秘书,但看到沈淮从她伯伯家出来,她就又有些不确定,猜不透沈淮心里是怎么想的。

        沈淮不知道周裕心里在想什么,看着她抱着的小女孩子实在可爱,乌溜溜的眼睛却瞅着他看,忍不住凑过去捏了捏她粉嘟嘟的脸蛋,一把将她抱起来:“周区长的女儿我还没有见过呢。果真跟她妈长得一样漂亮,叫什么名字?来,给叔叔亲一下……”凑过去又要强吻周裕的女儿。

        “胡子扎人!”周裕女儿刚学说话不久,奶声奶气的拒绝沈淮亲他,扭过身来,想要从这个男人的怀里挣扎出来。

        “顾晴晴,就给叔叔亲一下……”周裕见沈淮还有心情强吻她的女儿,心想这小子也不值得同情,再怎么差,年纪轻轻就是乡镇一把手,说起风光来,就未必比她这个副区长差。

        “我不要嘛,叔叔的胡子真的很扎人呢;要亲,妈妈你给他亲?!敝茉E敛挥淘サ南胨杪舫鋈?。

        看着周裕娇艳的脸蛋、深邃迷人的眼眸,沈淮心想他倒是想在她脸上啃一个,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给抽一巴掌。周裕闹了个脸红,眼神跟沈淮错开,捏女儿脸蛋一下,说道:“小嘴巴就知道胡说八道?!?br />
        沈淮不管周裕女儿愿不愿意,还是飞快的凑过去亲了一口,见她抬手擦起来的脸蛋,忍不住哈哈大笑。

        周裕把女儿从沈淮怀里接过来,免不得手会沈淮碰在一边,还是关心他的身体,问道:“你身体真的没什么事吗,要不要再仔细检查一下?!?br />
        “真没事,”沈淮说道,“昨天挂过水,狠狠睡了一觉醒过来,人就恢复过来了。对了,小褚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了,就是醒过来有些晚,就没有打电话告诉你一声……”

        周裕有些尴尬的点点头,表示知道。

        沈淮跟她在市政府办共事过,她丈夫的情况以及她丈夫在事故后变得比较敏感的事,周裕相信沈淮多少也知道些,所以他昨天夜里才没有打电话过来,怕引起她丈夫不必要的猜疑。

        周裕当然也不会跟沈淮说她昨天一直都很担心他的情况,见他脸色比昨天要好看多了,也就没有太担心;仔细想想,此时的沈淮要比他在市政府办工作时看上去健康一些,眼睛也炯炯有神,显得专注而精力充沛。

        周裕心里想:沈淮倒长着一张讨小媳妇大姑娘喜欢的脸蛋,以前怎么就没有注意?

        也许是寂寞太久了,想到这个,周裕就觉得有些微微的发烫,就站在院门外,有一茬没一茬的跟沈淮聊了些他到梅溪镇工作之后的事情,好像很久未见的老朋友。

        “叭叭……”

        听着车喇叭在后面按响,周裕吓了一跳,回头看见弟弟周知白的奔驰车不知道何时从北面拐过来。

        奔驰车挨着便道灌木丛停下来,知白半天没有从车里下来;周裕顿时头大了两圈,也不能跟为弟弟的无礼跟沈淮道歉。

        沈淮也认出这辆黑色奔驰是周知白的车,见周知白没有要下车跟他寒暄的意思,怀疑周知白还误会他跟周裕的关系。

        男人都会乐意跟漂亮的、常人可望不可及的女人传出些绯闻,沈淮对周知白的无礼只是故作不知,笑着跟周裕告辞:“那我就先走了,有空常联系……”沈淮的车停在另一侧,就直接转身离开。

        待沈淮走开,周知白才下车来,盯着沈淮将要消失在拐角的身影,皱着眉头跟他姐姐说道:“你都不在市政府工作很久了,要是让晴晴爸爸看到,你怎么解释跟以前在市政府的同事聊得这么投入?”

        “投入吗,我怎么没觉得?”周裕反问道。

        “我车停在拐角那边有两三分钟,”周知白把外甥女晴晴抱过去,说道:“这个人到二叔来做什么,难道他还想着捞个一官半职?”

        周裕懒得理会弟弟,就直接推门进了院子;过了一会儿,吴海峰就从慰问的企业回来,看到周裕跟周知白姐弟弟坐在他家客厅里,还相互不理睬,问道:“大过年的,你们跑到我家里来做什么?”

        “晴晴过来讨压岁钱……”周裕说道。

        “你不会也是来讨压岁钱的吧?”吴海峰笑着问侄子周知白,“怎么,你是在跟周裕闹别扭?”

        周知白当然不会把他姐不知所谓、竟在市政府办找了一个小白脸的事情说给长辈听,说道:“在说公司的事情呢,市里开始在卡鹏悦,批建码头的事,报到市里,但是梁小林卡着不批……”

        “鹏悦是私营企业,现在就想着批地建码头,步伐有些大,梁小林卡着不批也是有他的顾虑……”吴海峰退居人大主任,脾气反而养好了,要周知白、周裕跟他到书房说话,也知道形势转变,周家要谋求发展,也就应该转变态度,还是担心知白太急躁。

        “我也知道,”周知白轻叹一口气,说道,“顾同又为市钢厂另找了一家炉料供应商,好像是省里的关系户。也不知道跟高小虎之前一段时间都在省城活动有无关系,鹏悦的业务却要给硬生生的割掉一块……”

        市钢厂主要是高炉炼钢,原料是铁矿石。不过以废旧钢铁为炉料的短流程电炉钢也占到钢及钢材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差不多为之前的鹏悦贸易每年提供了交易额达八千万元的业务量,也是鹏悦贸易最主要的利润来源。

        周知白原计划今年把鹏悦贸易的业务量做到两个亿,市钢厂就要占其中一半。要是市钢厂的业务因为给其他关系企业挤占而大幅萎缩,甚至全部丢掉,对鹏悦贸易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吴海峰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他不再担任市委书记而来的必然变化,高天河与谭启平之间还会有一番龙争虎斗。

        在梅溪钢铁厂轧车事件里,高天河被迫向毛头小子沈淮低头,之后转向省里寻找能跟谭启平抗衡的资源,也是他必然的选择。

        省里有些人,不会为高天河送一百万、两百万而心动,但要是一笔每年交易额近亿、利润可能有两千万甚至更高的业务,又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诱惑?

        吴海峰拿起书桌压着一份名单,他虽然上午不在家,但谁上门来拜年、送什么礼,他都要妻子写下来名单来。

        吴海峰想知道他在东华的地位到底给动摇了多少,看这份名单一目了然……

        “咦,他怎么会来拜年?”吴海峰看到一个人的名字赫然在目,颇为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