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少女情怀(二)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少女情怀(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今天月票破万,到十二点照例会有一章的加更)

        沈淮见孙亚琳冷不丁的杀回马枪,又拿她没辙。

        见朱立也走进来,沈淮跟他说道:

        “朱经理,关于镇上拖欠你的工程款怎么归还,我想到一个方案,你看能不能接受?”沈淮想着直接把话题岔开,叫孙亚琳难有机会硬来搅局。

        “沈书记,只要你安排的,怎么都好?!?br />
        朱立此时哪里敢奢望太多,哪怕镇上还他一百八十万,沈淮从中拿走三五十万作为回扣,他都会认下来。这个结果,也要比镇上每年挤十万八万还他、连个利息钱都远远不够好得多。

        “我考虑了一下,不能影响镇上的财政运转,一次把所有的拖欠款还你很难。一个方案里,镇上拖欠你的工程款,我打算年后分十二期还你,”沈淮说道,“要是你急需要这笔钱,还可以有个变通办法,就先向银行借款。你也知道,政府直接向银行贷款的程序很复杂,需要县里审批。你可以把你对梅溪镇的债权抵押给业信银行,直接贷出相同数额的款项……我表姐就在东华业信银行负责信贷工作,而且业信银行也认可梅溪镇的债权信用,所以具体的工作不用朱经理你担心?!?br />
        孙亚琳瞪了沈淮一眼,也不管朱立、朱仪在场,凑过来咬耳朵说道:“这个黑胖子的女儿就是省经济学院的学生,是不是就是一年前你在省经院造的那个孽???还有啊,梅溪镇的债权信用,什么时候得到我们认可了?你知道,一定要评等级的话,国内乡镇政府的债权信用,我们一定会评最低等级的……”

        孙亚琳与沈淮私语,朱立拉着女儿知趣站远一些。

        朱立虽然对业信银行不是很熟悉,但见眼前沈淮这个漂亮的表姐,能负责市分行的信贷工作,就知道不是他一个给债务逼得走投无路的小包工头能轻慢的简单人物。

        沈淮心里暗自感慨:这个表姐看上去性格泼辣,但做事的手段跟眼光还真是厉害,没想她到跟朱立出去不一会儿的时间,就把关键处问明白了,还偏偏先留下借口杀回马枪。

        沈淮抱歉的跟朱立、朱仪笑了笑,不得不侧过身子来,跟孙亚琳咬耳朵谈条件:“你跟我合作,我保证三年内你能坐上东华业信分行行长的位子,而这只是我计划的第一步。再一个,业信银行要立足于国务,就算政府债权的信用再差,你们难道能够拒绝政府债权的质押?”

        “没有谭启平的支持,你能做到哪一步?”孙亚琳不相信。

        “梅溪钢铁厂做到今天这样,完全是靠谭启平的支持吗?”沈淮说道。

        孙亚琳跟沈淮拉开距离,撮着嘴不表态,但毫无不掩饰她对他的怀疑,犹豫了半天,才回头问朱立:“梅溪镇拖欠朱经理多少工程款?”

        “还有一百八十二万?!?br />
        朱立紧张了半天,他自然更愿意接受第二个方案:就算银行的利息要他来承担,也要比民间借贷低一大截;再者,万一梅溪镇政府出现什么问题,没有还款的能力了,他大不了把对镇上的债权扔给业信银行,他还是可以从这笔令他家陷入绝境数年的债务纠缠里彻底解脱出来。

        孙亚琳轻轻吐了一口气,横了沈淮一眼:老娘还以为多大的款额呢?

        沈淮无奈的说道:“算我欠你一个人情?!?br />
        孙亚琳见沈淮服软,就很快点头答应下来,说道:“业信银行在东华的分行还在筹备中,朱经理这笔款子倒可以特事特办。过了年初五,你把证明材料带齐全,到渚溪酒店来找我……”孙亚琳之前说没有带名片在身上,这会儿又极坦然的从精致手袋里拿出一张印制精美的名片来,递给朱立。

        朱立接过印制精美的名片,入手感觉异常的沉重,没想到害他数年陷入困境的问题,竟在眼前这两人的只言片语之间就解决了。

        不管怎么说,他心里对沈淮依旧充满了感激,虽然这件事对沈淮来说可能不那么困难,但依旧是沈淮伸出援手,把他拉出泥淖;更何况沈淮跟他没有什么交情,就主动伸出援手。

        朱立喉咙哽咽着,沈淮则继续跟孙亚琳说道:“业信银行在梅溪镇的营业网点,年后也会找建筑承包商重新装潢吧,我想这件活交给朱经理、完全不用担心朱经理偷工减料……”

        孙亚琳瞪了沈淮一眼,要他不要得寸进尺。

        沈淮则不理会孙亚琳的不满,业信银行业务要发展到梅溪镇来,一些不是很关键、但有利润的建造或装饰工程交给地方建造商去做,也是国内基于利益交易的一种潜规则。

        沈淮即使不想从中捞取什么好处,也会考虑尽一切可能扶持地方企业发展。

        “没必要,没必要……”朱立都觉得有些惶恐,对做工程来说,接银行的工程是最叫人喜欢的,不管利润高低,关键是付款有保障。要是银行都拖欠建筑承包商工程款的话,整个金融轶序就乱套了。

        “镇上欠你很多,”沈淮很坦率的跟朱立说道,“但是,镇上也不能额外的补偿你什么,甚至不能多补贴你一分钱的利息。梅溪镇跟业信银行有些业务上的合作,向业信银行推荐你的建筑队,也算是私下的、不能公开的补偿,也希望你不要把以前的事情太记在心里;我们大家都要往前看……”

        九三年国内大多数建筑跟装潢公司还没有特别明晰的专业分工,一般的建筑安装队,砌墙盖房的活也做、室内外装饰工程也接。

        “一定的,一定的?!敝炝⒉恢栏迷趺此挡藕?,也完全没注意到沈淮说过那句话,看了他女儿一眼。

        “年初五时,朱经理把你建筑队的资料也带一份过来吧。反正最后用哪家还没有定下来,只要朱经理能满足我们的要求,还是有竞争机会的?!泵娑陨蚧茨靡滴穹⒄棺骼娼换坏那渴铺?,孙亚琳恨得牙痒痒的,也只能暂时先屈服。

        反正沈淮站在镇政府及钢厂的立场上,一定要把关系户推荐来接业信的工程,孙亚琳跟张力升也有说辞;国内就是这个情况、这个潜规则。

        孙亚琳瞟了站在旁边的朱仪一眼,心想沈淮为这女孩子还真能豁得出去,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孙亚琳当然也不甘心给沈淮得寸进尺,指着病床边小柜上的车钥匙,拍着脑袋说道:“这不是我的车钥匙吗,原来我开车过来了?”

        完全不管这句话会给朱立带去怎样的联想,也不管这句话会给沈淮带去怎样的麻烦,孙亚琳拿起小柜子上的车钥匙,扬了扬手就先走了。

        ************

        看着孙亚琳屁股一扭一扭的出去,沈淮恨不得拿起小桌上的茶杯砸过去:最毒妇人心,他刚才还跟朱仪商议着从此陌生路,一番打算都叫这娘们破坏了。

        朱立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他没敢细打量沈淮,只是回头看了沉默着的女儿两眼,完全猜不到沈淮刚才把他支走是要跟女儿说什么话?之前也完全没有想到女儿跟沈淮早就认识?更想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之前不说她认识沈淮,还闹那么大的别扭?

        孙亚琳搞出来的烂摊子,沈淮也不知道要怎么收拾,难道跟朱立坦白曾经把他女儿搞得要自杀的往事?朱立会不会冲上来揍他一顿、再拂袖而去?

        “沈书记以前是我们学校的教师,跟我们班一个女孩子谈恋爱,后来又跟人家分手了。之前就看着像,我也才确立是他……”朱仪见她父亲满脸狐疑,知道回来后也会给追问详情,就直接当着沈淮的面骗了一道谎言,免得以后给拆穿。

        沈淮心里悲鸣,都说女人是天生的谎言家,他都没想到朱仪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眨眼间的工夫编出谎话来:你当你爸是白痴???

        沈淮借咳嗽掩饰尴尬,跟朱立讪笑道:“我就是想跟朱仪打听之前那个女朋友的情况,总之是一段难堪的往事;还真没有想到朱经理的女儿,以前是我的学生呢……”

        朱立能说什么?只是彼此尴尬的相望笑笑而已,沈淮欠着身子去拿小桌上的水杯,朱立忙过来帮他拿了递过来。

        “沈书记还把她当女朋友吗?”朱仪又问道。

        沈淮手一抖,水杯没有接住,整个的泼床上、泼湿了一片。

        “瞧我笨手笨脚的……”看着被子上泼湿了一片,朱立只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来。

        沈淮无奈的看向朱仪,有时候他实在不明白有些女孩子为什么会有飞蛾扑火的盲目念头?

        再留下来就是彼此尴尬,朱立喊来护士帮沈淮换过泼湿的被子,就告辞要走。沈淮喊住朱立,把他提来的那兜东西拿过来,主要是两条中条烟,想必他之前到他宿舍去过,看到其中一条中条烟给拆过口,中间有些鼓,猜想朱立在里面塞了现金,把这条烟递给他,说道:“烟我收一条,这条你拿回去。以后就不要带什么东西来了……”

        朱立伸手要拿另外一条烟,沈淮则坚决的把塞钱的烟递给他,送朱仪跟她爸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