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三十章 少女的情怀(一)

    第一百三十章 少女的情怀(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明早八点的一章提前更新,下一章还是下午准五点左右)

        “刚才去给老褚拜年,才知道沈书记您在工作时昏过去。沈书记您这么尽心的想办法帮我解决问题,我却害沈书记您病得这么严重,我……”朱立推门走进来就恳切的赔礼道歉,“老褚要我不过来打扰沈书记您休息,但我越想越难受,越想越觉得对不住沈书记您,想着哪怕过来看一眼,叫沈书记你骂一声,兴许能稍稍心安一些……”

        “真没有老褚说的那么严重,朱经理,你看看我精神不是好好的?”沈淮说着话,要朱立不要过度在意他的病情,眼睛却瞅着站在一旁不吭声的朱仪,相隔一年多没见,她的脸颊清瘦了许多,叫她有一种更显成熟的美。

        沈淮也不明白,之前那个混蛋,怎么忍心玩弄、伤害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可是,这时候又为什么会有怜惜的情绪?

        沈淮一时间理不清自己的内心,但心里很想知道朱仪这一年多来过得好不好,却又无法开口。那种清晰浮现出来的怜惜,又叫他有些惘然无措,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朱仪那双冷艳而深藏怨恨的美丽眼睛。

        孙亚琳一没有想到沈淮竟然是病严重到昏迷之后给送进医院急救的,二是敏锐的注意到,跟这个又黑又胖的中年男人进病房的女孩子看沈淮的眼神异样的复杂,而又拿明显带敌意的眼神看自己——

        孙亚琳见这女孩子面容清丽明艳,穿着玫红色的外套,肌肤白皙,有着优雅的气质,竟然是各方面都不比陈丹差的大美女,看她的表情,心知她跟沈淮有故事,好奇心就给钩了起来,连坐着的姿式也下意识的端直起来。

        沈淮不知道朱仪心里藏着对他怎样的恨,见她目光落到孙亚琳脸上时,眼神变得更冷,便主动帮走近过来的朱立介绍起来,“表姐你不是一直都对渚溪酒店的建造赞不绝口吗?朱立朱经理就是渚溪酒店的建造商……”

        孙亚琳心想:我什么时候对渚溪酒店的建造赞不绝口了?心里想归想,看眼前这个黑胖子掏名片递过来,还配合的站起来接过名片,主动跟朱立握手,说道:“孙亚琳,我过来看我表弟,身上没有名片,”又转头看向朱仪,“这位是……”

        “她是女儿朱仪,就是这死丫头害沈书记病得这么严重,”朱立把女儿拉到沈淮床前来,说道,“你快过来给沈书记道歉!”

        看着朱仪倔强的抿着嘴,牙齿咬着嘴唇的内侧,她的脸逾发的白得透明,似怨似恨的眼睛倔强的看着沈淮,却不肯吐一个字,沈淮心想她给她爸爸朱立强拉过来大概已经挨了不少骂,受了很多的委屈:她怎么可能、怎么甘心跟他道歉呢?

        “对了,朱经理你过来有没有开车过来?”沈淮岔开话题问道。

        “跟老褚借了辆车赶过来?!敝炝⒁郧坝谐?,但卖掉还债了。

        “我表姐正愁怎么回宾馆呢,你帮我送一下;你等会儿再过来,我还有事跟你谈……”沈淮说道。

        孙亚琳瞪了沈淮一眼,她玛莎拉蒂的车钥匙就扔在沈淮病床边的小柜子上,沈淮想支开她跟朱立、跟这女孩说话的办法也太笨拙了,但想到戳破沈淮就不能看到接下来的好戏,就只能勉强的站起来配合沈淮:“麻烦朱经理送我一下,”又跟那个漂亮不下陈丹的女孩说道,“你看吊滴差不多快到底,就去喊护士过来……”

        走过来拿外套里,伏身凑到沈淮的耳边,悄声说道:“我等会儿再回来听你讲故事……”

        沈淮没想到这个表姐会无聊到这种程度,不过要她配合先把朱立支走,方便他跟朱仪单独说话,这时候不管什么条件都只能先答应下来。

        ************

        朱立与孙亚琳走后,赶着护士进来查房,沈淮与朱仪就各自沉默了,等护士走后,沈淮才用带着干涩的嗓音说道:“以前的事,我对不起你?!?br />
        也许是沈淮的一声“对不起”,叫朱仪的心不再那么僵硬,她冷冷的说道:

        “你没有必要道歉,虽然拖了一年,但只要你能完成你的承诺,我也会继续遵守承诺。做你的秘密情人也好,也不会干涉你有其他女人。但我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能让我爸爸知道我跟你之间的事情……”

        看着朱仪冷若冰霜的脸,沈淮只能苦涩一笑,问道:“为什么?”

        “我爸知道这件事,不会接受你的帮助,那我的家可能就熬不过去了……”朱仪咬着嘴唇,艰难的说道,眼眸里藏着屈辱而坚决的神情。

        想起之前沈淮跟朱仪的交往,沈淮实在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好。

        没想到她的家庭真背负着这样的艰难,没想到她的父亲真的就将给债务逼处走投无路,没想到她的母亲真的给债务逼得快神经崩溃,也没想到她会把这份责任背到自己的身上来。

        之前的沈淮贪恋朱仪的美貌跟诱人的身体,而朱仪看沈淮在校园里一掷千金,希望他有能力帮她家解决债务问题,犹豫再三之后接受了他的追求。

        对那时的朱仪来说,这段情感即使谈不上特别的纯粹,也毕竟是她所经历的第一次恋爱。

        然而之前的沈淮回国继续过着奢侈的生活,从孙家所得的生活费总共也只有三万美金,供自己挥霍还不够,哪里会愿意、哪里有能力替朱仪家里承担债务?

        他甚至认为朱仪不过是一个贪他钱财的女孩子,直到朱仪有一天跟他说可能怀孕了,则果断的当成麻烦甩掉。

        沈淮此时知道前因后果,知道所有事情的原委,故而能体会到朱仪当时能下决心割脉吃药的绝望心情……

        沈淮也没有想到,朱仪她这时把他的出现,误以为是要继续一年前的“感情交易”。他这时候也能明白朱仪为什么要把学校里发生的事情瞒着她的家人,她的家庭在那时已经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再有这么一则坏消息,也许会把她的整个家庭都压垮掉。

        沈淮多少能明白朱仪这种即使绝望也要自己承担的无措心情。

        沈淮看向朱仪的左手腕,裹着小丝帕,遮住了一年前留下来的伤痕。出事后,他并没有去看朱仪一下,只听说她又吃安眠药、又割脉什么的,再接下来,他就不得不停职休假……

        沈淮抬头看着刷得粉白的天花板,也不知道朱仪对现在的他知道多少,欠着身子要从病床边的小柜上拿烟点上。

        “你少抽点烟……”朱仪见沈淮要抽烟,下意识的说道,但话脱口而出就后悔了,转脸看向别处。

        沈淮愣怔了一下,又哑然失笑,想起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初恋往事,心里想,人的情感也许就是这么难以琢磨:即使给狠狠的伤害,却依旧无法忘怀,甚至还会有不现实的企盼以及一厢情愿的替对方开脱。

        沈淮翻看之前“他”的记忆,朱仪曾经对“他”依顺得很,唯一会阻止他的,就是不喜欢“他”抽烟。朱仪应该要恨他入骨的,只是看到他伸手拿烟,还是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可见朱仪即使对他恨之入骨,却依旧有着不现实的幻想跟期待,也可以想见朱仪在进门之前的心情会复杂、纠结到什么程度,才会叫这句话脱口而出……

        这倒应了一句话:曾经深恋过的男女,总有一颗盲目自虐的心。

        “我到梅溪镇不是因为你,我也不知道你家住梅溪镇,我之所以找到你父亲,也不是完全因为你……”

        沈淮把烟盒放回去,说道,

        “镇上欠你父亲一百多万的工程款,你父亲陷入今天的困境也全是因为这个,所以镇上要想办法解决对你父亲的欠款?;褂?,就整个梅溪镇来说,你父亲都要算一个相当了不起的人——在给你泼那一盆洗脚水之前,我的想法是这两个。所以,不管你以后怎么恨我都好,我替你父亲解决眼下的麻烦,是我此时担任梅溪镇党委书记应尽的职责,并不是完成跟你的交易……”

        也许是之前的脱口而出,也许是沈淮言语间对父亲的人可跟赞同,叫朱仪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不再那么的冰冷如霜。

        少女对自己的父亲总有天然的敬慕。

        即使朱立的外形应该不能叫别人第一眼就觉得他有过人之处,也许朱仪作为女儿,也时常给人拿她父亲的外貌取笑,沈淮对她父亲的赞同,总是能缓和她的对立情绪。

        沈淮看到朱仪的脸色缓和下来,心知他的一番话还是有些作用的,心想:小女孩子总是好糊弄。

        “实际上,我跟你之间没有什么交易,之前是我对不起你,也是存有欺骗你的心思……”沈淮宁可朱仪继续憎恨自己,也不希望她的心扭曲起来从此过一种畸形的人生,“等会儿你父亲回来,我会说你已经道过歉了,尽管是我该向你道歉——我也会当我们从来都没有相识过……”

        “你为什么不再骗我,或者说这是你另外一套谎言?”

        朱仪几乎要将嘴唇咬破,她不知道沈淮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或许每句话都是骗人的谎言。

        沈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想再说什么,就听见过道里有鞋跟击地的声音,护士都穿软底鞋,这显然不是护卫走过来。

        沈淮闭嘴躺下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果然是孙亚琳又推门进来,说道:“我忘了拿手机了……”沈淮侧头看到孙亚琳的手机就摆在小柜子上,他刚才心思都在朱仪身上、没注意,不过他能肯定孙亚琳这是故意的,就是方便她随时能杀他一个回马枪。

        不过,他拿孙亚琳没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