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谁才是老大

    第一百二十一章 谁才是老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时间:2012-08-21

        何清社心态平和下来,笑道:“牢骚归牢骚,工作还是要做,实不行,我们躲起来自我表扬好了。不过,全镇塌了一二十多间房,特困户家庭所占的比例特别高,县里就拔不到十万元的救灾款,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先照一户一千求灾款,伤病也由镇卫生院全力抢救,怕是市里的医院也已经给挤满了,”沈淮说道,“不能投亲靠友的受灾群众,都临时安置镇小的教室里过春节。钱倒是好办,想来过两天市里应该也会有一些求灾款下来,实不行先从钢厂调一万过来用,镇上也动捐款。不过要赶开学前,帮助灾民建好房屋,难很大,镇上需要一批过渡房……”

        “要赶开学前,把过渡房建好,也不可能啊,”李锋说道,“大过年的,不过了年初五,建筑站以及几个包工头,都拉不到工人……”

        “织染厂的承包期是过了,我压着没有续签承包合同,是想叫潘石贵把乱排污这事给改掉,”沈淮说道,“这么看来,没必要再给潘石贵机会,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我觉得马上就关停织染厂,把织染厂的几个车间用起来,临时改建成安置点,能解决过渡房的问题。你们看怎么样?”

        “织染厂有一来个工人,怎么办?”何清社问道。

        “褚宜良不是一直说要扩大生产吗?织染厂关停后,工人问题,找他来消化?!鄙蚧此档?。

        “行?!背邪境У呐耸笠酝豢炊沤ǖ牧成惺?,李锋跟何清社都没有受他的好处,沈淮决定把织染厂关停掉,手续上又不存什么问题,只要把职工的问题化解掉,他们自然附从。

        “那行,那就镇政府跟资产办拟个通知,”沈淮说道,“我打电话找禇宜良过来,跟他谈接受工人的事……”

        何清社不想做得罪人的话,但这时候也只能默默接受下来,说道:“好,这事我跟郭全去做?!?br />
        有些事他跟李锋不冲锋陷阵前,难道让沈淮顶上去挡火力?

        沈淮关停织染厂后,要褚宜良负责出面接受工人,摆明了是延续之前合资设立紫萝家纺有限公司的事。

        沈淮摆明了要支持禇宜良做大,何清社想到平时得褚宜良不少好处,这时候也是需要他站出来做一些冲锋陷阵的事。

        看着何清社走出办公室,沈淮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以前他是副书记,凭着有谭启平作靠山,联合何清社压制杜建,所以跟何清社的关系相处融洽。

        如今他是党委书记,何清社还是镇长。何清社能不能配合他做工作,会不会有其他想法,沈淮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国内的官场体制,党、政一把手想要和睦相处是极难的。

        关停织染厂,沈淮是确实没有精力把所有事都抓起来,需要人替他分担,但交给何清社负责,也是要试一试他的态。

        褚宜良接到电话,就动身赶到镇上,车刚进镇政府大院,禇宜良的人都还没有下车呢,就跟织染厂的承包人潘石贵碰上。

        潘石贵眼睛阴阴的看过来,恨不得褚宜良身上扎两刀,阴阳怪调的说道:“褚老弟,平时看你八面玲珑当和事佬,没想你到关键也手狠手辣??!”

        沈淮一直都不满织染厂排废水污染通塘河的行为,把织染厂关停掉,宁可镇上每年少收几十万的承包费,从其他地方补回来,也解决掉这个通塘河沿岸大的污染源。关键问题还于,织染厂关停后,一多个工人的饭碗问题要怎么解决?

        沈淮几次下要织染厂整改排污问题,潘石贵都拿没厂子没效益、工人要吃饭来推搪。之前沈淮没有坐上党委书记的位子,杜建也拿工人的饭碗问题说项,沈淮也就不好对织染厂用强制手段。

        眼下只要褚宜良能把一多工人接手过去,沈淮就完全不用顾虑潘石贵会怎么想;赶着这次要安排受灾群众,需要紧急准备一批过渡房出来,当机决断对潘石贵下刀,关停织染厂。

        平时镇里得潘石贵好处的干部也是没有。

        何清社找郭全、还有党政办的两个秘书,商议着怎么拟合适,镇上决定立即关停织染厂消息就传到潘石贵的耳朵里。潘石贵没有其他办法,就只能赶件正式下之前,赶到镇上来看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几次镇资产办到织染厂催促整改事宜的,都是褚宜良那长着倒霉脸相的儿子,潘石贵早就怀疑是禇宜良背后捣鬼,这时候看到禇宜良同时出现镇政府里,无疑是坐实了之前的猜测,心头邪火窜起来,忍不住就拿话刺褚宜良。

        织染厂、毛毯厂就挨着,两家都有废水要排通塘河,不过织染厂的排污量要大得多。以往镇上要求两家厂整顿,褚宜良就掏出五十万建设污水处理池、买进废水处理设备。打那时起潘石贵就觉得褚宜良不地道、假清高,故意挤兑他。

        这次听说镇里要褚宜良负责接收织染厂的工人,就算褚宜良是给镇上逼的,但是褚宜良答应下来,潘石贵也恨不得操、他的祖宗八代:这本来是他拿来要挟镇上大的资本,就给禇宜良帮着化解掉了。

        “潘厂长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禇宜良脸上挤出笑容来,故作糊涂。

        他知道这次接受织染厂的工人,一定会把潘石贵得罪不轻,但也知道要做事情,一个人都不想得罪,天下没有这便宜事。

        再一个,沈淮不收他的礼,不欠他的情,却一直都努力的推动成立合资公司的事情。如今沈淮也是为了解决通塘河的污染问题以及受灾群众安置问题,想要拨掉一两颗小钉子,他褚宜良不站出来冲锋陷阱,还想继续躲背后坐享其成,天下哪有这种好事?

        把织染厂关停掉,对将要成立的紫萝家纺有限公司也有好处的。

        如今织染厂跟毛毯厂紧挨着,北面是通塘河,南面是下梅公路,两侧是居民区,两家厂都没有大的展空间。要不想花大成本另起灶炉,毛毯厂想展,就是要吃掉织染厂,织染成想展,就是要吃掉毛毯厂。

        如今织染厂关停掉,作为临时的受灾群众安置点使用,等过段时间,划入将要成立的柴萝家纺有限公司,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哪怕是为这个,禇宜良都要帮沈淮把织染厂关停掉,还怕潘石贵记恨?

        禇宜良跟潘石贵同时进办公室,何清社正外面的办公室跟郭全讨论通知的措辞,看到潘石贵也跟着进来,就知道下面有人管不住嘴,提前把事漏出去了。

        看到潘石贵要直接往里面沈淮的办公室里闯,何清社厉声喝道:“潘厂长,你做什么?有点规矩,沈书记你的办公室你敢直接闯?”

        “镇上要关掉我的织染厂,我不找沈书记诉苦找谁去?”潘石贵也来了无赖劲儿。

        “你知道这事就好,这是沈书记跟我还有李锋书记的决定,我正准备找你说这事。你有什么事也可以找我说?!焙吻迳缢档?。

        关停掉织染厂建临时安置点,沈淮跟何清社、李锋三人分工:沈淮负责说服褚宜良接受工人;何清社负责织染厂具体关停的事宜;李锋负责去找镇上几个包工头,争取年后就动工。

        拖到年初五之后才找建筑工人改厂房,可能会误了学??У氖?。

        “找你管个屁用?”潘石贵打心眼里就没有瞧得起何清社,见何清社要拦他,瞪眼就骂道。

        “你是怎么跟何镇长说话的?”沈淮打开门站潘石贵的门口,严厉的看着眼前这个梅溪镇跟褚宜良并称的潘万。

        潘石贵梅溪镇要算是个权势人物,他堂哥是东华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潘石华。通常情况下,哪怕是霞浦县里,都没有谁愿意得罪潘石贵。

        以前梅溪镇除了书记杜建,何清社、李锋等人以及其他的镇上干部,都还没有谁给潘石贵放眼里。

        沈淮到梅溪镇来,潘石贵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之前也就跟他打过两次照面。后来想抓织染厂的污染问题,但潘石贵一直躲着不露面,也一直没有见到,沈淮对这个肥脸细目的家伙印象很深。

        沈淮本想将这家伙交给何清社拦出去,没想到他张嘴就辱骂何清社,外面的办公室里放肆,打开门,狠狠的盯着潘石贵,训斥道:“立即给何镇长道歉,不要以为我收拾不了你……”

        沈淮刚到梅溪镇就敢轧市长公子的车,潘石贵虽然是个无赖,还不敢当着面顶撞沈淮,脸垮下来,说道:“织染厂这些年都是我承包的,我对厂子有感情啊,镇上今天要把厂子关停掉,我心里急,嘴也急。何镇长跟我认识多年了,也知道我就嘴巴臭……”

        “你对织染厂有感情,你生梅溪镇、长梅溪镇,你对梅溪镇有没有感情?你自己看通塘河给你搞成什么成样子?织染厂旁边那条竖沟,整个的都成黑水沟,你有脸说你对梅溪镇有感情吗?”沈淮厉色盯着潘石贵。

        “我以前是做得不好,不过为了一多口人的饭碗,也是没有办法,不这么做,厂子就没有效益啊。再个,镇上让我改,我不是已经改了吗?”潘石贵哭丧着脸,说道,“环保这块,我已经投好几十万进去,这钱还没见回本的影呢,镇上就要把厂子收回去关掉,我冤不冤??!”

        “你真冤?”沈淮走回办公室,拿出一叠照片摔潘石贵的眼睛前,

        “你厂子里挖个坑,白天把生产废水储里面不排,晚上偷排,这就是你投了几十万环保里?你当镇上干部眼睛都是瞎的?我给过你机会,你拖了两个月,当我是卖黄芽菜的,你今天不要怨我……”

        看着上面几张照片都是织染厂夜里偷排废水的情形,潘石贵摸了摸热的额头,没敢再吭声。

        “你承包织染厂,也捞走不少钱,镇上对你没有什么不公平的。这事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镇上决定已做出。现一切工作都是以救灾为重心,关停织染厂,也是要拿厂房来作安置点,”沈淮不给潘石贵辩驳的机会,语气强硬的说道,“你要是配合镇上,镇上可以考虑给予一定补偿。你的姨表兄弟,津也开有一家印染厂,我知道你那里也有股份,原材料跟订单可以转移过去。你要硬着头皮跟镇上对抗,有你好果子吃!”

        沈淮态强硬的把潘石贵顶那里,不叫他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接着又对禇宜良说道:“禇总,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