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公子哥对高富帅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公子哥对高富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衣兜里的手机这时候又响了起来,沈淮掏出手机看了看号码,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给赵东、杨海鹏看是熊文斌家的电话。

        赵东心想:也许是熊黛玲打电话回去说要在梅溪镇留宿,熊文斌才会主动打这通电话的吧?他虽然打心底不希望老熊跟沈淮有什么芥蒂,但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控制的。

        沈淮接通电话,说道:“都这么晚了,老熊也是刚回家?恺闻跟晶晶,我也没有办法怎么接待,刚接到县里的防雪通知,我人在政府呢,听海鹏他说雪大,恺闻他们夜里会留下来,我等会儿再过去看一下……”

        沈淮不想显得生分,接通电话就主动说了很多话。

        熊文斌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苏恺闻是苏秘书长的公子,人暂时先到东华来,组织关系怕是要到年后才能调过来,谭书记也是要苏恺闻在东华就当多放几天假……”

        苏唯军!

        沈淮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

        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主任苏唯军。

        听熊文斌说到苏恺闻的家世,沈淮这时候才恍然间明白过来,为什么苏恺闻对他的敌意这么大?

        他老子苏唯军就是走秘书路线起身的。

        沈淮这段时间花心思把淮海省的官员关系网梳理一遍,虽然梳理不算多透彻,但也没有把淮海省最著名的秘书人物苏唯军漏过去。

        省委陶书记在平江市担任副市长时,苏唯军就开始担任他的秘书;随着省委陶书记的升迁,苏唯军也就在市政府秘书、秘书一处处长、市政府办副主任、副秘书长、主任、市委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省委副秘书长等职务之间变动。

        苏唯军唯一不干秘书工作的两年,也是到松平市担任市委书记镀了两年的金。因为松平市在他任期内组织防汛不力,出现不必要的伤亡,就又平调回到省里。

        虽说省委陶书记年纪快到线了,但陶书记在退居二线之前,应该还能把苏唯军往上再抬一步。

        谭启平以前跟苏唯军的关系如何,沈淮也不知道,但想来不会太差,不然苏恺闻与谭晶晶之间不会有如此亲昵的关系;此时谭启平需要省里有更多的支援,自然也就会跟苏唯军结成更紧密的联盟。

        苏唯军给他儿子也安排走秘书路线,倒是一点都不出人意料;不过把他儿子直接留在省里也不大合适,放出来给谭启平担任秘书,则是一个相当高的起点。

        谭启平的专职秘书,起步就是正科;跟谭启平的五六年,苏恺闻升到正处都不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谭启平还不到五十岁,也有足够往省里发展的资源;苏恺闻跟着水涨船高,等到副厅之后再下地方,那就已经是寻常官员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了。

        不过很显然,这条路线很美好,但通常只会给一个人去走。苏恺闻即使有老子当靠山,但也怕有背景比他更强的人跟他竞争走谭启平的秘书路线,而沈淮不管从哪个方面看去,都非常像是他的一个威胁。

        沈淮这时候已经能确认谭启平知道他是宋家的弃子,那在谭启平面前,他是远远比不上苏恺闻有优势的,毕竟苏恺闻的父亲苏唯军能给谭启平在省里带来最直接的同盟利益。

        也许谭启平也很乐意促成苏恺闻跟他女儿之间的关系吧?

        沈淮在电话里也没有跟熊文斌多说什么,也知道熊文斌打这通电话想要弥补些什么。

        沈淮对此也只是笑笑:

        熊文斌经历宦海沉浮这些年,变得世故,屈服于现实之下,也不能怨他什么。

        把这里的诸多关系厘清楚,沈淮心里还是忍不住骂一声:还以为自家是个公子哥,没想到来了个高富帅……

        沈淮要赵东早点回宿舍陪同肖明霞,如此雪夜,把未婚妻留冰冷的宿舍也不大好;也要杨海鹏去敷衍苏恺闻跟周明去,不管怎么说,表面的关系也要维持好——沈淮没心情去应付苏恺闻,他要赶着回镇政府,在这场雪小下来之前,还是不能麻痹大意。

        县里也统一部署防灾救灾工作了,梅溪镇就算提前做好了工作,有些情况还是要一把手亲自汇报,才更合适一些。

        沈淮赶到政府里,除了值守的李锋、黄新良外,何清社、郭全、褚强等人,在看到县里都统一部署防灾工作之后,也重新回到镇上待命。

        了解过各村委及两个居委会的最新情况后,沈淮跟何清社、李锋合计后,还是不能把马虎;大雪封路,下面的村子一时间顾不上,镇区两个居委会还是要再排查险情。

        沈淮先带着黄新良、褚强赶去镇卫生院,也要李锋除了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外,要把镇联防队的人都动员起来。

        压塌事故倒没有发生,不过有两名骑车走夜路滑倒摔骨折的村民,连夜送到镇卫生院救治。镇卫生院救治条件差,但这种天气也没有办法送市里去。

        另外,入夜前镇区两个居委会也把十多个特危房的住户临时安置到镇卫生院里。

        镇区居民的住房条件,其实比农村还要差。

        村民翻建房子批复还要宽松一些,宅基地相对宽敞,这些年陆续翻建新房比例还是很高。反而是镇区的老旧房子比例特别高,大片的居民区都跟棚户带似的,出问题的可能性更高。

        小小的卫生院一时间嘈杂无比,还有小孩子在院子里溜动着扔雪球。

        赶着陈丹过来接小黎回去,陈桐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没有留在宿舍里,或者找钱云谈恋爱去,也跟着出来瞎走。小黎不愿意走,看着沈淮进来,跑过来问道:“镇上需不需要志愿者?我留下来当志愿者行不行?”

        “要的,”沈淮站在廊檐下,把身上雪粒子抖掉,见小黎冻得小脸通红,镇卫生院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到半夜气温还要下降,沈淮把身上的冲锋衣脱下来给她穿上,“你小心点,不要把自己整成病号,等到明天还再找别的志愿者来照顾你就成,”跟陈丹、陈桐说道,“酒店里要没事,你们俩也留下来当志愿者吧?!?br />
        镇卫生院就六间住院病房,除了一间要安置两个骨折病号及家属外,一间腾出预备有新的伤病送进来,寇老头跟其他十几户人家临时挤剩下四间住院病房。

        陈丹、陈桐也跟着深一脚、浅一脚的陪沈淮沿街巡看镇区的雪情。联防队在入夜前就给召集起来待命,这时也都动员起来,深入街巷排查险情。

        过凌晨时,雪势越发的大,沈淮跟李锋、黄新良、褚强他们站在一个巷子口背着风抽烟歇力,陈桐也想过来抽烟,给他姐一把抢过去。

        郭全深一脚浅一脚的跑过来:“北居二组塌了两埭房子,就在通塘河前面,有一户临时迁出来;有一户说着没事不肯动,居委会就没有坚持做工作,可能有三个人给压里面……”

        “……”沈淮想骂娘,又不知道骂谁,把抽了半截的烟塞雪堆里,往通塘河那边跑去,边跑边跟黄新良、李锋说,“我跟老郭去北居二组组织扒房子救人,你跟黄主任立即回镇上:一是把闲下来的人手都派出去排查险情,二是用高音喇叭把镇上人都闹醒。房子塌之前会有预兆,人醒着看到房子不对劲,就能来得及逃出来……”

        李锋也没有想到情况比想象还要严重,与黄新良踩着雪就往镇政府跑。

        陈丹跟不上沈淮的步伐,摔了一跌,身上都是雪,跟着跑了半夜,整个人也累得慌。

        沈淮走过来搀她起来,帮她把身上的雪拍掉,跟她及陈桐说道:“你跟陈桐去卫生院找何清社,让他把人都转移到镇小去。那边的房子结实些,卫生院的病房还是要空出来,夜里伤号可能会增加许多……”又跟褚强说道,“你立即带人去菜市场,看住不要让人进去,彩钢棚吃不住压?!?br />
        沈淮这时候就怕那些不敢睡家里的人挤到菜市场彩钢棚下去,却不知道菜市场大面积的彩钢棚,结构强度更差,更经不住雪压;一定要让人看住那里。

        北居二组就在通塘河前面,沈淮跟郭全赶到,先赶到联防队员与周边邻居已经动手从压塌的房子把一家三口人都扒了出来。动作很快,给压在房梁下的一家三口人,满身是血,但身子还在动弹。

        沈淮立即组织人手这边拆了房门,抬着人就往卫生院赶。

        沈淮又赶回镇中心小学跟何清社汇合,临时出来避灾的民众陡然增加许多。赵东又从宿舍赶过来,从生产线上抽调二十多个夜班工人过来增援,场合就没有那么混乱。

        之前防灾,还是以劝导为主,但很多居民都不重视,对雪灾没有什么风险意识;大过年的,谁愿意在外面熬夜?

        这边出了压塌事故,李锋就强令联防队员跟派出所的民警,对所有看上去不那么结实的房子,直接过去敲门、踹门,告之已经出现压塌伤亡。

        两个居委会的高音喇叭也打开,播放防灾信息,主要是把全镇的居民吵醒,只要清醒着,遇到危险还能有避险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