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雪灾

    第一百一十五章 雪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给全镇教职工补发工资,沈淮拍板决定,回到镇上,还是跟李锋等人知会了一声。

        大家也都知道教职工这两年的怨声大,梅溪镇中、镇小这两年的教学质量大幅滑坡,跟这个有很大关系。镇上干部除了少数几个,大多数家就在梅溪镇,他们的子女或者孙子女,都有可能会在镇小、镇初中读书,他们也就打心底也都希望能把学校的教学质量搞搞好。

        以前是没有条件,大家日子过得紧巴巴,想把事情做好,也没有办法。

        如今有些条件了,梅溪钢铁厂在强势的复兴,其他方面的经济工作,在沈淮的主持下,也都在一步步的理顺,甚至大家有信心明年就搞建桥拓路及集资建房这两件大事,对明年镇上的财政形势自然也是非常乐观,有些事自然也就显得刻不容缓。

        今年行政人员的年终奖只要不比去年少,就算今年少一些,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沈淮的这个决定,镇上大多数干部都是欢迎的。

        何清社也顾不得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就召集人手把工作开展起来。

        各个学校差不多都已经放假,学校即使有人值班,也未必正好是校长;先打电话,电话通知不到人的,就派人开摩托车下去找。

        沈淮担任党委书记的好处就是全局由他来统辖,具体事情又可以交给别人去干。夜里在渚溪酒店开了五桌工作餐,把各个学校的负责人召集起来,算是开一个动员会。沈淮露了个面,讲了几句话,他就算是把差事做完了。

        张秀云这才知道,杜建今天已经离开梅溪镇,这些天为她们家成明的事跑前跑后,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已经是整个梅溪镇的掌门人了。

        何清社连夜跟各个学校的负责人及财务人员,把教职工的补发工资核算出来,第二天才能让财政所把钱款发到各个学校,再通过学校发放教职工手里,让大家过个好年。

        梅溪钢铁厂在一月份持续好转,一月的螺纹钢及其他钢材产量达到七千吨,月销售额达到两千三百万。由于螺纹钢价格在年前有小幅的回升,梅溪钢铁厂一月的利润比十二月还要高出一截,做到四百万。

        当然,沈淮一直到十月中旬才接手梅溪钢铁厂,一直到十一月末,梅溪钢铁厂都还在整顿生产轶序。从十二月份起产量翻倍,恢复盈利能力,也才两个月的时间,还不能把全年的亏损做平掉。

        梅溪钢铁厂年度还是亏损,自然不能有红利缴给镇上。

        管理层及一线工人的年终奖励分配办法,在召开职工大会之前就同时颁布。

        不过第一年的情况有些特殊,钢厂全年度是亏损的,但在新的管理团队成形之后,梅溪钢铁厂又实现了远超乎人期待的盈利能力,不进行奖励又说不过去。

        沈淮就临时把何清社、李锋、郭全等镇领导以及钢铁厂的汪康升、徐溪亭、钱文惠、赵东等人召集起来开会,最后决定拿出一百万来给钢厂的管理层及一线工人发放年终奖。

        一线工人、班组长一直到普通主管级别,都补发一到三个月的工资作为年终奖励;还剩有四十万,则在管理层团队内按系数分配,差不多每人能有两到四万的年终奖励。

        梅溪钢铁厂到年尾,除了维持正常的生产运转之外,外围的工作也差不多都停下来,也就显得清闲,也就财务到年关更显忙碌罢了。

        镇政府这边,何清社忙着给全镇教职工补发工资,巡视全镇中小学的假期安全工作,李锋负责综合治理,看着资产办到年尾没有什么,合资成立紫萝家纺的事暂时也先停下来,拖到年后再继续洽谈,看上去没有沈淮什么事,但党委书记要统辖全局,即使沈淮很努力把事情往外推,何清社、李锋、黄新良等人,也都习惯性的有事没事的找他请示、汇报、商议。

        年底闲下来的镇领导,也要全体出去,挨家挨户的走访五?;Ъ彝?,慰问镇敬老院的孤寡老人。

        沈淮除了把慰问金翻一倍(实际翻一倍之后,除了粮油年货之外也只有一百元慰问金)之外,也要专门负责学堂桥村五?;Ъ彝サ淖叻?。

        腊月二十六这一天,天下大雪,从早晨到中午都没有停下来,时不时大雪洒下来,扑得人睁不开眼睛。

        路上雪烂成泥浆,但田地里、房顶上,已经白皑皑的一片,像是覆了一层厚厚的被子。

        在沈淮的印象里,从没有记得东华的冬天有下过这么大的雪过。天气预报称这雪还要持续下很长一段时间,中午从镇上出来,就很担心有些危房能不能支撑过去。

        在黄新良、褚强的陪同,汇合学堂桥村的村支书等人,沈淮还要走访最后一个村民小组。由于昨天雨、今天从清晨开始就是下大雪,从村便道下去的泥巴路给人车踩成烂泥坑,沈淮他们就把车停在村便道上,从相对干硬的麦田边缘往里走。

        “前面就是寇老头家?!贝逯榕μ?,帮沈淮撑住伞挡雪。

        沈淮里面穿着滑雪衫,外面罩着防雨雪的冲锋衣,不怕这点雪花打身上,但也不好把学堂桥村支书往边上赶,还要他在前面带路。

        沈淮知道寇萱今天出院,虽说伤没有彻底的好,但农村人没有谁喜欢在医院里过春节。哪怕春节过后再去住院,春节之前也要先出院回家的。

        这么大的雪天,沈淮也不知道小黎有没有去接寇萱出院,反正小黎放假后就整天耗在镇卫生院里,沈淮跟陈丹都不去管她。

        寇老头家是个土墙茅屋,看上去就无比的寒酸,屋顶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叫沈淮担忧这么简陋的房子,能不能扛住雪压。

        陈旧的木门掩着,能听到小黎在里面的说笑声,她桔黄色的自行车就挨墙放着,沈淮忍不住苦笑摇头:这么大雪天,她都不想想等会儿怎么回去。

        村支书跑过去敲门,小黎打开门,看见沈淮,愣了一下,问道:“沈淮,你过来干嘛?”

        沈淮伸手过去搓了搓小黎的脑袋,笑道:“我不过来接你,你等会儿怎么回去?”小黎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村支书不知道沈淮跟眼前这个美少女是什么关系,但看他们关系亲妮,想必非亲即故,看到寇老头探出头来,说道:“寇老头,镇上沈书记过去给你拜年了……”

        寇老头忙走出来,对沈淮说道:“这真是的,大过年的,沈书记你也是大忙人,过来给我们拜什么年???”

        沈淮知道寇老头是实心人,说话很直接,笑道:“党员干部是人民的公仆。我们先要确保人民群众能过好年,我们当公仆的才敢心安理得的坐家里等着过年……”

        走进屋来,就两间土屋,堂屋兼作厨房,泥地,有灶有桌,桌上放着一只铜水烟台。角落里还搭了一张小床,想来是寇老头所睡。

        床上的被褥打了补丁,还都露出棉絮来,下面铺的是干草。堂屋开了北窗,没有玻璃,用塑料布跟报纸蒙着,破了一个口,寒风呼呼的吹进来。屋里跟屋外的气温差不多冷,叫人感觉不到一丝的暖和。

        沈淮矮着头走进里屋,寇萱卧着床,还没有坐起来,似乎为家里的窘困暴露在外人面前既难堪又难过,小脸通红,眼睛里噙着泪。

        小姑娘不再像初见她时给打肿脸,白皙的脸蛋,秀直的鼻梁,除了有些削瘦外,相貌相当的清秀,眼睛也大而有神,只是显得过于凌厉……

        沈淮抬头看了看屋顶以及支撑房梁的土墙,无暇照顾小姑娘的情绪,也不管村支书跟黄新良跟寇老头在堂屋说什么官话,他转身出了门,绕到房子后面。

        黄新良、褚强看沈淮反应奇怪,追出来,问道:“沈书记怎么了?”

        “这么大的暴雪天气,天气预报说还要下一整夜,这房子吃不住??!”

        “……”黄新良、褚强愣了愣。

        沈淮没跟黄新良、褚强多解释什么,就走回到屋里,跟寇老头说道:“今天这么大的雪,东华是好些年没遇到了。你这房子怕是吃不住,今天你跟寇萱还是要住镇上去,我让车送你们,至少要等雪停了,才能回来……”

        “没事,下雪能有什么事?”寇老头摇头说道,“这房子下雨才遭罪呢?!?br />
        东华地处南方,就是正而八经的建筑,在设计时,防雪标准上也要远远低于北方城镇。

        在南方、临海,要说台风过境,政府一招呼,群众转移起来动作迅速,但在防雪灾上很麻痹大意,便是黄新良、褚强他们也都没有防雪灾的警惕跟意识。

        沈淮做工业管理出身,在防灾及安全上接受的训练,要比任何一名普通官员都要专业。这屋顶能承受多厚的雪压,沈淮眼睛看着大体就估算出来,这显然不是黄新良、褚强他们具备的能力。

        这雪真要照天气预报所说的,持续明天凌晨才停,这房子有八九成的可能会塌下来。

        沈淮也是吓一身冷汗,全镇排查出来的、跟寇老头家差不多的特危房有上百处,他今天要是躲在办公室里,怕是也没有防雪灾的特别警惕性……

        沈淮也暗感:这一把手不好当??!要干好一把手,需要有应对各种突破问题的处置经验跟冷静。这也是很多背景深厚的年轻官员,到地方上多从副手做起、不让轻易担任一把手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