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零四章 新仇旧恨

    第一百零四章 新仇旧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教职工办公室在日侵时期马棚改造的三排教室后面,是一栋三层的青砖小楼,墙壁粉灰剥落得一块块的。

        踩着旧损的木楼梯上去,吱呀作响;沈淮找到挂“校长办公室”铭牌的房间,推门进去。

        杜建、何清社,负责社会综合治理工作的党委副书记李锋以及派出所所长鲁小山、梅溪中学校长,同时也是镇教育办主任周小舟等人都在,还有几个人站在那里,看着脸生,像是梅溪中学的教职工。

        “受伤的教师跟女学生怎么样?”何清社问道。

        “转去市人民医院治疗了,具体什么情况还不清楚?!鄙蚧淳驼驹诿趴?,有个人站起来,将椅子递过来,他就接过来坐下,也不多说什么,心里的怒火却是怎么按都按不下去:

        虽然这次小黎没有受什么伤害,只是受到些惊吓,但是这些小混混,就是冲小黎来的,要不是有他,谁能站出来?;ば±??

        想到小黎长得漂亮,竟然会给她带来这种麻烦、这种危险,想到梅溪中学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少女给社会青年逼奸、从此坠落的事情,沈淮心头的邪火就不打一处来,他绝对不愿意看到这种事在小黎身上有一丝丝发生的可能。

        看着办公室里的这些人,沈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沈淮坐了一会儿,见办公室里一大群人都闭着嘴不吭声,觉得有些蹊跷,侧过头问何清社:“怎么回事?”

        “带头那个穿黑羽绒服的青年,是鲁所长的妻弟……”何清社面上也觉得无光。

        沈淮看向鲁小山,目光狠得就想在他身上割块肉下来。

        当初宋三河带着市局干警下来抓他,梅溪镇配合最出力的,就是这个鲁小山;如今梅溪镇的社会治安乱到地痞流氓大白天敢到学校里把老师、学生抓住往死里打,这背后果然不是那么简单。

        给沈淮的眼睛盯着,鲁小山心底透着寒意,忙站出来表态:“沈书记,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秉公处理,一定会给受伤的杨老师跟那个女学生一个交待!”

        沈淮顺手拿起手边办公桌上的一只文件夹,就朝鲁小山砸过去:“秉公处理你妈个屁!”

        沈淮突然暴怒发飚,叫办公室的其他人也是心头肉跳;杜建跟何清社以及副书记李锋都坐着不吭声,也不说沈淮这么大发脾气不合适。

        “这事一定要严肃处理,”沈淮强遏住心里怒火,跟杜建、何清社说道,“但更重要的,我们要检讨,这种事为什么会发生?派出所所长的妻弟,光天化日之下,到学校来耍流氓,抓住老师跟学生往死里打,打得人生死不知,这种事为什么会在梅溪镇发生?”

        沈淮转头朝向镇教育办主任、梅溪中学校长周小舟,问道,“你当时在那里,有没有想过要站出来?;つ闶窒碌睦鲜Ω??为什么社会青年能肆无忌惮的在校园胡作非为?我想,这些小混混,即使仗着有个姐姐跟派出所所长睡觉,学校要是能严格管理,学校的校长不像你这么吃干饭的,也不至于像今天这么混乱吧?”

        周小舟虽然心虚,但拉不脸来给沈淮这么训骂,沉着脸,说道:“学校的责任,我不会推脱,我会向杜书记跟县教育局做检讨……”言下之意是指沈淮还没有资格训他。

        “周校长,你说什么话,沈书记说你两句也不行,”何清社厉声喝斥,“沈书记不追究,学校的责任就能推脱了?今天发生这种事,学校有能多几个教师站出来制止,小流氓敢这么嚣张?”

        “怎么处理,怎么也得杜书记来说话;杜书记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谁含糊谁就是婊子养的?!甭承∩礁蚧茨梦募性伊成?,又给沈淮当场骂娘,当成孙子训骂,即使再理亏,心里也窝着火,硬起头皮,说话也难听起来。

        何清社见周小舟跟鲁小山连爬带滚,杜建又坐在那里不吭声,场面多少对沈淮不利,也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杜书记,你怎么说?”沈淮看向杜建,不容这个老狐狸坐观周小舟跟鲁小山围攻自己,逼着他表态。

        “对受伤的师生,要尽一切力量抢救;对搅乱社会治安的地痞流氓,也一定要依法严肃处理?!倍沤ǖ嗡宦┑乃档?,他即使不会跟沈淮往死里斗,但想着就要给沈淮赶出梅溪镇,心里则是非常的不痛快……

        “杜书记的指示不错,”沈淮冷冷一笑,站起来,拿起靠门办公桌上的电话,问站在旁边的一名教师:“这电话拨得出去吧?”

        “能拨打市话?!蹦墙淌Υ鸬?,有些吃惊的看着沈淮。

        沈淮面向墙壁而站,拨出一串号码,等电话接通,说道:“阚局长,你好,我是沈淮,梅溪镇刚刚发生一起性质极恶劣的治安案件,我打电话跟阚局长你汇报一下。梅溪中学有一名教师、一名女学生给七名社会青年冲进去故意殴打伤害,目前生死不知,已经送往市人民医院急救。经镇卫生院初步判断,两名师生都是轻伤以上,具体还要警方调查。我们镇派出所所长跟故意伤害师生的为首社会青年是亲戚关系,我认为有必要回避。对,我跟阚局长你打这个电话,市局能直接介入这个案子最好……”

        沈淮放下电话,对杜建说道:“杜书记,一切都照你的指示严肃处理此事,镇上不包庇,不打掩护,市局的同志马上就会派人接手这个案件,”又对鲁小山说道,“希望市局同志过来后,鲁所长跟镇派出所的干警能好好配合,不要有任何含糊隐瞒……”

        说过这些话,沈淮对何清社说道:“何镇长,想来也没有我们什么事了,我们走吧……”

        何清社站起来,对脸垮在那里的鲁小山冷冷的看了一眼:鲁小山在轧车事件里,就把沈淮得罪深了;这次明显沾了错,而且错了可能不是一点半点,还不能忍一气之口叫沈淮骂个痛快,竟然跟周小舟拿话挤兑沈淮,也就不要怪沈淮把新仇旧恨翻出来一起算。

        党委副书记李锋,也惶惶不安的追了过来:“沈书记,何镇长,这事还得你们一起盯着啊……”

        李锋负责镇上社会综合治理,治安也归他分管。这事要说责任,他就是直接的领导责任。

        李锋打开始也跟周小舟、鲁小山他们的心思一样,想将杜建推出来和稀泥,希望最后能把这案子当成一般的治安案件处理掉。这样大家就能相安无事,至于受伤的师生,大不了镇上出钱保证冶疗。

        也许鲁小山在县公安局有靠山,但谁能想到沈淮来了脾气,直接就把这事捅到市公安局去了……

        李锋也知道沈淮这次要对鲁小山新仇旧恨一起算,按说他想谁都不得罪,就该保持沉默。

        不过,何清社昨天得到消息,李锋的信息来源也不迟钝,今天上午也知道杜建就要给调离。要是等到沈淮真正坐上党委书记的位子之后再站队,对他来说,就太晚了。

        乡镇跟市县不同,没有那么多的平衡好搞;再一个,何清社都不跟沈淮玩制衡,他一个副书记夹在不如就狗屁都不是。何况他也知道自己不是一点把柄都没有,特别是这次事,沈淮决心要搞大,他不想担责任,就要把责任都推到鲁小山头上。

        沈淮停下脚步,等李锋追上来。

        沈淮心里恨意不消,但也知道有些事情扩大化之后,只会叫工作更难做。

        再一个李锋分管镇上的治安及综合治理,对涉及到鲁小山的情况,应该比别人更清楚,这次真要把鲁小山拔掉,就需要李锋站出来当刀子。

        ************

        市公安局的两辆警车很快就赶到梅溪镇,接手此案,领队的是个姓葛的副支队长。沈淮将事情直接捅到市公安局,杜建也不再插手这件事,回到镇政府进了办公室就不再露脸,市公安局派人过来,镇上就由分管的副书记李锋出面配合。

        刘卫国也随同出警,还给特意派到政府大院里来,找沈淮问询事发时的情形。

        沈淮不添油、不加醋,把他知道的事情,如此说实,叫刘卫国记录下来。

        “我们有同事赶去市人民医院,只要确认过伤情,就转给刑侦支队负责,”刘卫国说道,“梅溪镇这次的问题,照我的经验看,刑侦支队认真查下去,可能有些严重,你们镇上的李书记,反应问题也很积极……”

        沈淮刚刚也打了电话询问过跟着去医院负责配合抢救的黄新良、郭全,杨成明跟寇萱二人还在抢救中。

        初步疹断杨成明颧骨有裂痕、鼻梁骨骨折,脑震荡的程度也不低;寇萱肋骨给打断三根,还有较严重的内出血,两人还不能说脱离生命危险。褚强也把两个人的家属接到医院了,治疗费用也先由镇上全部垫资,保证市人民医院尽全力救治。

        “这次的案子,我会再给阚局长打电话。不要给梅溪镇什么脸面,能查到什么程度,镇上都支持查下去,”沈淮拔了根烟给刘卫国,“我跟你旧话重提一件事,你愿不愿意到梅溪镇来工作?”

        刘卫国接过烟点上,梅溪镇虽然归霞浦县所辖,他相信沈淮还是有能力把他从市局调过来的,笑道:“我一个普通警察,混了几年都没有什么出息,可帮不上沈书记你什么忙?”

        “只要你愿意过来就成,”沈淮说道,“调动的事,我去求你们阚局长?!?br />
        “好,在沈书记你手下当个兵,想来要比在市局要舒坦?!绷跷拦斓拇鹩ο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