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零三章 校园惊变

    第一百零三章 校园惊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想着陈丹接过避孕套时那羞怒交集的神色,沈淮有着调戏纯情少女的乐趣。想想陈丹虽然性格泼辣,但对性、事还真是无知得很,沈淮嘴角挂着邪笑回到办公室。

        沈淮下午还想着去钢厂看一下,刚出办公室门,就看见陈丹从南园聘过来担任餐饮部副经理的女孩子朱丽玲心急慌忙的跑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沈淮心慌的问。

        朱丽玲跑得气喘吁吁,脸涨得通红,捂着胸口,急促的道:

        “街上有个青年想跟黎谈恋爱,纠缠了几回,本以为没什么事情。刚才黎的同学跑过来报信,有几个流氓到学校堵教室门,把黎跟另外一个女孩子堵在教室里不敢出来。陈经理跑过去看了,打沈书记的通,叫我过来找……”

        沈淮从公文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昨夜他跟陈丹在一起,忘了充电,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关机了。

        梅溪中学就在政府大院后面,沈淮一秒钟都不想浪费,看到郭全、胡学斌也赶出来,吼道:“通知派出所、联防队立刻派人到中学去,问问他们治安到底是怎么管的!”

        掏出车钥匙就叫朱丽玲上车,加油门发动机刺耳的拉动声,叫站在政府大院里的人吓了一大跳,就看着车轮搔出一大蓬飞尘来,黑色的轿车“叱”的就出了政府大院。

        沈淮没有耽搁时间,车停在赶高一年级的教室前,陈丹也跑步刚踏上走廊,东头的教室前的走廊里围着一大群师生。沈淮让陈丹留在外面,他分开人群挤进去,黎跟一个女孩子给堵在教室的角落里,没有什么事情,只是给吓坏了。

        有四五个二十岁左右的社会青年,在讲台前围住一个中年男子在拳打脚踢,边打嘴巴里还边叫:“叫***管闲事,给长点教训……”

        讲台边还有一个穿黑色羽绒服的青年,对一个女孩子肚子狠踢,嘴巴还恶狠狠的骂着:“叫妈拿刀划我!妈再划我!”那青年脸上给刀划开一道大口子,叫他的神情愈发的狰狞,他黑色的羽绒服也给划破好几处,给激怒了失去理性,对那女孩子往死里踢。

        那女孩子连着几个给踢到腹上,痛得蜷跪在那里,沈淮挤进来时,她还偷机抱着踢她的男青年的腿,狠咬了一口,只是很快给旁边一个混混揪住头发拉开,嘴角都溢出血来……

        给混混围着打的中年男子也没力气还手,满脸血,抱头蹲在讲台前。

        女学生们吓得又哭又叫,有两个混混凶巴巴的盯着外面,其他人想上去拉架也不敢,但给他们吓住。

        有个流氓看沈淮要冲进去,眼睛瞪着,一脸凶狠的冲上来,就要揪住他的衣领,嘴巴里还恶狠狠的叫嚣:“他妈、逼活得不耐烦了,敢管闲事!”

        沈淮抬脚就冲他的腹蹬过去,一脚蹬得他当即跟着软脚虾似的蜷个身子跪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

        不要之前的沈淮,就是动不动就打架斗殴的主;就算在市钢厂,管好下面的工人,性格就必然不能软弱。遇到打架斗殴这种事,沈淮也清楚一定出手要狠、眼睛转得够快,更不能没脑子、冒失失的冲上去。

        一脚将冲上来的混混蹬倒在地上,沈淮退回来,指着围观的人群里那些个畏畏缩缩的教师,喷着唾沫就骂:“们他妈干屁的,几个流氓能把们吓成这鸟样?”

        踢打少女的那个黑羽绒服青年,看到同伙给踢倒,暴怒之下,也不去多想什么,挥拳就朝沈淮冲上来。沈淮左右都是人,让不开,胸口吃了一记重的,但也一拳砸那人脸上,揪住他的头发就往人群拉。

        左右周围激愤的师生,这时也不再旁观,挨得近的抓脸抓脖子,几脚跟上去,就将这个黑羽绒服青年踹翻在地。

        这些师生,看着同学跟老师给社会上的混混打,也是气愤到极点,就差有个领头的狮子一声吼,一下子给点燃了,围上来七手八脚对这伙社会青年还以颜色。

        混混只有七个人,这时候围在教室内外的师生有一两百号人,一旦混混的凶狠吓不住人,那就很快落了下风,给逼到教室的角落里,进退不得。

        那个中年男子给围住拳打脚踢了好一会儿,满脸是血,这会儿给解救出来,却扶不住讲台,身子软软的将要栽倒下来。

        好几个学生冲过去,把那中年男子抱住,又哭又喊:“杨老师,杨老师……”

        沈淮把讲台边一动都不能动的少女抱起来,看她嘴角还在往外溢血,心里吓了一大跳,怕好端端的花季少女就这样给打坏了。黎跑过来,哭着抱住那女孩:“萱,萱……”沈淮也不知道这女孩子是不是她的同学。

        这会儿镇联防队穿保安服的七八名队员跟两名派出所的民警才闻讯赶过来,为首的派出所所长鲁山,他看到沈淮身上沾了血,挤过来,讨好的问道:“沈书记,没事吧!”

        “看我有什么事?”沈淮窝着一肚子火,将少女萱抱起来,见鲁山还识相的挡在前面,吼道,“滚一边去,不长眼睛!”

        梅溪中学就在镇政府后面,社会几个混混就敢冲到中学里围堵女学生,还如此嚣张的把?;ぱ囊幻淌Ω幻虺烧庋?,沈淮恨不得把鲁山这身警服当场扒下来砸他脸上。

        看着褚强跟郭全过来,沈淮让他们把车钥匙从自己裤兜里掏过去,让他们打开车门。

        一辆车子装不下两个伤号,镇卫生院离中学没有几百米,沈淮怕少女的肋骨可能会给打断,那就有刺破脏器的危险。前脚让褚强、朱丽玲跟两个师生,先送那个杨老师去医院,他跟郭全从教师搬出一张课桌,让痛得伸不直身子的少女平躺在上面,跟郭全前后抬头,由黎跟陈丹以及几名师生旁边护着,走着赶送卫生院去抢救。

        临出校门,何清社跟杜建等人才闻讯赶过来,沈淮也来不及跟他们细什么。

        何清社拉住一名教师,才知道几个社会上的混混冲进学校,把一名教师跟一名女学生打得人事不知。

        何清社也是急得直跳脚,但也没有办法,事情都发生了,只能预防往更坏的方向发展。

        何清社让派出所的民警跟联防队员,将那几个惹事混混都抓起来等候处置。学校也乱作一团,他跟杜建要先把这边安抚下来,又派黄新良赶去镇卫生院给沈淮打下手。

        人送到镇卫生院,沈淮又怕镇卫生院的医疗力量不强,就叫黄新良直接以镇政府的名义,给市人民医院打电话请求支援,派两辆救护车过来随时准备转院。

        那个叫萱的少女,到卫生院神智才稍稍清醒一些,看到黎也在她身边,虚弱的道:“对不起……”

        从黎声音打颤的叙述里,沈淮才知道这个少女叫寇萱,是学堂桥村人,家境很穷,打她妈就丢下她、她爸跟别的男人跑了,她爸死得又早,就跟爷爷相依为命。

        因为穷,寇萱考上梅溪中学,交了学费,连个生活费都凑不齐,不得不自食其力,在镇上一个台球室当收银妹,难免就跟社会上的混混有接触。

        这几个混混到梅溪中学来,起初也是来找到寇萱跟其他几个与社会青年有接触的边缘学生,顺便到中学来逞逞威风,无意间看到黎跟她们班上另外一个漂亮的女孩,就有两个混混纠缠着要跟黎她们俩要“耍朋友”。

        前后给纠缠了好几次,黎只是不理会。上学、放学或下夜自修什么的,都在学堂街上,也以为只要不理会就会没事,也就没有跟沈淮提起。没想到这两个混混,今天又纠集同伙到中学来逞威风,闯到她们在上自习的教室里,言语挑衅还动手动脚的。

        寇萱劝阻他们,跟他们吵了起来,又动起手来,寇萱拿铅笔刀连划了那个黑羽绒服青年好几下,划破他的脸,就把这几个人的凶残性子彻底激怒。

        由于梅溪中学本来就有好些个边缘学生跟这些社会青年有接触,在学校里也称王称霸,把整个学校搞乌烟瘴气,中学里也时有学生给边缘学生跟社会青年欺负敲诈。

        故而这些社会青年在教室里如此乱搞,普通师生也不敢上去阻拦,倒是黎的同桌,见机快,跑到渚溪酒店来报信。

        那个中年男子,是梅溪中学的语文组组长,叫杨成明,也是黎她们班的语文老师,是唯一站出来阻拦这些混混的老师,故而也成为发泄口,给殴打厉害,一直到沈淮赶过来……

        镇卫生院条件很简陋,初步判断寇萱肋骨有骨折,杨成明可能是脑震荡,市人民医院的救护车过来,就立即搬上救护车,转往市人民医院救治。

        沈淮跟陈丹没有跟过去,指示黄新良、郭全二人代表镇上全权处置此事,又让褚强开车带着学校的一名老师,去把杨成明跟寇萱的家属接到医院去,黎也坚持跟着过去。沈淮也由着她,女孩总要经历事情才会长大。

        沈淮让陈丹、朱丽玲先回酒店,他走回到学校,学校这边的师生都散开了,这个班的学生特意给安排提前放了学,有两名联防队员还守在教室门口,看到沈淮过来,道:“沈书记,杜书记跟何镇长他们,都在校长办公室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