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零一章 女人的心思

    第一百零一章 女人的心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哦,都写过一百章,小庆一下,夜里十二点加更一章,感谢这段时间来,兄弟们一如既往的坚持跟捧?。。?br />
        “这么晚了,黄主任过来有什么事?”沈淮起身去打门,身子就堵在门口,将黄新良堵在房檐下,声音冷冰冰的说道。

        “后天党政会议的提纲印好了,我拿过来给沈书记看一下,看有没有什么要修改的?!被菩铝冀掷锏奈募莨?,小心翼翼的窥着沈淮的脸色,看到沈淮的衣服跟头发有些凌乱,但他很识趣的,眼睛没有瞎往里看。

        “这事明天我到办公室交给我不成吗?”

        沈淮蹙着眉头,盯着这个大煞风情的家伙,恨不得抬脚冲他脸踹过去,好不容易陈丹第一回主动跟他索吻,他手往她裤腰带下伸的时候,她也是难得没有阻止,尼玛的,这气氛竟然叫黄新良给破坏了,他哪有心情接什么鬼捞子会议提纲?

        不抽黄新良的脸,沈淮都觉得自己是好脾气。

        “主要还要跟沈书记您检讨错误……”黄新良忐忑不安的说道,他都没有勇气看沈淮的脸。

        “……”沈淮不知道何清社从哪里得来消息知道杜建就要给调离,倒没想到黄新良会这么快过来站队,他打了哈哈,说道,

        “黄主任平时工作競競业业,一丝不苟,我没想到黄主任有犯错的地方;再说了,即使黄主任觉得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的,也应该是跟杜书记、何镇长去检讨。天这么晚,我要休息了,会议提纲你明天直接放我办公室里,或者交给郭全带给我也成。以后记住,工作之外的时间,没事不要上门来,左邻右舍都盯着,还以为我受贿呢……”

        沈淮一口将黄新良上前的路堵死,眼神清楚的告诉他,要他马上离开。

        黄新良有如给打了一记闷棍,鞠了躬,说道:“对不起,打扰沈书记您休息了……”狼狈不堪的走掉。

        看黄新良出了巷子,沈淮才转回身来把门关上,见陈丹从里屋探头出来看,恨得牙痒痒的说道:“这个黄新良,还说来检讨错误,却不知道他正犯着天大的错误,不给他小鞋穿,还真是没天理了……”

        “……”陈丹掩唇而笑,说道,“你前些天不是说打算要用他,怎么还这么吓唬他?”

        “他坏我的好事,我不吓他几天,我能心甘吗?”沈淮恼恨的说道,又侧着头问陈丹,“我们继续?”

        “不要?!背碌ち臣甄澈?。

        沈淮见陈丹的拒绝不那么坚决,就把她堵在里屋,随手把两个房间之间的帘子拉上,做出张牙舞爪的样子,陈丹咯咯笑着要躲开,却搞错了方向,人往床那边躲过去。

        沈淮跟陈丹笑闹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成功的将她压在床上,看着她绯红的脸色有着说不出的迷人,几乎要渗出水的眼睛,几乎要将他的灵魂吸过去,他小心翼翼的啄着她的唇,小心翼翼的解开她外套的扣子,陈丹喘着气,吐着芳芬的气息,身体瘫软在床上,不再挣扎,便是沈淮试着去解她的裤腰带,也不再去阻止……

        沈淮知道陈丹默许他做那一步了,心脏也激动的砰砰直跳,又不那么确定,手将陈丹束在裤腰里的秋衣都带出来,手摸着肉摸上去,将胸罩推上去,摸到那对跟小白兔似的嫩\乳。

        陈丹微吐丁香舌头,给吻得气息迷乱,双手用力抓住沈淮的头发,叫沈淮感到痛,也感到她那激烈涌出来的情/欲。

        陈丹感觉到沈淮的手从她身后往下钻,手掌的老茧磨着她嫩滑的臀肌,沈淮用力的抓住她的臀、肉,叫她既痛,又觉心底的痒,有那么一阵的舒缓。在既怕沈淮手指继续往下伸,又渴望着他手指往下伸,去缓解双腿之间的痒痕,沈淮的手突然抽了出去,接着身上一轻。

        陈丹奇怪的睁开眼,就见沈淮弓着身子去开门跳着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弓着身子回来,陈丹问他:“你干嘛去了?”听说男人太激动可能会早出,想到沈淮可能遇上,又觉第一次就遇到这事又有些好笑。

        “不是怕小黎过来坏我们好事吗,我过去让她早点睡,我跟你讨论酒店事可能会很晚,叫她不要等你……”

        见沈淮弓着身子,突然跑出去竟然是为了这事,陈丹又好气又羞涩的打了他一下。沈淮坐过去,问道:“脱衣服,好吗?”

        陈丹欠着身子过去把灯拉熄了,沈淮要去开灯,陈丹又坚决的把他拉回来。沈淮只能把窗帘拉开,让外面的月光稍许透出来,在微弱的月光里,看着陈丹把外套脱下来,叠放在床头柜上,又曲着腿把牛仔裤脱下来,就穿着毛衣、秋裤拉开被子盖好。

        沈淮没有那么含蕴,先把自己脱光,又钻进被窝里去,把陈丹一件件衣裳脱下来,将陈丹灼热的光滑身子压在身下,肌肤相亲,沈淮下面也是硬得胀痛,迫不及待的抓住她内裤的边缘往下拉。

        陈丹配合的抬起臀,让沈淮把她的内裤脱掉,又将被子拉上来,完全盖住两个人的头脸,不想叫沈淮看到她欢快到极致时的脸。

        沈淮以手代眼,迷乱的抚摸着她的胸、她的腰、她的臀以及她双腿之间滑如清油的水泽。那边湿得那么厉害,臀、沟里也都流得油腻腻的,叫沈淮认识到陈丹的情、欲满溢,也叫他情动得难以自抑。

        沈淮分开陈丹的腿,让她夹在自己的腰,扶住硬物,抵住湿得一糟糊涂的双腿之间,上下磨了两声,就找到它要去的去处。

        就这两下,就陈丹情不自禁的泄出销魂蚀骨的呻吟来,陈丹羞拿手捂着自己的嘴。

        沈淮沉身而卧,情不自禁的喊道:“好紧……”腰上就立刻给陈丹狠掐了一下。

        沈淮想要记住这进入时每一分毫给裹紧的感觉,动作格外的缓慢,还好两人情、欲也涨到极致,也没有太多困难,在要彻底占有陈丹身子的时候,突然遇到新的碍障。

        沈淮愣在那里,他完全没有想过会遇到这个碍障。不要说之前经验丰富的沈淮了,他没谈过几回恋爱,也知道此时遇到碍障物是什么?

        陈丹见沈淮停下来,问道:“怎么了?”

        “你是第一次?”沈淮不确定的问道,不知道是该继续进去,还是先退出来。

        “嗯?!背碌ぴ诤诎道镉α艘簧?,声音有些闷。

        沈淮听出陈丹情绪有些不好,正要退出来,陈丹双腿环过来,压住他的臀要他继续前进。沈淮身子一沉,感觉下边从泥泞的碍障里硬挤进去,听到陈丹吃痛的叫声,趴在她身上,将她紧紧抱住,脸贴着她的脸颊,感觉到她的泪水滑出来,糊住两个人的脸……

        待陈丹止住哭泣,沈淮下边虽然还怒张着,但此时的陈丹更是叫他怜爱,怕她第一次破口,受不住太大力的摧残,没敢再做,只是叫她趴到他怀里说着话。

        “怎么会这样?”沈淮手搂着陈丹光滑、弹软而没有一丝脂肪多余的小蛮腰,见她止住哭泣,轻声的问她。

        “你有没有听别人说起过,孙勇在婚事对我做的事?”陈丹脸还埋在沈淮的胸口,声音瓮瓮的问。

        “听说过?!鄙蚧粗浪撬邓车盟镉赂醺章峙艿哪羌?。

        “孙勇都那样对我,后来结婚也是迫不得已,连睡在一个房间里都觉得厌恶,我怎么会让他沾我的身子?”陈丹说道,“孙勇也怕我再发疯,总之他在外面有女人我也不管,也就相安无事;后来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我就搬到镇上来住……”

        沈淮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来:“那你今天怎么愿意让我进去?”

        “谁愿意让你进去,还不是你死不要脸强迫人家的?”说到这个话题,陈丹又嘴硬起来。

        “孙亚琳跟你说了什么吗?”沈淮回想今天回来后,陈丹跟他的谈话,应该是前些天孙亚琳住在渚溪酒店里跟陈丹说了些什么,才叫陈丹今天彻底的卸下防备,但他不认为孙亚琳会说他的好话,恰恰从刚回来陈丹的话里,沈淮确定孙亚琳把他以前的劣迹吐露出来不少。

        “她就说你是个玩弄过很多女人的浑蛋??!”陈丹说道。

        “???”沈淮脑筋打结了,借着窗户透过来的微弱月光,看着陈丹的眼睛。

        “以前我只是想,你可能是个浑蛋。你放箱子底的照片,我也看到了,拍了那么女人的照片,但又怕误会你了,”陈丹摸着沈淮的脸颊,拿自己光滑的脸贴上去,轻轻的说道,“你真的不知道你有多好,你有多迷人啊,除了跟我在一起有些下流,也不再怎么不像一个浑蛋啊,我就怕自己会有不应该的期待。我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怎么可以有不应该的期待呢?从你表姐那里,知道以前你很多事情,一下子就没有什么好不确定的,你就是一个浑蛋。我就想啊,你以后就是想要我走,我也不会太伤心……”

        沈淮发现自己有时候真不明白女人的心,也没有认真的想过,陈丹在内心深处一直都这么屈着自己,心里发酸,心里一遍遍的呐喊: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深藏多久,我怎么会舍得你伤心?我怎么可能只是玩弄你?

        只是这样的呐喊跟情感,只能深埋在心底,吐露不出,也有些后悔,心想也许再相处一段日子,两人再发生关系,陈丹也许就能真正的敞开心扉接受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