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一百章 四月不知肉味

    第一百章 四月不知肉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送老熊到家后,沈淮让黄羲直接回去:“黄哥替谭书记开车也累一天了,我打车回梅溪就行了……”

        “谭书记吩咐我送你回到家,你这是让我违背谭书记的指示啊?!被启舜蚬较蚺?,坚持送沈淮回梅溪镇。

        沈淮笑一笑,也不再坚持,把车窗打开一条缝,吹着冷空气,分了根烟给黄羲,边抽烟边说话。

        “没想到沈书记你年纪比我要少好几岁,却能把这么大厂子管理好,人跟人真是不能比,”黄羲抽了一口烟,把香烟夹手上,跟沈淮说话,“对了,我今天在接待室里,听说你们厂年底普通工人发奖金,可能都要有好几千,是不是有这回事?”

        “嗯,这两个月效益还行,就打算给工人多发些奖金,也没有好几千那么夸张,”沈淮说道,“黄哥,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直说的?”

        黄羲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还不是为你嫂子工作的事?熊主任帮忙介绍了两个工作,她都嫌工资低,不大愿意调过来,跟我闹得别扭呢,我想着能不能给她找份工资稍些高一点工作?!?br />
        “我跟黄哥说实话,我不建议嫂子到我们钢厂来,”

        沈淮心想黄羲的老婆也是不懂事的人,黄羲做司机能做到给市委书记开车的份上,还跟着闹什么别扭?不过黄羲既然开了口,他也不能完全推脱,抽着烟说道,

        “政府人员目前工资看上去要低一些,比效益好的企业要差一截。不过,政府财政情况,必然会一年好过一年,而企业的效益则是不稳定的,钢厂更是如此。嫂子在省城是国鑫商场的员工是吧?调到东华来最好还是进机关或者效益好的事业单位,要是谭书记那边黄哥觉得不好直接开口,我跟老熊接着帮你打听,保管叫嫂子满意……”

        “那真就拜托你了,改天谭书记放我假,再请你喝酒……”黄羲说道。

        沈淮浑不当回事的笑了笑,心里也颇为感慨:

        东华市发展滞后,福利待遇好的事业机关少,但不是没有?;启似拮拥牡鞫?,拖了近两个月,可见谭启平目前在市里的工作还有些被动,就希望天衡大厦的事能有一个好结果,替谭启平打开一些局面来。

        沈淮到巷子口看着陈丹与小黎赶巧从酒店走回来,就在巷子口下了车,让黄羲开车返回市里。

        小黎乖巧先进了屋,沈淮要陈丹到他屋说会话。

        深更半夜的,闻着沈淮嘴里的酒味,知道他没有什么好心思,陈丹咬着嘴唇犹豫着,给沈淮拉着手,半推半就的进了屋。

        打开取暖器,屋里很快就暖和起来。沈淮脱下外套,盘脚蜷坐在沙发上,他屋里也是简陋,里屋除了床跟一套组合柜之外,外屋就摆了两张单人沙发跟一张小方桌。

        业信银行的贷款?;晒?,沈淮是松了一口气,蜷腿坐在沙发上,伸着懒腰,说道:“忙过今天,我接下来可以歇两天了,”看陈丹远远的站着,拍着身边的位子,笑道,“你站这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真怕你会吃人?!背碌ぱ垌铀敉舻目醋派蚧?,嘴角挂着浅笑,就站在桌子角那里不过去。

        沈淮跪在沙发,身子够过来,牵着陈丹柔嫩的手,拉她过来,问她:“你不热吗?”

        “冷?!背碌ぶ郎蚧创蚴裁粗饕?,抱着身子装作发抖的说道。

        “我也冷,手都冻僵了,你伸我怀里来捂捂;你让我捂捂,”沈淮伸手去解陈丹的外衣扣子,他一边解,陈丹一边扣,沈淮只能把陈丹的外套捋起来些,伸手探入她的怀里,隔着毛线衣覆在她挺翘的双乳上,拉她坐自己的大腿,贴着她的身边说道,“捂一会儿再进去,这样才不会冷到你……”

        陈丹抬头横了他一眼,就靠在他怀里,抓住他的手,也不把他的手拿下来,只是不让他的手这么冰就贴身摸进去。

        耳鬓厮磨,沈淮说话时,热气吐到她耳朵里,叫她心里也痒痒的。

        陈丹跟沈淮的关系已经发展放开上半身给他探索了,大半个月,内衣都觉得小了半号。

        每次亲热,她都能感受到沈淮激烈而汹涌的欲念,那隆起的坚硬,仿佛一座无法摧毁的大山横在面前,叫她知道终有一天她的坚持会给这座大山压垮。

        她也是有着正常需要的女人,每次亲热都给沈淮挑逗的情炽欲溢,每回跟沈淮在一起之后回去都要换内裤,尽是黏黏、湿湿的水渍,也害得她再也不敢让小黎帮忙洗衣服……

        但是,要不要彻底交给沈淮,陈丹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正式接触才三个月的时间,她也看不到跟沈淮的关系能什么结果,更是怕自己陷入太深,拔不出来。

        “晚上镇上干部都在酒店里吃饭,何清社当中接了电话,回来就透着神秘说这回杜建要调走了,你铁定能当上书记,”陈丹跟沈淮说晚上在酒店听到的事情,侧过头,看着沈淮的眼睛,亮晶晶盯着自己看,扑哧笑出来,“跟你说事呢,你眼睛怎么跟个饿狼似的……”

        “你说呢,还不是给你勾引的?”沈淮下巴压在陈丹的肩上,脸贴着她香腻的脸颊上,能看着她迷人的唇,说道,“什么书记不书记,这时候说这个多扫兴啊,我现在心里就想着你……”

        “没骗我?”陈丹咬着唇问道,“你信誓旦旦的说了很多,不过我从你表姐那里听来的,好像很不一样呢?”

        沈淮心里打一个愣,孙亚琳在梅溪的那几天,他又不能随时贴身跟着,而陈丹想对不起每天两百美金的房间,服务也极尽细致,叫沈淮担心她把自己都贴进去,又不能告戒她他表姐好女色,实在不知道孙亚琳在背后跟陈丹说他哪些坏话。

        “她怎么说的?”沈淮问道。

        “她说你的口味这回总算是挑剔起来了,”陈丹转过身来,看着沈淮的眼睛,说道,“你说我能当她这是在夸我吗?”

        就知道孙亚琳就算跟决定跟他合作,也不可能乖乖就范,背后守着规矩一点都不损他,沈淮呲着牙,说道:“孙亚琳以前吃过我的亏,她的话不能听?!?br />
        “她吃过你什么亏?是你去法国后偷窥她洗澡吗?”陈丹问道。

        沈淮感觉这一刻头皮要炸开,有些心虚,怕孙亚琳把他醉酒伤害人的事情也都跟陈丹说了。

        看着陈丹澄净的眼神,沈淮也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跟她说之前的人生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跟他没有半点关系,那她会不会抽自己一巴掌然后走掉?

        “在遇到你之前,我的生活很混乱,也很糟糕,在遇到你之后,我就决定痛改前非,”沈淮咬着嘴唇,看着陈丹的眼睛,又心虚的问了一句,“这么说,会不会有些虚伪?”

        “太假了,”陈丹笑着伸手过来掐沈淮的脸颊,说道,“说这话,要更严肃一些,还有一定要在比我年轻、单纯的女孩子面前说才管用……”

        看着陈丹突然绽放出来的灿烂笑容,沈淮稍稍放宽心,心想:孙亚琳说话还是有分寸,想叫他难受,但也没有想要把他的好事彻底搅黄掉——

        不过,沈淮心里总还是有些阴影,他既然借别人的身份活着,就必须背负别人的人生,有些事情或许终有一天会瞒不住,陈丹还会如此宽容的接受他吗?

        这么想着,沈淮将陈丹紧紧的搂在怀里,生怕她会离开:也许在陈丹看来,他只是强势的闯入她的生活,叫她无法选择,他甚至无法把对她一直以来的迷恋诉说给她听。

        陈丹觉得沈淮抱她好紧,见沈淮沉默着,眼睛有着淡淡的忧伤,以为他想起以前的伤心事,伸手去抚摸他削瘦的脸颊,心里这一刻温柔之极。

        又想到他当初抱着金子失声痛哭的样子,陈丹不得不承认,就是那时跟此时沉默着的沈淮,最能叫她动心,叫她砰然心动,叫她为他情、欲涌动,情不自禁的侧过头跟他去亲吻。

        陈丹主动过来索吻,香软的嘴唇叫人迷醉,沈淮舌头剔进去,陈丹也是配合的微吐丁香舌尖,手也不再抓住沈淮摸着她胸的手,而是反过来抱住他的头,手指插头他的头发里,激情的相吻。

        沈淮不痛快的心情,在陈丹的主动亲吻里,一点点的消解,有些漏光的门这时不识时机的给“啪啪啪”的敲响。

        沈淮抬头看着门,不知道谁这时候不识趣过来拜访,眼睛瞅向桌上的热水壶,犹豫着是不是拿热水壶砸过去。

        “啪啪啪”,门外人坚持不懈的敲着门。

        陈丹蹑手蹑脚的理好衣服,闪身到里屋,呶呶嘴,要沈淮去开门。

        “谁???”沈淮心情不爽的问。

        “沈书记,是我?”党政办主任黄新良的声音传进来。

        看着陈丹已经收拾躲里屋去,沈淮恨不得把黄新良拖进来揍一顿。

        沈淮是成年男人,四个月不知肉味了,也不知道陈丹今天咋的,竟然主动的卸下心防,眼见着有戏,这一下子给黄新良搅黄了,他都有把黄新良斩碎吃掉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