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十九章 口风紧

    第九十九章 口风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业信银行高层姚荣华一行人,到东华后就直接由市里负责接待,沈淮插不进去。就是姚荣华到梅溪钢铁厂来调研,还要孙亚琳配合临时补上行程。

        不过谭启平决定亲自出面招待姚荣华一行人,沈淮倒也不用担心梅溪钢铁厂会给漏掉。

        怕消息提前泄漏,在接到熊文斌的电话,确知谭启平已经在南园宴会厅接见姚荣华一行人之后,沈淮才通知杜建、何清社,市委书记谭启平很可能会陪同业信银行的高层来梅溪钢铁厂考察。

        杜建、何清社自然不会怀疑沈淮比他们早一刻知道内幕消息,事实上就过了半个小时,市委办公室的电话就打到镇上,让这边准备接待事宜。

        沈淮以临时检修的名义,上午就停了生产一部的生产线,不叫那难看的黑烟从高耸入云的烟囱里冒出来;倒是几家排污水严重的印染厂,需要紧急派人去盯着叫停,镇上一时也是鸡飞狗跳。

        沈淮整个上午都在钢厂,确保电炉钢车间有条不紊的组织生产。谭启平、熊文斌那边,也是怕梅溪镇这边准备不足,一直拖到下午才过来。

        梅溪镇没有什么好参观的,毕竟跟业信银行没有关系;梅溪钢铁厂的那笔贷款,也是业信银行在东华不多的业务之一,而且份额相当重,业信银行的高层考察梅溪钢铁厂的生产状况,以确定这笔贷款的质量,倒是名正言顺。

        沈淮、何清社、杜建以及临时从县里赶过来的县委书记陶继兴及县委秘书长等人,在钢厂前迎接由市委书记谭启平、副市长梁小林、市委副秘书长熊文斌等人陪同的业信银行省分行高层一行人进厂参观。

        沈淮当仁不让的担任讲解人的角色,从入厂区安全警示开始,经厂办大楼,储运部货仓、原料材及钢坯仓库,到电炉钢生产、培训基地,这一圈走下来,沈淮也是嘴不停歇的说了一个小时。

        参观完梅溪钢铁厂之后,谭启平就直接陪同姚荣华等人返回市里,点名要陶继兴、沈淮陪同过去。

        看到陶继兴邀沈淮坐他的车时,还伸过手拉了他一把,杜建看了是满心惆怅,就算沈淮背后不站着谭启平,就凭着他把钢铁厂整顿成今天的模样,他也知道镇党委书记的位子已经快要从他屁股上移开了。

        “小沈,你这是搞突然袭击啊,”陶继兴拉沈淮上他的车,跟着车队前往市区,热情而不无责怨的说道,“梅溪钢铁厂经你整顿,有今天的局面,说实话,我是大吃一惊。县里对梅溪镇关心也确实有些不足,今天在谭书记面前,我也有些狼狈……”

        “镇上也是突然接到市委办的通知,我就仗着跟熊秘书长认识,提前半小时知道谭书记带陪同客人来参观钢厂,”

        沈淮到梅溪镇上任,才三个月,跟陶继兴也就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到县里报道,一次是陶继兴下来召民主生活会。沈淮知道陶继兴是吴海峰的人,也知道杜建能在梅溪镇只手遮天,是陶继兴在背后撑腰,他对陶继兴并不熟悉,也看不透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只是说道,

        “钢厂这段时间来的整顿,是有些效果,不过还不够稳定,我打算过段时间跟县里汇报,倒没想到业信银行的代表突然提出要参观钢厂,搞出这么大的局面来,我也是很措手不及?!?br />
        陶继兴不相信沈淮的话,沈淮刚才在带领大家参观时,表现得游刃有余,但他找不到沈淮的破绽在哪里。

        “业信银行高层在到梅溪镇之前,谭书记陪着他们临时去天衡大厦跟市钢厂参观,”陶继兴能猜到沈淮知道更多更有价值的信息,追问道,“我听说谭书记是希望业信银行能整体买下天衡大厦,是不是有这回事?”

        沈淮心想,这是陶继兴代吴海峰问的?

        “我哪里知道???”沈淮笑着回陶继兴,“我还疑惑着呢,我还以为谭书记是希望业信银行能贷款给市钢厂,解决市钢厂生产资金紧缺的问题呢……”

        陶继兴见沈淮口风紧,问不出实质性的东西,也不着恼,有一搭没一搭的询问沈淮到梅溪镇之后的工作情况。

        沈淮到梅溪镇的时间还短,除了抓钢厂的整顿之外,其他实际还能做成的事就很有限,不过沈淮借机提出建桥拓路跟集资建房的事情。

        说到要让县财政大出血,去补贴随时都有可能划出去的梅溪镇,陶继兴又语焉不详起来。

        看着陶继兴岔开话题,沈淮心想:梅溪镇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要想发展,还得要自力更生啊。

        姚荣华一行人本来计划下午就返回省城,但东华市这边市委书记亲自招待,又安排的招待晚宴,也只能改变行程,留下用过晚宴之后再返回省里去。

        谭启平也是体贴,也为了让姚荣华早些时候启程,车队驶入南园,暮色刚薄,就直接安排晚宴。

        今天市里除了既定的陪同人员外,谭启平更是点名要市钢厂厂长顾同参加招待晚宴,中午时也临时改变行程,到市钢厂参观。到梅溪钢铁厂之后,沈淮就看到顾同的脸色阴得能拧出水来,给谭启平拿不痛不痒的话训得跟孙子似,也就不难想象,高天河也一定给这次奇袭打得措手不及,大概正脸色难看的思考对策……

        在早前的会见里,谭启平已经直接跟姚荣华等业信银行的高层提出整体出售天衡大厦物业的想法,还指定副市长梁小林、市委副秘书长熊文斌以及市钢厂厂长顾同三人,成立一个专业的联络小组来负责这事……

        **************

        招待晚宴过后,姚荣华等人就启程返回省城,谭启平与陶继兴等人谈一会儿话,才离开南园返回住处,要沈淮送他。

        “你今天表现不错啊,梅溪钢铁厂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好,”谭启平坐在车里,让沈淮陪他坐后排,跟他说道,“业信银行的代表,中午时提起去市钢厂参观,市钢厂的情况要比梅溪钢铁厂要差很多……老熊,我这么说,没错吗?”

        谭启平对工业、经济不甚精通,在这方面已经行成向熊文斌问策的习惯。

        熊文斌点点头,说道:“梅溪钢铁厂的情况确实叫人惊喜;市钢厂的管理,要能达梅溪钢铁厂的程度,市里今年的财政就会改善许多……”

        他倒不是虚夸,他之前从赵东、杨海鹏那里知道梅溪钢铁厂的生产整顿情况,毕竟没有亲眼看一上。今天这一看,就是以他专业的目光,也不觉在现有的条件下,他能比沈淮做得更好。

        特别是今天的讲解,沈淮一小时从头讲到尾,表现出极高的专业跟管理素养,这无疑也是叫业信银行高层最为满意的地方:

        商业银行更愿意将贷款放给有专业人士管理的正规企业;对商业银行来说,这就意味着风险低,收益稳定。

        “市钢厂那边不强求什么,路总是要一步一步的走,今天看了梅溪钢铁厂的面貌,我想对市钢厂也应该有个促进,”谭启平跟沈淮继续说道,“天衡大厦的事情,我虽然点了梁小林、老熊跟顾同的将,让他们三人组成联络小组,不过你也要给我时刻关注着这件事……”

        沈淮这才知道业信银行的代表中午临时去参观市钢厂,很可能又是孙亚琳的主意;这样才能越发的衬托过梅溪钢铁厂的管理到位。

        业信银行的贷款?;退闶前踩晒チ?,甚至还有可能向业信银行追加货款,扩大生产。

        倒想象不出来,在迪厅跟小流氓大打出手的孙亚琳,还有这份心机。

        不过整体购入天衡大厦,倒不是姚荣华等人能仓促做决定的事情,业信银行内部还要进一步的商讨。

        不过,不管怎么说,谭启平在天衡大厦的事情上已经取得主动权:

        事情要是谈成了,自然是谭启平一力促成的功绩;要是谈不成,板子一样能打到市钢厂,跟以前决策建设天衡大厦的高天河等人身上。

        “我想梅溪镇尽快划到唐闸区去,”沈淮趁着谭启平心情大好,趁机提出梅溪镇的去留问题,“现在梅溪镇还归霞浦县管,但一直都去留的消息在传,搞得现在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财政上得不到县里的补助不说,税返基数每年还要给县里借口扣下两百多万,很吃亏,对梅溪镇的发展也很不利?;胩普⑶?,梅溪镇也不想去占唐闸区的什么便宜,甚至可以划三年的过渡期来,财政自理……”

        梅溪镇划入唐闸区,就算不要唐闸区补贴什么,就算财政自理,就能把每年给霞浦县扣下来两百多万元的返税基数给要回来。

        “呵呵,”谭启平摸头笑了起来,说道,“你还不是镇党委书记呢,就考虑这事来了。梅溪镇的划并,涉及到城区调整。市委?;嵋?,我会尽快把这个提出来。不过梅溪镇可以先跟唐闸区接触一下,唐闸区也帮着推动,阻力应该小一些……”

        沈淮笑了笑,梅溪镇能不能尽快划并唐闸区,还难说,不过有谭启平这句话,梅溪镇党委书记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了,心想:谭启平招待晚宴后找陶继兴谈话,大概就是谈这个?

        到住处,谭启平还把沈淮、熊文斌留下来谈了一会话,到夜深时,才让再黄羲送熊文斌跟沈淮回去。

        没有谭启平,坐在车里,熊文斌跟沈淮说话更随意些:

        “要说今天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市钢厂给你挖走的人太多了。今天在梅溪钢铁厂,几乎每个岗位上我都能看到熟面孔……市钢厂人才流失这么严重,生产经营只怕会更困难。中午时,顾同也跟谭书记提出这点?!?br />
        “谭书记怎么说的?”沈淮问道。

        “谭书记自然是鼓励人才流动,批评顾同用人思想僵化;到梅溪厂参观后,顾同的脸色就更难看了?!毙芪谋笏档?。

        沈淮哈哈一笑,在这方面他相信谭启平会站到他这边的,见熊文斌面上有为市钢厂担忧的神色,说道:“我知道老熊你对市钢厂有感情,但是让赵东他们继续留在市钢厂,得不到发展,也得不到成长,对他们是不公平的……”

        熊文斌点点头,知道实情如此,即使再替市钢厂担忧,也没法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