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十九章 烙印

    第七十九章 烙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肖建拖着灌铅似的步伐,跟着局长唐川以及赵东还有女儿肖明霞下楼去请人。

        到大厅,就看到那个漂亮得叫人眼前大亮的女人还坐在那里,穿钢厂工作服的沈淮却不知所踪。

        肖建的心像绑了石头似的往下沉:

        完了,人家恼了,连饭都不吃就走了,赵东的前程算是砸在他手里了;要是唐局长知道他刚才把梅溪混江龙得罪了,这以后在局里还怎么混下去?

        肖建额头的冷汗冒个不停,汗珠子从脸颊上挂下来。

        唐川也不认得沈淮,看见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子坐在那里,知道是沈淮的女伴,却不见沈淮的踪影,疑惑的看了肖建女婿赵东一眼。

        肖明霞也担心沈淮气恼之下先离开了南园,问陈丹:“沈淮人呢?”

        陈丹见赵东、肖明霞下楼,除了肖明霞的父样外,又带着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下楼来,站起来道:“熊秘书长刚过来,把沈淮喊走,是谭书记在一号楼那边吃饭,要沈淮过去一起吃饭。沈淮还等们敬好酒下来,要赵东直接过去,跟谭书记见过面。们敬好酒了?”

        肖建脑子里又接着给两道闪电打中:

        熊文斌、谭启平?

        谭启平、熊文斌?

        市委书记、市委办主任?

        “唐局长,肖伯父……”赵东不知道沈淮拉他过去跟市委书记见面做什么,但多少人巴不得能有跟市委书记见面的机会,他也不可能不听沈淮的吩咐,抱歉的跟唐川、肖明建笑了笑。

        唐川也是理解的笑了笑,拍着赵东的肩膀:“去一号楼跟谭书记打个招呼吧,我跟老肖就不陪过去了,我跟老肖在这里等……”

        他知道,周裕区长跟周知白再牛,也不能跟市委书记抢客人,他知道他没有给召唤,根本没有资格凑过去,实在没想到,肖建竟然找到这么一个女婿,前些天还听他唉声叹气的女儿谈朋友不听话。

        唐川也不知道赵东会不会给留在一号楼吃饭,为了表示对赵东的重视,他要跟肖建留下来等着确认一下。

        “唐局长跟伯父先上楼去,帮我跟周区长、周总请个假,我等会儿过来敬酒……”赵东还不能真让他准岳父跟唐川在楼下大厅干坐着。

        “这位女士怎么呼唤?”唐川看着陈丹,比肖建的女儿还要水灵几分,知道她跟沈淮的关系应该不一般,不敢怠慢了。

        “这位是梅溪镇渚溪酒店的陈丹陈经理?!闭远樯艿?。

        刚才坐在这里聊了半天,沈淮跟陈丹都决定将接待站改名渚溪酒店,也是决意要去除掉接待站的官方色彩。

        赵东也颇为细心,叫别人不把陈丹的身份往歪处想。

        “哦,久仰久仰,”唐川压根儿就没有听过渚溪酒店,但沈淮的女伴,总不是能叫他唐突的佳人,征询的问道,“赵东过去跟谭书记见面,要不陈经理赏个脸?”

        “不了,我是来南园学习的,等会儿我还会随意走走?!背碌で敢獾男α诵?,虽然沈淮叫她顺势而为,但她不想这么早、这么深的打上沈淮的烙印,只是笑着拒绝。

        “明霞,要不留下陪着陈丹?”赵东道,他见明霞心绪好像也不好,就让她留在大厅陪陈丹,还真不能把陈丹一个人丢在这里。

        唐川也不强求,看着赵东走出翠华楼,就拉着肖建上楼。

        肖建也不知道陈丹跟沈淮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时候不能唐突的强求人家上去,只能让女儿留下来陪人家。

        看着父亲跟唐局长上去,肖明霞再也忍不住,眼泪就控制不住的留下来,伏桌上就失声抽泣。

        看着肖明霞抽搐的双肩,陈丹倒是能很明白她的心情:

        赵东跟肖明霞的恋情一直得不到家里的同意,她家里甚至还给赵东设下彩礼槛,阻挠他们结婚,陈丹都听沈淮跟她过。

        刚才肖明霞的爸爸给沈淮脸色看,到底还是打心底里瞧不起赵东,瞧不起赵东一起约出来吃饭的朋友——这事,沈淮顶多尴尬一下,唯有夹在中间的赵东跟肖明霞最是难堪。

        而看肖明霞父亲刚才的忐忑跟惊慌模样,显然是知道了沈淮的身份,在权势的威压,越发的显得卑微、可怜。但不管怎么,他都是肖明霞的父亲。

        “也许是爸妈他们经历过穷困跟卑微的苦,不想叫再经历一遍,”陈丹柔声劝肖明霞,道,“换了我,还巴不得能有父母替我考虑一切呢,也不需要磕磕绊绊的走得这么艰难……”

        肖明霞抬起来,妆容精致的脸也给哭花了,孩子气的道:“真的很丢人,丢人都丢到家了?!?br />
        “我又不算什么外人,”陈丹拆了一包纸巾,替给肖明霞把脸上的泪痕擦掉,笑道,“擦一擦脸,赵东跟沈淮指不定就留在那里吃饭,我们管好我们自己吧……”

        “对了,沈淮跟谭书记到底是什么关系?”肖明霞心绪来得快也去得快,这会儿又好奇的打探起沈淮的背景了。

        “我也不知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他跟市委书记认识呢,”陈丹道,“在地方住惯了,梅溪镇党委书记跟市长就是天,偶尔有个副县长过来,就不得了了,对市委书记完全没感觉……”

        “也是,我们园长发个火,我便吓得不敢话。以往赵东到幼儿园来,旁人都赵科长赵科长的唤他,我还以为他是了不得的官儿呢。他约我出去看电影,也不敢拒绝,一来二去就给他骗上手,没想到他那个科长根本就值钱?!毙っ飨夹Φ?。

        陈丹也笑了起来,心想肖明霞的父母虽然势利得有些过分,但肖明霞能这么天真无邪的生活到现在,未尝不是她父母给她蔽护,心里暗叹:有得总是有失……

        唐川拉着肖建上楼,在包厢门外,夸张勒住他的脖子:“好个肖建,找了个这么有来头、有出息的女婿,还整天唉气叹息的,是怕别人把的女婿抢走不成?等会儿不好好把收拾一顿,我这个局长可就没有威信了……”

        肖建心里忐忑不安,心想沈淮既然还要赵东去跟市委书记见面,应该没有为刚才的事恼怒,但什么都难得。就跟眼前的唐胖子一样,看上去亲密得跟亲兄弟一样,但他背后踩人的手段,想想只叫人心寒。

        “都是孩子他们自己有出息,”肖建笑起来比哭还难看,心里的后怕也没有消,笑着敷衍唐川,道,“工作上的事,他们也不跟我汇报,我都不知道他跟周总他们还认识……”

        唐川笑笑,推门走进去,见周裕跟周知白都看过来,摊手道:“没能完成周区长跟周总交待下来的任务,熊秘书长早一步,是谭书记的指示,把沈淮喊走了,沈淮又留下来,叫肖科长的女婿去跟谭书记见面去……”

        周裕暗地里是松了一口气。

        周知白也知道不能跟市委书记抢客人,低声跟姐姐:“这个沈淮掌握着梅溪钢铁厂的生杀大权,明年他们预计能增产一倍。有这个大单,鹏悦的业务量才能撑住。跟沈淮以前在市政府共过事,怎么也应该能上几句话……”

        周裕没好气的看了弟弟一眼,心想,等跟沈淮打过照面再这句话吧!但又觉得奇怪,梅溪钢铁厂那破烂厂,什么都不投入,产能就能增加一倍?在酒桌上又不便细问……

        旁人听肖建的女婿也跟着去见市委书记了,都是满脸的羡慕。

        这包厢里,虽然在东华也都有身份有地位,但有几个人有资格在市委书记面前露脸?

        大家自然是毫不介意赵东直接去见市委书记,而不先上楼来跟大家打个招呼,他们可没有资格叫市委书记在那里等。

        肖建心里是百味陈杂,他一点都不知道赵东竟然是这段时间来众人交口盛谈的沈淮手下大将,心里忐忑难消,面对别人的恭维话,也不敢随便虚荣,只是道:“等会儿叫赵东给大家敬酒?!?br />
        “指不定给市委书记留下来吃饭了……”有人凑热闹道,心里也不出的有些酸溜溜,偏偏自己没摊上一个张脸的好女婿。

        周知白见肖建的女儿没有跟着上来,问道:“肖科长的女儿呢?”

        “沈书记有个女伴在楼下呢,明霞在那里陪她,许是沈书记跟赵东一会儿就会回来……”肖建回道。

        周裕心想沈淮果然是个好色的主,去梅溪还没几天呢,就勾搭上一个,心里也好奇跟沈淮出来的女孩子长什么样子。

        等了一会儿,肖建又下楼去看了一番,确定沈淮以及赵东给谭书记留在一号楼吃饭,肖建心里也是莫名的激动着,这边也才开始用宴,不再等沈淮跟赵东他们。

        周?;故堑P纳蚧锤艿艽蛘彰?,误会解释不清楚,匆匆的吃过饭,就让弟弟开车送她回去。

        周知白出面招待这顿宴请,还叫周裕作陪,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再周裕刚才打翻茶杯,身上给泼了茶渍,也要先回去洗换;唐川、肖建他们还不能拿普通的宴请规矩要求副区长跟周家的公子留下来陪宴,他们下楼送周裕、周知白离开。

        到大厅,周裕是下意识的往临湖窗的位子看了两眼,看到跟肖建女儿对坐的那个年轻女子。

        即使隔得有些远,周裕也叫那个女子端坐在那里的淡雅气质灼了一下。

        周裕自视相貌不差过人,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身上有着她已渐逝的青春气息,想到她就是沈淮新找的女人,心里不出来的竟泛起些微的酸意来,撇过头离开大厅……

        唐川、肖建等区建设局的人,送走周裕、周知白,返回翠华楼则继续用宴,反而不受太多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