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十四章 不好下嘴

    第六十四章 不好下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知道有些兄弟等着养肥,不过是不是先收藏了?不要回头把这本书给忘了

        沈淮走过来,邵征跟陈桐靠着车头抽烟,他勒住金子颈脖子上的皮圈,让它不要在公路上瞎走,从邵征手里接过一根烟来点上,问陈桐:“怎么赶过来了?”

        “我姐叫人捎信放老宅的东西给丢了出来,我没敢去找这事,就先骑了辆车赶过来看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跟我姐先过来了……”陈桐还以为沈淮跟他姐是一起过来的。

        “姐没跟我,我赶巧过来拿件东西?!鄙蚧粗莱碌さ男宰?,心想她要能先主动告诉他就好了,也就不用受这委屈了。打开车门,将那枚用报纸包裹的弥勒佛老黄杨圆雕随手扔车里。

        黎倒是平静下来,坐在车里,白皙的脸蛋给泪痕擦花。她见沈淮这么快就过来,担心的道:“东西都给丢到院子里,怎么办?”

        “没事,他们既然能把这些东西都丢出去,自然就能一件件的再给我搬回去?!鄙蚧匆步姓馄剖露滦亩碌没?,这时候只是笑着叫黎宽心.反正他换了身份,这种亲戚大可以不用理会,随便再踩两脚,也没有人会他不念情面。

        只是陈丹坐在车里,双手捂着脸抽泣,难以面对此时的难堪,沈淮也不知道要什么好,才能叫她心里好受一些,让金子上车来,拱到陈丹跟黎之间。

        沈淮挥手叫邵征开车送他们回镇上,陈桐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

        车停在巷子口,陈丹跟黎下车就直接进去了。

        “直接回去吧,车我还要用?!鄙蚧窗焉壅髦苯哟蚍⒒厝?,在车上坐了一会儿,觉得陈丹的情绪很差,放心不下,便下车进了巷子去敲门。

        陈丹打开门,却堵在门口递给沈淮一团钱。

        “这是什么意思?”见陈丹还钱要跟自己划清界限,沈淮心里塞了一团茅草似的难过,看到陈桐骑车刚到巷子口,有些话不想叫陈桐跟黎听见,对陈丹道:“跟我过去,有些话跟我清楚……”

        沈淮转身打自己屋的房门,让陈丹进去,关上门,问道:“这钱是什么意思?”

        “沈书记也用不着住老宅,这钱我跟黎要是收了,对影响不好……”陈丹不抬头看沈淮,只是低头盯着鞋尖看。

        “什么叫影响好,什么叫影响不好,”沈淮看着难得当别人面痛哭一场的陈丹,红肿的眼睛,叫她的清丽不减,多了些楚楚动人的味道,克制住要把她搂进怀里的冲动,板着脸,道,

        “难道看着黎给钢厂欺负,一分钱赔偿金都拿不到;难道看着黎的房子白白的给别人占走;难道看着黎学习成绩一团糟,也许高中都毕业不了;难道看着陈桐在街上跟联防队的人打架,看着陈桐一步步的变成街头混混;难道看着给别人欺负,看着为照顾黎、陈桐过得这么辛苦,我不闻不问,对我影响就好了?

        本就布满裂痕的外壳,叫沈淮的话一句句打击,瞬时崩溃,露出软弱不堪、纤细敏感的内心来,陈丹抑制不住情绪,眼泪又直往外涌,清澈的泪珠挂在白皙的脸颊上。

        沈淮道:“我光棍汉一个,才不怕别人在背后闲言碎语什么;要是觉得跟我走得太近,对影响不好,就直……”

        陈丹抬头问沈淮:“是不是我太没用了,黎跟陈桐,我一个都照顾不好……”

        沈淮伸手将陈丹拉进怀里,手放在她柔若无物的腰上,道:“不是没用,只是这个社会太现实了,太残酷了。让我来跟一起照顾黎跟陈桐,好不好?”

        陈丹依在沈淮的怀里,胳膊屈起来,撑在他的胸膛上。即没有更贴近,也没有挣扎着离开,享受着沈淮双手放在她腰上的感觉,这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叫她忍不住的迷醉。

        沈淮看着陈丹的脸还挂着泪珠子,眼睛微微闭上,挑出来的眼睫毛又长又翘,还轻轻的颤动,秀直的鼻梁下,嘴唇嫣红,忍不住低头,轻轻的吻上去。

        只是嘴唇刚触,陈丹却惊醒似的睁开眼睛,没有挣扎着躲开,但就这么看着沈淮,也叫沈淮不好意思再下嘴。

        见陈丹的目光落下来,看着他的手,沈淮即使很想继续感受她腰肢的柔软跟弹性,也只能先尴尬的松开手。

        沈淮摸了摸鼻头,道:“我等会儿还有事要去市里,夜里就不跟们一起吃饭了。黎、陈桐还有,遇到什么事,我都不会袖手不管的;有什么事,也不要一个人撑着,懂不懂?”

        “懂了,”陈丹低头应道,还有些不习惯跟沈淮的关系变如这么亲昵,在沈淮临出门时又加了一句,“要是这些话时,心里不要想那么色,就更好了……”

        沈淮给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差点摔出去,头也不回的往巷子口溜出,但听到陈丹在身后“扑哧”笑出声来,心里也随之轻松开来,也就不为今天的事难受了。

        沈淮开车赶到翠湖,天色渐黑。

        东华地方财政再困难,官员们的享受倒是不落后。

        跟渐渐没落的筒子楼不同,翠湖东北角的北阁区,是一片错落有致的建筑群。这里才是市委市政府主要官员及家属的集中住宅区。

        九零年才专从翠湖边辟出一块空地建造的花园型区,要比市内绝大多数居民区要富丽堂皇,建筑的外墙面都贴有丹红色的饰面砖,区里也是竹树茵荫,溪池环绕。

        北阁区在九三年东华市内可以是首屈一指的,能住进来的,除了市委市政府的官员外,也只有那些在东华多少有些能量的家庭了。

        除了十六七栋多层板楼外,在区最内侧、风景及视野最佳的临湖区域,则是十二栋洋房别墅,是市委常委成员才有资格分配的住处。

        从区大门进来,进别墅区还有一道内门,守卫比沈淮记忆里的部委家属大院还要严密。天子脚下,高官们还要收敛一些,但到地方,天高皇帝远的,享受的待遇就算有些逾越,也没有人会什么。

        给堵在二道门外进去,沈淮只能打电话进去,让人出来接他。

        沈淮将车停在警卫指令的地方,片刻之后看到周明与熊黛妮从里面走过来,朝沈淮招手。

        看有人来接,警卫就没再拦,沈淮走进来,问周明:“谭书记到新居了没?”

        “刚回来,还问起呢,怎么拖到这时候?”周明问道,看到沈淮手里拿一张报纸很随意的包着一件东西,知道应该是给谭启平的贺礼,也没有问是什么。

        “发生了点事,耽搁了一下?!鄙蚧吹?,就与周明、熊黛妮往里走,周明倒是饶有兴致的介绍哪栋是吴海峰家的房子,哪栋是高天河家的房子。

        陈铭德当初没有住进来,而是住在湖对岸的南园里,沈淮还真没有怎么进来过——不过当年连大内都曾随意进出过,沈淮又哪里会在意眼前的场面,周明乐意,他也就顺耳听着。

        进了楼,看到熊文斌的爱人白素梅,跟两个中年妇女坐在一起话。

        其中一人,看上去面熟,应该东华市某个领导的爱人,只是想不起具体的名字,心想她应该赶过来拉家常的。

        居中所坐的那个中年妇女,皮肤白皙,有些发富,穿着绣襟边的衣裤,人显得有些富态,沈淮猜她是谭启平的爱人,走过去问道:“是陈阿姨吧?”

        年妇女疑惑的抬头看着沈淮。

        “我常打电话骚扰谭书记的沈,也经常骚扰到陈阿姨,今天过来跟陈阿姨道歉

        沈淮跟谭启平的爱人陈素娟竟然之前没有见过面,这叫站在旁边的周明很吃惊,心想沈淮以前在省里,看来跟谭书记的关系很一般。

        沈淮以前还真没有机会跟谭启平的爱人陈素娟见面,在省里时,他甚至都不知道宋家跟省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有关系,自然就无从联络。上回跟熊文斌到省城见谭启平,在办公室会面,又到酒店吃饭,之后就连夜赶回东华,就没有机会到谭启平家里去拜访。

        “哦,我怎么声音听着熟悉呢,老谭常提起,”陈素娟自然听丈夫起过沈淮是宋家老三宋炳生的儿子,就算以前没见过面,也当是自家的子侄,站起来,笑容可掬的跟沈淮握了握手,又道,“老谭他们在书房呢,们进去找他话去,不要理会我们在外面拉家?!?br />
        “要不沈淮先过去跟谭书记一声,我跟熊妮去厨房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敝苊鞯?,

        沈淮猜周明也是硬挤过来当下手的,熊文斌就算再心急,也不会赶着谭启平今天上任就推荐自己的女婿。

        不管怎么,就算看熊文斌的面子,沈淮也不想让周明太难堪,道:“一起进去吧,厨房里的活,就拜托给黛妮姐了……”

        沈淮嘻皮笑脸的朝熊黛妮笑了笑。这里面他年纪最,周明都二十九了,熊黛妮二十五,比她妹足足大了六岁,也比沈淮大一岁。

        她爸不让周明跟进去书房凑热闹,反而让周明留在厨房里给她们女眷打下手,熊黛妮本来就有些替周明感到委屈。不过没有办法,她怕一心哪里惹得屋里哪个人不愉快,反而会前功尽弃。

        听着沈淮拉周明进书房去,还嘻皮笑脸喊她姐,熊黛妮也就笑着回应他:“我一个平民女子,可当不起沈书记的姐……”

        “得,给打脸了?!鄙蚧葱α似鹄?,跟周明往转角的书房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