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六十二章 老宅亲戚反目

    第六十二章 老宅亲戚反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也是难得周末休息。

        虽然谭启平今天到东华赴任,但他有省委组织部的人陪同,下午会参加市委扩大会议,跟市委成员见面,沈淮也挤不进至少得由市委委员才有资格参加的见面会。

        谭启平的爱人,这次也随谭启平一起来东华赴任。

        市委办公室特意整理出一栋常委别墅楼出来,以迎接新的市委书记,不再安排住在南园。新宅里的一切,都由即将担任常委副秘书长的熊文斌帮着张罗。

        沈淮自持宋家子弟的身份,加上钢厂的事情的确忙脱不开身,这些事情就没有参与。

        跟谭启平约好晚上过去见面,沈淮也就难得的渡起他的周末。

        九三年国内还没有正式的劳动法,所谓的周末,也只有休息一天,当时大家都没有双休的概念。

        上午跑跑步,帮黎补了两时的功课,时间就很快的过去。

        陈丹中午从接待站赶回来,过来陪沈淮、黎一起吃午饭,没有因为昨天夜里的事而起生分。

        虽然是休息天,钢厂的电弧炉停止吃废钢熔炼——也是生产资金跟配备电力供应的不足,使得钢厂这么核心生产线不得不间歇性生产,造成很大的浪费——但机修部门及车间,也因此能对整条生产线进行更彻底的维修跟保养,尽可能延长生产设备的使用寿命。

        吃过中饭,沈淮还是不省心的跑回工厂,跟着今天值守的工程师潘成一起爬到连铸工段上摸设施的情况。

        国外一套炼钢设施,通常折旧期只有十到十五年,但国内底子薄,经不起这么大的折腾,钢企及工厂对设备的维护极为重视,都希望尽可能的延长使用寿命。

        沈淮是技术出身,也醉心于技术,虽然他时刻强调自己要摆出管理者的姿态来,但上了工段就忍不住原形毕露。

        好像他身上有海外留学的光环,他懂得多、懂得全,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应当如此,不然都传海归分子在大城市动辄拿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年薪了,不是吹牛吗?

        爬上工段,时间就过了飞快,到下午三点钟,沈淮想着还要收拾收拾,才好赶过去庆祝谭启平第一天到东华。

        沈淮到现在还不清楚谭启平收不收礼,但人情往来总不能避免。

        他想到,之前的沈淮从法国带回来有一枚老黄杨圆雕,给他一起搬到老宅去。

        那枚老黄杨圆雕大体只有三十公分高,雕的是弥勒佛,形态可掬,从雕法来看,要算罕见的精品。

        这枚圆雕,他也不清楚价值多少,是当年沈淮的曾外祖父,也是东华地区在解放前首屈一指的民族资本家孙耀庭,所喜欢的物件;后因沈淮外祖母陪嫁到沈淮外祖父沈山的手里,也是沈淮母亲沈桂秀留下来的遗物之一……

        既然是换过魂,沈淮不过是借着新的身份活着,对这个身体之前的人生并无特别的感情,对沈家——更准确的应该是孙家,沈淮外祖父沈山、外祖母到海外后继承了部分遗产,但整个家族还是以孙家子弟为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沈淮想着那枚老黄杨圆雕拿去给谭启平当下车伊始的贺礼,应是合适。

        也不知道邵征从哪里知道消息,沈淮到钢厂后,他也就赶来厂里值班,以备沈淮随时要用车。

        沈淮让邵征开车先送他回宿舍。

        也不知道陈丹她们下午去了哪里,房门从外面锁上,看不到人影,也看不到狗影。这年头整外梅溪镇就没有几部手机,看不到人,也就无从联络。

        沈淮换过衣服,就接着让邵征开车送他去老宅找那枚老黄杨圆雕。

        沈淮让邵征将车停到公路边上,他顺着道往下走,没到老宅就听到金子在那里吠叫,似乎给踢到,又呜咽起来。

        “个吃里扒外的,不要以为在镇上找了个姘头,翅膀就硬了。到底,不就是一个不会下崽的烂货吗。母鸡都会下蛋呢,连个崽都生不了,还吃里扒外……”

        一顿刺耳的叫骂声,隔着青砖墙就传了出来。

        沈淮对这个声音不陌生,是他婶娘在撒泼,而且给她破口大骂的就是陈丹。陈丹嫁到孙家后,肚子一直都没有动静,不会下崽的母鸡,这大概在农村最难叫婆家忍受的。

        要不是想着陈丹拿走的那两万多彩礼钱,他婶娘早就把陈丹扫地出门了,都不用陈丹主动跟他堂哥提离婚。

        不过陈丹与堂哥孙勇的婚姻,也早就名存实亡了,沈淮不知道陈丹怎么一个吃里扒外法,叫他婶娘这么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

        沈淮往前走去,他不能看着陈丹给人这么欺负,即使欺负陈丹的人是他婶娘,也不行。

        “老宅是海文跟黎他们爹娘留下来的,在海文他爹过世前,这家都分好了。海文在的时候,也没见们有脸来争;海文死了,老宅理当所然是留给黎的。们今天想把老宅明着抢过去,不是欺负人是什么?别家仗着权势,欺负人还知道欺负外人,们倒有脸来了,却欺负起们的亲侄女!叫周围邻居,这是什么理?”陈丹显然不会叫婆婆的破口大骂丢了气势,针锋相对的哭诉。

        沈淮听着院子里的动静,还有不少过来看热闹的邻居。

        沈淮对他大伯家也是失望透顶,别人家亲兄弟相互帮衬,即使亲兄弟死了,也会尽力照应这边的孤儿寡母,然而沈淮他父亲病逝后,他大伯一心只想着将这栋老宅占过去。

        老宅位于一处塬子上,三面环水,砌了院子后,塬子里就剩下来零碎畦地,也不够给村里人分配,便成了他家的自留地,种上去竹树,平时也有很多鸟栖宿,在乡村里就显得风景独佳。又离下梅公路不远,岔道上去就是公交车站,交通也很方便。

        沈淮虽然在市钢厂不是太如意,在左邻右舍的眼里,他多少也是市钢厂里的一名干部。大家都这塬子上风水好,早初他分家时搬出去在别地新建宅子的大伯,看着大儿子都不争气,那就更眼馋这里,就想将老宅子拿回来改改自家的风水。

        在他“死”之前,他大伯就宅子的事闹过好几回,闹得两相不来往;没想自己刚“死”,他大伯家就想仗势把老宅强抢过去。

        “整天不着家,在外面把我们孙家的脸都丢尽了,到时候什么屁话,”一个粗沉的喉咙也紧跟着破口大骂起来,沈淮听得出是他大伯孙远贵的声音,“海文他爸当年那穷样子,娶不上媳妇,我做老大的才主动搬出去。不管我让不让出去,这老宅都有一半是我的。这宅子有黎的份,谁也没不是,左邻右舍都在这里,谁看到我要把黎赶出去?孙义要结婚了,家里没有房间,从老宅拿两间房当婚房,又有什么不应该?难道叫把房子贴人去,就合理了……”

        “们怎么骂我无所谓,这房子是别人拿钱租去住的,村里也立了字据,们不能就这样把人家东西丢出来……”陈丹道。

        “黎有钢厂养着,缺那点钱?再黎都没有成年,要租宅子出去,也是我这个做大伯的来做主。都不进孙家的家门了,轮得了来做主?村里立了字据,村支书在这里,把字据拿给我们看看,看看是字据是黎签的,还是签出去贴人的……”

        沈淮压制住心底里的怒火,推门进去,陈丹跟黎两个人给一大群人围在里面,他大伯一家四口,气势汹汹的样子,似要将陈丹跟黎吃下去;他早前搬过来的家俱、家电,已经给人搬了出来,就丢在院子当中……

        左邻右舍站在一旁看好戏,没有帮着公道话的意思。

        孙姓在孙家埭村是个大姓,村支书孙广武,跟他家也是一个老族里的人,三代之前还是亲戚,论辈份比他要长一辈,这时候袖着手站在一旁。

        沈淮知道他大伯这些年承包了村里砖窑厂,跟村支书孙文武的关系密切,孙广武给大伯拉过来,分明是来拉偏架的。

        “这房子是我租的,”沈淮站在院门口,像座山似的堵在那里,看着陈丹、黎给他大伯家这么欺负,心里邪火压不住的往上涌,冷着脸,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搬过来的家俱家电,都给丢在院子里?”

        “是租房子的,”孙勇看到沈淮站出来,前些天有人陈丹领了一个白脸过来,他心里一直窝着刺,这会儿看到正主,而那张脸跟衣着打扮,叫他看了更窝心,撩着眼走过来,道,“之前租房子给的人,做不主。该找谁找谁去,反正这房子不租了,东西请搬走?!?br />
        沈淮克制住一脚踹堂哥孙勇他脸上去,冷冷看着他大伯孙广斌。

        “对不起,对不起!”陈丹看到沈淮出来,又羞又愧,走到沈淮跟前,再坚强的她也忍不住失声哭了起来,清澈的泪珠子滚落下来,叫她精致的脸看上去更是楚楚可怜。

        她的公婆跟丈夫,抢着村里的支书过来,要明着抢他们亲侄女、亲堂妹的房产——陈丹都没有脸跟沈淮解释这一切,坚强的心这一刻也给击溃;黎也是跟着抹眼泪大哭起来,既委屈又难受。

        金子刚刚给踢了一脚,看到沈淮赶过来,赶忙溜过来蹭他的腿求安慰,这无疑坐实了别人对他与陈丹关系的猜测。

        旁观有看好戏的人,就忍不住嘲笑出声孙勇起来:“看哦,老婆偷的白脸,可比神气多了!”

        陈丹气得浑身发抖,孙勇也是瞬间脸色变得铁青,他看着沈淮比他壮实,不敢对沈淮对手,揪住陈丹的头发就骂:“好个烂婊子,了不得、领着姘头回来了!今天打不死这个烂货!”

        沈淮站在很高的台阶,比孙勇高出两个头去,抬脚就朝孙勇的脸蹬过去,喝道:“谁他妈敢动人,无法无天了?”

        孙勇还真不敢动陈丹,只是刚才气晕了头才揪陈丹的头发,一脚给沈淮蹬到脸上,身体后栽倒地,顿时鼻血就涌出来,爬起来往后缩,摸着一鼻子血:“他打我,他打死我了……”

        孙远贵看到大儿子被打,老来动怒,跟儿子冲上来就要揪住沈淮打。

        本来在车上里等的邵征,听着这边的动静不同动静,就赶了过来。

        这时候看着有人要冲上来打沈淮,邵征从院门里钻出进去,挡在前面,一脚踹孙远贵的大腿外侧,将他踹后三四步远,喝道:“们吃了豹子胆,敢对沈书记动手?”

        邵征中等身材,但大喝起来,气势极足。毕竟是志愿兵退伍回来,黑面孔,保留在军队时传统,剃着短寸头,身材非常的结实,怒目瞪视的样子,比起保镖来,更像黑社会,顿时将院子里想帮手的人震住。

        满院子的人又有些发愣:跟陈丹这只不会下崽的骚狐狸勾搭上的年轻人,是什么书记?

        这时候不知道陈桐从哪里得到消息非常及时的窜出来,骑着辆自行车,看到她姐的模样,把车摔到一边,冲进来就怒吼:“姐,哪个龟孙子动?”

        陈桐看到孙勇那鸟样,也不管孙勇好歹是他姐夫,冲上去要揪住孙勇打……

        “陈桐!”陈丹只觉得自己在沈淮面前丢尽了脸,不出的伤心,不想陈桐把事情闹大,拖住他的孙勇,更不想陈桐打孙勇的一幕给沈淮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