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五十二章 弹冠相庆总有时

    第五十二章 弹冠相庆总有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会议一直开到十一点钟才结束。

        梅溪镇党委书记杜建完全蔫下去;副书记、镇长何清社跃跃欲试,一副愿意配合沈淮的样子;而其他镇领导、钢厂的管理层,也都看不出有再敢搞鬼的迹象;钢厂的产能释放不足,也没有安排夜班,除了必要的值守工人外,职工干部也都各自散去——看情形大体如此,葛永秋也无意再留在梅溪镇,连夜返回县里。

        杜建、何清社等镇领导以及钢厂科室负责人及副厂长都相继离开;市局的刘卫国留下联络方式后,也开着警车先返回市里。

        今天一天对沈淮来说,多少显得漫长而曲折,虽然人很疲惫,精神还是亢奋。

        “好端端,把老熊你也惊动不得安生,”沈淮搓着手,对最后还留下来的熊文斌、赵东、杨海鹏三人,笑着说道,“对着葛永秋,大概也没有咽下几口饭。镇上应该还有馆子没有歇下来,我们先找个地方填下肚子!”

        杨海鹏跟着熊文斌的身边,冒充市委的工作人员,得以参加后续的事情。

        杨海鹏问沈淮:“这就放过万虎公司?真正要从梅溪钢铁厂挖下去,应该能把高天河父子连筋带骨的挖出来……”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未必啊,万虎公司毕竟是跟钢厂签了经销合约的,要查就必须雷厉风行的封存万虎公司的帐目,我们没有这个时间啊。再一个,要是直接想查高天河的话,则必然要得到省里的首肯,没那么容易。我们还是要往前行,死揪住历史包袱不放,未必就有好处……”

        “沈淮说得对啊,”熊文斌有感而叹,“矛盾过于尖锐,对开展工作并不是总是有利,斗争还是要讲些迂回的艺术……”

        熊文斌还是不能完全确定沈淮的意图:是没有私心的拯救梅溪钢铁厂,做出成绩、做出政绩,以便在仕途上有更好的发展;还是控制梅溪钢铁厂牟求私人的利益。

        熊文斌也没有把话说太透,这些年来的教训,也叫他明白,太讲原则是行不通的。

        四人离开钢厂,开车沿学堂街往北走。

        过了十一点,沿街店铺早都关门闭户,灯盏也没有亮几处。

        沿街又没有路灯,虽有淡淡的星辉洒下来,路上还是黑漆漆的,倒是接待站还意外的亮着灯。

        车停过去,陈丹等人一窝蜂从接待站里走出来,不单周明在等他们,连赵东的女朋友肖明霞也在接待站里。

        沈淮搓着手,笑道:“合辄着你们就没有事做,在这儿等着过夜??!”

        “今天发生这么多事,连高市长都惊动了,我们又哪里能坐得???”周明热切的走过来,说道,“小肖是赶来等赵东的,怎么样,赵东的副厂长落实了?小肖可是在等着庆祝啊?!?br />
        “还没到弹冠相庆的时候,”沈淮并不知道杨海鹏去找熊文斌求救时,周明的态度,不过也早就知道他的世故,哪怕仅是出于熊文斌的关系,也不会冷落了他,自嘲的笑道,“赵东先帮我整顿钢厂的生产,等到合适的机会,再担任副厂长……”看到陈丹与陈桐姐弟站在后面,问陈桐,“今天怎么在钢厂没看到你的人?”问过这句话,目光便落到陈丹的脸上。

        陈丹亮晶晶的眸子,背后着接待站门内射出来的光,沉邃而迷人,但也能看她眼睛里关切的神情,叫沈淮看了心里暖意洋洋。

        陈桐把他通风报信没截到人,又跟杨海鹏赶到新佳苑求援的事情,简略了说了一遍。

        沈淮哈哈一笑,说道:“也亏得你们跟海鹏见识快,找老熊搬救兵,不然我真要给铐到市局去过夜了……”

        “怎么会?全厂职工能答应市公安局把你人抓走?”陈桐说道。

        沈淮笑了笑,没有解释太多:群众事件是个双面刃,真闹到钢厂职工跟市局干警起冲突,就算把他截下来,对他以后的仕途发展也不能算有利。

        再一个,他也不希望钢厂职工闹骚乱,那样只会叫事态恶化、失控。

        “小黎呢?”沈淮最关心的还是小黎,怕大家都关注着他的事情,把小黎忽视掉了,还是金子还在老宅,他走到接待站门口,问陈丹。

        “本来说是下午去老宅帮你整理床铺的,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的事,”陈丹不敢再看沈淮的眼睛,只觉得他的目光格外的灼热,略低着头,说道,“小黎放学后,就带着金子住到镇上来了,明天还有课,这会儿早就睡下了。老宅那边也没有准备好,沈书记你夜里就睡接待站的客房吧……”

        “我都随便?!鄙蚧此档?,看到接待站的经理何月莲站在柜台后欠身欲迎还休,点点头,算是招呼过。

        沈淮这段时间来,对自己不能算成功的前半生有过认真的反思,将世事总结到“水至清而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句话上来。他的前半生太讲原则,有些恃才傲物,也是前期太顺利,才使得后期接二连三的受挫折,再细想,有些原则不能放弃,但有些时候也不能太讲原则。

        镇上那么多工作还是要做下去,关系及神经也不能一直都绷那么紧。

        拿杨海鹏来说,他这段时间来跟前跟后的跑腿,说到底有他的心思,就是想做钢材经销,说起来心思不特别单纯。但也没有什么不好,钢材的经销总是要找人来做,也未必会损害钢厂的利益。

        何月莲对厂办会议室里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很清楚,杜建也臭着脸不敢多说一句话,但这件事最终由市长出面解决,她再傻,也知道她这条小胳膊,也拧过沈淮的大腿。

        何月莲有着说不出的心虚,脸色也不好看,勉强的堆笑着说:“想着沈书记工作到深夜,跟朋友肚子一定会饿,接待站要负责起接待的责任。那接下来的事,我就交给小陈了……”说过几句话,也就夹着尾巴先离开了。

        沈淮站在接待站门口,等杨海鹏走过来,揽过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要一直想做钢贸,梅溪钢铁厂的钢材外销,你要是想参与进来,我可以给你些方便。不过,梅溪钢铁厂的钢材外销,我打算只跟经销商做现款交易。现在的三角债的问题很麻烦,钢铁没有那个资本实力,拖缠不起。你能做多大的规模,就看你能筹到多大规模的资金。当然,梅溪钢铁厂的钢材外销,你也不用担心万虎公司敢对之有太明显的市场打压……”

        杨海鹏又喜又愁,他做建材才两年时间,能攒下多少积蓄?就算把房子抵押出去,也就能筹十几二十万的资金。

        当然,东华地区的钢材贸易,处于万虎等少数几家贸易公司的垄断之下,利润极高。如今梅溪钢铁厂打开一道缝隙,对很多人来说,就是难得的机会。

        更为关键,其他钢铁厂,想要绕过万虎公司出货,还要权衡能不能得罪起市长公司,而梅溪钢铁厂经过今天这么一闹,万虎公司至少不会在市场太过明目张胆的打击梅溪钢铁厂的钢材销售——这对在东华地区代理销售梅溪钢铁厂的经销商来说,是眼下最关键的一个有利条件。

        “说实话,梅溪河沿岸想做钢贸的小老板,也有好些人,但都没有胆子到去万虎公司嘴里去争食,”杨海鹏说道,“今天这一闹,我想或许有可能把他们中一些人联合起来,拿梅溪钢材厂的经销权……”

        “具体什么方式你去考虑,有需要我跟赵东帮忙的地方,说一声,不过,你不能光想着占钢厂的便宜?!鄙蚧葱Φ?,知道杨海鹏以前是市钢厂的骨干,又做了两年的建材,对里面的门路应该摸得比他们透彻,关键是必需时再提供些支持。

        周明看到杨海鹏鞍前马后的跑了这么一通,立马就得到能看得见的好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羡慕,但是心里也疑惑:

        沈淮以前是跟陈铭德从省里到东华的,即使在省里跟谭启平认识,关系也不应该特别的密切才对,至少没有跟陈铭德那么亲密,谭启平怎么就对他这么信任?还是说谭启平以为到东华初来乍到,找不到更合适的人手帮他打开局面?

        周明这么想也没有错,沈淮都没有脸把宋家的招牌扛出来,谁又能知道他是宋家的子弟呢。

        他也的确是谭启平到东华来处理陈铭德的身后事,才正式跟谭启平接触的,之所以能迅速得到谭启平的信任,除了他帮谭启平顺利解决了陈铭德的死因纠纷,更为关键的,还是因为他宋家子弟的身份。

        说起来也好笑,明明是作为宋家的弃子给丢到淮海省来,但宋家的影响力又不时给他提供普通人绝享受不到的好处。

        看着陈桐满脸期待,走到接待站里,沈淮与熊文斌等人围桌而坐,要陈桐坐到自己身边来,说道:

        “我可以立即把你调到我身边工作,不过我细想想,这对你并没有好处。我还是希望你暂时留在车间里,从最基层参与钢厂的生产整顿,这样你才有可能扎扎实实的学到一些东西。像海鹏、赵东他们,大学毕业进钢厂,都给老熊扔到车间里工作了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才有今天的能耐。你要不信,你就问问老熊,看我有没有骗你……”

        熊文斌只当这些事是杨海鹏或者赵东跟沈淮提起的,说道:“提起这个,还是海文当年在车间耐着性子学习的时间最长,也把钢厂的技术摸得最透。要是我能一直留在钢厂,要选一个接班人,海文是首选,赵东其次,海鹏跟周明要放在后面……”

        看到沈淮对陈丹的弟弟陈桐颇为重视,熊文斌也便以长辈的身份教导他,“沈淮说的话很有道理,也不仅仅是学技术的问题,你耐着性子在车间当一年的普通工人,你能学到你以后人生所无法学到的很多东西?!?br />
        陈桐略有些失望,还是点头答应下来,说道:“好,赵东哥他们也是从基层做起的,我也应该从基层做起……”

        沈淮笑了笑,说道:“那你给我立即回厂宿舍去,明天给我打起精神来上班去……”

        “嗯……”陈桐对沈淮也最是信服,捞不到夜宵吃也不气妥,当即就回宿舍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