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十七章 官场到处都是坑

    第四十七章 官场到处都是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凭什么抓我们沈厂长?”

        “贪官,们不抓;奸商,们不抓;沈厂长要拯救钢厂,们却跑过来抓,这是什么道理?们还是不是人民警察,政府还是不是人民的政府?”

        “狗腿子滚开,放下我们的沈厂长?!?br />
        堵在厂办大楼外的职工们,愤怒的情绪点燃起来,质问声像炮弹一样发射过来,连成一片,就成狂澜,一阵高过一阵。

        宋三河看到这情形,脸都绿了。他赶过来抓人时,怒气冲头,可没有考虑过此举会激怒钢厂职工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情绪。

        看到职工围堵在外,宋三河心头的怒火更盛,但他也干过多年的副局长,知道群众事件处理要心,真闹出什么问题,不是他一个副局长能兜下来的。

        宋三河不敢带人押着沈淮强冲出去,知道那会激怒围楼的职工,赶忙先退到会议室来,想对策。

        杜建倒不用宋三河吩咐,直接堵在厂办大楼门前,仗着余威,将要冲进来的职工挡?。骸懊且墒裁??市局请沈书记回去协助调查,就是要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们这是要干什么?围攻厂办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杜建在钢厂的声望还没有完全倒塌。他点名指姓的喊出几个冲上来要闹事的职工名字,当即连轰带赶的把他们赶下台阶去,暂时将场面控制住,又点名指着几个副厂长及科室负责人出去安抚职工的情绪。

        很快,何清社等人也再次紧急赶过来维持次序。已经不是旁观看别人的好戏了,真要闹出骚乱,镇上的领导谁都逃不了责任……

        高天河是在出政府大楼时,给熊文斌堵住。

        高天河任计委主任时,熊文斌就是计委的普通干部,熊文斌到钢厂工作,也是主要由于高天河的推荐。

        八十年代中后期,市钢厂在熊文斌主持下,业绩热火朝天,不到十亿的销售收入,能做出近三亿的利税来,也曾给高天河视为手下的得力干将。

        不过,问题出在高虎参军回来之后。

        高虎没有工作,看到当时国内进行物资倒卖的人都发了财,想插手市钢厂的钢材销售,给熊文斌强硬的挡回去。这才有后续高天河将熊文斌调出市钢厂,再将他踢到政研室坐冷板凳一系列事……

        市委市政府政研室,隶属市委,也在这栋大楼里办公。shouda8.net飞速更新以往熊文斌看到高天河都是绕着走,彼此之间连点头招呼的交情都不存在。

        高天河刚出楼,看到熊文斌迎面走过来,心里还有些诧异,站在那里看熊文斌是绕过去还是继续走过来。

        “高市长,有件事,我找汇报……”

        “是吗,老熊已经有两年没找我汇报工作了!”高天河眯起眼睛,看了熊文斌身后的青年一眼,又向目光放在熊文斌的身上,他其实还是颇为期待看到熊文斌向他低头的。

        高天河就站在市政府大楼前听熊文斌汇报事情,除了司机跟秘书外,其他正从大楼下班的机关干部,看到这一幕都从旁边绕着走。

        “梅溪钢铁厂今天发生些事,我要跟高市长汇报,”熊文斌看高天河的表情,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将今天梅溪镇所发生的事情略讲了一遍,道,“请高市长立即下指示,制止市公安局到梅铁溪钢铁厂胡乱抓人的错误行为?!?br />
        听着万虎公司的车给那个沈淮轧成铁饼,高天河心头也是怒火横生,眼睛眯得更细,目光似寒芒,盯着熊文斌的脸似舔上去,声音冰冷的道:“发生这样的事情,市局请沈淮回去协助调查,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在梅溪钢铁厂的钢材经销问题上,钢厂职工的意见很大,万虎公司派车堵门,无理阻挡钢厂自行组织钢材销售,矛盾就已经有激化的倾向。市局再蛮横行动,只会激化矛盾,刺激钢厂职工的情绪,这不是正确的处置方式,”熊文斌寸步不让,道,“在谭书记到东华上任之前,我想高市长也不想东华发生什么恶**件。高市长若认为市局去抓人,没有什么不对的,那我就去找吴书记汇报这件事……”

        “什么谭书记?”高天河这话刚脱口,脑子就像给无形的鞭子狠抽了一下:

        谭启平!是谭启平!将要来东华代替吴海峰担任市委书记的人是省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

        沈淮去梅溪镇,是谭启平的安排,这一切都是谭启平给他高天河下的套!

        操娘的!高天河瞬间自以为把一切都想透彻,在脑子里把谭启平全家操遍,但心里再怎么诅咒,也挡不住打屁股椎就有一股寒气窜上来,转身就对秘书吼道:“打电话给高虎,他要敢给我胡来,老子抽他的筋、剥他的皮!”

        高天河从没有这么失态的时候,身边的秘书跟司机也都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掏出“大哥大”联系高虎。

        梅溪钢铁厂真要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恶**件,看上去沈淮会为此受影响,但谭启平借机要彻查下去,梅溪钢铁厂以及万虎公司的盖子绝对捂不住。

        谭启平好狠的心计!把一个的镇党委副书记丢出来作饵,没正式赴任就想把他这个东华的坐山虎市长给扳倒。

        吴海峰知不知道这件事,吴海峰有没有参与合谋?

        沈淮去梅溪镇是吴海峰直接指示陶继兴做的安排——难怪陈铭德的事件发生后,吴海峰还能担任市人大主任,没有给从市委书记的位子直接捋下去。

        再一个,谭启平将到东华担任市委书记的事,连熊文斌都晓得,偏偏他一点风声都没有得到,这背后意味着什么,还不够清楚吗?

        高天河越想越心寒,越想越心惊,没想到在沈淮到梅溪镇赴任的背后,藏着如此凶狠的针对他的这种阴谋!

        但是熊文斌为什么又要过来把厉害关系挑透,为什么要在他将要掉进陷阱之前提醒一声?高天河脑子在飞速的转动,有些想不通透,但有一点,他是肯定的,不管熊文斌是好意还是歹意,有谭启平跟吴海峰联手站在沈淮身后,他就绝不能看到有任何恶**件在沈淮身上发生!

        熊文斌看着高天河脸色清一阵白一阵,知道他已经想透其中的厉害关系。

        在这件事上,在谭启平到东华赴任前夕,熊文斌相信高天河是绝对不敢看到有能把他高家直接拖进去的恶**件发生。

        到时候不要谭启平会借机掀盖子,不定吴海峰也会凑过来痛打落水狗。

        “高市长,虎的不通?!泵厥榇展椿惚ǖ?,高虎的手机在高夫尔练习球场砸成一堆零件,哪里还能联系上?

        “联系宋三河,”高天河虽然心里直打颤,不过还能冷静的分析事情,知道儿子要指使市公安局去抓人,多半会通过副局长宋三河,又指着司机,“立即去把车开过来,我们这就去梅溪镇?!蓖蛞涣挡簧先?,高天河只能亲自赶到梅溪钢铁厂,阻止事态恶化。

        “这件事,我还要找吴书记汇报一下?!毙芪谋蟮?。

        高天河没有办法阻拦熊文斌去跟吴海峰汇报这件事,再一个让熊文斌去跟吴海峰,吴海峰也就没有办法隔岸观火……

        高天河点点头,道:“过来汇报很及时,去跟吴书记汇报,看吴书记有什么指示……”

        高天河在市政府大楼前给熊文斌截住,吴海峰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得一清二楚。

        吴海峰还不清楚熊文斌是什么角色,但从高天河的反应,能猜到事情不寻常,认为可能跟梅溪钢铁厂有关,但也不能肯定。

        吴海峰让秘书将熊文斌请到办公室。

        听到熊文斌谭启平将来东华接替他担任市委书记,吴海峰也是吃了一惊,转念又释然:这才正常,省里上回派谭启平到东华来处理陈铭德的后事,就应该有一层的考虑。

        不正常的是省里这次把消息捂得太严实了。

        看来在陈铭德事件发生后,省里对东华地方已经是失望透顶,不然不会到正式组织程序都开始启动之后,也不会叫东华一二把手都不知道新市委书记的人选。

        这么想,沈淮要求去梅溪镇的疑惑也能得到解释:原来是沈淮以及沈淮背后的谭启平,早就把盯上梅溪钢铁厂了。

        再联想沈淮在中央部委任职的父母,吴海峰暗道:梅溪钢铁厂这种看上去已经陷入困境,但还有些优良资产、规模也颇为可观的乡镇钢厂,在这些中央部委干部的子弟眼里,的确是一块很好的肥肉……

        吴海峰打心眼底就没有认为沈淮是老老实实下去做乡镇干部的。

        想透这一切,吴海峰也不能再袖手旁观、隔岸观火,当着熊文斌的面,就拿起电话:“给我接市公安局的阚书记,”过了片刻,电话通过秘书接到市公安局,吴海峰虎着脸,声音低沉的质问,“们局党组是怎么回事?有人跑我办公室来告状,市局的宋三河不经过霞浦县委,也不跟市组织、政法委、纪委通知一声,就直接调了四部警车、带了二十名干警,去逮捕梅溪镇党委副书记。们知不知道什么叫组织纪律!们知不知道什么叫组织程序?谁给们市公安局随便逮捕党的干部的权力。不清楚情况,平时是怎么做的局长的!我限半个时,把情况搞清楚,跟我汇报!”

        吴海峰放下电话,平静的跟熊文斌道:“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就拜托代表市委,跟高市长到梅溪镇走一趟,我的意见是尽可能将事态化,消除恶劣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