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十六章 公器私用

    第四十六章 公器私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操娘的!”杨海鹏也没想到幕后的高虎会直接指使市公安局过来抓人,一下子也傻了眼。

        从四辆警车下来有二十号警察,正跟厂门卫出示证据,要进去拘人。杨海鹏也知道这不是他跟陈桐两个人能制止不了,问陈丹,“这附近哪里有电话?”

        杨海鹏无法跟进厂的沈淮、赵东联系上,就算联系上也没有用,他只能先打电话给老熊。

        陈丹也是花容惨淡,吓得不轻,直道:“那边有公用电话……”指着路北面的杂货店,有着公用电话标志竖在外面。

        熊文斌又没有手机、大哥大,哪里能正好就在电话边上?杨海鹏打电话到市政研室,得知熊文斌下午去计委,杨海鹏打电话到市计委找周明,才知道熊文斌跟周明刚离开,晚上要跟老伴去女婿周明家吃晚饭。

        熊文斌之前住新佳苑那套房子,市里是给装了电话的。

        熊文斌后来将那套房子让给女儿熊黛妮跟周明结婚用,他跟妻子搬到筒子楼住,市里就将那部电话迁到筒子楼,还给熊文斌用。

        周明的级别还没有到市里给按电话的程度,九三年就是在市区,私人装一部电话也不便宜。新佳苑那房子里的电话给移走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装一部电话。

        杨海鹏直接开车去新佳苑找熊文斌去,陈丹、陈桐也没有去处,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作用,便跟着杨海鹏直接去市里。

        好在新佳苑就在梅溪大桥过去两三公里,熊文斌也恰好在女婿家里,给杨海鹏、陈丹、陈桐他们堵了结实。

        “我们赶过来时,二十个警察已经进厂了。老熊,动作要快点,总不能真叫沈淮给市局的人抓走?!毖詈E羧晕逵锝虑榈睦戳奥龈芪谋蠼惨槐?。

        熊文斌皱紧眉头,考虑对策。

        白素梅刚才在厨房跟大女儿摘菜准备晚饭,听着杨海鹏的话,心里也是直捉急,道:“这好端端上任第一天,怎么就闹出这么多事呢?”

        “高天河应该还没有离开市政府,”熊文斌道,“海鹏,开车送我去市政府,不能真让沈淮给市局的人抓走?!?br />
        周明跟熊黛妮听了沈淮新官上任第一次就能闹出这么大的事,也暗自乍舌,见岳父要去闯市长高天河的宫,道:“沈淮轧的就是高天河儿子的车,市局去抓人,指不定就是高天河下的指示。爸,这时候找高天河,不是找不痛快吗?”

        岳父已经在研究室副主任的位子冷坐了三年,但还算平稳,即使不再掌握实权,但副处级该有的待遇也不怎么落下,周明觉得岳父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去得罪高天河,不值得……

        “这事不懂,”熊文斌没心思跟女婿细什么,他把外套刚才脱卧室里,转身进去拿,又跟陈丹、陈桐道,“们要不先留在这里?只要把利害关系跟高市长透,他们应该不会乱来……”

        周明见给岳父轻视,心里忍不住有些恼,还是尽力劝阻:“沈淮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市局要沈淮回去配合调查,也占着理!他总不能跑一趟市局都觉得受委屈吧?”

        “什么叫配合调查?下午梅溪钢铁厂的事,归市局管辖吗?这还不是明摆着受人指使打击报复?沈淮是梅溪镇新上任的党委副书记、是梅溪钢铁厂新上任的厂子,他要是叫市公安局公然拿着铐子从钢厂带走,这会造成什么影响?”

        熊文斌见女婿周明因对沈淮有所偏见,而看不透问题的实质,也有些动气,忍不住声音就大起来,“沈淮今天砸掉万虎公司堵门的车,是符合钢厂职工强烈意愿的,就算有些出格,万虎公司也只能认了。这时候市公安局冲进厂抓人,不考虑钢厂职工的情绪,万一职工再闹起来,起了骚乱,这个责任谁去担?”

        周明见岳父为沈淮大动干戈,心里很是不满,心想:就算梅溪钢铁厂闹翻天,又关他们什么事?

        “是不是跟谭书记打个电话,让他联系高市长?”白素梅建议道。

        “现在从哪里找电话去,也未必就能找到人,还不如去找高天河?!毙芪谋蟮?,也不再跟女婿周明解释什么,急冲冲就与杨海鹏出了门。

        周明愣了半饷,才问岳母:“妈,刚才跟爸什么谭书记?”

        白素梅没想那么多,有些事本来也打算吃晚饭时跟周明提起,道:“是省委组织部的谭副部长要来东华当市委书记,昨天沈淮跟爸特地去省城见这个谭书记,听他们回来的口气,是爸这回能当市委副秘书长……”

        周明仿佛给打了一记闷棍,他当然知道岳父跟省委组织部什么谭副部长八杆子都打不着什么关系,但就应该沈淮跟即将来东华赴任的新市委书记有关系,突然觉得刚才那番话真蠢。

        虽沈淮下午时强行将职工都打发回车间组织生产学习,但职工们刚经历这样的事,人心躁动,短时间里很难安定下来。

        市公安局四部警车在厂门前停下来,门卫首先把消息传到各车间。

        听到市公安局要来将新厂长抓走,职工的情绪轰的又点燃起来,什么生产学习都不顾了,一窝蜂的跑出车间,就往厂办这边涌来。

        杜建也是前脚刚刚走进三层楼、侧墙爬满爬山虎的厂办,他没想到市公安局竟然是宋三河副局长带队。

        九三年,公安局的地位还没有提上来,市局副局长也就是副处级干部,但也要比杜建这个镇党委副书记风光一些。

        杜建跟宋三河同席吃过几次饭,也算熟人。

        杜建巴不得沈淮给市局的人立马带走、双开之后再吃几年牢饭,但作为梅溪镇的党委书记,表面上也表示一下阻拦抓人的姿态,道:

        “下午的事,虽沈书记有些冲动了,但也是事出有因,市公安局不能这么就将人抓走。再一个,市公安局要抓人,也要先通知霞浦县委……”心里却在咆哮:快抓人、快抓人,当我的话是在放屁!

        “我们不是过来拘捕谁,接到报警,请当事人到市公安局协助调查,也是正常的程序。要是梅溪镇阻挠我们执法,那就只能对不起了……”宋三河这时候板着脸,不给杜建留情面。

        正常妈,协助调查需要调四部警车二十个警察?杜建暗中腹诽,脸上堆笑道:“也是,也是,协助调查是应该的……”

        宋三河是个体重有两百多斤的大胖子,平时动一动就一身汗。这事不仅仅是高虎的车被砸,叫他献殷勤来跑这一趟,更关键的是万虎贸易公司里有他宋三河的股份在里面。

        万虎贸易经销梅溪钢铁厂的钢材,一年少能赚四五百万的利润。这嘴边的肥肉竟然要因为这个新来的镇党委副书记而丢掉,叫宋三河怎么不生气?

        宋三河是下定决心要将梅溪镇的气焰狠狠的打下去。

        沈淮也是刚将钢厂的几个副厂长及各科室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会没多久,市公安局的人就破门而入,看着为首的大胖子几乎要将那一身警服撑爆掉,从会议室狭窄的门挤进来,气势嚣张的盯着会议室里一群人问道:“谁是沈淮?”

        “我就是?!鄙蚧醋砝?,看着随后进入会议室的几名警察,瞬间想明白高虎直接指使市公安局的人过来抓他。

        东华市地方势力盘根错节,警察力量也是公器私用,一点不叫人感到奇怪。

        “我们接到报警,故意损毁私人财物,当众开卡车轧毁高档奔驰车及别克商务车各一部,请跟我们回市局协助调查?!彼稳拥?。

        “第一,我可以跟们去镇派出所协助调查,把前因后果清楚。第二,一定要我去市局协助调查的,们可以把我铐走!”沈淮平静的袖子往上捋了捋,露出手腕来叫宋三河方便上铐子。

        “妈,不吃敬酒吃罚酒,一个乡镇干部,跟老子鸟?”宋三河当惯了官,自然就有官脾气,他见沈淮不过一个镇党委副书记,还拿这种语气跟自己话,当即火气就冒了上来,兜头就骂,没有上去抽两巴掌,也算是给党面子,冷着脸吩咐身边的警察,“把他铐起来,带回局里协助调查!”

        “宋局长,这个不合适吧?”给宋三河命令的警察却不愿意配合。

        “不合适妈巴子,这边是做主还是老子做主?”宋三河火头给挑起来,见到手下竟然有当面抗命,更是怒不可遏,“别***废话,叫铐就铐?!?br />
        “没有手续,直接铐人的责任,我背不起?!闭饩煲彩怯补峭?,直接走到一边,叫宋三河憋在那里,淫威没处发挥。

        “妈,回去弄不死。出什么事情,老子兜着?!彼稳痈?,差点就气炸了,嘴里动着老子的叫嚣着。好歹他身边亲信也不缺,当即有两人掏出铐子来,“咔嗒”一声,就将沈淮的手腕给铐上了。

        “们这是做什么,市公安局就可以随便抓人吗?”赵东看到警察真给沈淮上了铐,也急了起来。

        赵东在刚才的会议上刚给任命为生产助理,坐在会议桌的东南侧,离得比较远,冲上来要阻止警察抓人,却给从后门进来的两名警察反扭住胳膊,按在会议桌上动弹不得。

        钢厂的几个副厂长以及给召集起来开会的各科室负责,跟杜建一样,对万虎公司的背景多少有些了解,知道高虎不是好惹的角色。

        看到市公安局十几号人冲进来抓人,会议室里的众人虽然很震惊,但也都忙闪到一边旁观,不妨碍警察抓人。

        宋三河见轻轻松松的把沈淮铐起来,颇为得意的甩了一下头,道:“我们走……”只是刚走出会议室,还没有出厂办大楼,就看到大门前黑压压的挤满了工人,愤怒的眼神似要将他们撕碎。

        沈淮今天干了大快人心的事情,一下子就将全厂职工的心都捋过来,这会儿市公安局为下午的事过来抓人,职工们怎么可能不愤怒?

        万虎公司在钢厂身上吸食那么的血跟肉,逼得钢厂要关停,职工们连养家糊口都难,万虎公司非但不受惩罚,反而阻止万虎再强占钢厂销售渠道、叫职工们情绪得到强烈发泄的沈淮,却要给公安局抓走,叫钢厂职工怎么不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