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四十一章 地盘

    第四十一章 地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赶出来了,天可怜,下午本本系统崩溃,仅有的三四章存稿也丢掉了,看来我是一个不应该有存稿的男人??!求可怜)

        吃过饭,沈淮也没有立即回镇政府,而是在镇上溜跶起来。

        接待站是九零年新建的楼,可以说是除了钢厂之外,梅溪镇最为标志性的建筑。

        楼临街高三层,往西逐级抬高到五层,半弧形结构,线条很流畅,外立面贴满白色间缀蓝花的马赛克,仿佛一道涌来的白色海浪。

        临街的半片楼作为镇接待站使用,除了餐饮之外,还有客房部。不过梅溪镇挨着东华市区很近,对住宿要求稍苛刻一些的客人,都会住到东华市区去,接待站的客房部,经营状况谈不上理想,唯有餐饮部依靠政府跟钢厂的吃喝过得特别的滋润。

        从接待站南面的庭园绕进去,就是跟接待站同一栋楼的文化站。

        说是文化站,其实也早承包出去了。

        进门底楼的大厅里就摆放了一圈游戏机,大中午的,里面拥挤了不少社会青年以及梅溪中学的学生,在角落里还有一群人围着赌游戏币的两台老虎机,没有人在意沈淮走进来。

        从转角扶梯走上去,二楼是镇上的录像放映厅。门口挂着一张黑板,用红白粉笔写有今天下午要播放的录像。

        《卿本佳人》的影片名上,还大大的标注着“香港艳、情大作”六个字。

        三楼是舞厅,里面光线暗暗的,还没有到营业的时间,看不到有人在。四楼才是镇文化站在这栋楼里唯一保留的设施,镇图书室。图书室的门虚掩着,也看不到有人在。

        五楼是办公室,大中午也看不见有人在,再上就是天台。

        天台上有对情侣躲在角落里对吃舌头,穿着梅溪中学的校服,看到沈淮上天台来,才分开来,故作镇定的转头看向外面。

        除了钢厂的高炉、自来水厂的水塔,梅溪镇就没有比这栋楼还高的建筑了。

        沈淮站在天台上,视野开阔,极目远眺,往南能看到钢厂的高炉跟空中钢廊,往西能看到梅溪河粼粼的波光,往北、往东则是成片的田野。下梅公路、学堂街、梅溪老街、钢厂路以及一些乡村土路,将梅溪镇分割成参差不齐的数十片。

        远眺景色壮美,然而将视线收回来,满眼则是梅溪的穷困跟破旧。

        不要说更远的乡村地区,镇上也皆是鳞次栉比的青砖瓦房,间或有茅草屋顶,曲曲折折的小巷显得陈旧、杂乱。

        从文化站大楼以及新铺柏油路面的学堂街,能看出梅溪镇在九零年前后财政还比较可观,只可惜甜蜜期过于短暂,文化站大楼与镇政府大院之间的梅溪中学,主要还是解放前一直留下来的校舍以及日军侵华时建造的马棚。

        除葱葱郁郁的树木之外,梅溪中学显得陈旧不堪,操场也是一片土黄。

        不要奢望什么塑胶跑道、草皮了,沈淮上午在办公室看到教育办递上来的一张关于梅溪中学跳远沙坑需用两吨沙的用款申请单,便略见梅溪中学的教育用款窘迫到什么程度了。

        在文化站的北面,是镇敬老院,两排六七十年代建的平房。沈淮居高望下,能看到南栋平房的屋顶给大风揭掉一片瓦,临时用茅草跟地膜槊料遮在上去。敬老院的大院子,有七八名孤寡老人打瞌睡,还十几只散养的鸡满院子的追逐。

        学堂街西的镇菜市场是一片彩钢棚。去年冬天大雪,彩钢棚积雪太厚给压塌,现在还能看到彩钢棚屋顶上有塌折的痕迹。

        也许是以前从没有站到这个角度去看梅溪镇,对梅溪镇的经济滞后跟破旧,没有此时这么深刻而鲜明的感触。

        远不要说跟欧美的乡村小镇相比了,就跟渚江南岸的平江市乡镇比,梅溪镇也落后太多了。

        “你在看什么?”

        沈淮转回头,见陈丹从另一头铁扶梯爬上天台,侧着身子依着栏杆,说道:“没想到站在这里看梅溪镇的风景这么好……”

        “你是刚刚走上来巡视自己的地盘呢,那赶情是觉得站上来看风景好。要是多上来两次,你就会看到梅溪落后的地方,南面的钢厂以及梅溪河污染都很严重……”陈丹说道。

        这会是自己的地盘吗?沈淮心里自问。

        他之前决定留在东华,一是要照顾好小黎,再一个想着做一番成绩,以改变宋家对他的看法,但真正的去审视这片叫他魂牵梦绕的土地,他内心抑不住涌出来的一股冲动:

        唯有让这片土地变得更美好,更富足,才真正是他应该去做的事情。

        “你跟小黎住哪里?”沈淮平静的看着陈丹。

        “诺,那片平房就是镇上的宿舍,”陈丹指着文化站西边的一条狭窄巷子,说道,“沈书记你要是不住老宅,接待站有客房可以住,也可以跟镇上要间宿舍??;或许可以直接住进钢厂的宿舍楼前……”

        陈丹指着南面钢厂背后两排灰白色的小楼。

        梅溪钢厂的年产钢材量大约不到市钢厂的十分之一,但拥有近八百名职工,在远近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厂。

        “你过来是找我的?”沈淮又问。

        “啊,”陈丹这才想到上天台是为哪般了。

        她刚才走上来,看到沈淮望着远处出神,给他线条俊朗的侧脸以及专注的神情所吸引,就把这事给岔开了。

        陈丹粉脸微红,说道:“赵东过来了,赶巧到接待站借电话要联系你。我看着你转脚进文化站了,想着你会在天台,就过来喊你了……”

        沈淮跟陈丹下楼来,赵东跟杨海鹏就在接待站外等着,也不晓得他们俩从哪里搞来一辆桑塔那,就停在路边。

        沈淮看着杨海鹏,问道:“赵东从市钢厂辞职了,现在无所事事,你怎么也不管你的建材店了?”

        “嗨,店里能有多大的事?今天是沈书记你新官上任,怎么也要过来凑个热闹。沈书记你不会不欢迎我过来吧?”杨海鹏摸着跟刺猬似的寸头,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热情的称呼着沈淮的新官名。

        沈淮笑着在杨海鹏肩膀上拍了一掌,说道:“不要喊生分了,我在东华也没有什么朋友,愿意交你跟赵东两个朋友?!?br />
        杨海鹏眼巴巴的缠着赵东一起赶到梅溪镇来,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也担心心思太明了,会叫沈淮不喜欢;这时候叫他这一掌打得心头一热。

        “进去找个地说话吧……”沈淮邀着赵东、杨海鹏往接待站里走。

        中午的会餐叫他搅了局,接待站这时冷冷清清的,也不知何月莲去了哪里,陈丹领着他们上二楼的包厢,沏来茶水,还是站在包厢门口,也不进去,也不离开,好像真是随时听候吩咐的服务员。

        沈淮拿起茶壶,给赵东、杨海鹏分茶,说道,“今天的情况有些复杂呢,我上午就跟杜老虎闹翻了。按说他下午应该带我直接到钢厂宣布任命,不过照眼前来看,他可能躲起来不理会我?!?br />
        “任命通过没有?”赵东问。

        “杜老虎也就在梅溪镇算是头虎,但还没有胆子违拧县里的意志,任命倒是通过,”沈淮笑道,“既然任命都通过,他们拖着不宣布任命,也没有意义,大概是中午给我气歪了,拿这事压压消气呢……”

        “你能帮杜老虎气成什么样子?”杨海鹏问道。

        就在梅溪大桥以南的沿河地区,有一片紧挨河运码头的建材店。河西岸属于唐闸区,河东岸属于梅溪镇,杨海鹏的建材店就在河西岸,但对梅溪镇的情况比较了解。

        在知道沈淮昨天领老熊去省城所为何事之后,杨海鹏也就不担心有新市委书记撑腰的沈淮会吃不下杜建,但也好奇沈淮第一天会怎么样跟杜建闹翻脸。

        “诺,这事你们问陈丹……”沈淮笑道。

        “又挨着我什么事?”陈丹站在门口娇嗔道,“我就管端茶递水了,别的事可不知道?!?br />
        杨海鹏嘿嘿一笑,他也打心眼里认定沈淮租孙海文留给他妹的老宅,就奔这娇滴滴的明艳陈丹过去的。因为跟孙海文的关系好,虽说没有怎么跟陈丹见过面,也知道她的一些情况。

        这世界就是男欢女爱,沈淮年少权重,风流倜傥,就算身边花花草草一大堆,在杨海鹏眼里也根本就不算什么缺点。

        他看着陈丹跟沈淮眉来眼前,心想着,莫非是勾搭上了?

        赵东的心思没有杨海鹏那么复杂,还想着沈淮头一天就跟镇党委书记闹翻的事情,说道:“梅溪钢厂的副总工程师徐溪亭是市钢厂出去的,跟我、海鹏都认识,本来早就想找机会一起吃个饭,但徐溪亭是个谨慎的性子,想着事情定下来再见面。要是杜建拖着不带你去钢厂宣布任命,是不是晚上就找徐溪亭出来一起吃顿饭?”

        “也行?!鄙蚧吹愕阃?,杜建上午一系列手段,无非就是想把他架空,而他想掌握实权,无非也就拉到足够多能听他话的人。

        沈淮对徐溪亭不陌生,他进市钢厂里,徐溪亭还指导他技术,算是市钢厂技术比较强的人物之一。梅溪钢铁厂**年引进英式短流程电炉进行扩张,特意从市钢厂将徐溪亭聘请过去主持该项目。

        徐溪亭工程师出身,性子又有些软,空有一身技术,到梅溪钢铁厂这种地方,也不可能得到发挥的机会。说实话徐溪亭能一直呆在梅溪钢铁厂而没有给踢出来,还要算他性子有韧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