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二十七章  东华这谭水很深

    第二十七章  东华这谭水很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熊文斌两居室的房间很小,客厅铺上大圆桌,就几乎站不开人,厨房同时站三个人进去,连转身都难。

        沈淮便邀周明、赵东、杨海鹏以及熊文斌到他隔壁屋坐着聊天,将这边留给女人们准备晚饭。

        “赵科长有没有想过离开市钢厂?”沈淮问道,“东华还有几家钢铁厂,有乡镇企业,有民营企业,我想他们都需要像赵科长这样既懂技术,又懂管理的人才?!?br />
        赵东不知道沈淮从哪里听说自己既懂技术又懂管理,但沈淮这么说,就觉得亲切;捧人的好话谁都愿意听。

        “东华下面的乡镇,是还有几家钢铁企业,不过这两年效益也大滑坡了。民营企业是好一些,但说白了就是家族企业,高层的管理人员怎么可能用外人?”赵东不无悲观的说道,“也许人过去收入会稍高一点,但也就高一点?!?br />
        这个问题,沈淮在市钢厂时就跟赵东充分讨论过,赵东什么想法,他心里都清楚,但他这时作为一个“陌生人”,还是需要拿这个引出话题,更要说服赵东放弃以前的想法。

        熊文斌见沈淮将话题扯到这上面,更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见赵东不开窍,就帮着将意思点透:“沈秘书是说梅溪钢铁厂吧?”

        熊文斌这么说,赵东眼睛倒是一亮,沈淮说过要去梅溪镇任职,这时又鼓动自己辞职,也就不联想到梅溪钢铁厂。

        但想到梅溪钢铁厂的现状,赵东又忍不住苦笑,说道:“梅溪钢铁厂还比不上市钢厂呢。前几年大搞乡镇企业时,梅溪钢铁厂靠银行贷款,将产能撑到十万吨,在东华大大小小的乡镇企业也是一枝独秀。但实际上,要技术没技术,要人才没人才,管理上还混乱,生产主要产品,还是近年来逐渐给铝合金窗及塑钢窗淘汰的钢窗,都不知道能不能撑着再经营两年?!?br />
        屋里人都是市钢厂出身,对东华市的钢铁行业现状,都很清楚。

        熊文斌能猜到沈淮提及此事有用意,但一时不好搭腔,有些话倒要沈淮说透,不然他也只是猜测。

        杨海鹏、周明都知道赵东说的是实情,杨海鹏说话直接,说道:“沈秘书是要去梅溪任职吧,不过梅溪钢铁厂绝对是个屎坑,可轻易不要往里面跳……”

        周明在后面轻轻的拉了一下杨海鹏,提醒他不要乱说话。

        他见沈淮年轻得很,即使受打击去梅溪镇任职,说不定心里正豪情壮志。

        不仅说在市钢厂殴打周大嘴,就刚才砸花盆下去的举动,也说明他是一个轻浮而张扬的性格,周明心想着他满心要到梅溪镇大干一番事业,杨海鹏这么直接了截的泼冷水,定然会叫他不高兴。

        杨海鹏的话可能听着不中意,但他这番话没有一点坏心,而且是一番诚心的好意;沈淮熟悉杨海鹏的性格,只是笑了一笑,对周明拉杨海鹏的小动作也视而不见。

        他在梅溪镇土生土长,对梅溪钢铁厂所涉及到的复杂情况,怎么会不了解?说实话,要不是考虑到背后有谭启平的支持,他还真不敢去趟这个浑水。赵东站在他的立场上,婉拒他的拉拢,确实是有他的考虑。

        东华的水很深,高天河就是担心陈铭德插手市钢厂,才会在陈铭德的死因上做文章。沈淮暂时也不会去碰市钢厂,但连一个乡镇企业都摆不平,也不用在东华混下去了。

        不过,沈淮等不得谭启平到东华赴任再去开展工作,有些准备工作,前期就必需开展起来。

        这时候高天河、吴海峰等地方势力还放松着警惕,他这时候做什么手脚,反而更容易些。甚至高天河、吴海峰这些人会纵容他去做这些手脚,好等着看他的好戏。

        沈淮靠着写字桌而站,看着屋里的熊文斌、赵东、杨海鹏以及周明,犹豫着是不是跟他们先露个底,又怕他们口风不紧。

        “我看你还是出来吧。我们俩一起打天下,我们直接做钢材,就不信做不起来?!毖詈E艏蚧闯聊?,以为他打退堂鼓了,但赵东的彩礼问题还没有解决,揽过他的肩膀,说道,“只要能做成一笔大单,你娶肖明霞的彩礼就有着落?!?br />
        “东华的钢材销售,都由高小虎霸占着,谁没事进去插一脚,不怕半夜给人烧房子?”赵东听到杨海鹏打这个主意,更是打退堂鼓,不敢跟他去掺和做钢材贸易。

        沈淮笑了起来,东华的水太深了,有些做法十分明目张胆。

        高小虎是市长高天河的儿子,也是沈淮对东华纨绔子弟里了解最深的一个,因为高小虎就直接霸占着市钢厂对外的销售渠道。

        从八十年代中后期,国内商品市场实行价格双轨制。

        市钢厂生产的钢材,有一部分依从计委等有关部门指定的价格出售给需求单位,一部分则可以根据市场需求,灵活定价,自行组织销售。

        这几年国内建设规模大,物资相对紧缺,直正要根据市场需求的灵活定价,要比计划价格高出一大截。

        故而指标内、指标外的价差,就成了各人各显神通争食的肥肉。倒卖钢材等紧缺物资,成为一小撮人早期发家致富的手段。

        熊文斌给调出市钢厂之后,市钢厂在计划指标之外生产的钢材销售,有相当大的比例,就给高小虎等人一手控制。

        高小虎从市钢厂以计划价拿钢材,也不能说他违背法律;拿到钢材以市价在市场上脱手,也不能说违背法规。计划外的生产指标,本来是市钢厂最大的一块利润来源,如今却成了少数人嘴里肥肉。

        市钢厂的上下职工都对高小虎恨透了,但没有办法。高小虎是市长高天河的儿子,而掌握市钢厂的管理层,又多是高天河的亲信心腹,也跟着在里面大捞特捞。

        仅这一块,市钢厂每年要漏出好几千万的利润出去,再加上管理的混乱以及赵东等技术管理人才给压制,市钢厂怎么可能不衰败?

        虽说现在的钢材市场价格进一步放开,但东华市的钢材贸易差不多已成垄断之势。没有足够的背景跟实力,谁敢插手这一块,就等着背后挨黑手,家破人亡都不难想象。

        杨海鹏小打小闹的开建材店,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想做大,绝对需要能跟高小虎等人抗衡的靠山才行,赵东哪里敢随便跟着杨海鹏掺和进去?

        赵东不但会劝杨海鹏不要去做钢材贸易,在杨海鹏把话说开之后,也觉得有必要跟沈淮再提醒一声:“沈秘书对市钢厂有所了解,不过梅溪钢铁厂的情况要更复杂一些,我与熊厂长甚至不认为梅溪钢铁厂能撑过两年。市钢厂的目标太明显了,毕竟是东华最大的国营企业,即使再半死不活,还没有人敢直接把主意打到市钢厂头上去。梅溪钢铁厂的目标就小多了,又是集体企业性质,有些人是想把梅溪钢铁厂弄得半死不活,然后吃下去连骨头渣都不吐出来……”

        “对了,”沈淮转了一个话题,问熊文斌,“熊主任今天听到市里有什么风声传出来?”

        “今天市里召开了常委会议,讨论了新的人事调动,”熊文斌在东华市是老资格,市常委会议讨论的内容倒很容易打听出来,“吴书记提出周裕调去唐闸任区委副书记,高市长推荐葛永秋去霞浦担任县委书记,这本身是两全齐美的事情,不过听说讨论有些不大愉快……”

        赵东、杨海鹏、周明都有些奇怪了,以往熊文斌不会在他们面前说这些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却为沈淮的一句话,破例的做了小道消息的二道贩子。

        “葛永秋去霞浦担任县委书记,不会是针对沈秘书吧?”杨海鹏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

        沈淮挠了挠后脑勺,心想吴海峰、高天河下手还真快,对杨海鹏提出的这个问题,只是笑笑,说道:“我去梅溪镇,顶多是个镇党委副书记,要说他们想用县委书记这座大山来压我,那真是太看得我了……”

        赵东也满脸忧心,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但他对沈淮之前没有什么成见,短短接触过了两三次,倒对他很有好感。

        他也猜测沈淮虽然有正科的级别摆在那里,但毕竟年轻太轻,去梅溪镇不可能担任正职,副书记加正科待遇,是最合理的安排。但只要沈淮做出成绩,转正就很简单,也正是如此,他更担心沈淮去梅溪镇之后急于干出成绩来。

        熊文斌见沈淮不把事情说透,而赵东没有足够的的把握,就没有足够的勇气。

        这两三年境遇,也叫他少了些耐心,熊文斌看沈淮对今天市常委会议的人事讨论不屑一顾,越发证实心里的猜测,对杨海鹏与周明说道:“你们两个去看看晚饭准备好没有?”

        对岳父把他与杨海鹏先撵开,周明心里有所不满,但没有说什么,还是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