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二十八章 秘密

    第九百二十八章 秘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的微信公共账号,搜索“更俗”这个关键词,可能不容易搜到,还可以搜索“gengsu1979”……

        *********************************

        沈淮、周知白、宋鸿军他们算是初来乍到,曹秀娜擅自跑过来发一圈名片,也不能硬说她的不是;但看对茶园的熟悉程度,叶选峰、宋鸿奇应该来过不止一次,曹秀娜就没有必要也给他们发名片。

        看到曹秀娜给宋鸿奇发名片,宋鸿军、沈淮想不起疑心也难。

        而走到宋鸿军跟前发名片的曹秀娜,听得谢成江问她午宴有没有准备,转回头说道:“嗯,快准备好了,我就过来问问宋总、沈书记还有什么需要厨房那边特别准备的,”她看到沈淮坐在身后,跷起二郎腿饶有兴趣的看过来,似乎也意识到有些事做得太明显,侧身又给叶选峰发了一张名片:“以后也要请叶总多多关照……”

        为了整合分散的资源以及更好的利益控制,海丰集团与淮能集团才合资注册了金鼎集团。名义上谢成江是金鼎集团的董事长,而实际这个体系还是主要由叶选峰在台面上掌握,再由他二伯宋乔生在背后控制。

        曹秀娜替金鼎负责茶园这么一处私密会所,应该清楚背后的曲折关系,她在宋鸿奇之后再给叶选峰发名片,只是更显得yù盖弥彰——不过,沈淮看她擅自跑出来给大家发一圈名片,心想说不定这是她故意所为,漂亮女人也不可能个个都是安分的善茬啊。

        叶选峰接过曹秀娜递过来的名片,只是很随意的搁在桌角上,看得出他不是很喜欢曹秀娜这个女人。

        沈淮似乎看到宋鸿奇微微蹙起眉头,不过这事也轮不到他过问,他自己也谈不上身正影直,只是拿起角几上的茶杯,笑着问谢成江:“这边的茶园搞得这么有特sè,大概也不会只在徐城建了这么一座吧?”

        谢成江见沈淮这么问,心里暗暗叫苦,明眼人里不藏暗事,沈淮跟宋鸿军眼光是何等的毒辣,有些事不能指望能欺他们的眼睛,当下也只能很尴尬的笑了笑,岔开话题,说道:“鸿军大哥要是入股,就可以在东华再建一座。不过,茶园也简陋得很,只是城市繁华乱眼,大家想有个清静养心的地方随时可以过去坐坐不易,想来是你们看不上眼的……”

        “茶园这么多漂亮妹子,能养心才叫见鬼呢,”宋鸿军哈哈一笑,数落谢成江,“你小子就知道装假正经?!奔词共碌讲苄隳雀魏杵嬗幸煌?,宋鸿军也不会当面说破他。

        谢成江怕气氛闹尴尬,就站起来邀大家先去宴会厅,再等谢芷她们从茶园玩了回来。

        在去宴会厅的路上,宋鸿军拉着沈淮岔去洗手间,小声的感慨道:“宋鸿奇到底是不如你??!”

        “这又碍着我啥鸟事了?”沈淮笑骂道。

        “宋鸿奇到平江任职也有一段时间了,此前在部委也任职好些年,应该有不少人巴结他,但他都找不到一两个能信任的人替他处理这种事,可不就是不如你?”宋鸿军笑道。

        “我怎么听不出来你这是在夸我?”沈淮笑着打了宋鸿军一拳。

        沈淮看那个曹秀娜也不是像安分的主,也不应该是谢成江帮宋鸿奇找的,很可能是宋鸿奇自己勾搭上、但没有地方安置,强塞过来要谢成江替他安顿——宋鸿奇真要是手底下有几个能信任、能办事的人,这种事就不应该让谢成江来插手。

        宋鸿军挤眼弄眼的笑道:“谢成江这次的牺牲可真够大的,要是叫谢芷知道这事,非跟他断绝兄妹关系不可……”

        沈淮笑笑,不管谢成江是不是不得以才替宋鸿奇擦屁股,但要叫谢芷知道自己的哥哥帮自己的老公藏女人,当真有可能断了兄妹关系。

        沈淮又有想到上回在高速路上,谢芷很可能没看到这个女人的脸,也有可能那次跟鸿奇同车回徐城的女人还不是曹秀娜,但想到谢芷那几天的激烈反应,都害他无故被砸成那样,想着这事还是不叫谢芷知道为好。

        很可能是谢成江私下里说了什么话,待谢芷、成怡她们从茶园回到宴会厅,曹秀娜就再也没有露面。

        曹秀娜只是小插曲,沈淮也不敢跟成怡说曹秀娜跟宋鸿奇的事,用过午餐,谢成江他妻子带着小女儿到茶园里去玩,其他人就都到湖畔木屋里谈鹏悦现代城的事。

        鹏悦现代城需要投入的启动资金不高,早期高投入主要是白雁矶游乐谷跟渚南新区新行政中心两个项目,总投入并不太高;而滨江小镇以低密度、低层建筑群为主,投入更加有限。

        不过,在起步工作完成之后,鹏悦现代城聚集到一定人气接下来,中心商务区的商业、写字楼以及住宅组群的电高公寓等高层、超高层楼群建设,投入就会陡然拔高。

        同样一百亩地,开发低密度的高档花园洋房、别墅群,五六千万的建筑成本就能打下来;要是在一百亩大小的地块里建一组四栋三十到四十层高的高层楼群,那投资可能翻十倍都不止。

        所以说,鹏悦现代城发展到第三、第四年,对资金的需求才会真正的饥渴起来。

        城东大道及新跨江大桥建设最快也需要近两年的时间,到那时,渚南新区的城区发展,还远谈不上成熟,鹏悦现代城在招商以及物业销售,都不可能会很顺利。

        故而,沈淮主张对开始就要多考虑些困难,拉拢更多的合作者,引进更多的资源,无论在建设期减轻资金供给压力,还是中后期减轻招商及物业销售压力,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到下午三点钟,沈淮就与宋鸿军、周知白他们先告辞离开茶园。

        沈淮与成怡要去干休所,赶在年前去给崔老爷子他们拜年,离开茶园就跟宋鸿军、周知白他们分道而行。

        在车上,成怡跟沈淮说道:“谢芷好像跟鸿奇都分居了……”

        “???”沈淮一愣,心里想:曹秀娜的事情,应该没有什么马脚落在她们女的眼里???

        “是二婶跟小姑说的,说是上回鸿奇跟谢芷上次回燕京,就发现他们没有住在一起,二婶是很希望早点抱孙子的,对这种事就特别敏感,就问了小姑,小姑又跟宋彤说了这事。刚才在茶园,宋彤问我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问我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成怡说道,“我就说,我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对啊,你是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鄙蚧葱Φ?。

        “你们男人就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互相包庇……”成怡娇怨的说道。

        “怎么说?”沈淮装糊涂的问道,“谢芷她都不说,我还能帮着他们到处宣扬去啊?!?br />
        “鸿奇身上要是发生其他丑事,你指不定早叫人暗中传开消息了,”成怡一副将沈淮看透的样子,说道,“而且,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鸿奇跟谢芷她哥他们,真就一点都不清楚了?他们也都没有替你到处宣扬去,可见你们男人斗得再厉害,在这种事情的态度上是何等的统一了?!?br />
        沈淮心想成怡说的还真是,默默的流着冷汗;他心里又想,谢芷今天看到曹秀娜完全没有反应,也有可能不是那晚没有看到曹秀娜的脸,也有可能她都已经跟鸿奇分居、死心的缘故。

        *************************

        谢成江、宋鸿奇他们似乎也怕在茶园留太久,叫谢芷看出什么马脚,跟在沈淮他们后面就返回徐城市里。

        谢海诚中午还没有露面,但也迫切想知道熊文斌有关徐城发展新规划的一些细节,在此之前就打电话过来问了两次。

        沈淮邀请他们参与鹏悦现代城建设的意思是明确,但他们这边又不得不去考虑刘建国以及刘建国背后戴成国部长的情绪。

        叶选峰想了想,最终还是一起赶往谢家,临到吃晚饭时,宋炳生也带着妻女赶了过来。

        谢芷下午时,基本上就全程参与谈话,也了解到鹏悦现代城的诸多细节,心里不由的暗自感慨,在别人只知道局限在旧有格局里寻找投资发展机会之际,沈淮与梅钢似乎永远都能突破旧有格局的限制,创造xìng的开拓新的格局,将梅钢放在更高的层次上掌握住发展的主动权。

        沈淮一手推动梅溪镇的发展,但所有人都涌到梅溪镇夺食去,沈淮就率领梅钢走出梅溪镇,开拓出新浦港的新格局出来;当他们这边千方百计的防备沈淮有可能携梅钢联合淮煤、省国投夺淮煤东出主导权,沈淮又组建东江电力,开拓淮电东送新格局;当胡林携融信集团洋洋得意,自以为从梅钢手里夺得滨江商圈建设的主导权,沈淮更是与熊文斌打算联手推翻徐城旧的发展规划,从根本上推动这座城市往新的格局发展,使梅钢在更高的层次上掌握主动权。

        这似乎是沈淮独有的天赋,无论是鸿奇、叶选峰、成江他们,还是融信系的胡林、周益文、戴毅、罗晓天,似乎都缺乏这种独特而鲜明的特质。

        那在这时候,是积极的进入更高的格局、层次里去寻找投资发展机会,还自我限制在旧有格局里挣扎,形势还不够分明吗?

        至于刘建国及戴成国部长的情绪,需要照顾,但无需太照顾,这个世界毕竟是靠实力说话——只是这种话,谢芷永远都不会在她爸、她姑父、叶选峰以及鸿奇他们面前说。

        但看到她爸、姑父以及叶选峰、鸿奇他们围着茶几权衡各种利害关系,谢芷心里想,也许正是因为这边做什么事都畏首畏尾、都首先把各种利害关系都权衡通透,才永远都没有开创新格局的能力吧?

        她又不仅会想,沈淮为什么更能获得老爷子、崔老爷子这些老一辈人的欣赏跟赞许?或许说到底他们跟沈淮才是同一类人。老一辈功勋人物,从枪林弹雨里走来,为整个民族跟国家的发展都开创出新的格局,他们会更欣赏哪一类人,还不是不言自明的吗?

        谢芷不想她跟鸿奇分居的事情,叫她爸妈察觉到,两人就不能同时留宿在徐城的家里,看鸿奇今晚是不能离开徐城了,她就假看手表站起来,跟她爸他们说道:“东华还有事情,说好晚上要把人聚集起来开会的,我就不陪你们吃晚饭了……”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