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一十六章 打断腿

    第九百一十六章 打断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求月票,兄弟们手里有月票的,千万不要忘了投?。?br />
        县人民医院在临港新城内的新楼还在建设之中,最快也要拖到秋后才能搬进去,城关镇这边看着简陋,但特护楼的条件却是不差,半层楼都帮沈淮清空了,就是怕有其他病人进来会吵到他休息。

        特护房里有书房、会客厅,甚至还有一间次卧,可以让陪同的人员宿夜休息,装修虽说谈不是奢华,但通铺高档地板,望窗出去是条小河,两岸垂柳在入冬后光秃秃的枝条垂下来却也有些韵味,只是河水浑浊了些。

        县委书记受伤住院了,不仅医院上上下下的神经都调动起来,连县卫生局那边也把这看成历史任务跟重大机遇。县卫生局党组书记、局长纪明堂一天时间里,也要趁医院给沈淮做常规检查的时候,凑过来请示问候两次。

        院方专门给沈淮安排的两名看护护士也都长得娇美水灵、乖巧灵利、手脚勤快,只是在量血压、测体温时,县人民医院院长赵晨阳、县卫生局局长纪明堂等一干人将还算宽敞的会客厅挤得满满当当,还满脸热切的亲自指导两个小护士帮沈淮量体温、测血压,搞得两个小护士紧张得额头出汗,沈淮就烦不胜烦了。

        好不容易把常规检查做好,将一干人赶了出去,把这两天守在医院里陪同他的杜建也赶了出去,沈淮虚抹额头,好像他也出了一身汗似的,朝刚才看他像木偶一般给搬弄得好笑的成怡抱怨道:“真受不了这些人,量个血压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我心量压力大啊?!?br />
        “当领导的不就喜欢前拥后护的调调吗?越是如此,才越觉得受到尊重呢,无论是阶层还是地位,也就是这样烘托出来的啊。你要不这样啊,反而是你特殊了,”成怡依着阳台栏杆而站,抿嘴笑道,“这样我看就很好,两个小护士长得真水灵,我看着都喜欢。要是她们单独过来给你做检查,你控制不住动手动脚,头上再给砸个口子,你还怎么找借口?”

        “你介意了?”沈淮在阳台的躺椅上坐下来,仰起头,从下往上打望成怡清媚迷人的脸蛋,见她站在阳光下,脸蛋柔和明净,白皙细腻的肌肤仿佛上等的羊脂玉,眼睛明亮深邃似笑非笑,他伸出手指在她柔滑的脸颊轻轻的抚触,说道,“那我让医院将她们换走,换两个中老年大妈过来……”

        “才没有心思吃你的飞醋,”成怡将沈淮乱摸的手从脸上扒拉下来,抓在手心里,她拉了把椅子在沈淮身边坐下来,身体舒服的靠在沈淮的身上,手摸着沈淮一颔微微刺人的胡茬子,说道,“你就是换两个彪形大汉过来,别人也只会认为是你口味奇特——我还是希望我的未婚夫,在别人眼里就算是好色也是正常些好?!?br />
        见成怡损人的本事也是一流,沈淮只能嘿嘿而笑。

        成怡又说道:“你也不要旁敲侧击的想知道我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就是因为家里的关系在一起,我打开始就对你没有特别高的期待,所以你也不要担心我知道你什么事后会像谢芷那边寻死觅活的……”

        “你这么说,倒是挺伤我心的,”沈淮手捧住成怡的脸,将她的脸蛋拉过来,近在咫尺的盯着她那深邃迷人的眼眸看,说道,“我还以为我在你心里的地位挺重的呢?!?br />
        成怡转过身子,趴在沈淮的胸口,也盯着他的眼睛看:“你以为呢?”

        沈淮任成怡趴在他的胸口,将她乌黑秀丽的长发撩到一边,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他看到谢芷因为鸿奇的事反应那么大,他就怕跟成怡的婚姻会沦为一出悲剧,然而太多纷杂的情感交结在他的人生里,叫他裹足难出。

        见沈淮很久没有说一句话,成怡在他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趴在他的胸口,轻声说道:“你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你说,就你这德性怎么叫我为寻死觅活的?你这次去嵛山偷会的那个女的是谁,我懒得问——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害人就成了?!?br />
        沈淮知道没有办法将夜里独自开车去嵛山的谎说圆了,但叫成怡当面戳穿,也只能借咳嗽掩饰。

        看着沈淮做贼心虚的样子,成怡都又可恨又可笑的掐了他一下。

        这时候杜建敲门走进来,看了脸红扑扑站起来的成怡一眼,直接将手里的手机递给沈淮:“沈书记,有电话找你?”

        沈淮都不知道谁打电话过来,让杜建不方便在成怡面前说出名字来,他接过手机,见手机上显示是座机号码,也不知道是谁,便说道:“我是沈淮?!?br />
        “沈书记,我是周倩,听说你受伤了,我想过来看望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好久没有见面的周倩,听她在电话里的声音都透着极大的犹豫跟不安,沈淮当然知道周倩不会无缘无故的跑上门来探病,想不理会一些事,沉吟片刻,还是问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但也故意问得含糊。

        “是徐至,”周倩在电话那头承认道,“他的腿被人打骨折了,但是他不敢报警,也不说是谁打伤了他,就只是人不会放过他,说我只能救他一命——我给他的话搞糊涂了,他让我给沈书记您打电话?!?br />
        沈淮虽然懒得理徐至这种角色,但知道周倩终究是心软,说道:“你是不是还住你姐哪里?”

        “嗯,徐至就是找到我姐家来,我姐跟我姐夫都不知道怎么办好,我给王主任打电话,王主任说还是先打电话跟你汇报一下?!敝苜辉诘缁澳峭匪档?。

        沈淮说道:“你们一起带他到县人民医院来,杜主任会告诉你们地址;对了,你让王卫成也到我这边来一趟……”说罢就将手机递给杜建,要他到楼下等周倩、徐至过来。

        为了不叫戴影这条线叫胡林那边起疑心,故而沈淮始终没有跟下面人说到底圣晷那个人身上出了问题,不过王卫成又不傻,知道徐沛凭白无故的叫人打折腿,又纠缠上周钰、周倩姊妹俩,要解决这个麻烦,还只能沈淮出面。

        沈淮将徐至、周倩的事情,跟成怡简单的说了一遍,皱着说道:“这年头破事就是多,想不管都不行?!?br />
        对徐至这种性格扭曲的人,成怡也说不上什么好。

        不多一会儿,杜建、王卫成就带着人过来,成怡也不想掺合沈淮的这些事情里去,拿起她随身带过来的资料袋跟手提电脑,到书房去处理工作上的事去。

        沈淮请孙逊、周钰他们坐下来,看着拄着拐杖、右腿打着石膏,一步一瘸走进来的徐至——他就见过徐至一面,印象谈不上深刻,但绝不是眼前脸颊瘦陷、脸色苍白、两眼闪烁都不敢正视看自己的狼狈模样,看来他是把自己完全给毁了。

        沈淮打开一扇窗,点上一支烟抽起来,问徐至:“周助理说你的腿受了伤,是被人打的,你不去报警,却一定要见我,是有什么事吗?”

        “沈书记,我猪狗不如,辜负你对的信任,是我让猪油糊了心……”徐至拖着哭腔,摆着架势要把自己往猪狗不如方向痛骂。

        “……”沈淮打手势让徐至停下来,敛着眸子盯着徐至到这时候装腔作势的脸,说道,“你挑重点说,我对你谈不上信任还是不信任?!?br />
        “……我最后将滨江项目的规划资料交给戚副书记的秘书刘南?!毙熘量目陌桶偷慕菥秆较计趾蠖啻谓哟?、拉拢他,他最终受不住诱惑,决定将滨江项目的资料泄漏给融信知道的事情,统统的吐出来,叫沈淮知道。

        “我看是你想多了,戚副书记、刘秘书找你了解项目的情况也很正常。我不认为他们会将资料交给融信——如果他们将资料交给融信,就是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戚副书记跟刘秘书长是不会做犯法的事情……”沈淮断然的说道。

        周倩站在一旁,不知道沈淮为什么会这么说,明明是县委副书记戚靖瑶要对付沈淮,才拉徐至下水,沈淮为什么这时候会替戚靖瑶撇清?

        徐至见沈淮不信他,惶急的说道:“刘秘书亲口跟我说是要把资料拿给融信的胡总、罗总看——现在融信怀疑我故意放假资料给他们看,把我的腿打骨折不提,说以后还会继续收拾我?!?br />
        “你有证据说是融信的人打了你,或者说你认得打你的人,我可以让王主任帮你报警,”沈淮沉着脸,没有多余表情的说道,“我认为戚副书记、刘秘书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你一定认为自己出卖了渚江建设的商业秘密,你也可以向警方自首。要没有其他事,我找孙校长还要谈其他事情……”

        徐至见沈淮要赶他出去,傻在那里,但他也知道没有脸过来找沈淮求情,只是这最后一根稻草不抓,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活动。

        杜建坐起来,示意徐至跟他出去,不要赖在这里纠缠沈淮不休——周倩终究是心软,要站起来看徐至出去,却叫她姐拉了一下,终是明白过来,坐下来没有再动。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