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同行

    第九百一十二章 同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宋鸿军七点半钟就下了飞机,坐车赶到市里,但没有办法中途赶去淮海迎宾馆去凑热闹,只能先赶东华大酒店等沈淮他们回来。

        宋鸿军在飞机没吃什么东西,趁着沈淮他们还没有回来,也很有兴致的带着随行人员出去找地方吃饭去了。沈淮他们赶到东华大酒店,他这时候叨着雪茄赶回来。

        身材高大、近年又有些微微发福的宋鸿军,双手叉腰的站在门口,几乎将整扇门都堵上,看着沈淮他们都还带着兴奋神色的脸,笑问道:“胡林那小子今天有什么脸色,快说给我听听?”

        “你就知道胡林一定会吃瘪?”成怡见了今晚所发生的全过程,见宋鸿军满腔热情的问及此事,笑着反问道。

        “胡林丢不下他那个胡家太子爷的架子,就永远不是沈淮的对手?!彼魏杈耸倍陨蚧闯渎判?,笑着在沈淮与朱立中间坐下来,客气的与熊文斌握握手。

        熊文斌、朱立琢磨宋鸿军的话也觉得甚对,胡林能用罗晓天在台面上掌握融信地产,说明他不是没有可取之处,但胡林难抑浮躁的心态都叫这边琢磨透了,还怎么可能掌握主动?

        沈淮笑着说道:“我是真心想让大家一起努力把滨江商圈做起来的。胡林、罗晓天也是看到我们在资金供应上有压力,才如此信心十足跳出来搅局。滨江商圈的主导权叫他们拿过来,罗晓天这个人能力是有,他们能沉下气来慢慢做,还是能得到很大利益的?!?br />
        “以后谁管啊,只要想到胡林今天会给你气得吐血,我就浑身爽利,”宋鸿军大声说道,“你知道,要不是怕太麻烦,我都想包架飞机提前飞过来了。唉,遗憾??!真是遗憾??!”

        见宋鸿军如此迫切的想看胡林吐血的样子,成怡笑问道:“大哥不会有什么喜欢的人,给胡林抢过了去吧?”

        宋鸿军心情大好,见成怡开玩笑的问起,也痛快的承认:“我以前是喜欢一个女孩子,是给胡林抢过去了。这也没有什么,谁叫我当年臭毛病多、下手慢呢。只是这女孩子后来叫胡林毁掉了,我以后看他就没有顺眼的时候?!?br />
        女孩子被毁掉的方式有很多种,成怡没有细问宋鸿军的伤心往事,也不想知道曾经叫宋鸿军也心动的那个女孩子现在究竟是什么处境。

        她知道宋鸿军这些年在外面比沈淮还谈不上守身如玉,但对姚莹真心是好。因为当前娱乐圈给人的印象太恶劣,宋家不会允许宋鸿军娶演艺明星进门;宋鸿军就是拖着不结婚,大姑、大姑父那边也拿宋鸿军没辙,实际也算是默认宋鸿军跟姚莹之间的事实婚姻。

        至于其他女人,宋鸿军虽然不会投入太多的感情,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各取所需,不会在玩腻后用毁掉人的方式始乱终弃——成怡倒没有想到宋鸿军在心里还为某个女孩子保留一寸净土,看了沈淮一眼,心想沈淮心里的净土会为谁而留?

        想到这里,成怡又觉得她这是自找烦恼,只是大家都催着她跟沈淮结婚,有些问题总是情不自禁的浮现出来。

        宋鸿军不知道成怡心里打什么小九九,揽过沈淮的肩膀,问道:“这事不会就这么完了吧,我可以感觉这事刚刚开场???”

        “你不是说不管以后的事吗?”沈淮笑着问。

        “胡林这个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难保他不能克服骄躁、轻敌的毛病。真要叫他成了气候,始终是个麻烦啊,”宋鸿军继续怂恿沈淮说道,“真要那样,我痛不痛快另说了,你心里也添堵啊?!?br />
        “老熊、新良都在这边,后续有什么计划跟动作,这不是喊你过来跟老熊、新良一起研究嘛?”沈淮卖着关子不肯马上就说。

        “你这是故意让我不能痛快到底是吧?”宋鸿军斜着眼睛,佯怒的问沈淮。

        沈淮笑了起来。

        他们本来也是卯足了劲,想将滨江商圈建设打成熊文斌的立足之战,打成渚江建设进军第一流地产商行列的成名之战,大家在前期一个多月的前期筹备时间里,也都投入极大的心血跟热情。

        梅钢下一阶段的根本还是要推动淮电东送的一系列项目建设,还要参加徐东铁路电气化及复线改造工程,新浦港的建设还需要持续不断的投入巨量的资金……

        梅钢此时面临的资金压力极大,要是单纯为争一口气,跟融信在滨江地块上恶斗下去,对梅钢后续的影响极大,智者不取。

        既然融信想争滨江地块的开发权,那逼胡林入彀,以便梅钢套取更多的资金,才是沈淮他们今晚的根本目标。

        梅钢手里不仅能多掌握十一亿的现金,而且这笔资金还是从融信那里挖过来的,沈淮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此前渚江建设、鸿基投资等方面,为滨江地块拍卖凑出二十亿的资金,加上将来转让炼油厂地块得手的十一亿现金,那梅钢能在徐城动用的投资资金即使不再增加,就将累积到三十一亿;而徐城市也能在此前二十亿的计划之外再多出十个亿的土地收入。

        沈淮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四年,在心里刻印下那么深的爱跟情,对这座城市的熟悉跟感情,都非别人所能想象。

        徐城值得大力投入的点,沈淮自然还能看出许多,只是此前大家主要把思路跟眼光都盯在滨江商圈开发上。

        沈淮就希望宋鸿军过来后,能与熊文斌、朱立以及长青集团等相关方好好的研究这座城市,他才切入进来谈转变思路的事情会更合适。即使这边真要有什么新的动作,那也要让胡林痛痛快快的把十一亿先转过来再说。

        ***********************

        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沈淮掏出来看是谢芷的电话,知道她应该已经知道西菊阁会谈结果了

        很多人都盯着今晚的见面结果,消息传播是极快的。

        徐沛、李青福、周任军他们本人或许不会随意的贩卖小道消息,但今天各人的秘书都在场,人多嘴杂,还能有什么消息是传不出去的?

        不过,只是从宴会桌流传出去的信息未必能叫谢芷满意;再说下午在高速路遇到时,谢芷也说过来跟宋鸿军见面请客,这时候跑过来也很正常。

        沈淮接通电话,谢芷果然是已经开车到东华大酒店门外了。他跟成怡说道:“谢芷过来了,等会儿她还要跟我们一起回东华——王卫成他们还要徐城多留两天?!?br />
        沈淮今晚赶回霞浦是要主持明天上午的一个会议,而王卫成此时担任县长助理,主要负责县里的招商事务,沈淮自然不用他随时都贴身跟随,留他跟宋鸿军、朱立他们在一起,更能开阔他的眼界。

        他不想跟司机单独回去,就想拉成怡跟他一起回东华,过两天等霞浦那边的事情处理,再一起回徐城来。

        成怡无奈的叹气说道:“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说走就走啊,明天还要行里还要加班?!?br />
        **********************

        传出来的消息是说融信以十一亿收购上市公司梅溪工业手里的那宗地,后期会直接跟市政府签署协议,以三十亿的代购,接收市政府手里一千一百亩建设用地,从而融信接替梅钢成为滨江商圈的主要建设者。

        这对金鼎地产以及其他凑到滨江商圈开发这事上来的中小地产商,算是吃下定心丸。只要滨江商圈建设能如期推动下去,无论是梅钢还是融信主导,问题都不会特别的大。

        一定要说区别,也许谢芷都不想承认,她实际上对沈淮、对梅钢更有信心。

        融信地产有融信银行支撑,胡林哪怕仅靠胡家子弟的头衔,就能聚集无数的资料,实力绝对不会差,但沈淮及梅钢的实力更是数年来经实践检验过来。

        换了别人,是相信融信存在于理论上的实力,还是相信梅钢经实践检验过的实力?

        谢芷看着车窗外苍茫的夜色,暗暗告诉自己:理智的说应该要更相信梅钢一些,但沈淮是个人渣。

        ****************************

        谢芷凑过来是为进一步打探消息的,但沈淮哪里会轻易叫她以及藏在背后连面都不敢的那些人如愿?

        谢芷停车过来,沈淮就说时间不早,他要赶回凌晨之前回到霞浦,就要马上动身离开徐城,当下就与熊文斌、朱立、宋鸿军他们告辞,先送成怡回宿舍。

        谢芷说好要与沈淮同路一起回东华,而宋鸿军赶到市里刚吃过饭,她也无法再提请吃夜宵的事情,当下也只能开车跟在沈淮他们车后面,先送成怡回省人行宿舍,两辆车再一前一后的往高速路方向驶去。

        沈淮到现在也没有换车,还是九十年代初县里购置的那辆桑塔那,从他到霞浦担任常务副县长起,就一直都是他的专车。

        桑塔那皮实耐跑,但也经不住当上沈淮专车之后一年好几万公里的跑,离高速路不远,车子就趴了窝,抛锚在半道上动弹不了。

        谢芷心里不喜欢让沈淮坐她的车,但她也找不到更好跟沈淮打探消息的机会,将车停过来,说道:“要想赶在凌晨之前回去,你还是坐我的车吧?!?br />
        沈淮想想也是,就让司机留下等拖车过来将车拖去修理车,他也不用再叫驻徐办或宋鸿军再派车过来送他回霞浦,就直接坐上谢芷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