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宴零九章 酒宴争锋

    第九百宴零九章 酒宴争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谁都知道顾泽雄此次给胡林拉过来心存不善,沈淮此时言语上小小的挑衅只是小小的回敬。但见顾泽雄额头青筋暴露,眼露怨恨,谁都看得出他叫沈淮挑起来的火气不小。

        黎文曾这些人看到难免会想:顾家子弟怎么就这么点涵养?

        黎文曾倒是没有想到,像顾泽雄这样的豪族子弟,含着金钥匙出身,打小受的教育无疑是最优秀的,但打小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在沂城,余薇随后的倒打一耙,更是打在顾泽雄的痛处。

        顾家内部,为财产也争得头破血流。只是老爷子还在医院里吊着命,大家有顾忌没有撕破脸的斗。但是,大家都知道顾泽雄在内地行为不检举,被一个外妾抓住把柄赶回香港不说,还在宝和船业不能容身,闻到了血腥味,还不拼了命挤兑、攻击他?

        顾泽雄他本人在顾家受大房、二房挤兑、攻击不说,大房、二房还将火力渲泄到他母亲的身上,说三房戏子出身,本身就没有受过教育,教子无方,养子无德,败坏顾家的名声。

        说到底还是想将三房的子女从顾家产业排挤出去,在未来的遗产分配中,压缩三房的份额。

        三房,除顾泽雄外,顾泽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虽然也责怨顾泽雄没有能力叫余薇从宝和船业赶了出来,但三房这时候需要抱起团来,希望顾泽雄能从哪里摔倒在哪里爬起来,加上顾泽雄也极想将丢掉的颜面找回来,故而受胡林之邀,他才出现这里。

        顾泽雄是心怀怨气而来,是想找沈淮的难看,是想叫沈淮看到他后知道滨江项目不保而心生慌乱,但没想到沈淮非但不为他的出身而震惊,反而重提旧事嘲笑他,叫顾泽雄多好的脾气,也难按耐住。

        顾泽雄心里窝着火,但也知道此时的场合容不得他发作,也只能强忍下来,撇脸看向别处。

        只是别人难知顾泽雄的心路历程,都知道这个圈子讲究一个面和心不和,顾泽雄此趟过来明明是来找沈淮难看,但叫沈淮三言两语就挑得按耐不住,难免会叫人看轻他几分,认定至少在顾家子弟里,顾泽雄不是能成事的。

        而再看沈淮深邃的眼神看着从容淡定,即使是明摆在台面是在拿言语攻击顾泽雄,但就是有着温平养和的气度,叫黎文曾看了暗暗心惊。

        国企如官场,黎文曾在国企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离开徐城炼油后又进官场折腾,其他能力不谈,识人识势的能力却是一流。

        要是哪个人长年处于领导岗位上,能有沈淮这样的温养气度,不会叫人意外,但沈淮如此年轻,即使也干了些年头的领导工作,但他这样的年轻干部也应该给人锐气更强的感觉才是。

        而沈淮言语间甚是锐利,恨不得将顾泽雄的脸皮当场血淋淋的揭下来,然而气度甚至气势,却极为稳健沉着,叫黎文曾强烈的感觉到沈淮此时拿话挑顾泽雄,只是他今晚行动、控制局面走势的第一环。

        黎文曾以前跟沈淮接触的机会不多,从徐城炼油退出来后,也就调到市政斧协助熊文斌工作,才再正式的跟沈淮有所接触。

        黎文曾知道梅钢系能崛起,能得势,绝非侥幸,但也没有认真的在沈淮身上想这么深——也因此虽然市里安排他协调熊文斌工作,但他未必就认定熊文斌能在徐城站住脚,故而工作上负责归负责,但也没有将心交出去,有意无意的保着那一丝叫人难觉察的距离。

        黎文曾心里暗叹一口气,心里人的偏见真是可怕,按说他都知道梅钢系的得势绝非侥幸,但还是jǐng惕的跟梅钢系保持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距离,说到底还是给以往对梅钢、对沈淮的成见所束缚。

        黎文曾心思复杂,但也不动声sè请沈淮、胡林两拨人请西菊阁。

        胡林等人却不知道黎文曾的心思,怎么都不能想在滨江项目那么顺利的时候,黎文曾非但不试图溶入梅钢系,反而jǐng惕的保持距离,却在他们横插一腿、yù要将梅钢从滨江商圈开发赶出去之际,反而在心理上更贴近梅钢系了。

        **************************

        徐沛作为省委副书记,一般有什么事情,找人来谈过就完,而今天要同时接触的两拔人、要解决的事情都相当棘手,想想也是从招待活动提前撤出来,让人在西菊阁这里安排晚宴,心想给沈淮、胡林留下更多的时间消磨火气。

        沈淮随同黎文曾走进来,看房间里除了徐沛、熊文斌,徐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周任军以及徐城市委秘书长李青福也在,看这架势,今天要谈不出一个结果,徐沛是不会轻易放他们离开了。

        看着沈淮、胡林走进来,徐沛站起身来,手指着胡林笑着说道:“今天听下面人说,融信也看中滨江地块的综合开发权,向市土地储备中心投了材料,我就猜到是你小子在捣鬼——也难怪你父亲坚持要让你进融信,我现在明白过来了,你小子眼光毒得很啊,”又笑着跟周任军、熊文斌说道,“不过滨江地块能引得两家竞争,这也说明我们市里启动滨江商圈建设的时机很恰当,眼光也很独到嘛!”

        徐沛的话引得大家哈哈而笑,周任军也跟进的笑道:“有竞争是好事,要发展就应该鼓励竞争、支持竞争。不过,竞争的根本目的,还是要把事情做好,大家可不会希望竞争伤了和气?!?br />
        在徐沛之后,沈淮又与周任军握手,听着他的话看上去是对徐沛讲话的延伸,但无意告诫的意味更重一些。

        徐沛应该不会喜欢胡林插这一腿,毕竟整个项目会给周任军、赵秋华很强的支撑。

        不过,既然没有办法拒绝胡林插这一腿,徐沛的目标就转为保证滨江商圈建设能顺利的进行下去,沈淮也能想明白。

        不管怎么说,徐城都是徐沛仕途生涯最重要的一环、履历里最浓重的一笔。不管他以后升到什么位子,他在徐城的工作成绩都会被人提及,而他要想继续往上升,他在徐城的履历也不可能不会被提起。

        徐沛说到底是实用至上的人,此时正是他向zhōng yāng高层表现他大局观跟控制局势能力及影响力的时候,他不能让这么重要的项目有什么闪失。

        即使徐沛有心压制周任军,再逼赵秋华的宫,此时也不会太张牙舞爪的表露出来——zhōng yāng不会喜欢一个特别好斗的省长、省委书记出现。

        周任军的态度就更明确的。

        沈淮都怀疑,融信插这一腿,说不定周任军才是最直接的策划人——融信能接手滨江商圈,才能叫周任军在徐城保持一些影响力。

        “沈淮你跟成怡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徐沛到沈淮、成怡这边,又将话题扯到私事上来,看着倍显亲切,笑道,“我上趟回燕京,遇到成省长,就冀省跟淮海的发展,谈了很多,都认为,地方要发展,还是要靠你们这一代人奋斗,我们顶多在上面替你们把个方向?!?br />
        徐沛以世交的口吻寒暄,成怡自然也是装乖巧喊他“徐叔叔”。

        沈淮很是认真的听徐沛说寒暄,看不上有丝毫的不耐烦跟踞傲。

        人数比预想的要多,徐沛让服务员尽可能多添椅子,王卫成等秘书、随同人员也没有办法安排坐上桌,另行在偏厅安排宴席,黎文曾自告奋勇的过去招呼——众人推三阻四的先后围桌而坐,沈淮待成怡将外套脱下来,接过来帮她搁在椅背上。

        骨子里是恨不得扑上桌厮打的,故而再热情的寒暄,稍不注意都会有气氛冷却的时候。

        在服务员拿今晚的主菜单子过来先递给徐沛,徐沛看过菜单后,就直接将单子递给市委秘书长李青福,说道:“你看些,没啥就照这个上?!?br />
        或许徐沛在将菜单交给李青福之前,眼睛先看周任军一眼、有个征询的意思流露更合适一些。

        只是这小小的异样,就叫桌上一阵子的静寂,好像谁都忘记说话。

        沈淮借这难得的空隙,说道:“徐书记、周市长把我跟胡总拉过来,什么意思我都是明白的。胡总或许也担心将滨江地块拍下来之后,梅溪工业会将手里那块地抓住不放,不配合融信的开发计划。徐书记跟周市长都在这里,我先表个态。无论是梅溪工业,渚江建设,还是新浦港开发投资集团,参加滨江地块的开发,都是为了配合好徐城市委市政斧推动滨江商圈建设的决议,现在以及以后,都不会可能有会拖延滨江商圈建设的举动,更不可能破坏徐城市里整体推进城市及商业发展的大局。在徐书记、周市长面前,我也不说什么客套话。此前我是没有考虑到融信也有积极参与进来,推动徐城的城市发展,故而为滨江地块,我们也只作出二十来亿的预算,再多的钱也拿不出来。融信现在参与进来,徐书记刚才也说了,这是好事,表明大家对未来的发展都越来越有信心,建设徐城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大家要良姓竞争,不要恶姓竞争。所以,胡总要是能将融信的底价报出来,我要觉得我们竞争不了了,我可以当着徐书记、周市长、熊市长的面,代表渚江建设、梅溪工业、代表新浦港投资集团宣布退出。同时,梅溪工业手里的那幅地,我们也一同转让给融信。价格与滨江地块的均价相同就可以了,原因我刚才也说,我希望我们能共同建设好这座城市。将滨江商圈建设的重任交给融信,我也相信融信有能力、有决心将滨江商圈建设好?!?br />
        胡林自然最担心沈淮会拿上市公司梅溪工业手里的那幅地做文章。就算融信最后以高价将市里那一千一百多亩的滨江地块拍下来,但梅溪工业握住手里那幅地,既不转让,也不开发,任其荒芜,都会严重影响到滨江地块的综合开发跟滨江商圈的整体建设。

        胡林今天过来,就摸准徐沛的心思还是想推动滨江商圈建设,打算借徐沛与周任军逼沈淮低头。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这边刚摆开架势要进战局,沈淮直接宣布可以有条件的退出。拳头攒满了力气却打不出的感觉,真是叫他不好受。

        **************************

        沈淮的话也叫徐沛、周任军、李青福等人很意外。

        融信不仅是央属企业,在地方上拿项目有优先权,胡林背后更有融信银行依托,能动用的资金几乎可以说是无限的。要是融信将滨江地块强拍下来,而梅钢抓住上市公司里的那幅地做文章,整件事就会拖成两败俱伤的残局。

        徐沛倒是不管梅钢还是融信哪家来主导滨江商圈的建设,但就怕事情拖成残局——那对他的负面影响也最大,他也是因此才紧急将沈淮、胡林喊过来当面磋商,解决此事。

        徐沛口头上说融信参与进来竞争是合情合理的,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淮真要拧着脾气,寸步不让,就照着明面上的商业规则,跟融信死拼到底,还真没有办法硬说他的不是。

        沈淮的脾气,领教过的人不少,徐沛心里都有点犯忤:虽然他下定决心不让这件事拖黄掉,但沈淮真要拧着来,他能采取什么后续的手段,是不是还要厚着脸皮请成文光出面劝他的准女婿?

        沈淮直接宣布有条件退出,徐沛今晚最大的一桩心事算是放下来了,只要沈淮能顾全大局,今晚的局面就崩不了,现在就看胡林代表融信能拿出什么条件叫梅钢直接退出了。

        周任军见胡林与罗晓天、顾泽雄彼此打望,知道他们也没有意识到沈淮会这么快宣布有条件退出,这完全不符合他们预设的节奏。

        此时再看徐沛、熊文斌、李青福等人都看向胡林,等胡林给出明确的答复,周任军暗感看似沈淮将主动权交出来的,实际上打乱胡林他们的节奏。

        周任军知道胡林此时有人帮着岔一下,笑着跟熊文斌说道:“融信、梅钢都是有能力将滨江商圈建设好的企业。我今天知道融信要参与滨江商圈建设,我是既兴奋又忐忑。兴奋自不用说了,忐忑嘛,说白了也是怕融信、梅钢因滨江地块的竞拍卖伤了和气。我是希望两家企业都能参加徐城的城市建设,那样才能更大的推动徐城的城市建设,而不是说一家留下来,一家退出去。沈淮表态了,我悬着的一颗心就放下来,大家有什么事情,坐下来磋商,确实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啊。熊副市长,你觉得呢?”

        熊文斌点头笑了笑,说道:“周市长说的是,徐书记刚才也说了,我们应该鼓励公平合理的竞争,共同搞建设是大家的根本目标?!?br />
        周任军又跟徐沛说道:“大宗、又附加这么多条件的建设用地转让,市政斧是可以跟企业直接签转让协议的——我此前支持招挂拍卖,在考虑上也有所欠缺。我现在想了想,我们应该支持有序的市场竞争,但政斧对市场调节、调控能力也不应该放弃。要是梅钢与融信今天能达成共识,滨江地块的拍卖是不是可以撤消掉,直接走转让程序?”

        徐沛想了想,也不想这事在今晚过后再出什么波折,跟周任军说道:“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拿到市政斧党组上讨论?!毙炫嬉簿醯貌挥Ω醚怪苋尉骱?,放一些主动权给他抓,但此事再生波折,他也会毫不留情将周任军拿出来鞭笞。

        听周任军与熊文斌、徐沛这么说,胡林那边也明白过来,沈淮宣布有条件退出,今晚的主题就是慢慢的讨论梅钢退出的条件。只要梅钢接受了条件,拍卖程序也可以取消,融信可以直接跟徐城市政斧、梅溪工业签两宗土地的转让协议,不用担心会再有什么波折。

        胡林与罗晓天、顾泽雄交换过眼sè,手摊放到桌面上,笑道:“沈书记是很爽快的人,我就喜欢跟沈书记这样的人共事——融信估算滨江地块的开发价值,认为二十五亿是值得的?!?br />
        沈淮手握住桌子的边缘,盯着胡林的脸看了半晌不语;盯得胡林心里发毛,沈淮才俄而又是一笑:

        “我要是跟胡总说,梅钢愿意为滨江地块出二十五亿,融信退出去,胡总你干不干?我过来不是要跟胡总你讨价还价的,徐书记、周市长、熊市长也不会希望我们伤了和气。这样,大家都等着喝酒吃菜,我也不跟胡总说太饶的话,滨江地块,我们可以出三十亿,请融信退出去,以后我们有什么项目,融信觉得有兴趣,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不要再搞这样的突袭了,没意思……当然,融信愿意多出哪怕一块钱,我们退出?!?br />
        沈淮嘴里说不伤和气,只是这样的口气叫胡林听了就火冒三丈。

        沈淮的意思再明确不过,梅钢这次可以以三十亿的代价拿下滨江地块,但梅钢以后有什么项目,请融信绕着走——这样的话哪里有半点客气、哪里有半分不伤和气的意思?

        只是以三十亿拿下滨江地块,然后再以相当的均价拿下梅溪工业手里掌握的那四百亩地——这个价格恰恰又是他们这边的上限。

        融信不是不能以这个价码将这两宗地拿下来,但却没有半点占到便宜的爽感。

        梅溪工业的那宗商业建设用地,是市里为补偿徐城炼油迁建划拨过去的,当时折价只有四亿。

        现在要是答应沈淮的这个价码,他们就要为这宗地支付十一亿多——也就意味着,梅钢前期投入人力、物力做了一个多月的建设规划,但在这幅地能获得七亿的溢值,更能获得十一亿的现金收入,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梅钢亏了。

        胡林心里憋屈得要死,看向罗晓天。

        罗晓天也很意外,胡林看过来的意思除了征询意见外,还有一层意思他也能看明白:沈淮怎么就这么准直接报出他们这边的底价?

        罗晓天心里也起疑,即使前些天胡林与他出现在尚溪园,有打草惊蛇之意,目的就是要打乱梅钢的阵脚。此举只会叫梅钢做出更宽泛的估算,绝不可能jīng准的计算融信的开价上限,除非梅钢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底价已经给泄漏出来了。

        想到这里,罗晓天都觉得有些棘手了,其他不怕,就怕整件事是梅钢给他们设好的陷阱。

        见胡林那边陷入沉默,沈淮哂然一笑,问道:“怎么,胡总考虑这么久,不会事前连滨江地块的价值都没有认真的估算过?”

        听沈淮暗指他们是纯粹来搅局的,胡林敛着眸子,挤出笑意来,说道:“不得不说沈书记是个厉害的人物啊,融信对滨江地块的估价,最高也是三十亿?!?br />
        听到这里,徐沛心里都忍不住一乐:胡林自以为是的想搅梅钢的浑水,却不料早就叫沈淮那边看透了底牌。

        不过现在局面明朗了,无论是融信、还是梅钢哪家退出,市财政能多得十亿的建设用地转让收入,就更不能说融信的不是。

        沈淮哈哈一笑,身子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说道:“那行啊,胡总以后有什么事,跑过来跟我商量就好了,没必要搞成这样嘛,徐书记、周市长、熊市长、李秘书长他们都很忙的——多出十亿而已,我们还能凑得起?!?br />
        沈淮的腿给桌布遮在台下,但他身子往后靠,大家也都能看得出他翘起了二郎腿,完全摆的就是一副“融信拿地,不需要姓胡的你从自己腰包掏钱,而爷多掏十亿争这口气,也不用爷从自己兜里多掏一分钱”的嚣张样。

        胡林即使明白这很可能是沈淮的激将法,但当着徐沛、周任军、李青福这么多人的面,他这口气忍下去,以后在淮?;够嵊屑父鋈四盟被厥??

        胡林从兜里摸出一枚硬币——他也不知道自己兜里怎么就有这一枚硬币,似乎就是为这样的场合所准备——他将这枚硬币“铛”的一声放桌上,说道:“融信比梅钢多出一元,也是可以的?!?br />
        “也成,梅钢退出,”沈淮干脆之极的说道,又跟坐在旁边的朱立说道,“梅溪工业的授权书以及渚江建设草拟的协议,你可以拿给胡总、罗总看看,没有什么啥问题,就签了?!?br />
        朱立很是配合从椅子后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大叠打印纸,看着就知道是早就草拟好的土地转让协议。

        胡林心里窝了一口血,差点就喷出来——沈淮哪怕是宴席拿出这叠协议来,他都会好受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