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9章06章 惊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朱仪赶过来送材料,那肯定还没有吃饭。 m.”陈丹留朱仪一起吃晚饭。

        朱仪看沈淮挽着袖管,腰间系着围裙,一副cāo刀大厨的模样,想来桌上以及厨房里的几样菜都是他今天下厨烧的。

        她想起两年多前脚受伤时得沈淮照顾,也吃过他下厨做的菜,那时的滋味犹在她心间回味,就有心想赖下来不走,眼睛瞅着沈淮的脸,说道:“我都还没有吃过沈书记做的菜呢,不过我要是留下来,沈书记一定会嫌我碍眼?!?br />
        沈淮正翻看朱仪拿过来的材料,听她故意拿话挤兑自己,佯怒瞪了她一眼,问道:“你跟陈丹这一唱一和的,该不会是觉得我留在这里碍眼?”

        陈丹娇嗔的横了沈淮一眼,拉朱仪进厨房拿碗筷摆出来。

        “圣晷到底有什么问题?”朱仪帮着从厨房拿了瓶竹叶青出来,见沈淮眉头紧蹙的看着摊放在膝盖上的材料,好奇的问道。

        “圣晷有人将滨江项目的资料泄漏出去了,”

        沈淮对徐至有印象,但他并不知道市规划设计院的张华、王明达拉徐至合伙成立圣晷建筑设计事务所的事,乍看到材料上介绍徐至是圣晷的合伙人,副总经理,同时又是滨江项目的联络负责人,他还颇为诧异。

        在他的印象里,徐至这个人xìng子有些清高,能力谈不上多强,处理男女关系也远谈不上成熟,应该还达不到独挡一面的程度,怎么就成了圣晷的合伙人,心里暗想徐至莫非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背景?

        沈淮哪里想得到,当初完全是张华、王明达误会他跟徐至之间的关系才拉徐至入伙的。

        沈淮也不知道周倩在醉酒事件后到底有没有跟徐至彻底分手,不知道这事周倩有没有涉及进来,他也不想在事情了解清楚之前就闹得沸沸扬扬,就没有跟朱仪说细情,而是简单的跟她说道,

        “你让你爸也不要有什么动作,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过两天徐城市zhèng fǔ组织的滨江地块拍卖就会截止报名,我到时候再抽空去一趟徐城。到徐城再跟你爸见面?!?br />
        “哦……”朱仪呶呶嘴,点头答应。

        学校正放寒假,朱仪不用留校,目前也只是给她爸临时拉过去当助手,对公司的事情谈不上特别的了解,但也知道这时候有人费尽心机从他们的合作方打听滨江项目的商业机密,差不多意味着在滨江地块拍卖截止报名前,就极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竞争者跳出来。

        事情xìng质要比想象中严重,但沈淮听这么说,朱仪也不多问什么,用力的想将手里的酒瓶拧一来。

        山西汾酒厂出品的竹叶青包装很简单,玻璃瓶加金属盖。

        朱仪力气小,手心又格外的柔滑,拧半天都没能将酒瓶盖拧开,见沈淮抬头也看她半天,红着脸将酒瓶递给他,娇嗔道:“你力气大,还闲坐旁边看我的笑话?”

        陈丹依着门户,看着朱仪宜喜宜嗔的将酒瓶递给沈淮这模样,就知道她心里还没有将沈淮这混蛋忘掉,只是她心里想妒忌也妒忌不起来,平时只看得到朱仪漂亮明艳到耀眼,但罕有人能看到她娇羞妩媚的模样,心想也真是孽债。

        沈淮打开酒瓶,也要给朱仪倒上酒,朱仪说道:“我还要开车呢;让我爸知道我开车还喝酒,会把我骂死的,到时候你来替我挨骂?!?br />
        “你说你爸会骂我不?”沈淮笑嘻嘻的问。

        “车停在这里,等会让沈淮送你走回去?!背碌に档?,她跟沈淮在一起时也喜欢喝点酒,朱仪要不喝酒,她陪着沈淮喝酒也不像话,就劝朱仪也跟他们一起喝些。朱仪家离老宅不远,走岔道过去就一两里路而已。

        女孩子没有什么顾忌,喝起酒也惊人,一瓶竹叶青,沈淮也捞到三分之一,陈丹与朱仪在灯下喝酒美脸红艳,看得沈淮心旌摇曳。

        三个人热热闹闹的将满桌的酒菜一扫而空,朱仪又与陈丹一起将碗筷收拾到厨房刷干净。

        刷碗时,看着朱仪手腕上浅浅的伤痕,陈丹问她:“你恨那个混蛋吗?”

        朱仪回头看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材料的沈淮一眼,低头咬着嘴唇说道:“还恨?!?br />
        陈丹笑了笑,说道:“这混蛋是遭人恨?!?br />
        *****************************

        陈丹给沈淮拉着一起送朱仪回去,又朱家楼前就折身往回走。

        往回走要顶着北风,吹得人脸刺骨的冷,陈丹就背着身子往后退着走,让沈淮替她看着点路,跟沈淮说道:“人家还恨着你,你知道不?”

        “那我改天从身上剐两块肉给她?!鄙蚧聪蚜乘档?。

        “你啊,怎么天下的便宜都叫你占去了?”陈丹拿沈淮没辙,唉声叹气道,“也没觉得你有多好,混账事也没少干?!?br />
        “那你稀罕我不?”沈淮问道。

        “不稀罕?!背碌っ蜃抛煨?,看着左右无人,又忍不住捧住沈淮的脸亲他。

        乡间的水泥路也没有行人跟车辆经过,沈淮与陈丹笑笑闹闹的回到老宅。大概是朱仪回去后跟她爸打电话的缘故,朱立的电话很快追了过来。

        “融信真要进来的搅局,最头痛的不是我们,犯不着为这事头痛,过两天我到徐城跟你们汇合?!鄙蚧炊缘缁澳峭返闹炝⑺档?。

        朱立在电话那头想想沈淮的话也对,犯不着这时候就为这事失了阵脚,无论是融信真想截胡、抑或只是插一腿搅局,最应该为这事头痛的是省委副书记徐沛。

        *****************************

        过两天,融信地产就将材料以及一千万的保证金交到徐城市土地储备中心,赶在报名截止之前,正式介入徐城秦江区滨江地块的竞拍。

        当下也是一石惊起千层浪;沈淮都有所心理上的准备,对此不意外,但绝大多数人在事前都没有想到融信会突然跳出来搅浑水。

        徐沛此前也是不想为跟他不相关、梅钢系旗下的渚江建设背书什么,才让滨江建设用地的转让走招挂拍程序;不然的话,徐城市委常委会议通过决议之后,由渚江建设与徐城市zhèng fǔ直接签署土地转让协议,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就算走招挂拍程序,无论是整幅建设用地定出二十亿的吓人底价,还是招投标文件里附加的诸多强制条件,都可以说是给渚江建设量身定做的。

        沈淮开始也没有想到胡林会硬凑过来,跟他们抢这个项目,徐沛那边就更是意外了——细想想,真要有人跳出来抢这项目,也就有融信了。

        无论是缓解徐城市当前窘迫的地方财政,还是对徐城市未来的城市发展进程推进,滨江地块综合开发对徐城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虽然事情是交给常务副市长熊文斌主抓,但徐沛也始终都在关注此事的进展。

        在渚江建设正式将二十亿的土地款交上来之前,徐沛甚至都担心沈淮随时有?;返目赡?。

        市土地储备中心上午收到融信地产交上来的投标材料跟保证金,中心的负责人也知道事关重大,后脚就直接将电话打到徐沛的办公室。

        郭成泽当时也在省里,与李谷一起,给徐沛喊到办公室谈淮海湾经济区金融改革试点的事情。

        徐沛接到电话听说这事,当下是倒吸一口凉气,没有犹豫,就直接打电话给熊文斌,问他知不知道融信已经决定参与滨江地块竞拍的事情。

        熊文斌那边自然推说什么都不知道,谎称他也是刚刚听到这事、很感意外,正想打电话给融信方面了解详细情况。

        所以参加投标的企业,材料及资质都要进行审核——融信地产作为央企融信集团下属的子公司,哪怕是昨天刚成立了,资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徐沛也不觉得熊文斌打电话能问什么详情来,就让熊文斌先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徐沛放下电话,蹙紧看着窗外枝叶凋零的树木沉吟片刻,又给市长周任军拨电话,让他也过来一趟。

        李谷与郭成泽也没想会在这节骨眼上冒出这么大的一只妖蛾子出来,也知道徐沛将周任军、熊文斌直接喊过来面对面的质问,是想希望能快刀砍乱麻的解决这事。只是,整件事有这么简单吗?

        李谷与郭成泽对望一眼,就觉得这事他们不适合直接参与,抬起屁股就要先离开。

        徐沛说道:“滨江地块综合开发,不仅对徐城市的城市发展有很重要的意义,对未来淮海湾经济区城市群发展,都有先行的意义。融信现在要参与进来,是好事,你们也一起关注下这事?!?br />
        听徐沛这么说,李谷与郭成泽也就坐下来,想着等熊文斌、周任军过来看他们俩有什么说辞……

        周任军在外面调研,要过一会儿才能赶回来;熊文斌就在市委市zhèng fǔ大楼,这边电话放下没多久,他就敲门走了进来。

        徐沛也不跟熊文斌多说什么,直接问道:“沈淮今天是不是在徐城?”

        听徐沛开山见山的就问这个问题,李谷猜测他估计也是不相信沈淮事前就看不出一点迹象来,这么直接的问也是不想让熊文斌将整件事绕得更复杂。

        熊文斌不动声sè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沈淮在不在徐城;没听说他要过来;我打电话问一下?!?br />
        听着熊文斌回答滴水不漏,徐沛挠了挠额头,融信跳出来搅局,梅钢也是受害者,他这边也完全没有察觉,也不能就认定沈淮事前就一定看出了什么迹象,让熊文斌先给沈淮打电话,想了想又说道:“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沈淮能赶到徐城来最好;融信今天将材料交上来,想必他们的人都在徐城——有竞争是好事,但要有什么需要市里或省里协调的,大家能坐下来面对面的谈,也是好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