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九十二章 朱仪家世

    第八百九十二章 朱仪家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李谷得到答复,也就不在这边耽搁,沈淮走回宴会厅,继续喝酒。

        “李主任这时候过来,还是为徐棉工人在外面请愿的事情?”何兵低声问沈淮,他知道徐棉有两三千职工在厂子里聚着没有散掉,这件事必然也会闹得省里不得安宁,虽然不知道沈淮这边有什么善策,但李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何兵猜想也是跟徐棉的事情有关。

        何兵虽然享受副厅级待遇,行政级别上要比沈淮高出一级,但他没有愚蠢单纯以行政级别衡量彼此的地位,而到他这层次、这地位的人,也知道在关乎全省经济、民生及产业发展的事务上,沈淮及梅钢系的影响力到底有多深;也知道省委书记提拔熊文斌担任徐城市常委、常务副市长的背景。

        也许别人认为徐棉今晚的事情跟沈淮没有半分关系,何兵却知道沈淮此前有可能只是静观形势而已。

        沈淮还不想现在将一些事情说得太透,看着别人也都关注的看过来,他稍稍提高声音,也叫在座的其他人能听见他跟何兵的谈话,笑着说道:

        “邵教授刚才也说了,企业撤裁富余职工,买断工龄后,就职工推向社会不管不问,确实有些不合适。徐城市现在有计划统一承担下岗职工在再就业之前的失业、养老、医疗等保障,只是标准怎么定,大家还在讨论之中。经济体制改革近二十年,社会体制转型试点搞了几年,眼下也到了全面铺开的攻坚阶段。不过,从企业保障变社会保障,从部分人群保障变全民基本保障,要补的功课太多。这些课题,邵教授应该是专长……”

        邵远庭对沈淮再无好感,但也叫刚才的气氛感染,不再绷紧脸不搭理,也客气的说道:“霞浦这两年试点摸索的经验,确有值得推广的地方?!?br />
        “问题还是要在发展中解决,”沈淮说道,“霞浦这两年发展的势头稍好一些,所以矛盾不尖锐,故而在社会保障体制能做更多的试点工作,但在更大区域甚至全省推广,还是需要邵教授你们来把关……”

        沈淮谈论问题思维敏捷、能直指要害,语气又谦和,这倒叫邵远庭等人心生颇多好感,同时也是深感疑惑,眼前的沈淮跟多年前在省经院任教的沈淮,仅从谈吐上看也是天差地别,难道是记忆出了问题?

        其实也难怪邵远庭等人有这样的错觉。

        这些年来,沈淮与省经院的教授们,在一些经济研讨之类的会议,有不少碰面的机会,但省经院的教授们对沈淮皆无好感,在会场上相遇也是唯恐避之不及,多年来都没有坐下来心平气和谈话的机会。

        故而即使知道梅溪、霞浦在沈淮的主持之下,获得惊人的发展成就,但他们对沈淮个人的感观,都还没有扭转过来。

        然而在席间更为诧异跟疑惑的,莫过于周文俊以及成怡的那些同学了。

        周文俊都能知道,沈淮来自一个背景跟地位皆不凡的家庭,至少在家世上能与成怡门当户对,但有陈曼丽灌输的观念在前,他只当沈淮是仗着家世在地方混资历的二世祖。

        这样的人,即使容不得他们轻视,但至少在刘建国被赶走之前,他们认为赢得身为金鼎投资总裁、家庭背景及地位也皆不凡的刘建国的友谊,对他们未来的发展跟前程更有帮助。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无论是刘建国叫沈淮泼酒之后被赶出宴会厅,还是周遭一干人等的反应,都能叫他看出,沈淮的地位绝不是看上去光鲜的刘建国所能及。

        看着陈曼丽跟程爱军敬过酒,给张孜她们截下来说话,周文俊端着酒杯,借口敬酒,走过来,问陈曼丽:“成怡他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刚才还真是很让人刮目相看???”

        “怎么,后悔拍错马腿了?”张孜仗着漂亮女人的优势,说话直戳周文俊的痛处。

        周文俊嘿嘿一笑,还是等陈曼丽回答他的问题。

        “沈淮他爸是淮海的一个副省长,他本人在地方担任县委书记……”陈曼丽这些年对沈淮的成见一直都没有稍减,即使知道沈淮的一些事情,但也没有更在意的关心过什么,所以她也只知道沈淮一些简单情况。

        程爱军知道的事情要更多一些,但他此时都还不知道今晚的事情要怎么收场呢,哪里有心情去跟曼丽的这些同学细说沈淮的威风?

        沈淮可以将刘建国当成落水狗打,说赶人就赶人,接下来可以继续跟何兵他们谈笑风生的说话喝酒,何兵也不会特别在刘建国的反应,刘建国哪怕变成一只疯狗,也咬不到何兵他身上来,但程爱军就痛苦了。

        刘建国是金鼎投资总裁,他只是金鼎投资下属部门里的一个小小主管,刘建国想怎么捏死他都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刘建国哪怕只是把他从金鼎投资踢出去,他又要从哪里找这么一份月薪上万的工作?

        听陈曼丽说沈淮在地方上担任县委书记,周文俊还是有些惊讶,环顾张孜等人,问道:“沈淮都没有三十岁吧?”

        “这个我怎么知道,”张孜笑道,“我要问仔细,成怡还以为我要抢她的男人呢?”

        陈曼丽说道:“差不多三十岁吧,可能还要小一些,我九二年进省经院读研,他已经在这边工作了两年多?!?br />
        “有个当副省长的老爹,官也容易做??!”张孜感慨道,“想想我们毕业也有六年了,还在为评职称的事情上领导家门跑断腿呢,谁想到人家早已经是领导了?!?br />
        大家也有同感,再看沈淮更是羡慕,但周文俊还是难解心头的疑惑,就算沈淮是出身副省部级家庭,本身又在地方担任县委书记,也完全解释不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刚才在酒桌上,省经院院长何兵等人,跟刘建国交谈之间也是左一个“戴部长”、右一个“戴部长”的,说明这个“戴部长”是刘建国的嫡系至亲,沈淮凭什么这么狠的削刘建国的脸,还要把刘建国从徐城赶出去?

        成怡看到同学都在聚到一桌上,她也走过来说话,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在谈你男人好威风??!”张孜伸了个懒腰,让成怡跟她挤坐在一张椅子上。

        “他什么威风啊,一个七品芝麻官,扬五扬六,拽得跟什么似的,”成怡不以为是的笑道,“他就是这脾气,平时看着挺温和的,但看到有什么看不惯的事情,就乱发脾气,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也不听别人劝?!?br />
        “沈淮他爸真是在淮海省当副省长吗?”张孜问道。

        “哦,”成怡点点头,说道,“沈淮他爸在淮海分管农业,不过沈淮跟他爸的关系不是很好,也很少来往,都是他这倔脾气闹的……”她不想说太多,但也不想张孜她们有什么事求到沈淮他爸门上去弄巧不成、反成拙。

        也许是徐沛、熊文斌那边与工人代表确定谈妥了条件,堵在酒店前路口的徐棉工人这时候开始散去,道路通畅起来;这边也差不多酒尽宴终,宾客纷纷告辞离去。

        沈淮下楼送何兵、邵远庭等省经院领导及教师离开,回到宴会厅。

        宴会厅,除了陈曼丽、程爱军远程赶过来参加婚礼的同学之外,也就朱仪等帮忙的学校同事留下来没走。

        看着朱仪跟成怡、张孜她们站起在一起说话,沈淮不敢往前凑,拿出烟来躲到角落里抽。

        这时候朱仪接到电话,欣喜的跳着跑出宴会厅下楼去;沈淮才往成怡、张孜这边走过来。

        “小朱这么高兴跑出去,是她男朋友过来吗?那可就有人要失望了?!闭抛未蜃湃の食侣?,在场有程爱军两个同学,都是单身,刚才围着朱仪转,没有人把平时也风光jīng彩的张孜看在眼里,叫张孜心里略有醋意,这会儿自然也要说些话刺激他们一下。

        她们站在窗子边上,陈莉娟掀起窗帘看窗外的情形,说道:“嘿,这个小朱老师的男朋友真气派,开的是奔驰呢,不过她男朋友也太老了一些……”

        陈莉娟的话引起很多人的兴趣,都凑到窗边往下看,就看到一台黑sè奔驰停在楼下,朱仪正亲热的挽着一个中年男人说话。

        这年头社会风气早就崩坏了,女人稍有些姿sè就依官傍富,在当前已是常态,只是看到这一幕发生在眼前,大家也都有些意外。

        张孜看着窗外的情形,又继续刺激程爱军的两个同学,笑道:“这一台奔驰,就够你们奋斗好些年的,不过你们也不要歇气啊,等你们腰缠万贯、权高位重,可真是不缺美女投怀送抱了。这个,我们的沈同学最有体会了,对不?”

        沈淮没想到张孜这张嘴巴还这么厉害,笑着让旁边站了站,说道:“我躲着你成不?”

        成怡早就看出楼下跟朱仪说话的是她爸朱立,低声问沈淮:“朱仪她爸到徐城这时候来了?”

        “徐沛明确向工人做出提高安置条件、统一安排再就业之前社会保障的答复,这虽然叫工人散掉,但周任军他们的质疑明天上午就会接蹱而来。所以要赶在明天上午之前,拿出一个相对合理的方案,去应对周任军等人的质疑,”沈淮说起朱立此时出现在徐城的缘由,“不过,我让老朱直接去找老熊的,可能老熊这时候还没有歇下来吧?!?br />
        这边还正拿朱仪跟他的“老男朋友”说笑呢,朱仪就挽着她爸的胳膊推门走进来。

        张孜她们都没有想到朱仪会再回来,还亲热的挽着那个脸皮黑黢的中年男人的胳膊。她们都有些意外,都不再说什么。

        朱立朝沈淮这边走过来,笑着问:“沈书记、成怡,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会儿怎么看到我过来,就都不说话了?!?br />
        见小朱老师的“老男朋友”竟然跟沈淮、成怡认识,张孜她们都往沈淮看过去。

        沈淮开玩笑的说道:“我们都在夸朱总您有眼光呢,找个小三,都能找个大学的漂亮女教师。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可把我们都眼馋死了?!?br />
        朱仪羞涩的横了沈淮一眼,也不说什么,但这一眼妩媚迷人,叫好些人看了心里发痴。

        朱立看了女儿一眼,哈哈笑道:“你还真别说,我每次让朱仪陪着逛街,我的背脊梁骨都会叫人指着骂……”

        沈淮笑着介绍朱立给大家认识:“这位朱总,可能连程爱军、陈曼丽都不认识,他是渚江建设的大老板朱立,也是小朱老师的爸爸?!?br />
        张孜诧异之余,也为刚才说三道四惭愧,她们的眼光不可谓不毒,朱仪虽然容貌清艳,迷人万端,但除了今天特意为婚礼准备的伴娘礼服外,浑身上下穿戴的都没有什么奢侈品,就是用的手机也是很普通的黑sè款爱立信,实在看不出是出身能开得起顶级奔驰豪车的富豪家族。

        陈曼丽也就在朱仪本科期间给她当了几年的辅导员,之后朱仪留校读研,又因为沈淮脸上当年给陈曼丽泼一杯酒,大家闹得不愉快,关系就疏淡下来,还是在留校工作之后,关系才再度亲近起来,但陈曼丽始终不知道朱仪的家庭是什么状况。

        渚江建设的老板?

        陈曼丽作为省经济学院的教师,同时还在学校读博士生,对省主要产业以及这些产业里的龙头企业,还是有些了解的,渚江建设在建筑及房地产开发领域,全省至少能排进前三去,朱仪他爸是渚江建设的老板?

        朱立赶到这边来,是有话跟沈淮说,这边介绍过,他便拉沈淮单独到角落里抽烟谈事情,留着朱仪给张孜她们围着寒暄。

        渚江建设主要还在东华发展业务,在淮海省内有名,但出了淮海省就没有什么名气了。

        不过,张孜是心揣恶意要狠狠的打击程爱军那两个对朱仪心杯觊觎的男同学,拉着朱仪寒酸,自然还是将话题围在渚江建设上,问陈曼丽:“渚江建设,我好像也听过呢,在淮海很有名气吧?”

        陈曼丽的心思没有张孜那么深,见她问,就把她知道的说出来:“建筑及房地产开发,在我们省能排进前三吧。年中的时候,有过统计,渚江建设的总资产有近三十亿,不过这些统计也不大准确,毕竟不是上市公司。爱军他们集团下面,也有地产开发建设公司,但跟渚江建设远不好比?!?br />
        张孜她们哪里会知道梅钢系复杂的股权及财务关系,但听到渚江建设总资产有近三十亿,而朱仪她爸又是渚江建设的大老板,都吓得吐舌头:“乖乖,还以为是土豪呢,没想到正而八经的是大富豪??!三十亿身家,全国都没有多少个啊。不是都说淮海省经济发展一般,过来之前,我还没想到淮?;鼓艹稣庋拇蟾缓腊??”

        陈曼丽看了成怡一眼,即使不知道朱立跟沈淮有什么关系,但东华涌现出的一批资产实力要超过徐城的富豪,跟东华近几年的经济迅猛发展有着直接的关系,名义上大家都在说浦成电器的老总赵沫石是淮海第一富豪,都说赵沫厂的身家净资产超过十亿,但真正了解东华这些经济发展历程的,都猜测东华已经有一批身家过十亿的富豪,只是很少为外人所知罢了。

        要说对情况了解更多的,也是这几年加盟金鼎投资的程爱军,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朱仪的父亲竟然是渚江建设的老总、梅钢系的核心人物之一朱立,心情异常复杂的看着站在角落里谈话的朱立跟沈淮,想起他这几年竟然对朱仪心怀觊觎,以为自己现在事业小有成就,大概能赢得朱仪的重视,心想在他们眼里,自己怕是个小丑吧?

        由谢家注资控股、整合谢家多年在淮海投资的业务,又与刘建国等人及淮能集团联合而成立的金鼎集团,近年来发展证券投资及商业及旅游地产等业务上颇有建树,但集团总资产也还没有超过十亿。

        程爱军心里百味陈杂,有着说不出的苦涩,也就不再那么担心刘建国有可能因今晚的事迁怒于他了。

        这时候大家都想刚才酒桌上刘建国对朱仪的傲慢无礼,大家更觉得刘建国给沈淮教训,更是罪有应得,张孜更是笑着说道:“原来沈淮是早就认识小朱老师的,我都还以为他是为曼丽出头呢……”

        张孜这么说,大家想想也是,沈淮刚才未必没有替朱仪出头的意味。

        朱仪听张孜这么说,有些担忧的看了成怡一眼,怕成怡心里会不愉快。

        成怡看着朱仪小翼的样子,按说心里应该要不高兴,看朱仪今晚一些细节上的表情,也知道她对沈淮应该还有很强的感觉,只是朱仪前些年受沈淮的伤害那么深都无怨无悔,而她这般温婉,叫女人看了都禁不住心生怜爱的迷人容貌,成怡心里想排斥她,却生不出这样的心思。

        “刘建国刚才是太过分了,沈淮不泼那杯酒,我都要把杯子里的酒泼出去了,”成怡笑着说道,“竟然敢欺负我家朱仪头上,他在徐城真不想混了?!?br />
        成怡这么说,张孜她们也都看了程爱军一眼。

        张孜她们虽然没有说什么,程爱军心里却是羞愧难当,张孜她们眼神的意思很明确,刘建国耍酒疯欺负人,陈曼丽劝阻给刘建国蛮横的训斥,程爱军非但没有阻止的意思,竟然反过来帮刘建国耍酒疯、要灌朱仪的酒。

        这事虽然没有往深里发展,但大家都是走进社会工作多年了,他们把朱仪灌醉,会不会有其他龌龊心思,还真就是难说了。

        ************************

        时间虽然过了九点多,但程爱军、陈曼丽的同学,借婚礼的机会相聚一场,实在是不容易,明天大家又要分奔东西,现在也不可能这么早就结束今晚的活动。

        张孜她们晚上都住在新景天大酒店,新景天大酒店也有唱歌的KTV包厢。

        看着沈淮跟朱立站在一旁谈话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成怡、张孜她们就打算先拉着陈曼丽、程爱军他们移师包厢唱歌喝酒去。

        既然知道朱仪跟沈淮、成怡认识,大家自然也是要把朱仪拉过去接着热闹。

        朱仪也是犹豫,不想跟成怡她们去KTV吧,想留下来陪着她爸,但又怕成怡会怀疑她是为了跟沈淮在一起。

        朱立看着一群年轻人要接着去唱歌,摇头笑道:“年轻人的jīng力就是足,”跟朱仪说道,“你们去玩吧,我等会儿给新景天的陆经理说一声,今晚你们的消费,你们不用管了?!?br />
        听她爸这么说,朱仪也只能跟着成怡过去了,不然就显得好像她舍不得签单似的。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