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八十二章 夜雪

    第八百八十二章 夜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要在徐城过周末,成怡就拉着沈淮到超市买了一堆吃食?;氐剿奚?,成怡先进去洗澡,再换沈淮进去,她在外面收拾。

        等沈淮洗过热水澡出来,成怡正抱了一床被子铺在窗台下的沙发上,他可怜兮兮的说道:“这么冷的天,夜里一个人睡觉会冻感冒的?!?br />
        “那你在霞浦,夜里找谁陪你睡觉了?”成怡水汪汪的大眼睛,嗔怨的看着沈淮问道,见沈淮从卫生间出来,就穿条短裤,裸着肌肉线条分明的上身,也懒得说他什么。

        沈淮涎脸笑道:“就是因为在霞浦,一个人睡觉孤单寂寞冷,才跑过来找你过周末啊。没想到我的命还是这么苦,只能捞到睡沙发?!?br />
        成怡横了沈淮一眼,不理会他装可怜,弯着腰将沙发上的被子铺妥当。

        成怡她穿的睡衣、睡裤虽然样式保守,但质料单薄,弯腰之际,圆滚滚的臀部将睡裤绷得紧紧的,暴露出诱惑迷人的曲线来,而她丰挺的胸部压下来,叫睡衣侧边勒出浑圆的弧形,能看出里面没有穿戴什么。

        沈淮腆着脸从后面抱过去,双手搂住成怡,让她贴到自己的怀里来,让她抬头看窗外的雪花,说道:“夜里下雪,倒是挺漂亮的?!?br />
        现在屋里亮着灯,雪花飘落到玻璃窗前像黑黢黢的烟灰,外面完全看不到有什么漂亮的模样,成怡见沈淮恬不知耻的胡说八道,只是为了亲近自己,回头敲了他一记,娇嗔道:“漂亮你个头?!?br />
        沈淮将灯关掉,问道:“现在呢?”

        屋里陷入黑暗,楼下的路灯光微弱,即使是近处的夜空,也没有办法照亮,但沈淮与成怡则能看到更远处飘落的雪花,黑黢黢的暗影,绵密而下,才叫人发现外面这雪是越下越大;而远处灯光,将城市轮廓沟勒出来,仿佛是黑sè剪影的边缘散shè出毫光。

        成怡屈膝蜷坐在沙发上,依在沈淮的怀里,安静的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想起在英国读书期间,常一个人坐在窗前看雪,现在能有两个人坐在窗前的感觉真好。

        屋里虽然打着暖气,人坐下来不动弹,还是有些冷,沈淮拿被子将两人的身子裹起来、再让成怡抓住被角。

        成怡没有那么傻,她要是伸手抓住被角,沈淮两只手腾出来就不会安分,够着手过去拆了一包薯片,拿薯片往沈淮嘴里塞,笑着说道:“我负责喂你,手没有空呢?!?br />
        比起甜辣的薯片,沈淮更惦记怀里这具迷人的娇躯已经好几天没有亲近,一只手抓住被角,一只手撩起成怡睡衣的下摆,摸着她平坦柔嫩的小腹往上伸,握住那滑如玉脂、温暖圆挺的娇|rǔ,说道:“我的手也没有空啊?!?br />
        成怡叫沈淮摸了心间麻麻的,仿佛有电流在滋长。

        虽说还没有走出最后一步,但这样的亲热也有许多回。

        甜蜜及心颤的感觉也叫成怡沉浸其中难以自拔,心里只是想着自己挣扎不过沈淮的无耻,伸手在他的大腿上掐了一下,见他还不知收敛,心想自己已经反抗过去,就任他的手在自己的怀里胡作非为,感觉到沈淮那根硬物像木橛子顶在臀上痒痒的、不舒服,但又不好意思伸手去拨开,也就由着他去。

        沈淮手又滑到成怡的腰间,手指刚撑开松紧带,待要往裤腰里伸,却叫成怡及时的抓住,没有叫他放肆的伸下去。

        成怡也没有将沈淮的手拉出来,沈淮手指就轻轻的摸着柔软腻滑的小腹,还时不时在她小巧可爱的肚脐眼上挠两下。

        成怡痒得吃不消,抓紧沈淮的手,告诉他:“曼丽前些天打电话过来,说她结婚,明天晚上会在景天大酒店请酒。你明天晚上不一定有空陪我过去?”

        想起在省经院食堂拿酒杯泼他一脸、恨不得再扑过来咬他两口的陈曼丽,沈淮就头疼万分。

        要是有选择,这样的女孩子,他宁可绕着道走,也不想跟她有什么瓜葛。

        不过成怡在淮海能亲近的朋友实在不多,因为他,成怡跟陈曼丽多年的同窗友谊已经冷淡了许多,这两年来几乎没有什么往来。这次陈曼丽结婚,主动邀请了成怡,沈淮怎么都要陪她过去。

        沈淮将成怡往怀里又搂紧了一些,说道:“有空,怎么会没空?你当我会乐意跟叶选峰他们一起吃饭???不过,白吃白喝可以,要我包红包可不干……”

        “小气鬼,也没有人指望你包红包,你就跟我去白吃白喝好了?!背赦β畹?。

        “对了,陈曼丽跟谁结婚,还是她们学校的那个小白脸吗?”沈淮又问道。

        “除了他还能有谁?”成怡说道,“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似的换个不停?曼丽她可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子呢?!?br />
        “我怎么就不传统了?”沈淮问道。

        “也对,你们男人的传统是讲究一个三妻四妾。我说错话了,你真的很传统?!背赦ё叛赖乃档?。

        沈淮一副给打败的样子,垂下头来,下巴磕在成怡的肩膀上,看成怡的耳垂子晶莹漂亮,凑过去轻咬舔了舔。

        成怡耳根子痒得“咯咯”的笑,滚躺在沈淮的怀里,捻着沈淮的腿毛,说道:“程爱军早就不在省经院当老师了,两年前就进了金鼎资本,听说跟刘建国、鸿义他们走得挺近,现在好像进地产公司了……”

        沈淮点点头,表示知道这事:

        郑刚从他爸身边调到省农业厅当副厅长,郑峰也成了准**,在徐城读大学期间,就摸透了徐城灯红酒绿的场所。刘建国、宋鸿义刚到徐城来,还是郑峰领着他们到处玩乐,或许也有郑刚的授意,他们的关系一直都颇为亲近,程爱军应该是郑峰推荐进金鼎国际的。

        程爱军除了对朱仪心存觊觎外,沈淮对程爱军这个人也不看好,跟成怡说道:“能跟刘建国、宋鸿义混在一起的人,秉xìng也不见得多好。陈曼丽当初泼我一脸酒,将我恨得牙痒痒的,我还以为她是很挑剔的一个女人,没想到她最后还是跟程爱军这种人结婚,还是叫我感到挺意外的?!?br />
        “男人就没有几个好的,当然除了我爸之外;女人一定要结婚,跟谁结婚不是结婚???”成怡倒是颇有宿命感的感慨道,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沈淮,“总之,你没有什么脸说人家不好?!?br />
        “真要是跟谁结婚不是结婚,”沈淮问道,“那你嫁给我好不好?”

        成怡说道:“不嫁?!?br />
        “这样都不嫁?”沈淮两只手都伸到成怡的胸前,将那对大白兔握在手里,问道。

        “这样子也不嫁?!背赦膊徽踉?,声音娇柔的说道。

        “那怎样子才嫁?”沈淮将成怡放倒在沙发上,半趴在她的身子,看着她水润迷人的眼睛,在她娇艳yù滴的红唇上轻轻的啄了一口,要将她的睡衣撩起来,露出肉sè如玉的肚皮、娇嫩似脂的双|rǔ,轻轻的吻上去,“这样嫁不嫁?”

        成怡伸直双手,方便沈淮将睡衣从她身上都脱下来,但没有让沈淮乱动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让他睡下来,说道:“怎样都不嫁。好男人虽然不多,但有耐心,还是能等到的,才不要把自己吊死在你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呢?!?br />
        沈淮搂过成怡柔软纤细的腰肢,手贴着裤腰带伸进去,贴肉摸住那浑圆凝滑的臀,托住将她整个人往怀里搂:“这样嫁不嫁?”

        “不嫁,不嫁,就是不嫁;怎么都不嫁?!背赦ψ磐蚧椿忱?。

        沈淮的手却是不老实,不是摸到成怡香滑的臀就会收手,手继续往下探——成怡敏感处叫沈淮的手指碰到,她吓得从沈淮的怀里坐起来,咬住娇艳yù滴的红唇,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沈淮的眼睛,说道:“你答应过我,不碰那里的。再jǐng告你一次,下回你再这样,以后就不留你在这里过夜了?!?br />
        沈淮告饶,让成怡接着躺到他怀里来,不要冰着了,他手指间还有那温暖湿滑的触感,没想到两人搂抱在一起,成怡下面也是泛滥成灾,在她耳边问:“你都湿成那样了,为什么不给我?”

        “要你管???”成怡没好气的瞪了沈淮一眼,又躺到他的怀里,埋头在他的胸口,搂住他的腰,说道,“你以为女人就没有需要???所以才让你老实点,不要折腾人家啊。等哪天,我决定嫁给你了,就会给你,现在还不行……”

        “你不会现在还想着要去嫁给别人?”沈淮苦笑道。

        “不嫁给别人,也不一定要嫁给你呀。我一个人过一辈子,不可以???”成怡声音娇柔的说道。

        搂着半裸香腻的佳人,沈淮可没有那么好的定力,只是成怡坚守最后的底线不叫他得逞,他也没辙,抓住成怡的小手往下拉,说道:“你摸摸,他都可怜成啥样了,你也不同情一下他?!?br />
        成怡伸了两根手指头,隔着裤子捏了捏那硬似木橛子、顶在她小腹上叫她神魂失舍的东西,又“嫌恶”的丢开,说道:“这玩艺比你还要不知廉耻,真想拿把刀割掉……”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