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八十一章 用人

    第八百八十一章 用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黎文曾、魏风华给拉上酒桌,沈淮与熊文斌谈话,也就不会涉及到太敏感的话题,更多是了解渚南炼化的一些运营情况,出身徐城炼油厂的黎文曾也算是渚南炼化的真正奠基人,有些话题倒无需刻意瞒过他。

        渚南厂年后正式投产运营,目前已持续运营有十个月。

        渚南厂不单单是对徐城炼油厂的改造升级,建设期梅钢还特意聘请英国的北冰洋石油公司,对项目进行技术及管理上的提升,新厂最终以极高的标准建设完工。

        虽然最初半年都没有满负荷运转,虽然今年国内的经济形势不太乐观,但渚南新厂年内实现盈利,不成什么问题。而到明年,运营及各方面的配套稳定成熟下来,国内市场又有好的恢复,渚南厂的盈利能力,并不叫人有半分的怀疑。

        上市公司梅工股份,旗下主要资产就包括梅钢的一厂、二厂以及渚南炼化,市值曾一度跌到三十亿以下,但随着渚南炼化的顺利投产,在眼前的金融环境下,市值还是很快的恢复到前期六十亿的高点——这也是证券市场对梅钢有着更好的期待。

        沈淮在梅钢并不推行高薪制,魏风华作为渚南炼化的总经理,年薪也就三十万左右,也不是叫人十分的眼馋。

        不过,魏风华等人的渚南厂管理团队,在上市公司拥有近千万股的股票期权,未来也针对不同的管理运营目标,制定不同的期权激励政策,

        随着股价的上扬,像魏风华这样的,在期权上差不会就将有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收益,要说黎文曾不眼馋这个,那是不可能的。

        不要说黎文曾如今空有级别,而无实权,捞不到那么多的钱;就算有实权叫他能贪污受贿几百万、上千万,夜里又怎么能睡得安心?

        看魏风华今rì,黎文曾心里也是有难言的失落。

        失落归失落,即使将时间拨回到两年前,黎文曾也不觉得他有可能选择留在炼油厂,毕竟无法在事前就能看到梅钢这两年的发展轨迹。两年多前,省里对新浦钢厂能不能建成运行,持负面评价的人还是居多,谁能想到梅钢今rì会形成六百万吨炼钢、六百万吨原油炼化产能的规模?

        黎文曾心里又想,沈淮此时看着待他客气,但沈淮铁腕治厂,最初多半也不可能会希望他这样的“官油子”留在炼油厂,压住不让魏风华这些擅长技术、管理、年少力壮的中层人员提上来。

        黎文曾心有失落,魏风华也是为自己曾经的保守而有所懊悔。

        梅钢接手徐城炼油的炼化业务及资产之时,以技术、管理见长的魏风华选择留下来,成为当时负责推动渚南炼化新厂建设的中坚人物,这个选择现在看来是无比正确,也是极其成功的。

        当时随同黎文曾离开的,还有几个在技术及企业管理上有专长的中层,他们当时纯粹是舍不得放弃好不容易在体系内爬上来的位子,对比机关,可能要算正科甚至副处,但在调回党政机关之后,发展没有一个能如人意的。

        徐城市的党政机关,早就人满为患,甚至几个萝卜守着一个坑。

        不要说从国营厂调回的中层干部,就是从军队退役的营级、团级军官,要没有过硬的关系,进党政机关也只能从底层做起。

        从国营厂回到机关,这时候还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年龄上失去优势不说,而此前在技术及企业管理成长起来的能力跟经验,也不能叫他们在机关里避免碰壁,甚至还会因此受到额外的孤立跟排挤。

        魏风华这些人选择留下来,个人收入远高往昔只是一方面,与国际炼化企业合作,视野及能力都有所开拓,更为重要一些。

        而作为徐城市石化产业领域内最重要的企业负责人,魏风华等人的社会地位相比较以前都有极大的提升,也算是真正跻身上层社会。

        不过,在看待新浦炼化项目时,魏风华又显得有些保守。

        当时主要也是不看好梅钢有能力在新浦同时组织更大规模的炼化项目建设,在沈淮需要从这边调动人手去支持新浦炼化建设时,魏风华选择留守渚南厂。

        沈淮没有对魏风华作强制xìng的要求,最终还是以杨林为核心,在中海石油等企业的支持下,为新浦炼化组建新的管理运营团队,启动新浦厂的建设,并于今年十月最终建成投产,也仅比渚南厂晚不到一年时间,而论规模及地位,则要比浦南厂强上太多。

        魏风华可以说是丧失了一次真正进入梅钢系核心层的良好机会。

        ****************************

        成怡跟黛妮、黛玲姐妹俩兴致不在经济、产业等话题上,饭吃了差不多,就先离席,带着七七上楼说话去了;家里还没有新找保姆,白素梅就充满保姆,还留在楼下,帮着温酒热菜。

        沈淮这次到徐城来,主要也是为徐东铁路的事情跟各方面沟通,与熊文斌平时都有电话联系,见到面也没有必要避开谁专门研究什么问题,黎文曾、魏风华在场,也是随意的喝酒聊天,泛泛的讨论徐城市发展的一些宏观问题。

        黎文曾、魏风华也都清楚,沈淮与熊文斌见面,也必然有些话不能叫外人听见,到八点半钟也就先告辞离开。

        “我昨天看到黎文曾时,也吓了一跳,”熊文斌站在廊檐前,送黎文曾、魏风华离开,与沈淮也没有急着进屋,看着庭院里积起不薄的一层雪,说道,“不过,再想想,也不一定就是什么坏事;就想着等你过来,再说这事?!?br />
        “黎文曾身上有他的毛病,徐城炼油厂在他手里,一度陷入经营困境,他要为此承担相当的责任,但要说徐城官场上能对经济、产业发展有一定认识跟视野的,像黎文曾这样经验丰富的,还真没有几个,”沈淮笑问道,“老熊,你是说这个吧?”

        熊文斌点点头,说道:“六十年代初大学毕业后就进徐城炼油厂工作,黎文曾算是徐城工业、城市三十多年来发展变迁的见证人?!?br />
        沈淮点点头,认可熊文斌的看法。

        虽然周任军安排黎文曾在市zhèng fǔ协助熊文斌工作,未必安什么好心,但省委书记钟立岷提拔熊文斌,是希望熊文斌能推动徐城的产业、经济以及城市建设能有较快的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说,黎文曾协助熊文斌工作倒算是一件好事。

        黎文曾会不会是周任军或徐沛偷偷埋在这边的一颗钉子、一颗地雷,也许需要更多的时间慢慢的观察,但熊文斌到徐城任职,并无什么私心,真正要用黎文曾去做事,倒没有什么必要有太强的戒心,而施展不开手脚的。

        想到这里,沈淮轻叹道:“说到底,还是徐沛的态度。我等会儿就跟李谷通电话,让他帮忙安排跟徐沛见面,要是徐沛愿意见我,有些立场倒是可以摊明了说?!?br />
        *******************************

        时间虽说不算太晚,但考虑到熊文斌一家刚搬过来,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准备,而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夜深后路上积了雪,开车也不方便,沈淮也不再在这里多打扰,就与成怡先离开。

        沈淮喝了酒,成怡不让他开车,她走到巷子里将车开过来,跟站在院门口的熊文斌一家人告别。

        成怡还惦记熊黛妮要回东华的事情,跟她说道:“沈淮后天回东华去,你可以坐他的顺风车?!?br />
        熊黛妮吓了一跳,忙摆手说道:“我公司还有事,明天我就回去;现在往返东华都有豪华大巴车,坐沈淮的车,反而不方便了?!?br />
        沈淮将车窗关起来,成怡踩着油门驶出巷子,歪着脑袋,奇怪的问道:“熊黛妮倒好像是在躲着你……”

        “我又不吃人,她躲着我干嘛?”沈淮说道。

        “未必?!背赦τ亩⒆派蚧纯?。

        沈淮可不敢跟成怡在这个话题上探讨下去,拿出手机给李谷拨过去。

        沈淮在电话里跟李谷说了熊文斌到徐城后,给徐沛喊去办公室谈了一个小时的事情。

        徐沛在跟熊文斌的谈话里,提及要跟他见面谈话的事情,沈淮希望李谷这两天见到徐沛时再提一下这事:徐沛是不是真意找他谈话,李谷过去提一下就知道了。

        “这两个月还以为你能轻松些,怎么又愁眉苦脸的?”待沈淮挂了电话,成怡问道。

        “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烦心事。就跟你爸似的,你爸当省长,烦心事是这些,将来要当了省委书记,此前的烦心事没了,但会有新的烦心事凑过来,”沈淮咧嘴笑道,“徐沛那边要是想不开,老熊在徐城连个分量重一点的局长都指使不动,工作还是难开展啊,有钟书记支持也不成?!?br />
        “是挺头痛的,”成怡点点头,笑道,“就是zhōng yāng班子里的人,看着权高位重,也不见得真就有谁能是舒心的?!?br />
        “是啊,”沈淮叹道,“我有时候就在想,什么时候能把这一切都丢掉,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过一种安静的生活,静静的看雪、看海、看人群、看夜里的灯火,那rì子就舒意了……”

        “你要真能把什么都丢下,我就真嫁给你?!背赦低T诼繁?,笑盈盈的看着沈淮。

        看着成怡眼睛微眯起来,仿佛天际明亮的半月,娇艳的容颜仿佛夜sè里盛开的昙花,叫人心动,沈淮伸手抚摸她丰腴柔滑的脸颊,拿手指捻了捻,说道:“你不要诱惑我,说不定我明天就什么都丢下不干了。整天勾心斗角也累得慌?!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