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谈话

    第八百六十九章 谈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沈淮与熊文斌留下来谈话,其他人当然不敢劳烦钟立岷送出楼外,都笑容可拘的站在廊檐前,等着钟立岷、苏唯君他们先回楼上去。

        待钟立岷折身上楼,站在廊檐前的众人,脸sè就各自jīng彩起来。

        沂城市长岳秋雄脸sè沉凝的离去,江华倒也顾不及追究他刚才往死里坑罗晓天的事情,心里细想钟立岷会留熊文斌说什么话,心头也是越发的沉重。

        胡林赶过来,迎宾馆这边独栋的小楼都已经住满客人,他与周益文及随行人员到沂城后,就在迎宾馆外商楼包着一层入住。

        江华这时候也是随同胡林、周益文、戚靖瑶、高扬他们去外宾楼,谁都不知道要不要这时候就打电话告诉赵秋华。

        走到外宾楼,才看到罗晓天没有离去,佝偻着身子坐在楼厅沙发里,样子看上去额外的狼狈,头发是湿漉漉的,像是刚到卫生间拿冷水冲过,看样子他人这时候是清醒过来了。

        江华本打算晚上将罗晓天喊过来,骂几句的,这时候也没有再骂的心情,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皱起眉头,说道:“你看你成什么样子,快回家睡觉去?!?br />
        罗晓天不知道江华心里正为钟立岷单独留沈淮、熊文斌谈话的事心烦,见江华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跟他多说,甚至都不愿意呵斥自己几句,心头更是悲观绝望,也不敢替自己分辨什么,看了戚靖瑶、高扬一眼,想着他们知道晚上喝酒的始末,就指望他们能替自己跟江华书记解释两句。

        高扬避开罗晓天的视野,他都不知道自己回东华会不会给陈宝齐训斥呢,能有什么资格在江华面前替罗晓天说什么话?

        戚靖瑶说道:“今天也是胡林兴致来了,起着哄闹酒,害罗秘书长喝多了?!?br />
        江华微微颔首,表示知道这事,但他心里又想,就算他不责怪罗晓天,又有什么用?省委书记都为这事定下调子,要沂城市委重新学习招商引资的jīng神,他要是替罗晓天解释,岳秋雄那边不会随时扣一顶帽子过来?

        钟立岷提拔任用熊文斌,在沂城顶多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这个看上去是岳秋雄此时的位子,但未尝没有将他调出东华,给岳秋雄、熊文斌依次往前挪位子的可能。

        要是他跟岳秋雄两人注定要有一人给熊文斌腾出位子,谁揪住对方的把柄,会轻饶过?

        江华即使知道是胡林起哄闹酒,才叫平rì处事谨慎的罗晓天喝成这样子,但他没有办法去责怪胡林。他还是让罗晓天先回家去,岳秋雄那边会不会揪住喝醉酒的事情不放,还有待观察。

        **********************

        到胡林所住的豪华套房,江华说道:“我还是给赵省长打电话说一下这事……”他虽然没有用疑问句,但话里还是有征询胡林的意思在内。

        胡林没有说什么,江华就拿着手机到室外的阳台给赵秋华通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江华眼下也只能如实汇报眼下突发的状况。

        高扬挺着腰,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隔着玻璃门,能看到江华跟赵秋华通话的情形,看到江华一脸沉凝,他也不知道这时候要不要给陈宝齐打电话,但想着江华都给赵省长打电话说这事,还是听赵省长那边怎么说才做进一步的打算。

        “这杂碎压根就是把我们当猴耍!”进屋后憋了半天没吭声的胡林,看着江华给赵秋华打完电话走回来,终是忍不住愤恨的抱怨了一句。

        戚靖瑶摊手无语,这时候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但也知道硬是要胡林将这些话憋心里,心想也叫他不好受。

        周益文问江华:“江书记,赵省长那边怎么说?”

        “赵省长也没有说什么,只说知道了这事?!苯只椴杓干?,坐下来。

        现在还只是钟立岷留沈淮、熊文斌谈话,他们担忧,赵秋华心里或许也会很不安,但在什么事情都没有确切眉目之前,就惊惶失措,也不是他的作风。

        “就算钟立岷想提拔熊文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胡林气鼓鼓的坐下来,说道,“徐沛也不是省油的角sè……”

        戚靖瑶看向高扬,见高扬低下头,心知他多半是不赞同胡林的意见,但不会说出来。

        戚靖瑶暗自思量:

        如果说钟立岷与沈淮、熊文斌在沂城见面谈话,是钟立岷在来沂城视察之前,早就约定好的事情,钟立岷会不会借助梅钢系的力量,压制赵秋华、徐沛还难说,但熊文斌得到提拔重用,几乎是在场所有人都能想到的事情。

        田家庚在离开淮海之前,调熊文斌到沂城任常务副市长,熊文斌的行政职务没有得到提拔,但党内职务提拔了一级,年前就担任省委候补委员——当时大家都以为田家庚当时不想打压梅钢系的势态太难看,才提名熊文斌当选省委候补委员当作是一个安慰,也就没有多想什么。

        现在的麻烦来了。

        倘若熊文斌仅仅是常务副市长,鉴于他九六年初从东华市委副秘书长经过极短时间的过渡,就超常提拔担任东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唐闸区委书记。照当前的组织原则,熊文斌再想从常务副市长直接担任市长,就属于二次超常提拔。毕竟照正常的排序,从常务副市长到市长之间,还隔着组织部长、党群副书记、纪委书记等几座山头。

        坏就坏在熊文斌去年底就由前任省委书记田家庚提名当选省委候补委员,而沂城市此时除了江华、岳秋雄是省委委员外,就连副书记刘汗青连省委候补委员都不是,这也就明确了熊文斌调任沂城后,在党务职务上,至少跟沂城市委副书记刘汗青是平起平坐的。

        虽然全省跟熊文斌同是省委候补委员的,还有九人,但同时今年省委会有三名委员到退休年龄,钟立岷要是不能从中替熊文斌争得一个名额,他这个省委书记也就太不值钱了。

        钟立岷提名熊文斌补任省委委员,赵秋华、徐沛,都难公开阻挠,但是在具体的行政职务,赵秋华、戴乐生、徐沛、苏唯君能有默契,至少还可以将熊文斌从沂城调出去,踢到跟淮海经济区不搭界的某个地市担任市长,也不至于破坏省里当前的平衡。

        关键的问题在于,熊文斌调任沂城任常务副市长,当选省委候补委员,是不是前任省委书记田家庚提前做下的部署?

        或许只有这样,李谷年后在淮海融投、淮电东送等项目之前,跟沈淮的默契,才能得到解释。

        要是背后真有田家庚的意志在,徐沛就不大可能公开反对;那问题对他们来说就真是复杂了。

        江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说道:“苏唯君是省委秘书长,他陪钟立岷视察沂城,钟立岷留沈淮、熊文斌谈话,总不可能叫苏唯君回避,应该很快就有明确的消息传出来……”

        虽然苏唯君跟徐沛走得很近,但要考虑到苏唯君、苏恺闻父子跟沈淮及梅钢系的恶劣关系,苏唯君真要提前知道梅钢系有什么大动作,绝对不会愿意帮着守口如瓶的。

        *******************

        苏唯君陪同钟立岷回到楼上,不动声sè的看向沈淮、熊文斌一眼,也看到钟立岷的秘书傅威一眼,说道:“钟书记这边没有什么事,我就回房休息了?!?br />
        “让沈淮、文斌汇报淮电东送及淮海湾经济区发展规划的问题,唯君也留下来听一听?!敝恿⑨核档?。

        对苏唯君会留下来参与谈话,沈淮也不觉得意外。

        钟立岷真要搞yīn谋诡计,随随便便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都可以把他及熊文斌喊过去秘密谈话——钟立岷是要用熊文斌,但在他到沂城视察的期间,将他喊过来谈话,多半也是想实地看过熊文斌大半年来在沂城的工作情况之后,再作综合的考虑,并没有一定要瞒过他人的意思。

        现在时间还早,钟立岷习惯拿他的不锈钢保温杯茶喝,在沙发上坐下来,确切是问一些关于淮电东送及淮海湾经济区发展规划的一些问题。

        淮电东送,前些天沈淮就在徐城,跟钟立岷当面做过汇报,才几天时间过去,也不可能就有多大的进展,只是简单的将这几天的情况跟钟立岷汇报,更多的时间还是留给熊文斌。

        不要说江华他们了,沈淮及熊文斌也都倾向认为钟立岷起用熊文斌是想大力推动沂城市发展建设。

        田家庚此前调熊文斌到沂城任职,也有这层意义在,只是将最后的决定权交给钟立岷而已。

        熊文斌调任沂城再有两个月就满一年,虽然受江华、岳秋雄、刘汗青等人的制肘,在沂城也是力所能及的推动一些工作往前走;另外一个就是他作为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工作小组的成员,实际也承担起发展规划的总规划师任务。

        熊文斌主要就结合他在沂城的实际工作,谈淮海湾经济区的发展规划,不知不觉就两三个小时过去、到了深夜。

        谈了差不多,沈淮就与熊文斌提出告辞,也不指望钟立岷当场会有什么明确的说法,毕竟考虑到背后的制肘,整件事还有太多的变数。

        钟立岷就站起来送沈淮、熊文斌出房门,说道:“我在到淮海履任之前,也是诚惶诚恐,担心工作做不好。虽然我在徐城跟家庚同志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在燕京,就淮海的发展,我跟家庚同志请教过多次。家庚同志跟我推荐了文斌;家庚同志认为文斌主持沂城市zhèng fǔ工作会是合格的干部。我到淮海后,又认真考虑过,徐沛同志担任沂城市委书记,工作卓有成效,但他复杂的工作繁忙,也需要有更多的得力助手。我就考虑,文斌同志可不可以到徐城担任常务副市长。当然,这个想法我还没有跟秋华同志他们商量,所以说,今天的这个谈话,你们也不要泄露出去……”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