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六十二章 落井下石

    第八百六十二章 落井下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顾泽雄回去后,怕没那么好相与啊,顾家又会多一个指责你的借口……”高新彥心里有一些不踏实,顾家人有着护短的传统,余薇这时候就把顾泽雄赶回香港去,只会叫余薇在顾家遭至更多的不满。

        “这时候不把这货赶走,我们什么事都干不成,”余薇心里也有犹豫,但利弊权衡还能搞清楚,“只要我们跟这边的口径一致,容不得顾泽雄回去胡说八道去?!?br />
        顾泽雄虽然好sè,看到漂亮女孩言行也是一贯的轻薄,在飞机上看到空姐漂亮,摸个手、摸个腰什么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今天他明知道她正跟沈淮、戚靖瑶等霞浦官方接触之际,还有这样的行径,余薇猜测他更可能是想故意将局面搞得难堪。

        余薇心里也是冷笑,心想顾泽雄大概是绝没有想到沈淮这人,跟内地的其他官员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他吃这个亏真是没有半点冤枉?;涣四诘氐钠渌僭庇龅秸馐?,就算有人亲眼看到顾泽雄出手sāo扰漂亮女孩子,也半多是息事宁人的调解此事,顾泽雄大概也是怀有这样的心思,但是谁能想到沈淮抬脚踹人之际,竟没有半点犹豫。

        虽然在这件事上,她们也对顾泽雄落井下石,会遭至顾家人更大的不满,但她们这次过来,就是要为防备将来顾正元一旦吊不住命、顾家人要将她扫地出门,赢得一些筹码。

        “咚”,门给人猛的从外面推开,惊得余薇心头一跳,但见顾泽雄气势汹汹的冲出来,她反而镇静下来。

        高新彥怕顾泽雄冲动之下,对余薇不利,走上前两步,防止顾泽雄冲动之下对余薇动手动脚。

        余薇看了跟在后面的戚靖瑶一眼,不知道戚靖瑶有没有煽风点火,她知道在她跟顾家之间,她没有更多能争取到胡林、赵秋华支持的筹码。

        顾泽雄气势汹汹的盯住余薇,质问道:“这些狗杂种往我头上泼脏水,你却要赶我回香港去,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余薇冷冷一笑,“这么多人眼睛都看着,你却sè胆包天,对内地高级官员的女儿动手动脚,这事传出去,你知道对顾家的声誉以及顾家在内地的投资业务,会造成多大的损害?我劝你不要再取其辱了!你现在就给我回香港去,同时,我希望在我香港之前,你就能把辞职交到我办公室!你现在走,我还要替你擦屁股的屎去?!?br />
        顾泽雄倒吸一口凉气,他给沈淮一脚踹得胸口还隐隐作痛,但没想到余薇这个女人更狠,翻脸比翻书更快,张嘴说瞎话都不带眨眼的。

        顾泽雄愣怔在那里,看到余薇杏眸里的狠决跟坚定意志,看来他不提交辞呈,这事她就不会善罢甘休。

        顾泽雄气得要拿东西砸这婊子脸上去,但心里仅剩的理智控制他没有做出夸张之举,他心里也清楚,只是余薇跟霞浦官方的口径一致,他回香港不提出辞呈,这则丑闻捅开去,没有他分辩的余地不说,可能以后顾家涉及内地的投资,都不会再叫他参与:虽然顾家那么多兄弟姐妹,更反感余薇这个女人用这种手段在顾家上位,但未必就没有人不想看他的好戏。

        站在门口的戚靖瑶,心里更是波澜汹涌,她没想到余薇会这么说,会在这事将顾泽雄一棍子打死,她甚至想到一种更叫她震惊的可能:余薇跟沈淮早就暗中有勾结?

        顾泽雄那张还算英俊的脸,由青转白,终究是摔门而去。

        余薇也怕顾家这个少爷真耍起横来,局面会变得更复杂——她现在甚至都不清楚沈淮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刚才踹顾泽雄那一脚,是蛮横脾气使然,还是另有算计,她此时只希望局面尽可能不要再复杂化下去。

        余薇手握住桌子喘着气,在戚靖瑶面前,似乎是给顾泽雄刚才的无礼给气着了,过了片晌,听到顾泽雄摔门,与随行秘书提着行李箱从门前经过,她才松一口气。

        走到过道,看着顾泽雄头也不回的走出大门,她才跟戚靖瑶说道:“我知道这件事也叫靖瑶你为难。泽雄在香港就使惯了xìng子,我把他赶回去,也是没有办法,不然闹得鸡犬不宁,对谁都没有好处——顾家也不能给内地留下蛮不讲理的印象?!?br />
        戚靖瑶怀疑余薇跟沈淮早有勾结,对她的这番话只是将信将疑,而且余薇不仅仅是要将顾泽雄赶回香港,刚才的话里也下定决心要将顾泽雄从宝和船业赶出去,这事就绝没有那么简单,难道余薇心里早有jǐng觉?

        戚靖瑶说道:“江华书记要陪同省委钟书记,让罗秘书长赶过来了?!?br />
        听戚靖瑶这么说,见她也有利用这事,余薇就对她彻底绝望了。

        只是表面上的关系不容破坏,余薇叹了一口气,笑道:“这种丑事还要叫罗秘书长费心出面,我真是无地自容了。我现在就去沈书记那边道歉,时机合不合适,还是等罗秘书长过来再说?”

        余薇铁了心要到沈淮那边去领板子,戚靖瑶也无计可施,只能说道:“罗秘书长马上就过来,我们还是等罗秘书长过来再说?!闭馐焙蛱铰ハ掠衅捣⒍?,也知道顾泽雄负气坐车离开,戚靖瑶也不知道要怎么再打电话跟陈宝齐他们汇报这事。

        ***********************

        这会儿,秘书刘南走进来,将手机递给戚靖瑶:“高秘书长的电话?!?br />
        见是高扬打电话过来,戚靖瑶跟余薇道声歉,走到过道一端去接电话。

        “陈书记、虞书记都脱不开身,我已经上高速了,现在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余总、顾总的情绪有没有稳定一些?”高杨在电话问。

        即使要对沈淮搞三堂会审,陈宝齐、虞成震都不可能露面,何况省委书记钟立岷就在沂城视察,他们要过来,还不知道局面会复杂成什么样子。

        陈宝齐、虞成震不能露面,这事暂时不能知会郭成泽那边——即使知会了,也能猜到郭成泽那边会装聋作哑——市里也有人过来协调,那就只能是高扬干这苦差事。

        戚靖瑶略觉苦涩,将余薇刚刚逐顾泽雄回香港的事说给高扬听,她接着就听到高扬在电话里吐了一个“cāo”字。

        戚靖瑶知道高扬情急之下这话也不是骂她的,但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不过想想也能理解高扬的难处,开弓没有回头箭,高扬都已经上了高速,就没有折返的道理,但他这时候赶到沂城来能干什么,脸贴过来给沈淮抽吗?

        可不千万不要认为高扬这次送脸下乡,沈淮会客气不抽两下?

        沈淮这次亲自到沂城找余薇谈港口投资,有赔礼之意,就是因为陈宝齐之前在电话指责沈淮有怠慢投资商之嫌——现在余薇把什么责任都承担过去,都踢到顾泽雄的头上,那陈宝齐之前对沈淮的指责就是无头无脑。

        沈淮会不会到省委书记钟立岷跟前去反告陈宝齐一状——省里正大张旗鼓的推动“淮电东送”项目,省委书记钟立岷要是知道沈淮现在也在沂城,会不会提出见沈淮一面?

        戚靖瑶才意识到局面叫她们搞复杂了。

        高扬也意识刚才说错了话,在电话问道:“江华书记知道这事吗?”

        “江华书记陪同钟书记去视察沂城市下面的企业去了,罗秘书长等一会儿会过来?!逼菥秆哐锼档?。

        江华也是老狐狸,虽然大家在大的利益上是一致的,但他跟沈淮又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故而也是让市委秘书长罗晓天先过来看一看形势。

        现在形势都这样了,江华更不可能露面。

        “好,我现在打电话给陈书记汇报这事,我大概五十分钟后能到沂城?!备哐镌诘缁袄锼档?。

        *****************************

        余薇不便走到过道时,听戚靖瑶跟高扬在电话里说什么,但她也是给门留下一道缝隙,她人站在门后竖起耳朵努力的去听戚靖瑶跟高扬说什么。

        虽然隐隐约约的只听得一些片段,余薇但也能把一些事情联想起来,心里冷笑,待戚靖瑶那边挂了电话,再推门走出去。

        戚靖瑶拿着手机,站在过道里正想接下来怎么办之际,看到余薇走过来,跟她说道:“陈书记知道这事,正让高秘书长赶过来……”

        “唉,这怎么好意思啊,让你们费这么大的心,”余薇杏眸敛起光芒,忙不迭客气的说道,“我等会儿,除了当面跟沈书记以及熊副市长的女儿道歉外,晚上还想备下薄宴以表歉意。我知道熊副市长陪同省委钟书记可能脱不开身,熊副市长的妻子那边,能不能请靖瑶你陪我去请一下?”

        “我能做了,余总你不要客气,”戚靖瑶说道,“要不,余总,你先休息一下,我去跟沈书记那边说一声?”

        “那最好了,麻烦靖瑶你了,”余薇越发客气的说道,示意高新彥他们先下楼去,拿出一只jīng致的小盒子,塞给戚靖瑶,说道,“这是我从香港过来时,带给你的一枚胸针,这几天晕头晕脑,都差点把这事给忘记了??吹侥憬裉斓囊路?,才想起来这枚胸针,配你这衬衫最合适了……”

        余薇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枚小巧的别针,没有什么特别夸张的亮sè,除那颗有黄豆大小的钻石额外夺目外。

        戚靖瑶按住余薇的手,将盒子挡回去,笑道:“余总你还跟我客气这些做什么?”

        余薇笑了笑,也不坚持。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