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六十一章 风情一脚

    第八百六十一章 风情一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听着楼下这么大动静,沈淮与宋鸿军他们自然也不能再坐着不动,走出会客厅到楼梯口,就见熊黛玲站在楼下大厅的门口,俏脸怒容,一双杏目严厉的盯着顾泽雄,jǐng惕眼前这青年再伸手过来碰她。

        而顾泽雄脸上清晰的浮出五根手指印——那“啪”的一声脆响,沈淮他们站在楼上的会客厅里都清晰的听见,也知道熊黛玲刚才那一巴掌打得顾泽雄不轻。

        其实,沈淮也不能确认站在熊黛玲跟前的就是顾泽雄,毕竟谁也没有替他们做正式的介绍,他只是沉着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跟他好好说话,他倒伸手乱摸!”熊黛玲没想到在沂城迎宾馆会遇到这么放肆的登徒子,气得俏脸煞白。

        顾泽雄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可能甘心白挨一巴掌,抓住熊黛玲的胳膊,就反咬一口:“她在大厅里鬼鬼祟祟想偷东西;叫我进来看见,她就要走。我自然是抓住她不叫走,她倒是反咬我一口!”气势汹汹的指使宝和集团的随行人员,说道,“快打电话报jǐng,让大陆的公安来解决,真是气死我了,我到大陆来,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

        余薇是完全不清楚情况,现在顾泽雄跟一个长相漂亮但衣着普通的女孩子僵持在门口,各执一词,恰恰刚才大厅里又没有其他人,找谁分辨个是非。

        余薇心里也知道顾泽雄是什么xìng子,其实不会相信他的话,但这种事也扯不清楚,就想找个借口,将这个女孩子打发走拉倒,让顾泽雄挨这一巴掌也算是得个教育,没有必要惊动jǐng言,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沈淮沉着脸,走下楼梯,朝着顾泽雄问道:“事情是你说的这样吗?”

        “不是这样,还能哪样?”顾泽雄对沈淮也没有好脾气,听着他的口气,像是要帮这个女孩子针对自己,也不想弱了气势,走过来没好脾气的反问道。

        沈淮还没有完全下楼梯,就站在两级楼梯台阶上,看着顾泽雄走过来,抬脚冲着他的胸口就是一脚。

        顾泽雄哪里会想到沈淮堂堂一个县委书记,做起事情就跟大街上的流氓一样,冲着他说抬脚就抬脚,都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顾泽雄胸口给踹了一脚,连退了好几步,终是没有站住,一屁股坐地上,又惊又怒,胸口闷了半晌都没有缓过气来。

        其他人都还站在二楼的楼厅里,看着这一幕,谁也没有想到沈淮翻脸跟翻书一样,这么就是一脚将顾泽雄踹倒在地。

        戚靖瑶、余薇脸sè大变,一时间也是措手不及,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沈淮什么臭脾气,她们此前也只是有所听闻,见识得少,今天才算是见到沈淮出脚,但给踹倒在地的顾泽雄,又哪里是好相与的?

        沈淮却不管别人的心思,绷着脸,转脸看向余薇:“余总,你们到内地来投资,我们热情招待,为你们创造好投资环境,也是我们的义务跟职责。但是,也请你们对我们有一点点的尊重。你手下的员工,光天化rì之下,在宾馆里看到漂亮女孩子动手动脚不说,还反咬一口,公然诬陷过来找我谈事的熊文斌副市长的小女儿是贼,我踹他这一脚,都是轻的。这件事,我也不想惊动jǐng方,但也希望余总你能给我一交待……”

        丢下这么一番话,沈淮也不再管余薇、戚靖瑶她们什么反应,就径直下了楼梯,往门口走去,见顾泽雄爬起来似乎要来阻止他离开,怒瞪一眼,骂道:“混账家伙,滚一边去?!?br />
        宋鸿军憋着笑,飞快的跑下楼,看到熊黛玲还愣在大门口,压着声音提醒她,说道:“快走啦?!?br />
        沈淮就这么走了,王卫成还要看戚靖瑶的反应,问道:“戚书记?”

        戚靖瑶看着顾泽雄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要是这边下去两个人将他抱住,他都可能冲出去揪住沈淮打——顾家少爷哪里受过这样的气,竟然叫人当众踹翻在地?换了别人还有三分土xìng子呢,何况是顾家少爷?

        只是顾家少爷有惹是生非的心思,惹谁不好,偏偏碰的是熊文斌的女儿,而沈淮走之前,矛头直指余薇,要余薇就这事给他一个交待,戚靖瑶也不知道余薇听了会有什么反应,但见余薇的脸yīn得能拧起水来,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只能跟王卫成说道:“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就过去……”

        王卫成也就快步的走出楼,追上沈淮、宋鸿军,就听见宋鸿军挤在沈淮身边偷笑:“你明知道他是顾泽雄,还这么狠的一脚踹过去,真狠?!?br />
        “我们先进去再说?!鄙蚧椿赝房戳艘谎?,宝和集团那边还有人在往这边张望,不想露了形sè,与宋鸿军、王卫成、熊黛玲先进楼。

        在这边等候的司机、秘书,见沈淮这么快就回来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叫沈淮赶在会客厅外,只能面面相觑的等在楼下。

        “你又回过来找我什么事?”沈淮将会客厅的窗帘拉开来,看着两栋楼之间的甬道,又回过头来问熊黛玲。

        “我妈让我过来问问你,晚上到不到我家吃晚饭去?我又没有手机,看到你们刚才进那栋楼,就过来找你们啊,”熊黛玲解释为啥又转回来找沈淮,但想到刚才的事,心里犹气愤不平,说道,“没想到会这种货sè,没说两句话,就动手动脚的。他们是谁???”

        “他们是投资商。香港宝和集团过来谈港口投资的?!鄙蚧纯醋磐跷莱砂锼瞧愫貌?,接过一杯,跟熊黛玲说及顾泽雄、余薇等人的身份。

        “他们素质怎么这么差,大白天动手动脚,当真以为内地的女孩子就这么随便?”熊黛玲还为刚才的遭遇不可思议,说道,“跟大街的小流氓都不如?!?br />
        “顾泽雄或许是故意想惹些事情,要不是顾泽雄正好惹到熊黛玲,你这一脚还不那么好踹呢,”也不知道宋鸿军从哪里摸出一盒雪茄,翘脚坐在沙发上,笑嘻嘻的招呼沈淮、王卫成过去,说道,“我就知道跟过来有好戏看,看到你这风情一脚,这一趟我就算没白来?!?br />
        “不过,现在各地都把招商引资放在各项工作首位,把投资商当成爷爷供着,也养成这些投资商骄纵的xìng子;这些人在内地胡作非为的事也不少了,就是欠人收拾他们……”沈淮说道,想起这几年来,有些外籍人士在国内的劣迹,心里也有些气愤。熊黛玲今天遇到,只能算sāo扰,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但也有些城市,外籍人士在公共场合公然恶劣的猥亵妇女,最终也是仅仅是驱逐出境了事,这也是一些外籍人士在国内行为rì趋骄横的一个原因。

        熊黛玲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有电话打过来找沈淮,王卫成则耐心的跟她解释:他们估计顾泽雄会破坏宝和集团到新浦的投资计划,会有动机故意搞些叫双方难堪的局面出来,倒未必是骄纵使然。这些事情背后涉及到顾家有意设局驱逐余薇这个女人,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仅表面上那么简单。

        熊黛玲没想到背后可能会这么复杂,吐吐舌头,也知道刚才对她动手动脚的青年,不是宝和集团的普通员工,就知道这事不可能就这么善了。

        见沈淮拉宋鸿军到旁边房间说什么事,熊黛玲自然也不可能说就这么离开,就拿房间里的电话打回家,跟她姐说起这事。

        沈淮与宋鸿军是商量别的事,再走回来,看到熊黛妮行sè匆匆的上楼来,笑着问道:“你赶过来做什么???”

        “我妈放心不下,让我过来看看?!毙荀炷菟档?。

        “能有什么事???”沈淮笑道,在别人面前,也无法对熊黛妮太亲昵,将手里的茶杯递给她,让她喝一口水压压惊。

        熊黛妮xìng子柔弱,但知道的事情要比她妹妹多得多,依旧担忧的说道:“这种事终是没有人证,要是他们咬定是误会,怎么办?省委钟书记就在沂城,闹到钟书记那边,不管有没有道理,对你的影响不好……”

        现在官场上对官员的要求首先是稳重,能主持大局,沈淮此前表露出来的xìng格,不管有没有道理,始终都是叫人垢病的地方。特别是省委书记钟立岷,不可能会喜欢重用一个冲动型的官员。

        “余薇这个女人,又不是蠢货,”宋鸿军在旁边一点都不担心的笑道,“要是余薇帮着顾泽雄一起闹,这事才有可能把白的抹黑掉。要是余薇这次不对顾泽雄落井下石,不趁机把顾泽雄胡作非歹的罪名坐实、找借口将顾泽雄逐出宝和船业,那真就是无药可救了——这事闹不到钟立岷那里去,顾泽雄这一巴掌、一脚白挨了不说,还要被逐出宝和船业……”

        宋鸿军虽然没有沈淮那样的急智,但事后还是能把这背后的曲折想明白。

        宋鸿军虽然这么说,熊黛妮依旧不是那么踏实,问道:“要不要跟我爸说一声?”

        沈淮笑道:“我刚跟你爸通过电话,他们在钟书记身边,走不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情?!?br />
        这会儿,沈淮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戚靖瑶打过来的电话:

        “余总对刚才发生的事情,非常的抱歉……”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