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三十八章 疑局

    第八百三十八章 疑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郭成泽视察慰问过灾情,黄昏前就与叶选峰直接离开嵛山。

        谢芷想着鸿奇还要留在青沙下面的乡镇指挥防汛工作,她就想着再在嵛山多留两天。大灾当前,县里也不会组织什么招待晚宴,视察慰问活动一过,就各自散去,谢芷即使知道沈淮他做事不易,但心里对他这个人依旧没有什么好感,看他跟梁振宝、肖浩民走到一起,似乎也无意搭理她的样子,她也就早早的离开。

        道路抢修过后,之前陪同到嵛山谈工作的随行人员离开,但公司又有新的员工组织车辆运送救灾物资过来,故而海丰一直有人留在嵛山,也找到新的宾馆坐下,倒是谢芷一直都住在杨丽丽家。

        夕阳停在两道山脊的豁口,余晖铺洒,天地间金光灿灿,谢芷却感到些难言的疲惫,从还没有完全收拾干净的巷道,走往杨宅,看到杨丽丽她妈从外面回来。

        谢芷刚要出声招呼,杨丽丽她妈却抢着说道:“丽丽刚才打电话来说,现在外面很多旅馆都空着了……”

        谢芷再傻也听得出杨丽丽她妈话里的逐客之意,任她再经历什么世面,脸也是瞬间涨得通红。

        她当然清楚杨丽丽为什么要她妈出面逐客,过去几天看着她与杨丽丽相处得还算愉快,但叶选峰今天的到来,又将双方的裂痕血淋淋的撕破。

        杨丽丽或许都算不上梅钢系的核心人物,就她所知,在万紫千红停止营业后,杨丽丽除了经营丽人美容院连锁店外,就只有回到嵛山来筹建丽水人家这家规模不是很大的旅社。

        谢芷也看不出杨丽丽跟沈淮有更密切的私人关系,但是杨丽丽就是如此不留一点余地的要将她逐出去。

        谢芷打电话叫随行人员开车过来,将行李装进后备厢,她也没有心情、或者没有底气再留在嵛山,狼狈不堪的开车离去,就像一个灰溜溜的逃兵,踩着油门,一直到东华市里,才稍稍的松一口气。

        看着时间不晚,汽渡没停,谢芷打算直接回青沙,车刚到汽渡,鸿奇打电话过来,她才知道鸿奇正好在江对面,要过江来见叶选峰。

        谢芷便将车停在汽渡外的路边,等鸿奇过江来。

        暴雨风过去后,东华又回到酷热的夏季之中,从江面吹来的风,都带着沾沾的热气,没有身在嵛山的清凉。

        等到鸿奇过来,一起驱车赶往南园宾馆,才知道郭成泽在南园宾馆设了晚宴,招待叶选峰。

        谢芷与鸿奇赶到南园宾馆,看到刘建国也在南园,还坐在那里大声感慨:“嵛山真是个好地方啊,山里山外,就差了四五度。这要等周边地区发展起来,大家手里有了余钱,大夏天还不都跑进嵛山避暑去?”

        谢芷这才知道刘建国下午虽然没有露面,但他的人也在嵛山。

        谢芷除了与孟建声、周岐明外,在南园她还见到多时未再见面的陈伟立、苏恺闻二人。

        虽然没有见到谭启平,但谢芷心里也深深的震撼,她给困在嵛山的一周时间,外面发生的事情有太多超乎她的想象了。

        酒席上,有郭成泽、孟建声等人在场,谢芷不便细问。

        酒宴过后,郭成泽、孟建声等人离开,谢芷才知道更多的一些细节:

        在嵛山暴雨的当夜,徐城也迎来渚江自入夏以来最大一次洪峰,渚南电厂作为淮能集团在徐城的最大分属企业,叶选峰他人也在徐城,这样的时刻自然少不了要到渚南电厂看两眼。就在叶选峰到渚南电厂后,与在渚南工业园区指导防汛工作的省委副书记、徐城市委书记徐沛遇上。

        徐沛当时就直接邀请叶选峰加入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工作小组,邀请淮能集团入股淮海融投。

        淮能集团作为致力于在淮海湾发展电力,进行煤电联营的大型央企,又致力于推动徐东铁路复线及电气化改造,推动淮煤东出等有益淮海湾经济区发展的重要工作,叶选峰作为淮能集团的掌门人,作为成员,加入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工作小组,并在其中获得在郭成泽等人同等的地位,或许不足为奇,而真正实质xìng的合流或者说合作,则是后者。

        目前实质推动淮海湾经济区形成并发展的核心机构,就是李谷领导的淮海融投。

        淮海融投的强大或者说重要之处,不在于刚成立就拥有五十亿的庞大资产,更为核心及重要的,淮海融投掌握着淮海省属国企,今后在淮海湾地区的产业发展、企业改制及资产重组的主导权。

        这点除了省zhèng fǔ在成立淮海融投时,明确赋予这个职能之外,还跟李谷身兼的省金融办主任、省属国企工委书记、省国投党组书记等职务密切相关。省里现在正计划成立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不出意外,也没有人能跟李谷争这个职务。

        而这点的意义,要远比五十亿的注册资产更为重要。

        淮海融投正式成立才两三个月的时间,目前就推动渚江造船厂与恒洋船舶的资产重组,参与恒洋船舶二期工程的投资建设;推动徐城水泥的新厂项目以及动东江证券的改制跟整顿;就连省钢集团与金石融信的新津钢铁项目,淮海融投也要插一脚进去。

        未来必然也将有更多的省属或市县国企,由淮海融投参股或直接控制,这也决定着淮海融投未来的发展空间,将异乎的广大;刚成立就拥有五十亿的资产,仅仅是淮海融投迈出去的第一步……

        考虑到淮海融投的特殊xìng,要保持纯国资xìng质,故而在第一级资本结构里,暂时不会考虑引进民营或海外资本参股,但淮能集团作为央属国企,原则上可以参与持股。

        而淮能集团唯有参与对淮海融投的持股,才有可能在此前的煤电联营以及徐东铁路复线及电气化等领域之外,在淮海省及淮海湾经济区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即使知道这些,谢芷犹有很大的不解,不过她也只是私下里问鸿奇:“我们跟沈淮是有一些矛盾,但上面有老爷子在,我们终究更容易取得一致意见,徐沛邀淮能参股淮海融创,怎么说服其他人同意?”

        淮海融投是纯国资xìng质,但由于省市县三级国资共同参股发起的特殊xìng,董事会最终的表决权,实际由计经系掌握四票、梅钢系掌握三票、赵秋华及胡系掌握两票。

        此时淮能集团参股进来,最终应该只会算一票。

        这一票对计经系来说,多了不多,少了不少,但要是宋系内部能弥补裂痕,淮能集团跟梅钢系保持一致,这一票就变得异常关键,这将使梅钢系在淮海融投获得跟计经系同等的控制权。

        一般情况下,即使知道宋系内部不和,徐沛也不应该去冒这个险。

        这是谢芷所看不透的地方。

        宋鸿奇轻轻一笑,说道:“李谷推动淮海融投成立时,你不觉得沈淮是相当的配合吗?”

        “……”谢芷愣怔了片晌,她确实没有想到会这么一个原因,不掩诧异的又追问了一句,“徐沛真对李谷起了疑心?”

        “也谈不上疑心不疑心,”宋鸿奇说道,“在淮海省,李谷的地位是要比徐沛低一截,但李谷作为田家庚的门生,李谷的老丈人虽然退休时才是财政部的司级干部,但跟王源总理是多年的同事,所以在徐沛看来,李谷这人不那么好控制,也不奇怪……”

        谢芷问鸿奇:“陈伟立也有可能再调到东华来吗?”

        宋鸿奇点点头,肯定谢芷的猜测。

        有时候很多的疑问,仅仅是一个关键点没有想透,一经点破就一通百通。

        谢芷此时对苏恺闻及陈伟立今天也出现在东华,就不再有什么疑惑了。

        徐沛邀请淮能集团参股淮海融创,邀请叶选峰及他们参与更多的推动淮海湾经济区发展的工作,但也会防备着他们有可能跟沈淮弥补裂痕,最终联手起来摆徐沛他自己一道。

        在沈、谭矛盾总爆发、沈淮迫走谭启平之后,苏唯君、苏恺闻父子,就直接跟宋系脱离瓜葛,与徐沛选择合作,苏恺闻也在渚南工业园区担任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等职务;而陈伟立、周岐明等人,即使没有公开的跟宋系脱离瓜葛,这些年来,也与谭启平一起,跟宋系的人不再有什么接触。

        苏恺闻在渚南做得好好的,不会轻易调动,徐沛有可能再调陈伟立到东华来任职,但同时也会要求淮能集团在政治资源上,更多的往陈伟立、周岐明两人身上倾斜,这实际就能限制住淮能集团与梅钢系弥合裂痕的可能xìng不会太大。

        即使想明白这些,谢芷又问:“要是淮能集团支持陈伟立重回东华,就不怕沈淮炸毛?”

        淮能集团在公开立场上,终究是要跟梅钢系保持一致,不然老爷子那边也交代不过去啊——沈淮当初逼走谭启平,跟谭系就没有弥补矛盾的可能,要是淮能集团公开支持曾给谭启平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到省供销总社后又继续给谭启平担任办公室主任的陈伟立重回东华,沈淮炸毛,他们这边也是理亏。

        宋鸿奇微微一笑,说道:“陈伟立重回东华的任命,由徐沛或者谁向省委提出建议,跟淮能集团又有什么关系?沈淮脾气再大,也不能随便拉个人就撒吧?”

        谢芷想到今天下午沈淮平静的反应,有些疑惑,问道:“沈淮已经知道这些事了?”

        “都过去四五天了,他应该是知道了,”宋鸿奇说道,“他的反应有些奇怪,梅钢有可能参与淮西市发电厂的重组,他希望这边能同意胡舒卫、罗庆等人离开淮能集团,将来代表梅钢去淮西电厂工作?!?br />
        谢芷知道叶选峰是巴不得胡舒卫、罗庆等人离开淮能,这样就能彻底的消除沈淮在淮能的影响力——这个不应该算是沈淮提出的条件,倒更像是沈淮要跟淮能集团彻底的划清界线了。

        谢芷也疑惑了,沈淮到底想干什么?

        淮能已经在淮海湾地区完成火电厂布局,沿渚江、徐东铁路的煤电联运、联营布局也初步完成。

        淮能集团虽然还没有在渚江上游还没有几座火电厂,但不是说忽视了,实质是渚江上游的淮西等市县,工农业发展规模以及未来的增长潜力远远不能跟渚江中下游的东华、平江、徐城等地相比。

        淮西产煤,火电用煤是便宜,但没有那么大的工农业生产规模,发电卖给谁去?再加上淮海省在渚江上游建造大型水电站,这就更决定淮西地方的火电发展,没有什么前途。

        沿海电力供应紧缺,而淮西市发电厂却陷入经营困境,不是没有深刻原因的。

        淮西市zhèng fǔ,此前又不是没有跟淮能集团就重组的问题接触过——梅钢此时参与淮西电厂的重组,即使在渚江上游争得一些无法盈利的电力市场份额,又能做什么?